洛小阳张哈子压棺有术热门小说_压棺有术精彩小说在线阅读

“洛小阳”的《压棺有术》小说内容丰富。精彩章节节选:爷爷突然去世,我请假回家,谁知在路上,我看到爷爷在向我招手
我赶过去,就没了意识
直到我再次醒来,爸妈就在身边,而我赫然躺在爷爷的棺材边
据他们说,他们是在井里发现我的,已经在里面泡了一天一夜了,要不是有人打水看到了我,估计现在已经死透了
我怕了,因为当时明明是爷爷在叫我!我急忙看向棺材,爷爷在里面躺的很安详
我叫了声爷爷,他突然睁开了眼,白色的眼白着实把我吓到了

小说:[db:名称]

类型:悬疑惊悚

作者:洛小阳

角色:洛小阳张哈子

[db:详情]

评论专区

我不是大明星啊:比那一本还zz

火翼与冰鳍的怪奇谈:~~

异界之书:我就没追完过这个作者的任何一本书,所以他烂不烂尾对我没任何伤害哈哈哈(ಡωಡ)

压棺有术

压棺有术》部分章节精彩片段

第19章 驼背的人

我连鞋子都没来得及穿上,就被大伯拉出了屋子,我回头叫了一声陈先生,他竟然没有答应。
依旧背对着我躺着,好像是睡死了。
这让我很是奇怪,平日里有什么风吹草动,陈先生立刻就会惊醒,为什么今天他会睡得这么安稳?难道是因为之前伤的太重了?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我该怎么办?
我试着挣脱大伯的手,但是却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大伯的手劲儿。
他毕竟是常年下地干活的,而我,最多就是拿着笔杆子在书本上写写画画,根本就不是同一个量级的。
我想过把大伯叫醒,但是我很早就听说过,梦游的人不能直接叫醒,否则会出问题。
再说了,大伯也不是一般的梦游,更加不能直接叫了。
于是我冲着隔壁屋子喊了几声爸妈,想要把他们叫醒,可是没想到依旧没有反应。
难道说,他们今天都睡得很死?我不相信这是一个巧合,肯定有问题!
但是问题出在哪里,我一时半会儿又想不出来。
大伯拉着我出了院子之后,几乎没有怎么辨别方向,就往前走去。
我又试了好几次,都没能从大伯的手中挣脱,他的手就好像是一副手铐一样,牢牢的将我拴住。
走了一会儿,我认出这是去往爷爷坟地的路,心里突然咯噔一下。
因为我想到,大伯既然能够把我从屋子里拉出来,那么另外二十八个和大伯一样的人,是不是也做了同样的事情?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这件事情无论如何都是瞒不住的了。
到那个时候,我们洛家肯定会成为千夫所指的对象,更有甚者,村里人很可能会来挖爷爷的坟!
一想到这里,我就惊出一身冷汗,因为陈先生说过,现在爷爷的这座坟谁挖谁死!可是,就算到时候陈先生说出这样的话,还会有人相信吗?毕竟之前那二十八个人可是陈先生要求他们留下来嘴里喊着铜钱挖坟的,也就是说,其实是陈先生间接害了他们,还会有谁相信他?
还好,我的担忧是多余的,到爷爷坟地的时候,只看到那二十八个人当中的几位,没有看见他们的家人。
看来大伯拉人来这里只是一个个例。
可是,大伯为什么会把我拉到这里来呢?
只见大伯拉着我到了爷爷的坟头,噗通一声就跪了下去,抓着我的手往下拉扯几下,我知道,他这是要让我也跪下给爷爷磕头。
毕竟是自己爷爷,磕头就磕头呗,这没有什么好犹豫的。
于是我跪下,恭恭敬敬的给爷爷磕了三个头。
磕完头后,大伯一直拉着我的手竟然就松开了。
然后他又恢复成以前昨晚我们见到他的那个姿势,低着头跪着,一动不动,就好像是睡着了一样。
而我站起来,看着村子的方向,陆陆续续有人走过来,他们全部紧闭着眼睛,有的甚至还没有穿衣服,就那样光着赤膊过来了。
他们过来之后,先是对着爷爷的坟跪着,然后磕三个头,再然后,就摆出之前看见的五体投地的样子。
我数了数,一共二十八个,加上我大伯,一共二十九个,还好没有多。
看来目前为止,只是动了爷爷坟的人才来这里五体投地。
而我大伯,则是作为爷爷的后人,被抓过来的。
可是之前陈先生不时说过吗,我没有被抓过来的原因是因为我和陈先生在一起,所以那东西没敢对我出手。
可是今天晚上我也是和陈先生在一块儿啊,为什么我还是被抓来了?
我很快就想明白了其中的原因,那是因为陈先生之前在“引魂渡河”的时候受了伤,所以这东西才敢肆无忌惮的从他身边把我带到这里来。
可是,还有一个问题需要解决,那就是,这二十九个人都是无意识的状态,为什么就单独是我,有清醒的认识?难道说,我必须要有清醒的意识,这样他才能够吓到我?还是说,我有清醒的意识,是需要我去记住一些事情?
如果是前一点,那么为了吓我有什么目的?是想把我吓死?然后就算是报了仇了?我不清楚,不过既然大伯没有在拉着我的手,我就准备回去了。
在回去之前,问我学着陈先生的样子去学鸡叫,才发现,要学会鸡叫,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更何况,现在午夜刚过,村子里的鸡根本就不会被我带动着去打鸣。
就在我准备离开的时候,我突然看见有一道黑影从我眼前一闪而逝。
我以为是我眼花,可是等我揉了揉眼睛再看,那道黑影确确实实存在,就站在我回村的小路中间,一动不动,他的手里,提着一双鞋!
他就是陈先生口中的那个鞋匠!?他手里拿的是一双阴鞋?他要给我穿上?我要是穿上后,我会不会也像王二狗那样,变得不再是自己了?
怎么办?—-跑!
可是回村的路径只有这一条,如果我要跑回去,就必须从他的身边经过。
这样的话,我不等于自投罗网?
既然跑不掉,我干脆破罐子破摔,问道,你是谁?
他站的地方刚好是月亮的方向,背光,我看不清楚他的样子。
而且今天晚上的天气也不是太好,有乌云,光线不足。
即便不是背光,我也看不清他的样子。
但是我看见他佝偻着背,看上去应该是一个老人。
他没有回答我,而是将手里的那双鞋扔给我,用一种很奇怪的声音说道,把孩子穿上。
那种声音怎么说呢,很沙哑,就好像是很久没说话的人突然开口说话了的那种感觉。
虽然我现在还光着脚,而且地上确实有点凉,但是我还是不想穿他的鞋,我可不想变成王二狗那样。
于是我往后退了几步,表明我的决心。
他又讲,我要是想害你,你早就没得命咯。
把孩子穿上,跟我来。
我一想也对,现在陈先生又不在我身边,虽然有一个大伯,可是他现在和透明人一样,根本不会站起来帮忙,要论单打独斗,十个我肯定都不是这个家伙的对手,要知道,他可是重伤了陈先生的人啊!所以,他要是想害我,我早就死了,根本没必要大费周折的让我穿鞋。
那人说完之后,转身就走了。
我想了想,穿上鞋跟了上去。
我跟在他身后,原本我想走快点,好看清楚他长什么样子,但是他似乎知道我的想法,我快他也快,总是在我身前两三步的样子。
快到村子的时候,他转了一个方向,朝着村子对面的山上走去,我问,你是谁?
那人用嘶哑的声音讲,我是哪个不重要,重要滴是你是哪个。
我怒了,我说,我自然晓得我是哪个,我现在问的是,你是哪个?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太生气了,我竟然觉得我的眉心有点痛,好像被针扎了一样。
他没有回答我,而是继续往前走。
我又换了个问题,问道,你要带我去哪儿?
他讲,到了你就晓得咯。
我问,王二狗的那双阴鞋,是不是你做的?
他有些讶异,反问我,陈恩义连这个都给你讲咯?他还给你讲了些么子?
我觉得这对话没办法交流下去了,我问什么,他不仅不回答,还反问我。
真是气死我了,我的眉心更加痛了。
他好像意识到什么,突然停下来,看了一眼天空,讲,时间不多了,把你爷爷留下来的东西交出来!
我还没弄明白他这话是什么意思,我的眉心就一阵剧痛,痛得我闭上眼睛。
然后我感觉我整个人都飘了起来,脑袋也是晕晕乎乎,好一阵过后,这种感觉才消失。
等我睁开眼时,出现在我眼前的,是一只公鸡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