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佩环萧南夜)成王殿下你就成全我吧_(成王殿下你就成全我吧)全本在线阅读

小说《成王殿下你就成全我吧》,是作者“摆米饭”笔下的一部​穿越重生,文中的主要角色有姜佩环萧南夜,小说详细内容介绍:重生之后,姜佩环回到了关键的一年;这一年她十八岁,还是那个巾帼不让须眉的将女渣

小说:成王殿下你就成全我吧

类型:穿越重生

作者:摆米饭

角色:姜佩环萧南夜

热门网络作者“摆米饭”的新书《成王殿下你就成全我吧》推荐大家阅读。内容精选:姜佩环慢慢坐起来,倚靠在柔软的垫子上,凝视着屋里的檀香袅袅,忍不住恍惚了一下。她不是已经……死了吗?为何一觉醒来,居然是在自己的床上?她闭上眼,那些残酷景象,竟清晰可见。那日,她站在大殿之上,浑身浴血,闪着寒光的剑锋直指着那个披着黄袍的男人,质问道。“萧君昊,你难道,真的对我全无情义?”“是。”萧君昊转过身来,凉薄的声音自唇间而出……

评论专区

锦衣春秋:@大掌柜的 : 沙漠的书有点武侠的感觉,比较喜欢此类的书。文笔尚可,建议读一读。——————看个头,文笔尚可,文风、模式陈旧。另外,不喜欢历史、武侠掺和在一起。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还行,前期不带脑子看得很开心,后来扯到天道之类的东西就没那么有意思了。这类轻松搞笑的小说最让人难受的就是在主角背负拯救世界的使命之后,搞笑部分就变得强行了起来。很遗憾这本书的作者也没有摆脱这个状况。

战锤40k之远东风暴:从女主回忆新兵时期修女小队被恶魔虐杀那段开始,水平直线下降到判若两人,前面粮草后面毒草,折中干粮吧

成王殿下你就成全我吧

《成王殿下你就成全我吧》精彩片段

第1章 重生

姜佩环慢慢坐起来,倚靠在柔软的垫子上,凝视着屋里的檀香袅袅,忍不住恍惚了一下。
她不是已经……死了吗?
为何一觉醒来,居然是在自己的床上?
她闭上眼,那些残酷景象,竟清晰可见。
那日,她站在大殿之上,浑身浴血,闪着寒光的剑锋直指着那个披着黄袍的男人,质问道。
“萧君昊,你难道,真的对我全无情义?”
“是。”
萧君昊转过身来,凉薄的声音自唇间而出。
“我从来就没有爱过你,瑶儿才是我的庆王妃。”
姜佩环浑身发抖,这个畜生…… 他弯下腰来,冷冰冰的抬起她的下颚,在她耳边沉下声音。
“还有,孟义是我的人。”
姜佩环流着泪的眼睛睁大了,当年父亲被冤枉通敌叛国,她就怀疑是有内奸,原来是孟义!
她浑身打了一个寒颤,难以置信的看着这个她倾慕多年的人。
像是很不满意她的反应一般,萧君昊又轻描淡写的说了她的兄弟姐妹们是怎么一个个悲惨死去的。
“你那幼弟,当日在敌军里厮杀出一条血路,是我下令关闭城池,生生耗尽他最后力气,然后被十几把矛刺穿在那城门之上,至死都睁着一双眼睛。”
“你那几个妹妹也是被我送进军营,日日供我麾下士兵取乐,最后竟然身子受不住而死。”
姜佩环目眦欲裂,狠狠的一刺,想将利剑送进这个黑心肠的畜生的胸膛里!
为她们姜家报仇!
但是萧君昊极其愉悦的笑了,他反手压下姜佩环的手腕,卸了她的力道。
然后一用力,她的剑,就咣当一下掉落在大殿上。
他竟然……是会武功的。
原来从一开始,他就在欺骗她,在利用她!
“行了,将她带下去犒赏将士们吧。”
萧君昊像是看蝼蚁一般看着她。
“萧君昊!
你这个畜生!
你!”
姜佩环咬着牙,眼中早已经是一片腥红。
她死都不可能让这个畜生如愿!
只听‘怵’的一声,姜家的最后一个女儿,大名鼎鼎的姜将军,一剑刺穿了自己的腹部,从此香消玉殒。
从回忆里抽身出来,半晌,她心里还是一阵阵的抽搐,绞痛的无以复加。
这个畜生!
她冷下了脸,眸中全是滔天的恨意。
“小姐,怎么熏了这个香还睡不安稳?”
月儿看到她倚靠在床边,连忙放下手上的汤药。
姜佩环看着月儿,这个从小在她身边伺候的最忠心的小姑娘。
她本该配一段美满的姻缘,相夫教子,安稳的过这一生的。
但却事与愿违。
就在她嫁给萧君昊的那一日,月儿因为听到了他的密谈想来给她报信,被他手底下的人发现,在大雪天被拖出去,**后生生活埋。
还有翠儿,萧君昊竟然趁她上战场的时候,将她送给了一个老变态,最后尸骨无存!
这一切的一切…… 全都是萧君昊!
用着曾经她最迷恋的温柔的语气,在她临死之前,一个字一个字说给她听的!
沉浸在回忆里的姜佩环,觉得自己从心里开始一寸寸的凉下去,凉入骨髓,动都不能动一下,好像轻微动一下,就会粉身碎骨一般。
许久,她才恢复知觉,强撑着起来,竟然一把将那香炉推翻在地。
“月儿,将这香扔出去。”
这个香,是萧君昊送的。
从前她不知,还以为是他对她的一番用心良苦,后来她才知道,这香竟然是带毒的!
日积月累,药石罔效,长此以往,他便可以一直的 真是好毒的心机。
“是。”
月儿不明所以,但是还是轻手轻脚的拿起地上的香炉,准备扔出去,碰巧此时翠儿走了进来。
“小姐平日里不是最喜欢这个香了?”
月儿轻轻瞪了她一眼,像是在怪她不该说这个话。
“小姐说不要了,那就是不要了。”
说完,她推开窗户,将那香炉整个扔出。
翠儿嘟了嘟嘴,也不好说些什么。
只是走到床榻边上,看着自家小姐疲倦的神色,言语间止不住带上了几分怨气: “都怪言家那个不知礼数的二小姐,寒冬腊月的,还邀请姑娘钓鱼,这鱼没钓到,倒是让姑娘险些被鱼钓了去。”
钓鱼?
言家二小姐?
姜佩环混混沌沌的脑子终于有一丝清明。
今日,莫不是腊月十二?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今日好像是…… 正想着,一个小丫鬟冲进了院子里,神色慌张,嘴里不停嚷着。
“不好了不好了!”
“没规矩,大呼小叫的!
什么不好了?
小姐好着呢,可不许瞎说!”
翠儿认出这个老太太院子里新来的小丫鬟,过去作势要拧她的耳朵。
“翠儿姐姐!”
那小丫头上气不接下气。
“不好了!
淮南王世子来退,哦不对,是来换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