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医妃花式撩》姐姐王妃最新热门小说_《霸道医妃花式撩》完整版免费阅读

现代言情小说《霸道医妃花式撩》震撼来袭,此文是作者“搞搞钱”的精编之作,故事中的主要人物有姐姐王妃,小说中具体讲述了:不会吧,你自己拿来的药会不知道?掺了剧毒的腐肉膏,虽然腐肉膏的配比欠了点火候,不过其中的剧毒倒是挺有意思的,火候不错,我………

小说:霸道医妃花式撩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搞搞钱

角色:姐姐王妃

小编今天给大家带来小说《霸道医妃花式撩》,小说《霸道医妃花式撩》讲述了主角木檀薄夜两人之间的恋爱感情史,内容精彩情节多变,作者搞搞钱文笔精深。值得阅读,简介:…木檀是被疼醒的,身体像是被人打碎了重新组起来的般。她缓缓睁开眼睛,入目却是一间古典堆满了柴火的房间,还没等她弄清楚这是哪儿,喉间突然涌上一股腥甜。五脏六腑也如同被人拿刀子绞着。木檀快速检查了一下身体

评论专区

无双LOL:创意很不错,说起故事来也挺流畅的,但是作者把主角身边的人设置成像游戏npc一样实在是太影响观感了。

明末风暴:回味无穷的个人精品种田明末,南方乡间,训练家丁起步。杀伐果断干掉了前首辅。马上风。出岛海外,翻身席卷天下。

仙佛录:很老的一本仙侠类小说,主角相当杀发果断,爽快

霸道医妃花式撩

《霸道医妃花式撩》精彩片段

霸道医妃花式撩第1章  第1章

小编今天给大家带来小说《霸道医妃花式撩》,小说《霸道医妃花式撩》讲述了主角木檀薄夜两人之间的恋爱感情史,内容精彩情节多变,作者搞搞钱文笔精深。
值得阅读,简介:…木檀是被疼醒的,身体像是被人打碎了重新组起来的般。
她缓缓睁开眼睛,入目却是一间古典堆满了柴火的房间,还没等她弄清楚这是哪儿,喉间突然涌上一股腥甜。
五脏六腑也如同被人拿刀子绞着。
木檀快速检查了一下身体。
怎么回事,她不是去给总统做手术,回程途中艳遇了个小帅哥,正摸着小哥哥腹肌**的时候遭遇了袭击,连同军舰一起沉入海底死了吗,怎么会受这么严重的内伤?
还有这一身明显被人打出来的见骨外伤又是哪来的?
这又是什么地方?
诸多疑惑袭上心头的同时,木檀只觉脑子钝痛的想骂爹,突然一段不属于她的记忆翻江倒海地涌了上来。
所以,她穿越了!
天朝木国公府嫡长女木檀,思慕夜王薄夜已久,不惜湿、身、诱、惑设计陷害,一番寻死觅活后,逼得薄夜不得不娶她为妃。
只可惜大婚当日,边关告急,手握七十万大军的战神夜王连夜领兵出征,一走便是三个月未归。
至于堂堂夜王妃为何会出现在柴房里,还一身内外伤,要从昨晚说起。
昨夜原身喝了贴身丫鬟倒的茶后,早上醒来,床上就多了一个赤着身体的男人,床前则围满了人,为首的是怒火冲冠的婆婆,老王妃。
老王妃本就对算计了她儿子的原身厌恶不喜,但碍于是太后赐婚,人又是儿子娶进门的,平日顶多磋磨原身出出气,现在捉奸成双,直接命人将她打了个半死,扔进了柴房里,称待夜王凯旋归来再行处置。
然而夜王还没凯旋,原身就没熬过去。
再醒来就是二十二世纪最年轻的天才医学博士,木檀。
她虽没正经谈过恋爱,但撩过的男人无数,加之是医生,这具身体有没有发生过什么,再清楚不过。
显然,这傻姑娘被人算计了。
木檀正无语着,门外忽然响起一阵开锁声,一行人走了进来。
打头的是个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年轻女人。
王妃姐姐你醒了。
木檀扒拉了下原身的记忆夜王侧妃盛白荷,老王妃的侄女,三个月前和原身同一天嫁进王府,不同于不受老王妃待见的原身,盛白荷则是那个对照组,但偏偏爱和原身交往,时不时往原身身边凑,原身傻乎乎的,丝毫不曾去想,三个月的磋磨,哪一次没有盛白荷的影子。
这一次,十有八九原身也是着了盛白荷的道。
老王妃也真是的,就算姐姐寂寞难耐与侍卫偷情,也不能让人下这么重的手啊,姐姐毕竟是国公之女,太后的侄女,身娇肉贵不比那些下人,打坏了可怎么好,还是妹妹心疼姐姐,专门找来了这疗伤圣药。
木檀托着腮,一脸玩味地看着盛白荷拿着罐药向她走来。
别说,小妞长得不错,可惜就是太假了,游戏人间这么多年,过她眼的白莲绿茶数都数不过来,真正的白莲都是婊得不露痕迹,而眼前的小妞,恨不得把白莲二字刻在脑门子上。
这段位,啧啧,都不够她秒杀的。
这时,盛白荷走近了,木檀闻到了一股异香,愣了下,然后笑了起来,一把扣住盛白荷的手腕:小妞,姐姐没被老王妃打死,你就这么失望啊?
哎呦,姐姐你做什么,弄疼我了。
盛白荷一脸楚楚可怜,心下则暗恨不已。
这个贱人真是命大,被打成这样了还没死,那些行刑的人也是没用,白瞎了她的银子,不过没关系,她还备有后手!
反正夜哥哥还没回来,老王妃又一直巴不得木檀死了,只不过碍于身份。
至于木国公府更不足为惧,木檀手上的东西他们已经拿到手了,她弄死木檀,他们感激还来不及。
今天,柴房就是这个贱人的葬身地!
姐姐你这一身伤不上药怕是会化脓,你快放开我,我好给你上药。
盛白荷眼底一闪而过的阴鸷并没有瞒过木檀的眼睛,她咂咂舌,用空闲的手将她手上的药罐夺了过来:是给我上药,还是上毒,嗯?
一个用力,重重将盛白荷甩了出去。
盛白荷踉跄了下差点摔在地上,脸上表情扭曲了下,然而再抬头时,却是极致的柔弱和委屈:姐姐你这是怎么了啊,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是不是妹妹做错了什么?
木檀掏了掏耳朵,漫不经心道:我说小妞,别跟姐姐来这套,姐姐免疫,乖,告诉姐姐,陷害我通奸的,是不是你?
她的眸子直逼盛白荷的,又黑又沉的逼视,看得盛白荷不由有些发慌。
长久以来第一次,正眼看木檀。
人还是那个人,却变得有些陌生,不似从前那般蠢得心思都放在脸上,反而多了些高深莫测的味道,虽然狼狈一身伤,也依旧美丽的不似俗中人,就连周身的气质也变了。
明明没有疾言厉色,也没有目露威严,甚至在笑着,却生生让她感觉到无形的压迫力扑面而来。
不可能!
蠢货永远都是蠢货!
怎么可能会变!
姐姐别闹了,快把药给我,你的伤耽搁不得。
盛白荷的反应,已经给了木檀答案,她顺从地点了点头:那你接好了。
随即把药罐丢了出去。
盛白荷下意识伸手去接。
啊药罐的盖子不知何时被打开了,里面的药顷刻间倒在盛白荷的手上,冒出阵阵青烟,空气中也随之传来腐肉的臭味。
你!
盛白荷两只手已经血肉模糊,冷汗大滴大滴的往下掉,她咬紧牙,惨白着脸瞪着木檀。
木檀再一次咽下翻涌至喉间的腥甜,深知这具身体已经是强弩之末,若再不治疗,恐怕这次她就真的嗝屁了。
心里千回百转,面上则不露痕迹地轻笑道:小妞别这么看我,姐姐害怕。
木檀!
我杀了你!
你确定?
也好,姐姐黄泉路上也算有个伴了。
盛白荷咬牙,几欲咬出血来:什么意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