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慕凡林采薇(手抄古卷)最新章节阅读_手抄古卷最新热门小说

奇幻玄幻小说《手抄古卷》震撼来袭,此文是作者“灵异13号”的精编之作,故事中的主要人物有杨慕凡林采薇,小说中具体讲述了:杨慕凡万万没想到,爷爷给自己留的那本手抄古卷,居然在关键时候派上了大用场在他十

小说:手抄古卷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灵异13号

角色:杨慕凡林采薇

看奇幻玄幻文,千万不要错过“灵异13号”的《手抄古卷》。概述为:我的爷爷叫杨青松,他说过,几百年前,我们村叫斩龙村。《苍龙县县志》有记载。明初,太祖朱元璋突发疾病,身体三处疼痛难忍,如芒刺在身,无法下榻。刘伯温烧龟甲,撒铜钱一算,便知,应天府正西,有人作祟。他带人连夜西去,抵达苍龙山下……

评论专区

无限之高端玩家:明明可以写的不错,非要加一些胖子,美眉这些出戏的东西,活在十年前

我一个人的游戏世界:唯我独法?

黑夜将至:不是双主角,不是双主角,不是双主角。看得出作者对配角塑造比较用心。不像有的书,从头到尾都是主角一个人的戏份,整本书看下来只记住主角一个人。

手抄古卷

《手抄古卷》精彩片段

第一章 一梦接苍龙

我的爷爷叫杨青松,他说过,几百年前,我们村叫斩龙村。
《苍龙县县志》有记载。
明初,太祖朱元璋突发疾病,身体三处疼痛难忍,如芒刺在身,无法下榻。
刘伯温烧龟甲,撒铜钱一算,便知,应天府正西,有人作祟。
他带人连夜西去,抵达苍龙山下。
山势如龙,龙首狰狞,龙口正对应天府方向。
刘伯温看出,此山乃风水局。
山中龙气氤氲,已经达到了临界点。
要是再耽搁月余,有人若借龙出山,大明恐怕要改朝换代。
他立刻命人,将此山挖断。
可是挖了几天,山体总会在他们夜间休息的时候,重新恢复。
刘伯温一想。
四象五行,青龙属东方,属木,金克木,金属西方,属白虎。
白虎克青龙,他命人寻遍附近道观,终于找到一枚青铜白虎印,作为镇物,在龙口风水位埋下,再让手下继续挖。
这次不一样了。
他们很快就挖到了一根很粗的树根。
可士兵们无论用什么方法,都斩不断这条大树根。
刘伯温知道,这树根就是龙脉的关键,他又上前,焚香祷告。
以帝王铜钱剑,一剑劈下。
一瞬间,乌云蔽日。
天空一道闷雷,破空而下,随着刘伯温的一剑,生劈在这大树根上,大树根就此被从中斩断。
山中隐约听得一声哀嚎。
断根的部位,血流不止,竟染红了整个断头谷。
附近十里八村,空气中的血腥气,一直飘荡了月余,才逐渐消散。
不过,断了苍龙山龙脉,朱元璋的病很快就好了。
几天后。
下方报传,李靖王的死讯。
死状诡异,如同身中三箭而死。
其实,多年前,李靖王就因为谋逆之嫌,被太祖所贬,所去之处,正是苍龙山。
李靖王这些年不思悔改,在苍龙山休养生息,以风水造龙,想要谋逆,却不料,被刘伯温一剑斩苍龙,破了风水局。
风水局被破,李靖王死于反噬。
山下村落,由此得名斩龙村。
只是,时间长了,村名方言口口相传念转了音,成了盏楼村。
苍龙山,其实就在我们盏楼村的后山。
我叫杨慕凡。
小时候,爷爷经常带我上山。
几乎每隔半年,我们就要去苍龙山一次,爷爷也不说干什么,只是带我看看。
村里其他人,都把苍龙山当做禁地。
所以,我小时候常被人疏远。
到了学龄,爷爷也没有让我去上学,享受义务教育。
他反倒是自己教我识字,还给了我一本笔记,叫做《风水师秘记》。
这个一本非常厚实的手抄本笔记,看起来破破烂烂的,但外边却有着一张羊皮和一张麻布,包裹的非常严实。
我从小学习里边的内容,山、医、命、相、卜等等,各种内容,五花八门。
爷爷说,这些内容晦涩难懂,要慢慢学。
可我却觉得,这些内容很有趣,学的很快。
十八岁那年,这本爷爷说他自己看了大半辈子都只看懂了不到半本的笔记,我却已经烂熟于心。
只是,爷爷却告诉我一个禁忌。
笔记最后被粘住的三页,千万不要打开!
学完那天晚上。
我做了个怪梦。
我梦见一头瘦骨嶙峋的老龙,匍匐跪拜在我面前。
它的脑袋与身体分离,不在一处。
老龙奄奄一息,求我救他。
我看他可怜,也就没有拒绝。
早上。
等我醒来。
盏楼村门庭若市,前所未有的热闹。
我们村地处偏僻,交通也不好,村民的日子过的苦不堪言,平日里一年见不了几辆私家车。
可今天一早,村子里只要能停车的地方,全都停靠着一辆又一辆的豪车。
有的人拿着罗盘,有的人拿着铜钱剑,桃木剑,八卦镜等等,各色各样人,年轻的,中年的,年老的都有。
爷爷说,这些都是大人物。
白衣是北山派的,青衣是南医派的。
黑衣是西命派,而那些穿麻衣的,是东相派。
除此之外。
还有一个中卜派,但是,今天没人过来。
这些大人物,在村里向导的带领下,全都去了苍龙山脚下。
雷雨还没停,他们也不怕危险。
清晨的苍龙山,还在云雾缭绕之中,犹抱琵琶半遮面。
听村民们说,昨天晚上电闪雷鸣,山里一直隆隆直响,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我就问爷爷,咋回事?
爷爷说,山塌了。
塌陷的部分,把断头谷给填了起来。
他拿着烟袋锅,抽了一口,徐徐吞云吐雾,笑着感叹。
“哎呀,这被诚意伯斩断的那条龙脉,几百年后,竟被人接上了。
也不知道,是哪位高人的大手笔啊!”
后来,这些风水大拿们还在苍龙山下,发现一古碑。
碑上上新刻三字。
“杨擎天。”
自此。
杨擎天一名,在风水圈里被传成了神话。
古有刘伯温,一剑斩苍龙。
今有杨擎天,移山填谷,接苍龙!
只是,没有人知道这位杨擎天是谁,只知道,他是个传奇!
盏楼村足足热闹了三天。
三天后。
各路风水师过来参观的热度,才稍稍降了下来。
我把那晚上的梦,跟爷爷说了。
爷爷本来衔着烟袋锅悠闲地抽着,可听到我的话,他手一抖,吧嗒一声,烟袋锅子掉在了地上。
爷爷的表情停滞。
过了好一阵子,他张口,却告诉我。
“小凡,从今天开始,你不要再喊我爷爷。”
“还有,我要走了。”
我还没来得及问前半句的原因。
一听到后半句话,我的眼睛润**。
爷爷也是个风水师,不过,并不是那种有大名气的风水师,平时,只是在附近村子,给人看墓地,看宅基的那种。
赚些小钱,养家糊口。
“爷爷,您已经给自己算过了吗?”
擦了把眼泪,我很伤心地问。
爷爷却瞪了我一眼。
“有人来接我,我要去别处做事,不是你想的那样。”
我的泪,在眼眶里打转,不知该不该流。
“爷爷,你说过,我将来一定会成为很厉害的风水师,可我现在什么都还没学会,您不能抛下我不管啊!”
“您至少教我一些,让我一个人,也可以混口饭吃啊!”
我哀求道。
爷爷眼神复杂地看着我。
他又扫了一眼苍龙山方向,张了张嘴,始终没能说出一句话。
车声传来。
一辆迷彩越野,停靠在了我家门前。
爷爷上了那辆车。
车上,还有一个穿着青色旗袍,很有气质的女人。
车子要走的时候。
爷爷突然又扒着车窗,跟我说。
“小凡啊,差点儿忘了跟你说,从现在开始,那最后三页,你可以看了!
还有,那本笔记,是你亲爷爷留给你的!”
说完,他摇上车窗,扬长而去。
剩下我一个人,失魂落魄,孤零零地坐在院里的石碾上。
风声萧瑟。
我拿出那本笔记,心情复杂。
小心翼翼地,撕开了笔记最后三页的第一页。
其中第一行,写着我的生辰八字,我的名字,杨慕凡,还有,我的相号,擎天。
看到最后这两个字的时候,我内心一震。
擎天,杨擎天?
就是我?
我下意识的看向苍龙山。
也顾不得多想什么,沿着山路,一路跑到了山下。
山体塌陷的地方,露出半截儿古碑。
碑上霸气飞扬的刻着三个字,杨擎天,字迹还有白茬儿。
我愣住了。
足足愣了有几分钟,才回过神来。
巧合!
我只能这么解释。
毕竟,这些年来,爷爷也没教过我什么东西。
我平日里也只有这本笔记傍身,从上边学一些浅显的风水小知识而已,就凭我,怎么可能接龙脉?
风水术从高到底,分天地玄黄,接苍龙,那可是天字风水术!
看清楚现实,我立刻下山。
在下山的途中,我继续看第一页的内容。
后边写着。
“家宅坤向,地砖小畜。”
“完成第一页的内容之后,方可撕开下一页,否则,必有杀身之祸,切记!”
我的手,都已经伸到第二页,准备一次性看完的时候,却看到了这句提醒,又把手给缩了回来。
风水师对禁忌看的很重。
既然是爷爷定下的禁忌,我自然应该遵守。
否则,害人害己。
至于前边的那一句,听起来晦涩,但却很好解。
家宅坤向,也就是正西方,坤位主姻缘,女主。
小畜,说的是《易经》第九卦的卦名,连起来,就是,家宅内正西方,第九块砖之下。
难道说,第九块砖的之下,会有和我姻缘相关的东西?
想到这里,我立刻回家。
找出那块砖,挖开。
果然,下边有东西。
是个密封非常好的木匣子。
打开木匣,我在里边看到了一份儿,用朱砂纸写成的婚书。
她叫林采薇,洛城人氏。
婚书的下边,甚至还有一本房产证。
我继续翻开看。
这房产,是洛城那边的一套门面房,小二楼,大约二十几平。
正在这时。
门外突然传来一阵刺耳的刹车声。
我立刻出去。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穿着米色连衣裙的女孩,她的头发乌黑亮直,脸蛋雪白精致,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生的很漂亮,让我看得有些走神儿。
“你那未婚夫,就住这种鸟不拉屎的破地方?”
后边,一个身穿黑西装的男人,跟着她也走进了院里。
那人叼着一根儿烟,就抽了一口,便摔在地上。
未婚夫?
我有些疑惑。
立刻从屋里走了出去。
女孩看到我,微微一笑,跟我介绍。
“你好,我叫林采薇。”
我愣在原地,我的未婚妻,就是她?
真好看!
“你叫杨慕凡,没错吧?”
我傻愣愣的点头。
“跟我走。”
说着,她直接过来,拉着我的手,往外边走去。
穿黑西装那男的,立刻伸手拦住。
“我说采薇妹子,你干什么呢?
哥我答应带你过来,就是为了让你死心,就这么个乡巴佬,你还真准备跟他结婚啊?”
林采薇瞪了黑西装一眼。
“我乐意!”
“你乐意个屁!
你都快死了,只有李家少爷能救你,能别胡闹吗?”
黑西装这话脱口而出。
我的心,一揪。
我的未婚妻,刚刚见面,就要死了?
下意识的,我看了她的面相。
林采薇印堂晦暗,有一道不太明显的血丝,从眼角,侵入了山根,这是煞,再往上,到命门的时候,就是她的死期。
但是,整体来看,她的面相很好,这辈子不会有什么大病大灾才对。
一定是有什么东西,影响到了她的流年运势。
流年运势男看左,女看右。
十八岁,看月角。
林采薇的右侧月角,也就是额头靠右,那一块,化了妆,但也没能挡住那块儿晦暗干涩的皮肤。
看起来,与她整体白皙如玉的皮肤颜色,很不搭。
她不是走霉运了,而是被人陷害,影响到了流年运势。
正在林采薇沉默的时候,我开了口。
“我也能救你!”
黑西装一听,显然一愣。
他上下打量了我一眼,冷笑了一声。
“就凭你?”
“人家李少爷,可是洛城玄门李家的四少爷,他精通玄术,你会什么?”
不等他说完,我直接说。
“问题不算严重,但不能耽误,越早解决越好。”
“给我三分钟!”
不严重?
林采薇三天之内,已经吐血吐了三次,昏迷了六次!
玄门李家的少爷跟他们说过,这件事很棘手,至少得一晚上,才能搞定。
而且,林采薇想要活命,还得从李少爷的身上借玄阳之气。
怎么借?
很简答,就是得要有肌肤之亲。
李少爷还说,只要林采薇跟他成亲,保管她安然无恙。
面前这乡巴佬,居然说,他只用三分钟就能搞定?
黑西装挑了挑眉毛,不耐烦地看了我一眼。
“这么快?”
“不会是想占我采薇妹子的便宜吧?”
“劝你不要有这种龌龊的想法,小心我揍你!”
我不理会他。
直接走到林采薇的面前,伸手将食指放在她的月角。
“你干什么呢?
松开!”
“我采薇妹子,不是你这种乡巴佬能碰的!”
他伸手,想要把我的胳膊扯开,但是,我的手指放在林采薇的月角上,纹丝不动,他扯不动。
我没理他,闭上了眼睛,口中默念了一句咒语。
《秘记》之中,卜字卷,玄阳追踪篇,有记载。
凡人被害,以流年运势煞气为引,追寻踪迹,效果极佳。
我以前还没用过这办法。
不过,我很快就看到。
一个挂在树上的纸人。
那是一棵柏树,旁边还有坟墓。
坟墓有青石墓碑,墓碑上刻着字,林氏业田之墓。
“林业田是谁?”
我睁开眼睛,松手,直接看着林采薇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