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因你而在(纪凌寒温浅)全文免费阅读_爱因你而在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爱因你而在》是由创作的关于主人公“花开点点”的火热小说。讲述了:婚姻战争无休止,他不低头,她也不低头一切的不甘忽视,变成了相互折磨的利刃到最后,才懂这情,能束他一世

小说:爱因你而在

类型:霸道总裁

作者:花开点点

角色:纪凌寒温浅

霸道总裁小说《爱因你而在》的作者是“花开点点”。梗概:买了一个蛋糕又去超市买了菜。回到家,温浅将佣人遣退。有生之年最后一个生日餐,她自己为自己庆生。……做好一桌子的菜,已经快八点。温浅坐在桌子前静静的点燃蜡烛,看着它们一点点变成灰烬……

评论专区

诸天最强大BOSS:这主角完全没脑子,做事全靠莽。而且刚穿越,作为一个魔教中人,你特么居然跟刚见面的老婆女儿有感情????

流氓高手:星际第一书

半血提督:来自一句都看不懂的三次元少年

爱因你而在

《爱因你而在》在线阅读

第5章你有点奇怪

买了一个蛋糕又去超市买了菜。
回到家,温浅将佣人遣退。
有生之年最后一个生日餐,她自己为自己庆生。
……
做好一桌子的菜,已经快八点。
温浅坐在桌子前静静的点燃蜡烛,看着它们一点点变成灰烬。
正如她的爱。
明明要给自己庆生的,可是她却毫无食欲。
深夜一点,门口传来响动。
纪凌寒回来了。
看到坐在餐桌前的温浅,他缓缓走过来,瞥了眼一桌子上的蛋糕和冷菜。
玩味道,“一个人的晚餐?”
温浅盯着蛋糕,答非所问,“你怎么回来了?”
男人不耐烦的扯了扯领带,“需要你管?”
他这一动作,身上传来女人淡淡的香水味,这是白天张柳身上的味道。
温浅苦笑,抬眼看向他,“回来是想谈离婚吗?”
“……”他沉默。
“为了她什么条件都能答应?”
纪凌寒盯着她,开口,“你想说什么?”
“我要你的时间,从现在到过年,你假装爱我,对我好,今年的年夜饭,你就可以带着张柳回老宅大团圆。”
温浅知道自己很可悲,白天他那样绝情,她还提这样的要求。
可是她快死了,现在所有的是非都成了云烟,她只想感受被他宠爱的滋味。
这是她的最后的愿望。
纪凌寒的眉头皱的很深,“你有点奇怪。”
她从来不会在两人针锋相对之后,露出软弱。
“你答应吗?”
纪凌寒对上她的眼,“不可能。”
“温浅,你是不是又在挖坑,以退为进?”
呵……
温浅苦涩,“纪凌寒,你想太多了。”
纪凌寒盯着她看了数秒,“那就当我想多了。”
说完,他转身要离开。
温浅站起身,拉住他,“现在是八月,到过年也就半年,没有纠纷,不会影响家族声誉,甚至是温氏的股份,还有纪氏我所持有的股份,都归你,只要你的半年,你就可以光明正大的跟张柳在一起,这你都不愿意?”
纪凌寒冷笑,“现如今的我,还需要这些考量吗?”
语毕,便试图甩开她的手。
温浅不放,“那这么说来,你也不爱张柳,耗着一个女人的青春,你忍心?”
“你是觉得我离不掉婚?”
“你能离掉,只是以我的手段,没有十年八年,你还真离不掉。”
纪凌寒眯起漆黑的眸子,“那又怎样?”
“纪凌寒,你知道十年八年对于一个女人来说意味着什么吗?是整个青春年华,到时候,你觉得她还能进纪家的门吗?”
面前的男人眸光悠然变得凛冽,他很不悦。
“半年?”
“对。”
“行,我考虑一下。”
温浅心猛的一酸,仍旧不放手,“你……”
纪凌寒转身看她。
她却怔怔的松了手。
男人又看了她一眼,冷笑了一下,直接离开了。
室内又恢复冷寂。
她拿起筷子将每一道菜全部尝了一遍。
一个人的生日宴,很苦。

                       

小说:爱因你而在

类型:霸道总裁

作者:花开点点

角色:纪凌寒温浅

霸道总裁小说《爱因你而在》的作者是“花开点点”。梗概:买了一个蛋糕又去超市买了菜。回到家,温浅将佣人遣退。有生之年最后一个生日餐,她自己为自己庆生。……做好一桌子的菜,已经快八点。温浅坐在桌子前静静的点燃蜡烛,看着它们一点点变成灰烬……

评论专区

诸天最强大BOSS:这主角完全没脑子,做事全靠莽。而且刚穿越,作为一个魔教中人,你特么居然跟刚见面的老婆女儿有感情????

流氓高手:星际第一书

半血提督:来自一句都看不懂的三次元少年

爱因你而在

《爱因你而在》在线阅读

第5章你有点奇怪

买了一个蛋糕又去超市买了菜。
回到家,温浅将佣人遣退。
有生之年最后一个生日餐,她自己为自己庆生。
……
做好一桌子的菜,已经快八点。
温浅坐在桌子前静静的点燃蜡烛,看着它们一点点变成灰烬。
正如她的爱。
明明要给自己庆生的,可是她却毫无食欲。
深夜一点,门口传来响动。
纪凌寒回来了。
看到坐在餐桌前的温浅,他缓缓走过来,瞥了眼一桌子上的蛋糕和冷菜。
玩味道,“一个人的晚餐?”
温浅盯着蛋糕,答非所问,“你怎么回来了?”
男人不耐烦的扯了扯领带,“需要你管?”
他这一动作,身上传来女人淡淡的香水味,这是白天张柳身上的味道。
温浅苦笑,抬眼看向他,“回来是想谈离婚吗?”
“……”他沉默。
“为了她什么条件都能答应?”
纪凌寒盯着她,开口,“你想说什么?”
“我要你的时间,从现在到过年,你假装爱我,对我好,今年的年夜饭,你就可以带着张柳回老宅大团圆。”
温浅知道自己很可悲,白天他那样绝情,她还提这样的要求。
可是她快死了,现在所有的是非都成了云烟,她只想感受被他宠爱的滋味。
这是她的最后的愿望。
纪凌寒的眉头皱的很深,“你有点奇怪。”
她从来不会在两人针锋相对之后,露出软弱。
“你答应吗?”
纪凌寒对上她的眼,“不可能。”
“温浅,你是不是又在挖坑,以退为进?”
呵……
温浅苦涩,“纪凌寒,你想太多了。”
纪凌寒盯着她看了数秒,“那就当我想多了。”
说完,他转身要离开。
温浅站起身,拉住他,“现在是八月,到过年也就半年,没有纠纷,不会影响家族声誉,甚至是温氏的股份,还有纪氏我所持有的股份,都归你,只要你的半年,你就可以光明正大的跟张柳在一起,这你都不愿意?”
纪凌寒冷笑,“现如今的我,还需要这些考量吗?”
语毕,便试图甩开她的手。
温浅不放,“那这么说来,你也不爱张柳,耗着一个女人的青春,你忍心?”
“你是觉得我离不掉婚?”
“你能离掉,只是以我的手段,没有十年八年,你还真离不掉。”
纪凌寒眯起漆黑的眸子,“那又怎样?”
“纪凌寒,你知道十年八年对于一个女人来说意味着什么吗?是整个青春年华,到时候,你觉得她还能进纪家的门吗?”
面前的男人眸光悠然变得凛冽,他很不悦。
“半年?”
“对。”
“行,我考虑一下。”
温浅心猛的一酸,仍旧不放手,“你……”
纪凌寒转身看她。
她却怔怔的松了手。
男人又看了她一眼,冷笑了一下,直接离开了。
室内又恢复冷寂。
她拿起筷子将每一道菜全部尝了一遍。
一个人的生日宴,很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