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松袁可儿(都市超品狂医)_(都市超品狂医)全本免费在线阅读

正在连载中的奇幻玄幻《都市超品狂医》,深受读者们的喜欢,主要人物有陈松袁可儿,故事精彩剧情为:陈松没想到老婆竟然如此狠心绝情!女儿重病住院,生死未卜,妻子却毫不关心不闻不问,

小说:都市超品狂医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梁大宝

角色:陈松袁可儿

热门小说《都市超品狂医》是作者“梁大宝”所著。小说精彩片段:江城医院。“家属过来一下。”“病人病情恶化,每周都要进行治疗,一次费用十万,考虑到你的经济条件,我个人建议放弃治疗。”“不!求求你们了,不要放弃治疗!”听完医生的话,陈松当场就跪下了,苦苦哀求医生。“不要放弃治疗,需要钱是吧,我去筹钱!”片刻后,陈松从办公室出来,走进病房里……

评论专区

我家后院的精灵世界:有黑历史的作者,根本不敢看他的书,有疑问的人请去他另外那本书下面看一下,最后我想说,写绿帽的作者真的不知道什么心态,这么喜欢怎么不自己去尝试一下

1885英国大亨:那个什么改不了什么。。。。。好在没有入v才喂翔。

殖装:再补点,主角开了光环升级飞快可以理解,一个末日世界的**(女主)却能带着一个种族飞速提升??比高你不知道几个等级的文明的战士还tm强,你怎么不上天

都市超品狂医

《都市超品狂医》精彩片段

第1章 逼上绝路

江城医院。
“家属过来一下。”
“病人病情恶化,每周都要进行治疗,一次费用十万,考虑到你的经济条件,我个人建议放弃治疗。”
“不!
求求你们了,不要放弃治疗!”
听完医生的话,陈松当场就跪下了,苦苦哀求医生。
“不要放弃治疗,需要钱是吧,我去筹钱!”
片刻后,陈松从办公室出来,走进病房里。
看着躺在病床上,脸色虚弱苍白的女儿,陈松心如刀割。
无论如何都要治好女儿!
陈松心中想法坚定,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老婆,女儿病情又恶化了,你能不能再给拿点钱?”
他声音恳求的问道。
然而下一秒,电话里就传来一阵女人的怒骂声。
“又要钱?
我不给你两千块吗,废物,除了要钱,一点用都没有,我没钱,我忙着呢,以后爱死爱活不要给我打电话!”
“可是两千块连一天的费用都不够啊……”陈松话音未落,对面已经挂掉了电话。
“袁可儿!
小小也是你的孩子,你怎么就这么狠心!”
陈松眼中满是恨意,心中一片绝望。
自从三年前他出事,公司破产后,袁可儿就像是变了个人一样。
而现在,她更是连自己女儿的死活都不管,生了这么重的病,就给两千块钱!
陈松暗骂自己蠢,当年就把钱全交给这个女人,导致资金周转不过来,公司破产,现在更是连女儿的治疗费用都拿不出来。
随后,陈松又打遍了手机上所有联系人,可是没有一个愿意借钱的。
“小小,你等着,爸爸一定把钱要回来!”
他咬牙切齿的说道。
陈松眼眶通红的来到一个别墅区。
创业时赚到的两千多万都在袁可儿手里,她买了一套小别墅花了五百多万,手上最少还有一千多万。
今天要是不拿钱给女儿治病,就和她拼命!
陈松眼神愈发坚定,来到别墅前,推开门走了进去,可当他刚走进客厅,就听到一阵让他气血上涌的声音。
“啊……轻点,你讨厌,干嘛这么用力……” 这声音毫无疑问是袁可儿的,她竟然在家里和别人搞破鞋!
陈松感觉头都要炸了,女儿住院,付不起医药费,随时有生命危险,而她这时候还有心思搞破鞋!
轰隆!
愤怒之下,陈松一脚将卧室的门踹开,朝着里面怒吼道。
“袁可儿,你他妈还叫个人吗!”
“啊!”
卧室里传来一声尖叫,浑身**的袁可儿急忙用被子遮住身体。
在她旁边,还有一个男人同样也是浑身**,看到陈松忽然闯进来,一时间愣在床上。
“周龙!”
陈松咬牙切齿的喊出这人的名字,竟然还是个认识的人。
大学的时候,周龙就追求过袁可儿,最后没竞争过他,没想到毕业多年,这两个狗男女还能搞到一起。
此时,床上两人也是反应过来,周龙眼看事情都败露了,索性也就不遮掩了,**着身体躺在床上,神情悠闲的拿起烟盒,点了根烟叼在嘴里。
“陈松,看到我和你老婆在你们的婚床上办事,是不是很刺激啊?”
周龙言语挑衅的说道。
陈松眼睛越发通红,喘气声也是越来越粗重。
“袁可儿,女儿还在住院,你却在家里做出这种不知廉耻,下贱不堪的事情,你简直不如畜生!”
闻言,袁可儿顿时恼羞成怒,骂道:“陈松,你他妈好好说话!”
“好好说话?
你配吗?”
陈松脸色铁青,按捺住想弄死这两个狗男女的冲动,女儿还在医院等着呢,当务之急是拿到钱。
“袁可儿,你既然被我捉奸在床,那你净身出户,先把钱给我交出来!”
“钱?
你他妈还想要钱?”
袁可儿像是被踩到尾巴的猫一样叫起来。
“想离婚是吧,老娘早就准备好了,现在只要你签字,随时都能离婚!”
说完,袁可儿真就从一旁的包包里拿出来一份拟定好的离婚协议书。
看到这份离婚协议书,陈松的脑海里浮现一个词。
早有预谋!
“陈松,你不是想要钱吗,签个字,我立马把钱和所有财产都转到你的名下。”
袁可儿将离婚协议书甩出去说道。
陈松没有动,这三年来他算是看清了这个女人,怎么可能这么简单把钱交出来。
果然,下一秒袁可儿冷笑起来:“财产归你的话,那么医院里那个拖油瓶就归我了,她归了我,我可不会花钱给她治病,就让她自己等死吧。”
听到袁可儿这番话,陈松只感觉头皮发麻,这个贱人!
最毒不过妇人心,怕就是如此了!
“小宝贝儿,还真有你的啊,你看看这家伙的脸色,比吃了屎都难看,哈哈……”周龙也是狂笑起来。
袁可儿满脸得意,靠在他怀里,讥讽道:“哼,这废物什么德行我还不清楚,我早就把他拿捏的死死的。”
“陈松,你他妈还看什么看啊,赶紧签字吧。”
“袁可儿,你这个毒妇,老子和你拼了!”
陈松怒吼一声,操起一把椅子打了过去。
啪!
椅子砸在床上,床上两人赤身**的滚下床。
陈松双目赤红的看向袁可儿,既然她不肯给女儿活路,那就先弄死她!
当他再次抄起椅子的时候,脑袋忽然被重物砸中,身体无力的倒在地上。
啪啦!
周龙扔下手里的罐子,而袁可儿惊恐的跑到他身边。
“这个废物,竟然还敢动手!”
周龙吐了口唾沫说道。
袁可儿满脸惊慌,问道:“周龙,你不会把他打死了吧,他要是死了,咱们也得受牵连。”
“死不了,不过有没有后遗症就不知道了。”
周龙摇摇头冷笑道。
“那就好,那我们快走吧,省的这废物醒了再发疯。”
袁可儿和周龙穿好衣服,一同离开了别墅。
而陈松趴在地上,头上的伤口不停淌着血,顺着脖颈流淌下来,被他脖子上佩戴的一块玉佩吸收掉。
“后来者,我一生武道,医道,尽藏玉中,有缘者得之,须好生利用,勿为非作歹,否则必将亡于天道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