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源木映霞(末世降临,系统逼我做好人)_《末世降临,系统逼我做好人》完整版免费阅读

都市小说小说《末世降临,系统逼我做好人》是作者““装不满的半桶水”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刘源木映霞两位主角之间虐恋情深的爱情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末世+系统+异能,还带一点点脑洞〗
末世来的很突然!天外来客带着毁灭力量,试图将人类毁灭刘源在父母的庇护下,沉睡三百年,躲过一劫醒来后,世界早已面目全非,脑中也莫名其妙的多了一个拯救者系统为了好好活下去,他努力做着一个好人随着遇到的事情越来越多,他逐渐了解到幕后的真相,一张天罗地网也慢慢向他袭来在历史的洪流下,他的命运将会走向何方?

小说:末世降临,系统逼我做好人

类型:都市小说

作者:装不满的半桶水

角色:刘源木映霞

热门网络作者“装不满的半桶水”的热门书《末世降临,系统逼我做好人》推荐大家阅读。故事精彩剧情为:他的任务对象木映霞正坐在吧台旁边,一口又一口喝着闷酒。那出尘的气质和美丽的外貌,让她仿佛鹤立鸡群,在人群里十分亮眼。难道是自己产生错觉了?狠狠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发现自己没有看错,确实是木家大小姐。玫瑰看见刘源看着女人发呆,生气的将托盘塞到他怀里,叮嘱道:“你不太熟业务,就在吧台那边端酒到指定的酒桌。”“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来喝酒的人比平时多了一半以上……

评论专区

明匪:我就没发现什么绿帽,这本书还是不错的,粮草,老司机不要错过

[综]光河流逝:鴿蘇拉真的好喜歡寫純情派

江山战图:老高不应该写穿越历史的,直接搞成架空更好一点。现代人的思维、三观、见识与历史背景、历史人物的冲突基本没有体现,搞得就好像一个土著一样,那还穿越啥,还不如写一个有点见识的土著呢?!

末世降临,系统逼我做好人

《末世降临,系统逼我做好人》精彩片段

第6章 再遇大小姐,受辱

他的任务对象木映霞正坐在吧台旁边,一口又一口喝着闷酒。那出尘的气质和美丽的外貌,让她仿佛鹤立鸡群,在人群里十分亮眼。

难道是自己产生错觉了?

狠狠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发现自己没有看错,确实是木家大小姐。

玫瑰看见刘源看着女人发呆,生气的将托盘塞到他怀里,叮嘱道:“你不太熟业务,就在吧台那边端酒到指定的酒桌。”

“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来喝酒的人比平时多了一半以上。你要注意一些,这里冒险者很多,都是一些五大三粗的人,别跟他们起冲突。出了问题叫我!知道了吗?”

“放心,玫瑰姐!我会注意的!”

信心满满的保证后,来到吧台前。

吧台里的调酒师是位中年人,长发束在身后,手中的酒盅上下翻飞,残影晃得人眼花缭乱。

他斜对面坐着木家大小姐,正在向自己的嘴里猛灌烈酒。她的身前已经有好几个空杯,已经喝了不少烈酒。

她满脸忧愁,脸颊发红,有些神志不清。右手静静地抓着玻璃杯,不停的在嘀咕着什么。距离比较远,刘源只能模糊的听到父亲、婚约一类字眼。

她正散发着一股生人勿近的气场,现在显然不是打招呼的好时机。

而且自己只是她随手救的一个无名小卒,大概早就遗忘了。

然而美女可以不追,但任务必须要做。不然时间一到,自己怕是只有做个白痴浑浑噩噩一辈子。这简直比杀了他还要难受。

正在这时,木映霞又喝完了一杯酒,对着调酒师嚷嚷着再来一杯。

调酒师有些无奈,好心劝道:“这位小姐,你已经喝了太多,再喝可能会出事的。”

她茫然的抬起头,狠狠地瞪了调酒师一眼。然后从包里掏出一叠星币,狠狠的摔在吧台之上,“让你上酒就上,哪来那么多废话?怕我没钱付账?”

调酒师脸色一黑,不再说话,继续调制自己的酒。

忽然,刘源心生一计,朝着调酒师靠近。

“兄弟,我是新来的,叫刘源。玫瑰姐让我来这里帮忙。”

他打量了一下刘源,漫不经心道:“等一会儿,我调完酒会将桌号压在酒杯之下,你对应着桌号送就好了!不用这么生分,叫我阿水就行。”

“水哥,你似乎有些忙不过来。我也学过调酒,可以帮上你的忙!”

刘源撒了个小谎,他根本不会调酒。刚刚只是向小萌请教了调酒的办法,现学现卖而已。

阿水确实忙昏了头,上下打量了一阵。想着简单的调配应该不会有问题,吩咐道:“那边有几种简单的酒,照着这个配方和步骤调制就行!”

说完,递给他一张调酒的配料单。

“好嘞!”

刘源走进吧台里面,笨手笨脚的按照配方,调制了两杯简单的鸡尾酒,算是练手。

接下来,才是他进来帮忙的主要目的。

他按照小萌的指示,将几种不同颜色的酒混入调酒器。小心翼翼地将酒摇匀,杯中之物慢慢开始分层。

静置片刻,将液体倒入高脚杯,蓝色开始上升,紫色下降。杯中之物变得层次分明,上层透明,往下呈现蓝色。

随着颜色加深,蓝色渐浓,最终变成淡紫。在灯光的映射下,透着梦幻的光芒。

这就是他费尽心思调制的作品—醉生梦死。

放入冰块,再点缀一片清香的柠檬片,慢慢地把酒杯推到了木映霞面前。

她抬起头看了一眼刘源,结结巴巴问道:“我、好像、见过你,你、叫什么、名字?”

“大小姐能记得我,是我的荣幸。我叫刘源。”

“刘源?你、调的、这杯酒、叫什么?真、好看!”

他甩了甩头发,想要做出一个帅气的姿势,却发现短发甩不起来。但这并不妨碍他摆出一个帅气的姿势,自信道:

“醉生梦死!喝下它,就会忘记一切烦恼。”

“真的、吗?我、最讨厌、有人骗我!如果、不能忘记、烦恼,我、要你、好看!”

说完,她颤颤巍巍地端起酒杯,将酒一饮而尽。

一个酒嗝之后,她眼前景物马上出现重影,片刻后醉倒在吧台。

见木映霞醉倒,他正要过去搀扶,将她送到旅馆休息。

这时,几个面目凶恶的冒险者上前,抓住木映霞的手臂,想要将她拖走。为首是一个脸上有疤的壮汉,身后几人也是面露淫笑,一看就不像什么好人。

他赶紧挡住几人的去路,警告道:“你们做什么?这位是我们酒吧的客人,不要在这里胡来!”

刀疤脸走上前,呵呵一笑道:“我们是她的朋友,只是带她回家而已。”

旁边喝酒的一些人似乎注意到这里的情况,纷纷掩面远离。

也有看热闹不怕事大的人,站在一边议论纷纷。

从那些人的议论中,他知道这几个冒险者是这里的常客,基本不会在酒吧闹事。但是在这条街,这几个人的凶名可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他们经常在酒吧里捡尸,带回去侵犯。

打架、酗酒、赌博、抢劫只是家常便饭而已。落在他们手里,肯定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他面无表情,将五个人仔细打量一遍,不屑道:“就你们也配跟她做朋友,滚出酒吧,别在这里闹事!”

刀疤男脸面再也挂不住了,恶狠狠地说:“你不要欺人太甚,这个女人我注意好久了!跟你一点关系也没有,你最好识相一点,滚远一些。”

眼见事情要闹大,他有些慌了,开始威胁刘源。后面几个跟班,也一脸不善,将他围在中间。

“她是我的恩人!你们今天最好放下她,不然你们会后悔的!”

刘源努力维持镇定,一步也没有后退,但其实手心里早已出汗,心跳得厉害。

他的理念是能动手绝不BB,但这里有五个彪形大汉,显然自己不是对手。现在也只有借着酒吧的震慑力,唬住这几个冒险者。

心里有些焦急,闹了这么大动静,怎么没人上前帮忙啊?

不着痕迹的看了看阿水,发现他不见踪影。周围的服务员倒是有两个正在围观,却完全没有上前帮忙的意思。

现场陷入僵持,他不由得舔了舔嘴唇,难道今天要受些皮肉之苦?

刀疤男见刘源没有退让,心里有些恼火,现在有些骑虎难下了。

看了看醉酒的木映霞,身体不由得产生了冲动。这女人是真的好看,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极品的女人!到嘴的鸭子怎么能让它飞了?

索性心一横,寻思着把这个挡路的小兔崽子干掉,大不了以后不来这个酒吧。

打定主意,他猛地向前踏步,右摆拳直接袭向脑袋。拳头又快又猛,带出呼呼的风声,眨眼间就到了刘源耳旁。

刘源早有准备,在刀疤男提拳之时,就已经开始躲避。但他万万没想到对方拳头会这么快,闪避已然不及,只能勉强抬起左臂抵挡。

“咚”的一声,他整个人都被重拳打倒在地。

两者根本就不是一个量级的,再打下去也肯定讨不了好。只能尽量拖延,等到玫瑰或者老板前来救场。

围观的人大失所望,原以为敢一拦五,应该有两把刷子。没想到是个绣花枕头,不由得嗤笑他螳臂挡车,自不量力。

他哪受过这种委屈,倔强站起身来,还要继续战斗。哪怕是站着死,他也不会对这些罪恶之事置之不理,何况还是他的恩人。

刚起身,刀疤男那凶恶的眼神离他已经不足半米,砂锅大的拳头又要袭来。

他赶紧将双手抱在胸前,准备迎接这凶狠的一击。

等了好一会儿,迟迟没有被击打的感觉。

他奇怪的看了刀疤男一眼,只见他整个人像是被按了暂停键,一动不动。顷刻间,倒在地上开始抽搐。

从他身后出现一个身穿女仆服饰的女孩,眉清目秀长得十分乖巧。

如果不是她手里拿着一个闪着火花的电击棒,刘源都想给她颜值打个9分。

不仅刀疤男,他的同伙也被几个黑衣人给制服,躺在地上抽搐个不停。

女仆收起电击棒,指挥黑衣人把这几个冒险者,带到城防军那里去。自己则扶起了木映霞,向外面走去。

“慢着–”

他鬼使神差地叫住了女仆,质问道:“你们是什么人?”

女仆优雅的行了一礼,面无表情道:“我们是大小姐的仆人,负责保护她的安全。刚才谢谢你维护大小姐,我代表她谢谢你!”

刘源有些不放心,追上去问道:“你们有什么证明?”

女仆眉头一皱,没有理会他,搀扶着木映霞继续走。

他刚想往前拦住女仆,刹那有三个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他。

女仆略带愠怒的声音传来,“我回答你的问题,是为了刚才你维护大小姐,给你的尊重。如果你再认不清自己的身份,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说完,女仆和木映霞消失在酒吧门口,黑衣人也拖着几个闹事的冒险者,跟着全部撤走。

整个酒吧马上恢复了往日的嘈杂,一群人看着他指指点点,嬉笑和嘲弄声分外刺耳。

直到玫瑰过来拍了他一下,才回过神来。

刚才,黑洞洞的枪口对着他时,确实感觉到跟死神擦肩而过。在这些有权有势的人眼里,他就像蝼蚁一般,怎么对待全看心情。

他心里燃烧着一团火!这一刻,他十分渴望变强,从所未有的渴望。

暗暗下定决心,他转身回到了吧台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