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景深苏琪依(前夫来袭,娇妻请避让)全章节阅读_《前夫来袭,娇妻请避让》全集免费阅读

热门小说《前夫来袭,娇妻请避让》近期在网络上掀起一阵追捧热潮,很多网友沉浸在主人公傅景深苏琪依演绎的精彩剧情中,作者是享誉全网的大神“糖糖真甜”,喜欢现代言情文的网友闭眼入:结婚三年里,那些曾经获得的片刻温柔,也只是属于别人的她曾经奢望的亲呢,现在被傅景深轻而易举的给予了另一个人“离婚吧,别逼我!”“怎么?你要报复回来?在找车撞我一次!”她做了三年的替身,现在正主回来,她也应该让位了!

小说:前夫来袭,娇妻请避让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糖糖真甜

角色:傅景深苏琪依

《前夫来袭,娇妻请避让》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糖糖真甜”。喜欢现代言情文的网友闭眼入:离婚协议书摆放在桌面上,原封未动。
听到身后的声音,苏琪依下意识站了起来。
“苏琪依,你就这样想和我纠缠不清!”傅景深冰冷的言语之中透漏着暴虐的怒气。
“是,没错!我就是要纠缠着你,霸占着你妻子的这个头衔,你若是和谢阑一有着一丝勾结,你就是犯了重婚罪!”
苏琪依双手紧攥成拳,发泄一样的说道。
傅景深眉头紧锁,眸光中没有半点温柔:“我倒是从未想到,你居然是一个如此阴毒的女人,这样下三滥的手段,也能够想得出来!”
下三滥的手段?
“彼此彼此,追求我,吊着我,现在却想要一把将我推开,傅景深,你真的以为这整个地球,都是围绕着你转的吗!”
这一场婚约,本就是在傅景深刻意的算计之中产生,
她已经彻底沦陷,傅景深却想要抽身而出,哪有这种好事……

评论专区

一人的无限恐怖:无限流和动漫的完美结合。。。已完本不用担心跳坑了!

香港从1949开始:题材是我最喜欢的一类,作者展开的并不是很好。按照某LKer的评价,就是小人物气太重,油嘴滑舌,经常纠结于小打小闹。后面不好写,完本=烂尾。

从零开始的十二试炼:粮草。昨天通宵看完。能力是S\u002FL大法。和日本废柴高中生不同,主角把犬夜叉副本硬生生玩儿成了黑魂既视感。

前夫来袭,娇妻请避让

《前夫来袭,娇妻请避让》精彩片段

第4章 信任二字

离婚协议书摆放在桌面上,原封未动。
听到身后的声音,苏琪依下意识站了起来。
“苏琪依,你就这样想和我纠缠不清!”
傅景深冰冷的言语之中透漏着暴虐的怒气。
“是,没错!
我就是要纠缠着你,霸占着你妻子的这个头衔,你若是和谢阑一有着一丝勾结,你就是犯了重婚罪!”
苏琪依双手紧攥成拳,发泄一样的说道。
傅景深眉头紧锁,眸光中没有半点温柔:“我倒是从未想到,你居然是一个如此阴毒的女人,这样下三滥的手段,也能够想得出来!”
下三滥的手段?
“彼此彼此,追求我,吊着我,现在却想要一把将我推开,傅景深,你真的以为这整个地球,都是围绕着你转的吗!”
这一场婚约,本就是在傅景深刻意的算计之中产生,
她已经彻底沦陷,傅景深却想要抽身而出,哪有这种好事。
这一场婚姻早就已经貌合神离。
在这栋房子中的日日夜夜都是寂寞空虚的。
傅景深回到家的时间,屈指可数,可她却还是抱着最后的一丝念头,想要挽回这一切。
谢阑一的出现只是一把推手,将所有的问题摆在了明面。
“呵,这个世界没什么是我所得不到的,今日你若是固执的纠缠不清,我不介意让你尝尝我的手段!”
傅景深冷冰冰的站在房间的另一边,话语出口,只能够感受到一丝寒意。
“还要拿我母亲的性命来威胁我吗?”
苏琪依淡笑一声问道。
傅景深没有回话,意思却已经表达出来。
“你别逼我!”
“傅景深,你知道什么样的人最可怕吗?”
苏琪依眺望着远处,眼神迷离道:“什么都没有的人,才是最最可怕的人,无牵无挂,这个世界既然对她不温柔,她又何必温柔的包裹着世界。”
她自问自答道。
“无牵无挂?
你已经做好了损失一切的准备了吗?”
傅景深冷笑了一声。
这个女人还真是狠毒,就连自己的母亲都可以舍弃掉。
“你若是敢和我母亲动手,我就奉承了谣言,撞死她!
你就算是保护着她又能如何,总会有疏忽的一天!”
苏琪依将自己身上的刺全部竖起,直接扎在了傅景深的身上。
分明是将刺对准了别人,可苏琪依的心却如同被刀轻易地割了下去,一刀一刀血粼粼的伤口。
“额!”
她的脖子被一双大手猛地扣住,直接压在墙壁上,手掌的力气不断地增加,肺呛里的氧气一点一点减少。
“你这是在威胁我,苏琪依,是不是我这几年给你惯除了脾气,你同我结婚的时候,可并非如此!”
傅景深震惊的看着苏琪依,似乎未曾想到,那一番伤人威胁的话语,会从苏琪依的嘴巴里面说出来。
“曾经那个天真的小姑娘,早就已经死了!”
苏琪依挣扎着,嘶吼出声。
脖颈处的大手骤然失去了力气,苏琪依怵的滑落坐在了地上。
她猛烈地咳嗽了两声,半晌后,却是惨笑了一声。
“傅景深,你毫无预兆的将我拉入到了你的世界里面,让我自己一人面对无数的豺狼虎豹,你真的以为,那个天真单纯的小姑娘,能够从那么多恶魔的手上逃脱吗!”
傅景深身为傅家的掌门人,手下桃花债数不胜数。
她不过是一个乡村来的小姑娘罢了,何曾见过这样的阵仗。
她只能强迫自己强大起来,逼着自己和傅景深站在同一个高度。
她自己压下了议论的声音,只为了不在仰慕傅景深。
可现在,傅景深一句话就要把她所有的成果,全部一并拿走,甚至要给另外一个女人。
“凭什么啊,傅景深!
我满心满眼想着的都是你,你怎么能够这样对我!”
眼泪在眼眶打转,苏琪依仰头不想让眼泪掉落,暴露最后的一丝脆弱。
傅景深对视到苏琪依的双眼,心不可避免的被微微刺痛了一下。
恍然间,他突然记起。
和苏琪依初次相遇,那一双带着几分羞涩和内敛的眸子。
那是一双没有任何杂质的双眸,带着几分初见时的美好和童真。
而现在,苏琪依就像是一朵带刺的玫瑰,经历万千风雨,突破层层阻碍,开花绽放。
伤痛和脆弱早就被隐藏在了后面,在一次次打击之中,曾经的花骨朵也终于蜕变。
傅景深的眼眸垂下,只字不言。
“傅景深,你将我推出去承受了一次一次的重击和刁难,对付了你那么多的桃花,现在却想要把我一脚踢开,不可能!
就算是死,我也要拉着你一起死!”
苏琪依将所有的情绪彻底发泄出来,她冷漠的看着傅景深,抱着纠缠到底的决心。
“苏琪依,别做这么没有品的事情,我还是喜欢曾经那个单纯的你!”
傅景深拧了拧眉心,略带几分疲惫的说道。
“傅景深,在你的心里面,我已经是一个可以做出开车撞人的女人,我还有什么事情做不出来?
你连一点信任,都不愿意给我!”
苏琪依冷漠的说道。
傅景深毫无底线的站在了谢阑一的身边,就连一丝解释的机会都没有给苏琪依留下。
若是她真的天真单纯,怕是这一条命都要丢在这里了。
“你自己好好地冷静一下吧!”
继续商讨下去,已经毫无意义。
苏琪依现在简直就是一个疯子,不顾一切想要把所有的东西全部都拉下水的疯子。
“不,你别走,你不许走!”
苏琪依猛地扑了过去,无情的关门声阻拦了苏琪依想要追上去的想法。
眼眶里的泪水,再也停止不住。
“啊!”
门后的哭喊声隔着重重阻碍,传入到了傅景深的耳朵里面。
“唉!”
傅景深无声的叹了一口气。
结婚三年,苏琪依从未给他造成过任何的困扰。
即便是他凌晨回家,也能够看见满桌的热菜。
苏琪依从不是一个为了利益,不择手段的女人。
更何况车祸的事情,漏洞百出。
傅景深手指无意识摩擦在了手机上。
“给我调查一下,之前的车祸,到底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