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我半生狼藉》楚少楚夫人完整版阅读_(许我半生狼藉)全章节在线阅读

小说《许我半生狼藉,新书正在积极地更新中,作者为“君里”,主要人物有楚少楚夫人,本文精彩内容主要讲述了:司瑾从未想过有天竟然是自己主动提离婚她爱他卑微到尘埃里,可短短两年的夫妻情分又怎抵得过十年的白月光?现在,她累了,她退了,但这个男人却怎么也不肯放开她的手她明明是翱翔于天际的夜莺,却被他困在笼中成为他的专属他一如结婚时,那般热烈又势不可挡地将她抵在墙面上,而她却是冷漠一笑,“楚少,我们已经离婚了!”“是吗?”男人不以为意,诱人的薄唇勾起深深的笑…

小说:许我半生狼藉

类型:霸道总裁

作者:君里

角色:楚少楚夫人

《许我半生狼藉》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君里”。《许我半生狼藉》内容概括:他命令的语气,冰冷的眼神,还有把沈安棠护在身后的动作,无一不是在嘲讽着她那仿佛是自诩的“楚夫人”名号。
而方才沈安棠那个脆弱的摔倒,恐怕不只是做给在场的人看,还是给他看的吧?
司瑾突然就笑了,两年没见,这死而复生的沈安棠白莲功力见长啊,打了她一个措手不及,实在是高明。
见司瑾还笑得出来,楚牧彦的脸色更加阴沉了几分。
“这就是你作为楚夫人的风度?欺负一个弱女子?你可是把楚家的颜面都丢尽了!”
弱女子?
司瑾一听,越发想笑了,而周遭看笑话的人们,无一不是用谴责的目光看着她,就仿佛他们之间,她才是那个插足的第三者。
楚家的颜面,沈安棠的受伤,在他眼里,她的尊严几乎分文不值……

评论专区

网游之一枪爆头:最好的枪械类网游,没有之一

地球玩家[无限]:干草,要说难看也不难看,就是文笔和剧情都干涩无聊,打发时间可以看看,剧情根本没有吸引人的地方,也没有其他无限流的新鲜脑洞。

脸谱下的大明:近期能看的下去的历史文

许我半生狼藉

《许我半生狼藉》精彩片段

第4章 被私生饭打

他命令的语气,冰冷的眼神,还有把沈安棠护在身后的动作,无一不是在嘲讽着她那仿佛是自诩的“楚夫人”名号。
而方才沈安棠那个脆弱的摔倒,恐怕不只是做给在场的人看,还是给他看的吧?
司瑾突然就笑了,两年没见,这死而复生的沈安棠白莲功力见长啊,打了她一个措手不及,实在是高明。
见司瑾还笑得出来,楚牧彦的脸色更加阴沉了几分。
“这就是你作为楚夫人的风度?
欺负一个弱女子?
你可是把楚家的颜面都丢尽了!”
弱女子?
司瑾一听,越发想笑了,而周遭看笑话的人们,无一不是用谴责的目光看着她,就仿佛他们之间,她才是那个插足的第三者。
楚家的颜面,沈安棠的受伤,在他眼里,她的尊严几乎分文不值。
“别叫我楚夫人,我叫司瑾。”
品牌设计师,司瑾。
楚牧彦听她这般说,眸色更冷了几分,抓着她的手更用力了几分。
司瑾咬着牙甩开了他的桎梏,不再看他一眼,然后走近沈安棠,而后者看到她走过来还瑟缩了一下,躲在楚牧彦身侧,十足的弱者模样。
“沈安棠,我希望下一次,你能离我老公远一点,再怎么样,第三者也比私生女更令人唾弃,不是吗?”
说完后,她也不再去看楚牧彦的神情,径直转身离开了。
身后的人们唏嘘不已,沈安棠扶着楚牧彦,唇角缓缓勾起一丝笑意。
……
今天不是个好日子,尤其对司瑾来说。
当她在酒吧把今天的遭遇和林烨讲了之后,林烨第一千零一次为她觉得不值,往她酒杯里倒了点酒,看着她不在状态的样子,就把酒杯递了过去。
“喏,你最爱的加青柠的龙舌兰。”
司瑾看也没看,拿过酒杯就一饮而尽,结果被呛得眼泪都出来了。
“你都被他抓了现行了,怎么还跟我喝酒呢,不怕他再找人偷拍啊?”
林烨玩味一笑,自顾自晃着手里的酒杯,灯光透过酒杯里波光粼粼的液体映照在他的侧脸上,俊美无双。
司瑾看了一眼林烨,不得不承认他就是当明星的料,坐在这里都在发光,一点也不像那个男人,天天冷着个脸,站到他身边都感觉能结冰。
她又往酒杯里到了一些龙舌兰,放在唇边闻着酒的香气,淡淡道,“他根本就不会在乎,那些照片,只是为了让我净身出户罢了。”
不然也不会这么多年,恰好在她要提离婚的时候,把照片扔出来了。
“既然如此,那你就离婚呗,跟我凑合过得了。
你做设计,我来穿,保证过的风风光光的。”
林烨在昏暗的光线下,一双桃花眼闪着认真的光芒,可她低着头,并没有看到。
她只是嗤笑一声,“得了吧,我可不想当你的绯闻女友,更何况,咱们从穿开裆裤就一起玩的,谈恋爱?
酸不酸呐……”
林烨神情黯淡了几分,低头自嘲一笑,继续喝着酒杯里的酒。
两年前的婚姻,那么突然,可谁又曾想到两年后的离婚,竟然这么艰难。
司瑾扶着有些昏沉的头,想起白天的画面,总觉得龙舌兰这酒根本不能麻痹到心脏,她仍然觉得很闷很痛,她大手一挥,“拿啤酒来!”
林烨突然抓住了她的手往下压,他的帽檐也往下压了压,俊脸上滑过一丝不耐,“又有私生跟来了。”
他看了一眼四周,拉着司瑾准备离开,“走,先离开这里。”
谁知龙舌兰后劲十足,司瑾有点上头了,猛地一挥开他,“要走你走,我要在这里不醉不归!”
林烨不得已松开了她,吩咐了一下酒保照顾她就先离开了。
“就是这个女的和林烨喝酒。”
“就凭她,也配和我家哥哥一起玩?”
司瑾迷迷糊糊的就听到有人在耳边吵闹着,她不耐地皱起眉头,晃了晃空酒杯,“好吵啊!”
“你还嫌我们吵?
哥哥呢,哥哥去哪里了?”
司瑾突然被一个女人抓住了起来,她勉强才站定,看清了眼前几张不认识的女生面孔,甩开了女人的手,“小姑娘们,姐姐没空跟你们玩,该干嘛干嘛去。”
其中一个私生直接扬手给了司瑾一巴掌,响亮又清脆,旁边两个私生见状只觉得大快人心。
司瑾几乎被这一巴掌给打清醒了,这下,她彻底气笑了。
白天她要被沈安棠欺辱,晚上还被不认识的人扇耳光?
她司瑾的人生,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可笑了?
一见她笑,三个私生一下子就不爽了,争着上前打她,最先扑上来的却猛地她一脚踹在肚子上,整个人都往后摔了出去。
司瑾把脚收了回来,觉得今天也没心情喝酒了,拿起包转身就要走。
猛地头皮一痛,一个私生竟然抓住了她的头发!
“啊!”
这个叫声不是司瑾发出来的,叫声响起时,她头皮一松,再回头,那个私生的手已经被一只大手紧紧捏住,连肉都被这力道捏的青紫。
“疼疼疼疼……”
“再不滚,我连女人都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