爹爹追妻,小世子嫁娘(黎悠悠黎淑芬)_《爹爹追妻,小世子嫁娘》最新章节阅读

最具实力派作家“刺刺果”又一新作《爹爹追妻,小世子嫁娘》,受到广大书友的一致好评,该小说里的主要人物是黎悠悠黎淑芬,小说简介:一朝穿越,黎悠悠摇身一变成为百年大家族的童养媳夫君还是当地数一数二的俊儿郎奈何,她拿的是个妥妥的弃妇剧本为改变自己被夫君厌弃,婆母刁难,外室嚣张,自己头顶绿帽无数的艰难命运,黎悠悠只得咬牙迎难而上,可劲作弃渣男,虐白莲,撕绿茶,只要把这百年的洛家大牢笼打碎,她就是一个貌美如花孤寡富婆眼瞅着成功在即,这突然跑出来的一大一小又是哪位?

小说:爹爹追妻,小世子嫁娘

类型:穿越重生

作者:刺刺果

角色:黎悠悠黎淑芬

最近比较火的一本小说《爹爹追妻,小世子嫁娘》,作者是“刺刺果”。本书精彩片段:黎悠悠原本后退的脚步一顿,看着他阴沉沉的脸色,默默的咽了咽口水,然后重重的点了点头。
“洛安华,你好歹也是洛家的大少爷,还不至于恼羞成怒到要对一个女人f动手吧?”
洛安华在黎悠悠明明很害怕,却总是忍不住要伸出利爪挠他一下的警惕模样下,原本阴郁的脸,瞬间染上几分笑意。
“恼羞成怒?悠悠,你该不会是担心我为昨晚的事问责你,想先发制人吧?”
猝不及防间,黎悠悠被他一搂一带,给推进了房里。
“还是说,你空窗太久,便想了这样的法子来激我。”
哐铛一声,房门关上,眼前一道黑影罩下,当那熟悉又陌生的男性气息侵袭而来时,黎悠悠本能的进行防卫……

评论专区

我的细胞监狱:好多剧情好生硬,违和感很重,作者笔力不足

从红楼世界开始:看到主角被宁荣二公卖后笑了……我真坏,但这就是舔狗奴才的下场,到此弃书。

欢迎来到steam:主角肌肉莽汉一枚,但是有头脑,有正义感(嘶,口水,好男人呀!)同时还是五大洲七大洋屌最大最硬的男人,好评。

爹爹追妻,小世子嫁娘

《爹爹追妻,小世子嫁娘》精彩片段

第3章 身契

黎悠悠原本后退的脚步一顿,看着他阴沉沉的脸色,默默的咽了咽口水,然后重重的点了点头。
“洛安华,你好歹也是洛家的大少爷,还不至于恼羞成怒到要对一个女人f动手吧?”
洛安华在黎悠悠明明很害怕,却总是忍不住要伸出利爪挠他一下的警惕模样下,原本阴郁的脸,瞬间染上几分笑意。
“恼羞成怒?悠悠,你该不会是担心我为昨晚的事问责你,想先发制人吧?”
猝不及防间,黎悠悠被他一搂一带,给推进了房里。
“还是说,你空窗太久,便想了这样的法子来激我。”
哐铛一声,房门关上,眼前一道黑影罩下,当那熟悉又陌生的男性气息侵袭而来时,黎悠悠本能的进行防卫。
于是,洛安华才结痂的额角再次被她用烛台砸破。
“黎悠悠,你好样的。”
洛安华最终愤恼离开,却在出门前,丢下狠话:“你放心,只要有我洛安华活着的一天,你便是再寂寞难耐,也只能在这洛府里死守到老,你该知道,这是你欠我的。”
……
自打黎悠悠和洛家母子撕破脸,提出和离之事后,也不知洛安华是怎么想的,一连三天,竟是再没登过她的门。
而洛夫人也没有再来闹过,倒是让黎悠悠又清闲的当了几天的米虫。
“少奶奶,少爷昨夜又未回府,您这身子都好了,怎么也不主动些去找找他啊?”
早饭时,丫环板栗看着一口气喝完三碗白粥的黎悠悠,心里那个急啊!
“少爷外面养的那几位姨奶奶,哪个不是使尽浑身解数的想要勾住少爷的心,可您倒好,居然还提出要和少爷和离……”
“少奶奶,您该不会是落水后被什么不干净的东西缠上了吧,这整日里糊言乱语就算了,怎得还生出了这样的心思,要不……奴婢还是陪您去寺里走一趟,拜拜菩萨吧?”
“咳……”
丫环的话,成功的让黎悠悠呛了个上气不接下气。
拜菩萨,开什么玩笑?万一菩萨识破她这魂体不对号,再给她赶回现代,她不又得去当那个又丑又胖的黎淑芬了么?
啊,不对,黎淑芬出了车祸,早被大卡车压成肉饼了,她若离开这副身体,以她现代二十多年的倒霉劲,还指不定有没有机会再轮回呢?
想到这里,黎悠悠不由得打了冷颤。
她对自己现在这副美人如画的容貌很是满意,特别是这名字,黎悠悠,听着就比黎淑芬上口多了。
当然,这也是黎淑芬在得知自己穿越后,唯一令她欣慰的地方了。
“板栗啊?我现在这样不好么?”
黎悠悠翘着兰花指,捏着手帕,尽量学着大家闺秀的模样擦着嘴角。
“少奶奶,您从前可说了,您此生所求不多,唯愿少爷安好顺遂,您便是受再多委屈也是值得的,您还说,少爷他与您幼时青梅竹马的情谊从不曾断,他只是对您一时误会,才会与外面那些女子……”
“停。”
黎悠悠一脸便秘的打断丫环的话。
“什么乱七八糟的,牙都要酸倒了,那是我以前少不更事,天真单纯时的想法,他洛安华如今这般待我,我现在啊,就盼着能够早日与洛家脱离关系,好大展宏图去。”
“少奶奶,您是想被少爷休了么?”
板栗听着云里雾里,随后满眼的不相信。
“什么休不休的,我要的是和离,和离你懂么?”
黎悠悠伸手在板栗头上用力一弹。
“你别总是这一副吃惊样,养外室、宠妾灭妻的人是他洛安华,这段夫妻关系里,是他亏了‘我’,任什么我要成为被抛弃的那一个啊?”
黎悠悠说完,也不管板栗脸上是什么表情,起身对着镜子整了整妆容后,便往门口走去,她打算出府去透透气,顺便看看衙门口是朝哪儿开的。
洛家少奶奶,虽然是受气包一枚,却在洛老爷子的精心培植下,是个生意上的好手,洛家在洛城的大半生意,这些年了都是黎悠悠在打理着。
也因此,她能毫无阻拦的出府溜达。
黎悠悠想,这大约是原主身上最闪光的地方了。
只是,黎悠悠的手才碰到门板,便听着身后,板栗小声地说道。
“少奶奶,您可是忘了,您的身契还在老太太手上,若非少爷休妻,您便是被老太太打发着卖了丫婆子,也断没有和离的可能啊。”
“什么?”
黎悠悠犹如五雷轰顶般的立在原地,她仔仔细细的把原主的记忆整理过后,方才发觉,原主幼时被带到洛家后,原主的家人和洛老爷子,好像是有谈过身契这回事。
只恨原主那时才四五岁,记忆太过模糊。
“少奶奶,您没事吧?”
板栗担优的上前,见黎悠悠神情怔仲,不由得有些恼恨自己多了嘴。
“少奶奶,只要您好好的和少爷过日子,再生个大胖小子,老太太就是再不待见您,也绝不能对您做什么的。”
黎悠悠听着板栗的话,不由得心头一阵苦涩。
如今,她除了和一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生儿育女,就只剩下被卖为奴籍,凄惨度日了么?
想她在现代也是白领中的皎皎者,怎么可能甘心屈于这封建教化之下?
不行,她一定要想办法,让自己获得自由。
大不了,她就跑,跑到南方那边,凭着她的生意头脑,她就不信自己拼不出一条活路来?
想到这里,黎悠悠也不再沮丧,她敛下眸中的暗芒,对着板栗认真道。
“我没事,枣头庄那边的佃户们该交租子了,我去转转,今晚就不回来了。”
虽然有了跑路的想法,可那是下下策,不到万不得已,黎悠悠是不会把自己‘逼上梁山’的。
所以,她这次出来,一为散心,二为亲眼察验洛家的资产,好为原主算笔和离后的分家费。
这一天天气很是晴朗,四月末,即不会太热,也没了春末的寒凉,黎悠悠这一路走来,只觉得浑身上下,哪哪儿都被太阳照的暖融融的。
特别是,她在逛了几家店铺,查过店里的账薄后,更是觉得生活充满了希望。
洛家的生意,如今正是如日中天,节节攀升的时候,黎悠悠悄悄的掰着手指算了一笔账,就算洛安华良心都喂了狗小气到家,只要他肯分给自己十分之一的安家费,都够她到小县城去当一个妥妥的富婆了。
“合离,一定要合离,绝不能被休。”
黎悠悠这边正晒着太阳做决心时,突然就听得另一边吵吵嚷嚷的传来几声厉喝,时不时的还伴随着孩童稚嫩的辩解声。
“小爷的东西怎会有假?分明是你这奸商想讹诈小爷。”
“唉,你这小娃实在是不讲理的很,你吃了咱家店里这么一大桌子的菜,竟想拿个小小玉坠子就顶了去,若不是大爷看你年纪小不愿为难你,早拉你去见官了,你竟还敢倒打一耙,赖着不走了。
滚滚滚,小心大爷一会儿打断你的腿。”
街市上,一家看起来门头还算将就的饭馆前围着好大一圈人,黎悠悠有些好奇,不禁顺着那叫骂声扒开人群走过去。

                       

小说:爹爹追妻,小世子嫁娘

类型:穿越重生

作者:刺刺果

角色:黎悠悠黎淑芬

最近比较火的一本小说《爹爹追妻,小世子嫁娘》,作者是“刺刺果”。本书精彩片段:黎悠悠原本后退的脚步一顿,看着他阴沉沉的脸色,默默的咽了咽口水,然后重重的点了点头。
“洛安华,你好歹也是洛家的大少爷,还不至于恼羞成怒到要对一个女人f动手吧?”
洛安华在黎悠悠明明很害怕,却总是忍不住要伸出利爪挠他一下的警惕模样下,原本阴郁的脸,瞬间染上几分笑意。
“恼羞成怒?悠悠,你该不会是担心我为昨晚的事问责你,想先发制人吧?”
猝不及防间,黎悠悠被他一搂一带,给推进了房里。
“还是说,你空窗太久,便想了这样的法子来激我。”
哐铛一声,房门关上,眼前一道黑影罩下,当那熟悉又陌生的男性气息侵袭而来时,黎悠悠本能的进行防卫……

评论专区

我的细胞监狱:好多剧情好生硬,违和感很重,作者笔力不足

从红楼世界开始:看到主角被宁荣二公卖后笑了……我真坏,但这就是舔狗奴才的下场,到此弃书。

欢迎来到steam:主角肌肉莽汉一枚,但是有头脑,有正义感(嘶,口水,好男人呀!)同时还是五大洲七大洋屌最大最硬的男人,好评。

爹爹追妻,小世子嫁娘

《爹爹追妻,小世子嫁娘》精彩片段

第3章 身契

黎悠悠原本后退的脚步一顿,看着他阴沉沉的脸色,默默的咽了咽口水,然后重重的点了点头。
“洛安华,你好歹也是洛家的大少爷,还不至于恼羞成怒到要对一个女人f动手吧?”
洛安华在黎悠悠明明很害怕,却总是忍不住要伸出利爪挠他一下的警惕模样下,原本阴郁的脸,瞬间染上几分笑意。
“恼羞成怒?悠悠,你该不会是担心我为昨晚的事问责你,想先发制人吧?”
猝不及防间,黎悠悠被他一搂一带,给推进了房里。
“还是说,你空窗太久,便想了这样的法子来激我。”
哐铛一声,房门关上,眼前一道黑影罩下,当那熟悉又陌生的男性气息侵袭而来时,黎悠悠本能的进行防卫。
于是,洛安华才结痂的额角再次被她用烛台砸破。
“黎悠悠,你好样的。”
洛安华最终愤恼离开,却在出门前,丢下狠话:“你放心,只要有我洛安华活着的一天,你便是再寂寞难耐,也只能在这洛府里死守到老,你该知道,这是你欠我的。”
……
自打黎悠悠和洛家母子撕破脸,提出和离之事后,也不知洛安华是怎么想的,一连三天,竟是再没登过她的门。
而洛夫人也没有再来闹过,倒是让黎悠悠又清闲的当了几天的米虫。
“少奶奶,少爷昨夜又未回府,您这身子都好了,怎么也不主动些去找找他啊?”
早饭时,丫环板栗看着一口气喝完三碗白粥的黎悠悠,心里那个急啊!
“少爷外面养的那几位姨奶奶,哪个不是使尽浑身解数的想要勾住少爷的心,可您倒好,居然还提出要和少爷和离……”
“少奶奶,您该不会是落水后被什么不干净的东西缠上了吧,这整日里糊言乱语就算了,怎得还生出了这样的心思,要不……奴婢还是陪您去寺里走一趟,拜拜菩萨吧?”
“咳……”
丫环的话,成功的让黎悠悠呛了个上气不接下气。
拜菩萨,开什么玩笑?万一菩萨识破她这魂体不对号,再给她赶回现代,她不又得去当那个又丑又胖的黎淑芬了么?
啊,不对,黎淑芬出了车祸,早被大卡车压成肉饼了,她若离开这副身体,以她现代二十多年的倒霉劲,还指不定有没有机会再轮回呢?
想到这里,黎悠悠不由得打了冷颤。
她对自己现在这副美人如画的容貌很是满意,特别是这名字,黎悠悠,听着就比黎淑芬上口多了。
当然,这也是黎淑芬在得知自己穿越后,唯一令她欣慰的地方了。
“板栗啊?我现在这样不好么?”
黎悠悠翘着兰花指,捏着手帕,尽量学着大家闺秀的模样擦着嘴角。
“少奶奶,您从前可说了,您此生所求不多,唯愿少爷安好顺遂,您便是受再多委屈也是值得的,您还说,少爷他与您幼时青梅竹马的情谊从不曾断,他只是对您一时误会,才会与外面那些女子……”
“停。”
黎悠悠一脸便秘的打断丫环的话。
“什么乱七八糟的,牙都要酸倒了,那是我以前少不更事,天真单纯时的想法,他洛安华如今这般待我,我现在啊,就盼着能够早日与洛家脱离关系,好大展宏图去。”
“少奶奶,您是想被少爷休了么?”
板栗听着云里雾里,随后满眼的不相信。
“什么休不休的,我要的是和离,和离你懂么?”
黎悠悠伸手在板栗头上用力一弹。
“你别总是这一副吃惊样,养外室、宠妾灭妻的人是他洛安华,这段夫妻关系里,是他亏了‘我’,任什么我要成为被抛弃的那一个啊?”
黎悠悠说完,也不管板栗脸上是什么表情,起身对着镜子整了整妆容后,便往门口走去,她打算出府去透透气,顺便看看衙门口是朝哪儿开的。
洛家少奶奶,虽然是受气包一枚,却在洛老爷子的精心培植下,是个生意上的好手,洛家在洛城的大半生意,这些年了都是黎悠悠在打理着。
也因此,她能毫无阻拦的出府溜达。
黎悠悠想,这大约是原主身上最闪光的地方了。
只是,黎悠悠的手才碰到门板,便听着身后,板栗小声地说道。
“少奶奶,您可是忘了,您的身契还在老太太手上,若非少爷休妻,您便是被老太太打发着卖了丫婆子,也断没有和离的可能啊。”
“什么?”
黎悠悠犹如五雷轰顶般的立在原地,她仔仔细细的把原主的记忆整理过后,方才发觉,原主幼时被带到洛家后,原主的家人和洛老爷子,好像是有谈过身契这回事。
只恨原主那时才四五岁,记忆太过模糊。
“少奶奶,您没事吧?”
板栗担优的上前,见黎悠悠神情怔仲,不由得有些恼恨自己多了嘴。
“少奶奶,只要您好好的和少爷过日子,再生个大胖小子,老太太就是再不待见您,也绝不能对您做什么的。”
黎悠悠听着板栗的话,不由得心头一阵苦涩。
如今,她除了和一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生儿育女,就只剩下被卖为奴籍,凄惨度日了么?
想她在现代也是白领中的皎皎者,怎么可能甘心屈于这封建教化之下?
不行,她一定要想办法,让自己获得自由。
大不了,她就跑,跑到南方那边,凭着她的生意头脑,她就不信自己拼不出一条活路来?
想到这里,黎悠悠也不再沮丧,她敛下眸中的暗芒,对着板栗认真道。
“我没事,枣头庄那边的佃户们该交租子了,我去转转,今晚就不回来了。”
虽然有了跑路的想法,可那是下下策,不到万不得已,黎悠悠是不会把自己‘逼上梁山’的。
所以,她这次出来,一为散心,二为亲眼察验洛家的资产,好为原主算笔和离后的分家费。
这一天天气很是晴朗,四月末,即不会太热,也没了春末的寒凉,黎悠悠这一路走来,只觉得浑身上下,哪哪儿都被太阳照的暖融融的。
特别是,她在逛了几家店铺,查过店里的账薄后,更是觉得生活充满了希望。
洛家的生意,如今正是如日中天,节节攀升的时候,黎悠悠悄悄的掰着手指算了一笔账,就算洛安华良心都喂了狗小气到家,只要他肯分给自己十分之一的安家费,都够她到小县城去当一个妥妥的富婆了。
“合离,一定要合离,绝不能被休。”
黎悠悠这边正晒着太阳做决心时,突然就听得另一边吵吵嚷嚷的传来几声厉喝,时不时的还伴随着孩童稚嫩的辩解声。
“小爷的东西怎会有假?分明是你这奸商想讹诈小爷。”
“唉,你这小娃实在是不讲理的很,你吃了咱家店里这么一大桌子的菜,竟想拿个小小玉坠子就顶了去,若不是大爷看你年纪小不愿为难你,早拉你去见官了,你竟还敢倒打一耙,赖着不走了。
滚滚滚,小心大爷一会儿打断你的腿。”
街市上,一家看起来门头还算将就的饭馆前围着好大一圈人,黎悠悠有些好奇,不禁顺着那叫骂声扒开人群走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