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隍爷陈世祖)头七全文免费在线阅读_城隍爷陈世祖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

悬疑惊悚小说《头七》是作者““马南山”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城隍爷陈世祖两位主角之间虐恋情深的爱情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我爷爷说,吊死的人最后看到谁,就会找谁索命
我十二岁那年,村里请戏班唱鬼戏,我去戏班玩耍,却没想到我身后的房梁上,吊着戏班的台柱子

小说:头七

类型:悬疑惊悚

作者:马南山

角色:城隍爷陈世祖

经典悬疑惊悚小说《头七》推荐大家阅读,本小说作者“马南山”是个网文大神。剧情精彩片段:好说歹说,奶奶和我爹妥协了,因为四爷爷的行为让人不得不信,而肚里的孩子生了一半又被推回去,我娘跟个没事人似的,惹人生疑,便决定观察几天再说。送走接生婆,料理四爷爷的尸体,爷爷对尸体说:“老四,俺知道你的意思了,放心去吧,千万别再来了。”即便这样仍不放心,只好找了两床旧棉被将四爷爷裹成个蚕宝宝,又用泡水的麻绳牢牢捆了好几道,还让奶奶准备糯米汁带去坟地。这是标准的防诈尸手法,爷爷说:“就缺一道镇尸符了。”我爹便撕了一张挂历贴在四爷爷额头,希望挂历上的三点女郎能镇住他……

评论专区

问鼎森罗:日式阳痿+起点嘲讽降智的猪脚,换着花样送上门的美少女,都是憨批让主角打脸的龙套,弱智一样的土味幽默,俺寻思写成这样写手哪儿来的脸像猴子一样上窜下跳?小丑

我和地球有个约会:看了这书的开头,给我一种外星人进化都不进化脑子的,居然比落后文明的智慧还要低级,简直就是傻X+脑C了,实在是不能理解。

科学家的空间塔:剧情不谈,文字乱用……“了”、“的”,文中出现频率太高,且一部分还画蛇添足,导致语句不通,真心不知道作者是不是像吾等一样,吐槽完毕根本不检查内容,就图一个爽了!

头七

《头七》精彩片段

第四章 城隍爷送来的孩子

好说歹说,奶奶和我爹妥协了,因为四爷爷的行为让人不得不信,而肚里的孩子生了一半又被推回去,我娘跟个没事人似的,惹人生疑,便决定观察几天再说。

送走接生婆,料理四爷爷的尸体,爷爷对尸体说:“老四,俺知道你的意思了,放心去吧,千万别再来了。”即便这样仍不放心,只好找了两床旧棉被将四爷爷裹成个蚕宝宝,又用泡水的麻绳牢牢捆了好几道,还让奶奶准备糯米汁带去坟地。

这是标准的防诈尸手法,爷爷说:“就缺一道镇尸符了。”

我爹便撕了一张挂历贴在四爷爷额头,希望挂历上的三点女郎能镇住他。

四爷爷是从棺材里爬出来的,爷爷将尸体放回,又在棺材板上浇了糯米纸,压几块大石头才把土回填。

回家的路上,我爹还和爷爷说这事,头两天在我家磨刀的肯定是变了鬼的四爷爷,坐在炕头跟奶奶聊天的也是鬼,怎么到最后又诈尸了?

爷爷也说不清楚,可能是四爷爷觉得我娘肚里的娃儿不好对付,必须破了我娘的肚皮才行。

我爹不敢骂变鬼又诈尸的四爷爷,只好拿我爷爷撒气,说他也是一把年纪的人了,办点事这么不稳重,搞个小破人吊在房梁就说没鬼敢来,要是早听他的请个先生来做法,哪会有这档子事。

我爷爷说,这事确实失误了,那小人能拦住所有的鬼,唯独拦不住四爷爷。

至于为什么,爷爷没说,我爹也没问,这俩人都有各自的小九九,盘算接下来的事。

观察几天再说,其实是个缓兵之计,我爹想等爷爷不在时,带我娘去县里的医院,而爷爷也没想观察,第二天清早让我爹去坟里看看情况,等我爹走后,他就蹬着三轮领我娘去瞧病,实际上去了邻村张屠夫家,让张屠夫用碎胎术把我取出来。

什么叫碎胎术?

就是用可怕的工具伸进我娘肚子里,把我捣碎,再用镊子一块块夹出来,通常母猪怀了死胎,就是用这招治病的。

别说我娘觉得我还活着,就算她真怀了死胎也不可能让人用碎胎术,她拼了命的和爷爷折腾,幸亏我爹走到半路察觉不对,及时赶来将我娘救回家。

之后的两天又换我爹举着铁耙拦在门口,不让爷爷带我娘出门。

到了这一步,我爹和爷爷僵持不下就撕破脸皮了,我爹跑到村大队举报爷爷,他当然没说四爷爷的事,只说爷爷大搞封建迷信,认为孙子不详,所以要干掉儿媳妇。。。

村里人纷纷赶来劝爷爷,不过陈家村有一半姓陈,几百年前一个祖宗,但凡陈家的事只能内部解决,辈分最高的说了算,决不允许村干部做主,当然,决不允许只是一种姿态,最后的结果还得看谁能打赢谁,村干部先和陈家人吵架,吵热闹了,领着建国后迁来的外姓人和陈家打架,若是打架还解决不了,只好捅到县里,县里再派人给村干部撑腰。

不过很少会发生到最后一步,一旦县里派民兵来,挑事的陈家人要被法办,而村干部也不能总打小报告,否则会让县里觉得要你们何用!

一开始,村干部和陈家人劝我爷爷不要迷信,不要对不起急先锋的称号,可我爷爷咬定青山不放松,就是不让我娘生。

计生委的大娘火了,一拍桌子:“陈世祖你别给脸不要,信不信把你送到狱里劳改!”

陈家人就听不得这句话,翻出许多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和村干部折腾,天天在我家吵架,反而将我娘搁在一边。

就这样过了十五天,正月十五,村里闹红火。

被陈家折腾到无比头痛的村干部还有心情办篝火,足以说明问题。

那天夜里,趁着陈家人跑去凑热闹,村干部领着**冲进我家,逮了爷爷就跑。

我爹给他们开的门,可我爹也担心被村里人骂成不孝子,**前脚出门,他也带我娘动身,在村里狂喊:“村干部打人啦,姓陈的快出来呀,**杀人啦。”

本想着陈家人救出我爷爷,他也能带我娘去检查,可他低估了陈家人的同仇敌忾的决心,还没跑出村口,连他带**全被拦住了。

陈家辈分最高的老头拄着拐杖来了,气的七窍生烟,拐杖狠狠顿地,质问村长:“姓赵的俺问你,你这种悄悄地进村,打枪的不要的行为,和他娘的小鬼子有什么区别?”

村长也怕,问**怎么办,**可不认你姓陈的算哪根葱,当场鸣枪决定冲出去。

不知道是谁,趁乱拍了陈老头一铁锹,一场混战拉开了序幕。

我爹娘就在这时候被人群冲散,而这十五天来她受尽委屈,别家媳妇还有个娘家人帮衬,她却孤零零一人,唯独一个我爹,虽然保护她,可关心的是她而不是她肚里的孩子,毕竟四爷爷的事太邪门,我爹希望的是保住我娘,搞死我。

可我是娘身上的一块肉,她舍不得,又不会说,不会写,无人知她心意。

被人群冲散,我娘漫无目的走着,只想离开这个地方,可走着走着却到了城隍庙,不由得悲从中来,想学何道长吊死在城隍爷面前,一死求公道。

将腰带甩过房梁,又把人家城隍爷的神像弄倒,踩着城隍爷脑袋上吊。

刚吊上去,绳断了,我娘跌倒在地,最最邪门的一刻来了,她觉得裤裆一沉,伸手去摸,居然是个孩子。

我就这样被颠了出来,脐带是她用牙咬断的。

就在我娘不知所措之际,乡亲赶来,一见我娘生了,赶忙送我们娘俩回家。

而陈家和**的混战也在一声枪响后落下序幕,虽然村长不喜欢陈家,可他毕竟是干部,听见我爹的呼喊,他抢了**的枪,对天鸣一枪,指着打得最凶的陈家人说:“月红丢了,她还大着肚子,先把她找见老子跟你们打,**们这帮狗娘养的。”

我娘被乡亲送回家时,**和陈老头正把我爷爷骂的狗血喷头,一听我娘生了,又听乡亲讲了见到我娘时的那一幕,大家都说了不得,这娃娃是城隍爷送来的呀。

我娘不会说,可村里人会想,城隍庙灵不灵,有目共睹,不说镇了死鬼祖宗的事,也不提庙墙流血这么神奇的事,就凭那是何道长修的庙,是何道长开过光的神像,老一辈没一个不发自内心的崇拜。

那晚是正月十五,月圆人团圆的日子,被爷爷拒之门外的我很离谱的生在城隍庙,大家认为这是城隍爷特意送我与家人团聚。

还有人说何道长当了城隍爷,故意折腾我爷爷,亲手送来孩子破了他的迷信,狠狠打我爷爷一巴掌。

你一言我一语,最后**都信了,给我面子才放过爷爷,否则非得拘了他。

我娘抱着我,红光满面,骄傲的像只开屏的孔雀。

而任凭大家说破嘴皮子都没回应的爷爷,忽然说道:“你们看,这娃娃就是来找俺讨债的,一直盯着俺呢,你们看嘛,那小脸狠的!”

众人看我,正如爷爷所说,别人家的孩子刚生下来都嗷嗷嚎哭,可我不哭不闹,瞪着一对漆黑的眸子,直勾勾盯着爷爷,至于狠戾的表情倒是没有,就是个面无表情罢了。

那我刚生下来能有啥表情,真挤个笑容还不把他们吓死?

最后还是陈家辈分最高的陈老头拍板,他被人拍了一铁锹,脑袋上缠着纱布,晕乎乎的早就扛不住了,很不耐烦的对我爷爷说:“陈世祖,这娃娃生在城隍庙里,就算找你讨债也是你活该,你做过啥缺德事自己心里清楚,俺认他是陈家人,你认不认?不认就给俺滚出陈家村。”

谁都有个脾气,不让儿媳妇生孩子这种离谱的事,同是陈家人也没人向着他,也就是村里人因何道长而十分迷信,爷爷说我不详正好守着迷信的规矩,谁也不能说你死全家也得把娃生下来,可我生在城隍庙就说明城隍爷认可我,爷爷敢和城隍爷对着干?

早就拨乱反正了,他还当自己是革委会的代表呢?

犯了众怒,爷爷说一切已成定局,孙子生下来就一定会认,大家伙都散了吧。

爷爷回屋,老人们骂他不知好歹,但也再不提赶他出村的事,气呼呼走了。

接下来的几天,村里人纷纷来我家瞧我这个稀罕玩意,有些不清楚的又询问那晚详细经过,在大家都认定我是城隍爷送来的孩子之余,又发现一件事。

我居然有六根指头,左手小拇指旁多了一根,而六指在村里是给家招财的象征,大家都羡慕爷爷有个好孙子。

闭门不出的爷爷一改前几日的态度,一点点接受我,整日里笑的眉开眼合,渐渐地,我爹娘不跟他计较了。

没过多久,县里赶集,奶奶和我爹娘领二叔进城,只留爷爷在家抱孙子,等日落时分他们回家,却发现我孤零零躺在床上,旁边还有一把染血的菜刀,正是四爷爷打磨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