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怀)陈怀之余禾青全章节阅读_(陈怀之余禾青)精彩小说

小说《赤怀,新书正在积极地更新中,作者为“余沂南”,主要人物有陈怀之余禾青,本文精彩内容主要讲述了:腹黑狡诈大将军×痴情善计二小姐×落魄精明真天子
——
那日她生辰,自小喜爱的人便要于今日午时迎娶自己的姐姐
铜锣敲的分外的响,街上的人都驻留谈天,夸扬着二位新人
“这余家大小姐听说可不检点啊!”
“瞎说什么呢!那是二小姐好不好!”
只因是圣上赐名,所以荣誉全算在她头上,而那些骂名却不由分说的抛给她
有的时候,她会想想凭什么

陈家少爷英勇骁战,驰骋沙场
意气风发的书生模样更是是全城女子心之所向
但她能看出他不为人知的心狠手辣

品斋阁阁主机关算尽,全天下事她无不知晓
平日一抹黑纱遮脸,风情万种,交易场上,诡计多端
知道她是余家二小姐的人少之又少

副阁主整天笑意盈盈,败在他手下的人数不胜数
童年阴暗的囚禁生活,在血液里逃出生天
世人信奉那皇位上的假龙,却又有几人知真龙是他

陈怀之×余禾青×元㐾

不同身份,不同地位
他们的结局又会怎样?

小说:赤怀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余沂南

角色:陈怀之余禾青

小说《赤怀》是网络作者“余沂南”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以下是《赤怀》内容概括:余箐浣是余家的大小姐,世人都盛传余箐浣因受先皇赐名,一出生便福泽环体,如今也越发出落的水灵,文采一绝。孩童时期的余箐浣便也因此被各种官宦子弟蜂拥,以至于满城的百姓都在对余箐浣未来会嫁与何人议论纷纷。在阿姐如此耀辉的光环之下,世人也鲜少有人知道余家还有个二小姐,名唤禾青。禾青其实一点也差不得箐浣,唯唯少的就是没有圣上赐名。余禾青也会在阿姐和某个富家子弟说笑的时候羡慕,同时也总在自我怀疑不知道这样的身份地位她是否能拥有……

评论专区

重生之日本努力家:日杂爬

平安传:文笔故事非常好,有作者特有的文青气息,又有福利加成的爽文。西风紧的代表作。历史部分差了一点,但不影响整体。可惜和谐了,令人惋惜。真心痛恨tg,只许当官的**,不许百姓看小黄文。

最强教皇:前中期,绝对是很给力。但后来同层次以及高层次的神出现后。。。总感觉不舒服。但这依旧是一本好书

赤怀

《赤怀》精彩片段

第3章 余家大小姐

余箐浣是余家的大小姐,世人都盛传余箐浣因受先皇赐名,一出生便福泽环体,如今也越发出落的水灵,文采一绝。

孩童时期的余箐浣便也因此被各种官宦子弟蜂拥,以至于满城的百姓都在对余箐浣未来会嫁与何人议论纷纷。

在阿姐如此耀辉的光环之下,世人也鲜少有人知道余家还有个二小姐,名唤禾青。

禾青其实一点也差不得箐浣,唯唯少的就是没有圣上赐名。

余禾青也会在阿姐和某个富家子弟说笑的时候羡慕,同时也总在自我怀疑不知道这样的身份地位她是否能拥有。

余箐浣十三岁的时候,陈深请余家三人来他的寿辰宴。

当时陈家来拜访余家,陈怀之和仆从在庭院散步,那时碰上了余箐浣,余箐浣滔滔不绝的讲起了自己的名字来源和几日后陈深寿辰的事,想让陈怀之对她像那些富家子弟一样痴狂。

但陈怀之虽然出身武将之家,脑子缺不傻,知道余箐浣那点小心思,三两句奉承就敷衍过去了。

本想去不远处的凉亭处歇歇脚,却发现里面多了个装扮素雅的小女孩正在拨弄着算盘算些什么,模样虽然有些拙笨,但也有意思的很。

看装饰打扮,不像是普通人家。

“你是谁家的小姐?”

余禾青一抬头,上下打量了一番,便也自觉的把他归类于余箐浣的追求者。

“我阿姐不在,你找我也没用。”

余禾青语气平淡,一看就是这种事经常做。

“阿姐?”

“嗯,余箐浣是我阿姐。”余禾青无所谓地继续拨弄算盘,“你不必觉得失礼 ,本来就很少有人知道余家有二小姐。”

“你叫什么名字?”

“余禾青。”

余禾青?陈怀之脑里开始浮现这三个字,总觉得在哪里听过。

“你就是那个拿了牛小书的糖葫芦不给钱的人?”

陈怀之满眼惊愕,他想象不到面前这个小姑娘能干出抢别人糖葫芦的事。

“糖葫芦?”

余禾青也被问懵了,想了片刻脱口而出,:“那不是我,那是我阿······”

刚想把余箐浣供出去,突然想着她不能让别人拿到余箐浣的把柄,就不再言语。

“阿什么?”陈怀之还在等着她的下文,虽然她没说完,但也猜出不少来,“是···你阿姐吗?”

“不是!”余禾青突然站起来,看着陈怀之满脸通红,一看就是被拆穿了。

“那你说是什么?”陈怀之笑地戏谑,想看看面前的小孩还能编出来什么花来。

“是我阿弟!”余禾青一脸惊魂未定,小脸还是红扑扑的。

“你阿弟?我可从没听说过你还有阿弟···”

“我有阿弟!我阿弟是···”余禾青四处张望,想凭空整一个阿弟出来,“是它,它是我阿弟,是它抢了糖葫芦!”

陈怀之顺着视线看去,不远处有一条家犬在不停地摇尾巴,不禁嗤笑一声,被她拙劣的话术整得开心了。

“少爷,老爷叫你回去了!”仆从小跑过来给陈怀之传递消息。

陈怀之其实还想和这个小孩再多聊几句,却也没办法了。

“你寿宴会来的吧?”陈怀之满眼迫切。

“不一定,”余禾青突然耷拉着头,闷声回答,“听说这次陈家只请了阿爹阿娘和阿姐三人。”

陈怀之转眼一想,请帖果真是如此写的。

焦急之下,陈怀之扯下手上一副镶满玉的手链给她又小又手的手腕上缠了两圈。

“那日你一定要来,不让你进你就把手链给他们看,说你是以陈少爷的朋友为名来参加的。”

“哎,你···”余禾青看着自己手上凭空多出的东西慌了神,朝正在往回跑的陈怀之喊。

“我叫陈怀之!”

十四五岁的年纪,一身蓝绸锦缎,在春日和熙的风中回眸一笑,那场景一直焊在余禾青的脑里不灭,不论后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