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安胤不知寒蝉(剑道:我以剑仙之姿入世)_剑道:我以剑仙之姿入世完整版免费阅读

林安胤不知寒蝉是玄幻小说《剑道:我以剑仙之姿入世》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不知寒蝉”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有人说,
剑道没落数千年,剑仙不过书中往事
这一日,
林安胤青衫换白衣,一剑御空而去
从此,
剑仙不再只存在于书中

小说:剑道:我以剑仙之姿入世

类型:玄幻

作者:不知寒蝉

角色:林安胤不知寒蝉

《剑道:我以剑仙之姿入世》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不知寒蝉”。喜欢玄幻文的网友闭眼入:朱雀街的一幕令原本踏雪观景的林安胤兴致全无,不如索性回家,到底只是记载在古籍里的“开皇盟约”,现实里仍旧免不了对山下人随意出手的山上人。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万卷书有依,万里路证实,读万卷书不易,行万里路更难,所以又有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这天下,还是自己去走一走瞧一瞧比较好。待到春暖花开,灵魂契合,不再被这方天地所斥,林安胤便决定启程亲自丈量这九州的大道。剑锋本是杀伐器,不可久居安隅……

评论专区

读书成圣:看到还可以强奸别人大脑,奖励别人对主角的好感后送个剧毒,按这设定系统一开始说没强奸主角大脑多半是假的,毕竟刚得到就性格大变,说没强奸大脑也就刚开始的弱智主角信吧。

太古神王:文笔太差了吧

死亡通知单:只看了第一二部,非常精彩,反转起来异常爽快。但是总觉得没有那么震撼人心,所以只给粮草评价。到我看的为止,罗飞和一个女心理医生有暧昧,之前挚爱的女友被好朋友害死,感情戏不多,不算特别毒。男女皆可。

剑道:我以剑仙之姿入世

《剑道:我以剑仙之姿入世》精彩片段

第3章 山上山下

朱雀街的一幕令原本踏雪观景的林安胤兴致全无,不如索性回家,到底只是记载在古籍里的“开皇盟约”,现实里仍旧免不了对山下人随意出手的山上人。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万卷书有依,万里路证实,读万卷书不易,行万里路更难,所以又有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

这天下,还是自己去走一走瞧一瞧比较好。

待到春暖花开,灵魂契合,不再被这方天地所斥,林安胤便决定启程亲自丈量这九州的大道。

剑锋本是杀伐器,不可久居安隅。

桐北郡郡守萧谊,不折不扣的寒门士子,以文举入仕,曾是大煜朝永安十三年的新科榜眼,为官二十载,不曾失德于桐北郡百姓,故而在桐北郡的口碑颇好。

桐北郡坊间有言:

生我者父母,德我者萧谊。

杨幕起到郡守府中书房的时候,萧谊正在批阅公文,见杨幕起到来,他便放下毛笔令人上茶。

杨幕起将朱雀街的事情讲述一番,萧谊眉头微蹙。

“这些山上人越来越放肆了。”萧谊愤然,却又无奈,他知道,山上山下已不再是泾渭分明,时过境迁,“开皇盟约”已经越来越难以约束这些人。

萧谊叹息一声:“我大煜朝开国君王当初感念助他起事的修行之人,便在立国之时与天下修行者定下盟约,山上山下互不侵犯,如有违背,九州伐之。时过境迁,这些人有几个还记得这盟约?”

“盟约已过千百年,修行者生死换过几茬,这倒也不稀奇。”杨幕起本就出自将门,与那些山上人自是不同,不仅杨幕起,凡领大煜官牒的修行人,都算是大煜官方人,属山下人。

“他们还不敢公然违背‘开皇盟约’。”萧谊沉思片刻:“一来,虽然盟约约束力不及以前,但影响力还是有的,二来,遍布九州的‘狩夜’仍有威慑力。”

杨幕起轻笑道:“我听说‘狩夜’内部已然不合,玄冥二部有背道而驰的迹象。”

萧谊一惊,随即竟是笑道:“想不到你离开朝堂整整十年,消息还是如此灵通。”

看着十多年风霜不改容颜的杨幕起,萧谊神情有些恍惚,他第一次见到杨幕起时,正是他在大殿中被点为榜眼之时,而那时的杨幕起便已是赫赫有名的少年将军。

这么多年过去,萧谊已经是两鬓微霜,而杨幕起仍是一如初见那般英姿勃发。更造化弄人的是,杨幕起后来因事牵连被贬到桐北郡在萧谊手下做了整整十年御司。

“一个不站队的没落将门之后,势必被庙堂上的士族门阀所不容,只是……”,杨幕起似是自嘲似是惋惜:“可惜了那数十万的风火铁骑。”

萧谊神色复杂,这事影响之大何止杨幕起说得如此简单,当年储君之争两个派系渐渐有架空皇帝的趋势,启用杨幕起本是皇帝为了制衡两派,结果一番风起云涌,两派联手将杨幕起踢出了庙堂中枢,同时皇帝也失去了总揽朝纲的机会。

“有这样两个儿子,真是天大的孤家寡人啊。”杨幕起有些同情那位高坐龙椅的君王,但是有“刑天伐罪”在,就没人能让他退位,不,至少那些在朝堂上高谈阔论的士族门阀还不配。

杨幕起说的这些,萧谊又哪里不明白,士族门阀,多年党争,寒门士子如果不依附他们即便文举入仕也注定碌碌无为,空有报国之心,治国之策也只得烂在肚子里。

所以萧谊做了二十年的郡守入不得朝堂,又如杨幕起被贬出朝堂做了整整十年御司。

两人倒颇有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意思,但巧的是两人都不愿意随波逐流,用杨幕起曾经说法是,掉进粪坑那也不是我吃屎的理由。

“等到开春的四御演武,再选些好苗子,不论他们最后如何选择,也算是我萧谊的报国之法了。”

四御演武是为了跟那些山上人争抢修行资质较好的苗子,或是推荐入“狩夜”,或是推荐去军中,或是都不选择留下一份香火情,无论哪一种,对于世俗王朝来说,都是有利的。

杨幕起思索道:“那位少年,不简单。”

萧谊突然有了兴致:“哦?是那位林家公子还是张家公子?”

“当然是林安胤。”仔细想想张彻,杨幕起觉得他也不是善于之辈,继续说道:“那个张彻说实话资质也算还不错,但是心性是真的差。”

“我怎么听说林家公子是魂魄不稳,身体孱弱啊?”

“错不了,那种感觉错不了。”杨幕起极为肯定,他虽然不是第一时间赶到现场,但是在前往途中,他明显感觉到突然有一股气息暴涨以绝对压制力击败张彻,虽然事后没有在林安胤身上察觉到这股气息,但杨幕起可以肯定就是林安胤,还有那个不属于少年的眼神。

“那算他一份。”萧谊当场决定,他相信杨幕起的眼光。

“他如果不参加呢?”

“今天这事,他也算欠你个人情吧。”

杨幕起知道,这冥冥之中确实牵扯到一份因果,既是因果当及时了结,修行之人大多都不愿沾上因果。

因可知,果难料,祸福一瞬。

但杨幕起却也不同,他并不在意这些,找林安胤他是会找的,若后者不愿意,他也不会劝说。

朱雀街,林府

林安胤逐渐能感受到引源入体,化灵为劲的过程日益顺畅,不过也只是日益顺畅,并非畅通无阻,林安胤倒也不急,权当打磨筋脉,等到日后鲸吞天地灵源时,周身筋脉不至于承受不住。

别人口中的林安胤,魂魄不稳,身体孱弱,是真的,却也不是真的。

当林安胤再次走出踏出房门时,天已经不再落雪了,厨房早已起了炊烟,袅袅升腾,宛如游龙上天。

“胤儿,我刚才听说你上午在朱雀街惹上麻烦事了,是怎么回事啊?”林公甫刚从外面串门回来正好碰见走出房门的林安胤。

林安胤微微笑道:“别人认错人而已,杨御司替我解决了。”

“没事就好,改天可要好好谢谢杨御司。”

林安胤本来想说不用的,想想又没有开口,他这爹的性子他是知道的,别人的滴水之恩,林公甫会想方设法的涌泉相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