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策朱大《朝云纪》精彩小说_(沈策朱大)全章节在线阅读

《朝云纪》这本书大家都在找,其实这是一本给力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沈策朱大,讲述了​市井顽童拜师伙房老头,酬劳仅是一瓶酒;深知万民疾苦的乞丐将军奉命屠城,只为报恩;一百多岁的剑圣忍着不飞升,整日擦剑,等待天下第一;三尺大叔装铁腿;顶级杀手最爱小笼包

小说:朝云纪

类型:武侠修真

作者:少言清欢

角色:沈策朱大

《朝云纪》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少言清欢”。《朝云纪》内容概括:之后一连三天,沈策每早都能在家门口发现燕形折纸,一开始没在意,第四天时看得烦了,直接在门口将它撕个粉碎,大声道:“谁他妈的一天天给小爷装神弄鬼,有本事现身出来,躲在暗处算什么英雄!”沈威听到声音,走出后看到一地纸屑,脸上表情稍微有些变色,沉默了一会道:“策儿,你先出去玩吧,今天白天别回来了,家里有点事,有人回来要债,等到晚上再回家。”沈策气呼呼地答应一声便出去了,心里却总觉这事不对劲,到了中午的时候,忽然想起老道要来拿酒,便飞跑回家,经过自己家后院时,发现有五名身穿白衣,腰挎长剑的人正站在墙外。沈策察觉到什么,俯身将一些湿泥涂在脸上,放慢脚步,将装作行人一样走了过去,刻意离得四人近一些,四人正在议论着什么,没有注意到他。只听一人道:“老大是不是又喝醉了?”“他这人一见酒就来劲,早晨喝了不少,现在还睡着呢。”“这回找陆人龙真不容易,要不是前几日那胖子在街上掏出皇子的玉佩,还真找不到他……

评论专区

杯赛之王:牛*,智障吊打11只蚂蚁。

大宋有毒:这书是地摊文学之中的精品!

我在美国写网文:好好地让男主写网文 泡妞不好吗,后面写得什么鬼。还有诸多不合逻辑的细节。。创意多加一星。后宫+星——《后宫禁书目录》

朝云纪

《朝云纪》在线阅读

第五章 杀手

之后一连三天,沈策每早都能在家门口发现燕形折纸,一开始没在意,第四天时看得烦了,直接在门口将它撕个粉碎,大声道:“谁他妈的一天天给小爷装神弄鬼,有本事现身出来,躲在暗处算什么英雄!”

沈威听到声音,走出后看到一地纸屑,脸上表情稍微有些变色,沉默了一会道:“策儿,你先出去玩吧,今天白天别回来了,家里有点事,有人回来要债,等到晚上再回家。”

沈策气呼呼地答应一声便出去了,心里却总觉这事不对劲,到了中午的时候,忽然想起老道要来拿酒,便飞跑回家,经过自己家后院时,发现有五名身穿白衣,腰挎长剑的人正站在墙外。

沈策察觉到什么,俯身将一些湿泥涂在脸上,放慢脚步,将装作行人一样走了过去,刻意离得四人近一些,四人正在议论着什么,没有注意到他。

只听一人道:“老大是不是又喝醉了?”

“他这人一见酒就来劲,早晨喝了不少,现在还睡着呢。”

“这回找陆人龙真不容易,要不是前几日那胖子在街上掏出皇子的玉佩,还真找不到他。”

沈策疑惑道:“这不是我家么,哪里来的陆人龙?不过他们说的玉佩难道是我戴的?皇子是什么,我只听说过李子。”

一人又道:“我这几天一直监视着他们家前门,不过黎明时打了个盹,早上就发现燕剑被撕得粉碎,还听到有人破口大骂,就把我吵醒了,我再去看时,就见陆人龙他们站在门前。”

“那就不用问了,肯定是陆人龙干的,这是存心找死了,本来打算晚上动手的。”

“别说这么多了,直接进去吧,杀他个措手不及。”

四人轻轻一纵,跃入墙内,沈策吃了一惊,心想:“看他们这意思是要杀我爹了,不是要杀陆人龙么,可别错杀了!”

他爬墙功夫一流,算得三人离开后院,也跟着翻墙进去,前院兵刃相接声传来,似乎有人交上了手,他忙抄起身旁的一根扁担,马上跑到了前院,身子侧立在入口处观察。

眼前的情况令他大吃一惊,沈威手持长剑,正与那四个神秘人交战,身形在他们中游刃有余,气势上像是一个江湖高手。

沈威挥剑格开迎面而来的两剑,背后却被另两人偷袭,长剑直刺他背后,沈策心中一惊,就要冲出去相助,沈威却神态自若,像是早有预料,身子一侧即躲过,长剑一挥,一人胳膊上便见了血。

受伤那人恨道:“不愧是军中第一高手,果真好武艺,如果你兄弟陆剑鸣有你这般本事,也不会被杀!”

沈威躲过一人削剑,惊道:“你说什么?”

那人又攻上前,边打边道:“找了你们那么多年,好巧不巧,就在这镇外的小路上和他狭路相逢,他拼死抵抗,被我们杀了。”

沈威怒吼一声,剑势变得凌厉起来,又有一人道:“能在野外遇见他,证明你也就在附近,我们刚进镇子,就看到被你掳去的皇子在街上和人起了冲突,玉佩被那胖子掏了出来,我们顺藤摸瓜,便找到了你。”

沈威大声道:“废话少说,我死也不向你们屈服。”

四人说出他弟弟死讯,有意让他心智大乱,剑法上露出破绽,沈威后面几招当真如此,他们配合之下,一人刺在了他的左肋上。

沈策再也忍不住,双手握紧扁担,大叫一声便冲了出来,五人都是一惊,沈威大声道:“策儿快跑!”

受伤那人嘿嘿一笑道:“今日你们都跑不了,我去对付这小子,他就交给三位师兄了。”

那人似乎并不把沈策放在眼里,离开战团后,懒洋洋地朝他走去,沈策见他瞧不起自己,举起扁担照头就打,那人飞起一脚,扁担便从沈策手中脱离。

沈策双手被扁担划出几道口子,忽想起了老道教给自己的掌法,忙将体内力量汇聚到双手,摆出架势,那人噗嗤一笑道:“你还不知趣地跪下求饶,凭你个小娃子,还想和爷爷过招?”

“狗眼看人低,你是谁的爷爷,我还是你祖宗呢,你只管来便是了,废话一箩筐。”沈策道。

那人铁青着脸,并不回嘴,慢慢收剑入鞘,双掌一伸,随即攻上,沈策已把那掌法练熟,当下一招一式施展出来,那人有意戏弄沈策,单手朝他头发抓去,并未闪避攻击,沈策见其门户大开,双掌拍在了他的肚子上。

那人吐出一口鲜血,向后急急退了数步,晃了几下才站稳脚跟,这一下众人无不大惊,一人道:“这小娃哪来如此功力!”

又有一人担心地问道:“赵奇你没事吧?”

赵奇一脸阴霾,擦了擦嘴角的血迹,摇了摇头,抽出佩剑。沈策正为那一击得意,见他打算用上兵刃,不由苦恼起来,老道只是教了他掌法,并未告诉过他如何空手对战兵刃。

沈策还未细想,赵奇满面通红就攻了上来,显是被他打伤觉得面子有失,沈策不敢与他交战,只是闪躲,赵奇数招竟伤不了他。

沈策见他样子只觉好笑,心想:“以前和朱大那伙人打架,我早就练出来了,你越是心急,越是拿我不得。”

赵奇见他个小,在剑下来回闪避,甚是自如,便使了一记虚招,朝左刺来,沈策向右闪躲,赵奇改刺为削,沈策急忙低头,头发被扫断数根,后怕不已。

赵奇怒发如狂,长剑上现出蓝气,朝沈策左劈右砍,蓝气越来越浓,片刻后,沈策往左跨步之时,只觉撞到了什么,身子被弹了回来,仔细一看周围,惊讶不已,原来赵奇剑上的蓝气已经形成一个圆球,将沈策罩在其中,并逐渐缩小。

沈策出拳去打,犹如打到实物,赵奇冷笑数下,再未进攻,静静瞧着气球缩小,似是想看沈策在其中惊慌的样子,在其绝望之时,再取他性命。

沈威看到后大急,却被其他三人死命拖住,不能相救,气罩缩小速度极快,只是几下兵刃响后,就变得如沈策般大小,赵奇笑道:“现在向我跪地求饶,我或许能饶你一命。”

沈策骂道:“王八羔子,有本事把小爷放出来,堂堂正正地打一场,使这种下作伎俩,算什么好汉!”

赵奇道:“你自己见识低,便说这是下作伎俩,这只不过是我们……罢了,跟你说那么多干嘛,反正你都是要没命的人了,乖乖受死吧!”

赵奇挺剑朝沈策心窝刺来,沈策心念急转,他明白只有打碎这气罩才有可能从剑下活命,但那人速度极快,就算打破,也未必躲得过去,眼下只能搏一搏。

沈策忙将全部能调动的力量汇聚到左拳,奋力朝气罩打出,只见一股蓝色拳形的气体从他拳头打出,气罩瞬间被四分五裂,拳气速度未减,向赵奇冲去。赵奇长剑已将近要害,沈策没时间躲避,可赵奇看到拳气后脸色瞬变,想要收势闪躲,却已是来不及,拳气正中他的左胸。

拳气撞到赵奇身体后便消于无形,赵奇心口却凹陷进去,身子向后飞出摔下,一人赶忙抽出战团,上前查看,发现他眼睛瞪得大大的,胸口的凹陷十分奇怪,那人伸手去探鼻息,发现早已气绝。

沈策笑道:“敢对老祖宗无礼,下场就是归西!”

那人单手紧紧握住剑柄,也不说话,直接向沈策冲去,沈策只觉筋疲力竭,身子不听使唤,那人眼看就要将他一剑穿喉,千钧一发之际,沈威因少了个对手,得以摆脱那两人,身子倏的一闪,出现在沈策面前,挑开那夺命一剑。

那人怒视沈威道:“用灵力,气斩!”

一人迟疑道:“听说他的剑灵独一无二,威力强大,凭咱们的几个山鬼,只怕……”

一人也道:“是啊,不如拖延一会,等老大到了再说,否则气力耗尽,只有等死!”

那怒气冲冲的人吼道:“不管了,摆阵!”

                       

小说:朝云纪

类型:武侠修真

作者:少言清欢

角色:沈策朱大

《朝云纪》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少言清欢”。《朝云纪》内容概括:之后一连三天,沈策每早都能在家门口发现燕形折纸,一开始没在意,第四天时看得烦了,直接在门口将它撕个粉碎,大声道:“谁他妈的一天天给小爷装神弄鬼,有本事现身出来,躲在暗处算什么英雄!”沈威听到声音,走出后看到一地纸屑,脸上表情稍微有些变色,沉默了一会道:“策儿,你先出去玩吧,今天白天别回来了,家里有点事,有人回来要债,等到晚上再回家。”沈策气呼呼地答应一声便出去了,心里却总觉这事不对劲,到了中午的时候,忽然想起老道要来拿酒,便飞跑回家,经过自己家后院时,发现有五名身穿白衣,腰挎长剑的人正站在墙外。沈策察觉到什么,俯身将一些湿泥涂在脸上,放慢脚步,将装作行人一样走了过去,刻意离得四人近一些,四人正在议论着什么,没有注意到他。只听一人道:“老大是不是又喝醉了?”“他这人一见酒就来劲,早晨喝了不少,现在还睡着呢。”“这回找陆人龙真不容易,要不是前几日那胖子在街上掏出皇子的玉佩,还真找不到他……

评论专区

杯赛之王:牛*,智障吊打11只蚂蚁。

大宋有毒:这书是地摊文学之中的精品!

我在美国写网文:好好地让男主写网文 泡妞不好吗,后面写得什么鬼。还有诸多不合逻辑的细节。。创意多加一星。后宫+星——《后宫禁书目录》

朝云纪

《朝云纪》在线阅读

第五章 杀手

之后一连三天,沈策每早都能在家门口发现燕形折纸,一开始没在意,第四天时看得烦了,直接在门口将它撕个粉碎,大声道:“谁他妈的一天天给小爷装神弄鬼,有本事现身出来,躲在暗处算什么英雄!”

沈威听到声音,走出后看到一地纸屑,脸上表情稍微有些变色,沉默了一会道:“策儿,你先出去玩吧,今天白天别回来了,家里有点事,有人回来要债,等到晚上再回家。”

沈策气呼呼地答应一声便出去了,心里却总觉这事不对劲,到了中午的时候,忽然想起老道要来拿酒,便飞跑回家,经过自己家后院时,发现有五名身穿白衣,腰挎长剑的人正站在墙外。

沈策察觉到什么,俯身将一些湿泥涂在脸上,放慢脚步,将装作行人一样走了过去,刻意离得四人近一些,四人正在议论着什么,没有注意到他。

只听一人道:“老大是不是又喝醉了?”

“他这人一见酒就来劲,早晨喝了不少,现在还睡着呢。”

“这回找陆人龙真不容易,要不是前几日那胖子在街上掏出皇子的玉佩,还真找不到他。”

沈策疑惑道:“这不是我家么,哪里来的陆人龙?不过他们说的玉佩难道是我戴的?皇子是什么,我只听说过李子。”

一人又道:“我这几天一直监视着他们家前门,不过黎明时打了个盹,早上就发现燕剑被撕得粉碎,还听到有人破口大骂,就把我吵醒了,我再去看时,就见陆人龙他们站在门前。”

“那就不用问了,肯定是陆人龙干的,这是存心找死了,本来打算晚上动手的。”

“别说这么多了,直接进去吧,杀他个措手不及。”

四人轻轻一纵,跃入墙内,沈策吃了一惊,心想:“看他们这意思是要杀我爹了,不是要杀陆人龙么,可别错杀了!”

他爬墙功夫一流,算得三人离开后院,也跟着翻墙进去,前院兵刃相接声传来,似乎有人交上了手,他忙抄起身旁的一根扁担,马上跑到了前院,身子侧立在入口处观察。

眼前的情况令他大吃一惊,沈威手持长剑,正与那四个神秘人交战,身形在他们中游刃有余,气势上像是一个江湖高手。

沈威挥剑格开迎面而来的两剑,背后却被另两人偷袭,长剑直刺他背后,沈策心中一惊,就要冲出去相助,沈威却神态自若,像是早有预料,身子一侧即躲过,长剑一挥,一人胳膊上便见了血。

受伤那人恨道:“不愧是军中第一高手,果真好武艺,如果你兄弟陆剑鸣有你这般本事,也不会被杀!”

沈威躲过一人削剑,惊道:“你说什么?”

那人又攻上前,边打边道:“找了你们那么多年,好巧不巧,就在这镇外的小路上和他狭路相逢,他拼死抵抗,被我们杀了。”

沈威怒吼一声,剑势变得凌厉起来,又有一人道:“能在野外遇见他,证明你也就在附近,我们刚进镇子,就看到被你掳去的皇子在街上和人起了冲突,玉佩被那胖子掏了出来,我们顺藤摸瓜,便找到了你。”

沈威大声道:“废话少说,我死也不向你们屈服。”

四人说出他弟弟死讯,有意让他心智大乱,剑法上露出破绽,沈威后面几招当真如此,他们配合之下,一人刺在了他的左肋上。

沈策再也忍不住,双手握紧扁担,大叫一声便冲了出来,五人都是一惊,沈威大声道:“策儿快跑!”

受伤那人嘿嘿一笑道:“今日你们都跑不了,我去对付这小子,他就交给三位师兄了。”

那人似乎并不把沈策放在眼里,离开战团后,懒洋洋地朝他走去,沈策见他瞧不起自己,举起扁担照头就打,那人飞起一脚,扁担便从沈策手中脱离。

沈策双手被扁担划出几道口子,忽想起了老道教给自己的掌法,忙将体内力量汇聚到双手,摆出架势,那人噗嗤一笑道:“你还不知趣地跪下求饶,凭你个小娃子,还想和爷爷过招?”

“狗眼看人低,你是谁的爷爷,我还是你祖宗呢,你只管来便是了,废话一箩筐。”沈策道。

那人铁青着脸,并不回嘴,慢慢收剑入鞘,双掌一伸,随即攻上,沈策已把那掌法练熟,当下一招一式施展出来,那人有意戏弄沈策,单手朝他头发抓去,并未闪避攻击,沈策见其门户大开,双掌拍在了他的肚子上。

那人吐出一口鲜血,向后急急退了数步,晃了几下才站稳脚跟,这一下众人无不大惊,一人道:“这小娃哪来如此功力!”

又有一人担心地问道:“赵奇你没事吧?”

赵奇一脸阴霾,擦了擦嘴角的血迹,摇了摇头,抽出佩剑。沈策正为那一击得意,见他打算用上兵刃,不由苦恼起来,老道只是教了他掌法,并未告诉过他如何空手对战兵刃。

沈策还未细想,赵奇满面通红就攻了上来,显是被他打伤觉得面子有失,沈策不敢与他交战,只是闪躲,赵奇数招竟伤不了他。

沈策见他样子只觉好笑,心想:“以前和朱大那伙人打架,我早就练出来了,你越是心急,越是拿我不得。”

赵奇见他个小,在剑下来回闪避,甚是自如,便使了一记虚招,朝左刺来,沈策向右闪躲,赵奇改刺为削,沈策急忙低头,头发被扫断数根,后怕不已。

赵奇怒发如狂,长剑上现出蓝气,朝沈策左劈右砍,蓝气越来越浓,片刻后,沈策往左跨步之时,只觉撞到了什么,身子被弹了回来,仔细一看周围,惊讶不已,原来赵奇剑上的蓝气已经形成一个圆球,将沈策罩在其中,并逐渐缩小。

沈策出拳去打,犹如打到实物,赵奇冷笑数下,再未进攻,静静瞧着气球缩小,似是想看沈策在其中惊慌的样子,在其绝望之时,再取他性命。

沈威看到后大急,却被其他三人死命拖住,不能相救,气罩缩小速度极快,只是几下兵刃响后,就变得如沈策般大小,赵奇笑道:“现在向我跪地求饶,我或许能饶你一命。”

沈策骂道:“王八羔子,有本事把小爷放出来,堂堂正正地打一场,使这种下作伎俩,算什么好汉!”

赵奇道:“你自己见识低,便说这是下作伎俩,这只不过是我们……罢了,跟你说那么多干嘛,反正你都是要没命的人了,乖乖受死吧!”

赵奇挺剑朝沈策心窝刺来,沈策心念急转,他明白只有打碎这气罩才有可能从剑下活命,但那人速度极快,就算打破,也未必躲得过去,眼下只能搏一搏。

沈策忙将全部能调动的力量汇聚到左拳,奋力朝气罩打出,只见一股蓝色拳形的气体从他拳头打出,气罩瞬间被四分五裂,拳气速度未减,向赵奇冲去。赵奇长剑已将近要害,沈策没时间躲避,可赵奇看到拳气后脸色瞬变,想要收势闪躲,却已是来不及,拳气正中他的左胸。

拳气撞到赵奇身体后便消于无形,赵奇心口却凹陷进去,身子向后飞出摔下,一人赶忙抽出战团,上前查看,发现他眼睛瞪得大大的,胸口的凹陷十分奇怪,那人伸手去探鼻息,发现早已气绝。

沈策笑道:“敢对老祖宗无礼,下场就是归西!”

那人单手紧紧握住剑柄,也不说话,直接向沈策冲去,沈策只觉筋疲力竭,身子不听使唤,那人眼看就要将他一剑穿喉,千钧一发之际,沈威因少了个对手,得以摆脱那两人,身子倏的一闪,出现在沈策面前,挑开那夺命一剑。

那人怒视沈威道:“用灵力,气斩!”

一人迟疑道:“听说他的剑灵独一无二,威力强大,凭咱们的几个山鬼,只怕……”

一人也道:“是啊,不如拖延一会,等老大到了再说,否则气力耗尽,只有等死!”

那怒气冲冲的人吼道:“不管了,摆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