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三把刀》李阳君白小小全集阅读_(明朝三把刀)最新章节阅读

《明朝三把刀》主角李阳君白小小,是小说写手“白小小”所写。精彩内容:安忍不动如大地,静虑深密如秘藏
万马无声听号令,三军奉法任招呼,
锦衣出,血满朝……………..
南北争雄,密云重重,深宫诡虞,疆场喋血
大明风华里的日月山河永在,
从此他这个来自二十一世纪的不惑青年就踏上了
这诡异莫测的庙堂与江湖的不归路
大明,有他在,谁敢兴兵!
武林,有他在,谁敢不服!

小说:明朝三把刀

类型:军事历史

作者:白小小

角色:李阳君白小小

热门新书《明朝三把刀》上线啦,它是网文大神“白小小”的又一力作。在这里提供精彩章节节选:听说这里下午出了人命的案子呀?”李阳君装作一副好奇心的样子。“哎,别提了,要不是今天下午的人命案子,哪至于这条街都是空荡荡的,也没什么人的。”“那你看见那个行凶的人?”“看见了,这里好多人都看到了,那人穿着一身的黑,蒙着脸,手里拿着一把一乍长的短刃,忽然的就从旁边的胡同路口串了出来,就跟徐太保打了照面,那徐太保就当场倒下断气了,也没见哪里出血,都以为这徐太保年纪大了可能累晕倒了,只见那人抢了三鲜楼郑老板的马就跑了,拿着缰绳的地方还有把短刃呢。”“三鲜楼?”此时的李阳君眼睛闪了几下。随后接了小贩装好递过来的饰品,便离开……

评论专区

韩国之飓风偶像:商战部分不错。

木叶:从日向开始谨慎:马克,火影干草

进击的大电影:371倒霉的魔法雇员埃着你了 就直接灭口 打晕不行么 零分 三观极坏

明朝三把刀

《明朝三把刀》精彩片段

第4章 神秘且难见的燕子纹身

听说这里下午出了人命的案子呀?”李阳君装作一副好奇心的样子。

“哎,别提了,要不是今天下午的人命案子,哪至于这条街都是空荡荡的,也没什么人的。”

“那你看见那个行凶的人?”

“看见了,这里好多人都看到了,那人穿着一身的黑,蒙着脸,手里拿着一把一乍长的短刃,忽然的就从旁边的胡同路口串了出来,就跟徐太保打了照面,那徐太保就当场倒下断气了,也没见哪里出血,都以为这徐太保年纪大了可能累晕倒了,只见那人抢了三鲜楼郑老板的马就跑了,拿着缰绳的地方还有把短刃呢。”

“三鲜楼?”此时的李阳君眼睛闪了几下。随后接了小贩装好递过来的饰品,便离开。

李阳君、王剑来到了“三鲜楼”外,那小贩说凶手是抢了郑老板的马跑了,那这个郑老板可看到凶手?

此时,李阳君等三人进了三鲜楼,门口处的小二,见两人人仪表堂堂,行为不俗,立马笑着脸过来招呼李阳君等人:“几位爷吃点什么?楼上请。”

坐在二楼临窗户的地方坐下后,李阳君问小二:“你们掌柜在?”

“我们掌柜呀,可别提了,今儿下午不是出了人命案?我们掌柜在门口刚下马就让那凶手把马抢去,吓得整个人精神都不好了,受了惊吓,搁在后面厢房里躺着呢。”

“小二,你让你们家的掌柜过来一下吧,我们爷有事要问问你们家掌柜的”王剑说道。

“这…这恐怕不太妥当吧”

“眼前的小二觉得这几人有点莫名其妙,你来吃饭就是吃饭,见什么掌柜的呢,再说掌柜是个生意人,能把三鲜楼开着如此规模,也是背后有靠山的,不是来店里消费的说见就见的人的。”

李阳君倒没说什么,只是看了下王剑点了下头,随后便见王剑拿出指挥同知的令牌出来。

小二一看是锦衣卫指挥同知,脸色顺便变了,被吓得不青,瞬间“噗通”一声跪在地下,

“请大人恕罪呀,小人有眼无珠,不知道大人大驾光临,小人这就道后厢房去喊我们家掌柜的过来。”

李阳君点了点头:说了句“速度快点”

得了李阳君的话,小二哆哆嗦嗦的出了三鲜楼,飞快的跑向后边的厢房,锦衣卫是什么人呀,那是手起刀落能把你皮都扒了一层的活阎王呀。

约莫半盏茶的功夫,只见这三鲜楼的郑掌柜慌慌忙忙的走进了李阳君所在的雅阁,看到众人人慌忙跪下道:“小人参见几位大人”

“可想而知普通的锦衣卫就能够让人闻风丧胆,更何况是从三品的指挥同知呢”

若是这个三鲜楼的掌柜知道锦衣卫指挥使在此,不知道会作何感想?

郑掌柜起来吧,本官过来只是了解下今天下午发生的命案,李阳君看着跪在面前的郑掌柜。

此时,郑掌柜颤颤巍巍的起身,拱手道:“大人,小人必定知无不言。”

李阳君见如此,便直奔主题道:“那个抢了你的马的凶手,你可曾见到他的长相?”

“大人,那凶手身着黑衣,蒙着脸,小的只看到那凶手皮肤黝黑,眼神锐利,他将小人强行推开,听声音是个三十岁出头的男子。”

“只有这些?”李阳君问道:

“其实这郑掌故所说的他李阳君也是知道的”

此时,郑掌柜回想了当时的场景,忽然回道:“还有就是,就是这个凶手推小的时候,小的跟他争执的时候隐隐约约地看见他的左手腕上有个刺青,像是…像是个燕子”

燕子?这时的李阳君发现原主的记忆里没有燕子刺青的记忆。

问完了事情后,李阳君等人在走出了这家“三鲜楼”,此时的外面却是灯火通明。

“你可知道关于燕子刺青的事情。”

“大人,属下不知,但我认识一个刺青大师,或许他是可能知道的”王剑答道。

王剑带着李阳君来到了郊外的一个人家屋前。

“大人,这户人家就是我说的那个刺青大师的住处。”

王剑上前几步,敲了几下门喊道:“叶三爷,你可在家呀”。

此时,他们听到屋里的脚步声,随后便见门开了。

开门的是一个四十来岁的男人,穿着朴素,面相看起来很和善。

“咦,这不是王家小爷嘛,今晚是什么风把王小爷吹到我这里来了呀。”

“叶三爷,你也别来打趣我了,我这时过来可是要找你来帮忙的。”

王剑的小舅是在刑部专门给犯人刺刺青的,他小舅的手艺就是这叶三爷教的,王剑小时候经常和他小舅到叶三爷这边来玩耍,所以叶三爷也算是看着王剑长大,和王剑说话较为随意。

叶三爷没有见过除王剑之外的其他人,便看着王剑问道:“这位爷是?”

“叶三爷,这位我们锦衣卫指挥使李阳君李大人。”王剑当着叶三爷的面做起了介绍。

此时的叶三爷听王剑这么一说,慌忙的要下跪。

“叶三爷不必如此,我们此前过来是找叶三爷有要事帮忙的。”李阳君一把扶住欲要下跪的叶三爷说道。

其实李阳君内心却是蛮郁闷的,自己几十年来接受的教育是人人平等,如今在成化年代,这里的人动不动就有人给他下跪,按照现代思想来说他是怕被折寿呀。

“外面凉,几位大人赶紧进来说吧,小的知无不言”。

“叶三爷,你可知道关于燕子的刺青?”

叶三爷略作思索,便道:“大明境内,燕子的刺青还是比较少的,就算是有也没有什么内在的含义的,只是早年我在东北曾经有听说过,女真境内有个组织,专门是干杀人的买卖,应该是个杀手的组织,那边那个组织的人手腕上都有燕子的刺青。”

“叶三爷如此说,让本来就是无头绪的事情更加的扑朔迷离,徐太保早朝的时候进言派兵围剿女真,这下午就让人给杀了,现在知道燕子刺青是女真的一个杀手组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