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然宗祁(穿越后带领王爷种田)_穿越后带领王爷种田完结版在线阅读

《穿越后带领王爷种田》中有很多细节处的设计都非常的出彩,通过此我们也可以看出“青月”的创作能力,可以将燕然宗祁等人描绘的如此鲜活,以下是《穿越后带领王爷种田》内容介绍:燕然原本是二十一世纪的中医世家传人,岂料,一场意外,她直接穿越到了古代穿到古代

小说:穿越后带领王爷种田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青月

角色:燕然宗祁

《穿越后带领王爷种田》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青月”。喜欢现代言情文的网友闭眼入:“看老娘今天不打死你,你个傻子,还敢偷老娘的东西?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烦了!”“燕大山,当初我就说不让你要这两个拖油瓶,又不是你弟的亲生孩子,你就是不听我的话,现在好了,这傻子都学会偷自个儿家的东西了,你就说咋办吧!”耳边是妇人聒噪吵闹的叫骂声,燕然只觉得头晕目眩,她记得清楚,闭上眼睛的那一刻,是汽车冰冷的铁皮迎面撞击的撕裂感,难道说,她在车祸后幸存了下来?“还有这个小赔钱货,老娘管吃管喝的你瞧瞧她都干了些什么?现在都敢跟我对着干了是不是?”燕然动了动手指触碰到了地面,寒凉的触感让她猛地睁开眼睛。阳光大好,她下意识捂住眼,却意外的摸到了一片湿润,缓缓的适应了耀目的光线,她低头一看,指尖已经浸满了鲜血。“小贱蹄子,你赶紧给老娘起来,后院的柴火还没堆好,你别在这里给我装死!”腰上被猛踢了一脚,燕然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正要让她闭嘴,却突然发现周遭竟是一片陌生的环境,面前居高临下恶狠狠看着她的妇人,身上穿的是粗布麻衣,甚至还打上了补丁。一切都是陌生的,燕然撑着手臂费力的站起身来,不动声色的打量着四周。“好了桂娟,你打也打了骂也骂了,这都晌午了赶紧去做饭吧,燕然还得去拾掇柴火呢……

评论专区

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本书的主角各种做作,站在精灵这边搞人类,像表子似的玩各种烂梗,无聊时可一看,本书未完结

无限辉煌图卷:无限第一个副本就写清末传武实在没有啥看头,我寻思就算练了之后跟现代搏击格斗强到哪里?

崛起于卡拉迪亚:一头牛20第纳尔,然后一个普通的铁匠拿出了一把一般的贵族订制剑1200第纳尔……

穿越后带领王爷种田

《穿越后带领王爷种田》精彩片段

第1章

“看老娘今天不打死你,你个傻子,还敢偷老娘的东西?
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烦了!”
“燕大山,当初我就说不让你要这两个拖油瓶,又不是你弟的亲生孩子,你就是不听我的话,现在好了,这傻子都学会偷自个儿家的东西了,你就说咋办吧!”
耳边是妇人聒噪吵闹的叫骂声,燕然只觉得头晕目眩,她记得清楚,闭上眼睛的那一刻,是汽车冰冷的铁皮迎面撞击的撕裂感,难道说,她在车祸后幸存了下来?
“还有这个小赔钱货,老娘管吃管喝的你瞧瞧她都干了些什么?
现在都敢跟我对着干了是不是?”
燕然动了动手指触碰到了地面,寒凉的触感让她猛地睁开眼睛。
阳光大好,她下意识捂住眼,却意外的摸到了一片湿润,缓缓的适应了耀目的光线,她低头一看,指尖已经浸满了鲜血。
“小贱蹄子,你赶紧给老娘起来,后院的柴火还没堆好,你别在这里给我装死!”
腰上被猛踢了一脚,燕然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正要让她闭嘴,却突然发现周遭竟是一片陌生的环境,面前居高临下恶狠狠看着她的妇人,身上穿的是粗布麻衣,甚至还打上了补丁。
一切都是陌生的,燕然撑着手臂费力的站起身来,不动声色的打量着四周。
“好了桂娟,你打也打了骂也骂了,这都晌午了赶紧去做饭吧,燕然还得去拾掇柴火呢。”
抽着旱烟的男人沉声开口道。
被声音所吸引,燕然抬眸看了他一眼,脑海中忽然涌入了许多完全与她无关的记忆。
直到她彻底消化了这些记忆之后她才终于反应了过来,她竟然是穿越了。
这具身体的主人本是生活在晋云国柳亭村与她同名同姓的孤女燕然,身边还有一个刚过八岁却痴傻的弟弟燕青。
他们原是燕家夫妇收养的孩子,原本一家四口生活还算不错,谁知天不假年,燕家夫妇在四年前摔下山崖双双殒命,两人后来被大伯一家收养,连带着燕家夫妇的房子和土地都被燕大山夫妇霸占,姐弟两人就这般寄人篱下,过着极为悲惨的日子。
如今的情况便是燕青在表姐燕莺莺的怂恿下偷了婶婶李桂娟的银钗子被发现,为了护着燕青,燕然被一棍子敲在了头上一命呜呼,她才侥幸的占据了这个身体。
“燕然,今儿的事儿的确是燕青的错,你这个当姐姐的不好好教育他也就算了,怎么还拦着不让你大娘管他?”
燕大山不悦的皱起眉头,指了指已经进屋的李桂娟道:“你们都得听你大娘的话,咱们这家里可没有你们撒野的地方,你是啥身份你自己清楚,别整日的找不自在。”
“找不自在?”
燕然冷笑一声,伸手把一旁不住哭泣的小男孩揽在了怀里:“大伯知道青儿脑子不好,往日更是听话的很,怎么会随意去偷盗大娘的物件?
难道大伯就没想过这个问题吗?”
冷冽的眸光像是一道利刃一样刺入燕大山的眼底,燕然扭过头,目光落在站在门口一脸看戏模样的表姐燕莺莺身上:“或者,大伯也该问问表姐,这件事到底是怎么回事。”
“燕然,你胡说什么?”
被突然点名,燕莺莺就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炸起了毛:“偷东西的是这个傻子,跟我有什么关系?”
“跟你有没有关系,你心里清楚!”
燕然冷冷丢下一句话。
这还是第一次从燕然嘴里听到这样冷冽的话,燕莺莺莫名生出了一股恐慌,却又故作镇定的开口:“这小傻子偷了我娘的东西没成,怎么,你这个赔钱货难道还想把事情推到我身上?”
“赔钱货?”
燕然轻笑出了声,环顾四周,抬手指着偏房里的东西道:“这一件一件,可都是我爹娘的遗物,现在全都躺在你家的房子里,若说是赔钱货,应该也是你吧,燕莺莺。”
“够了!”
燕大山一声怒喝,沉着一张黑脸走到燕然身边:“我看你这丫头是不想安分的过日子了,赶紧向你表姐道歉,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大伯对我和青儿不客气的时候多得很,我也不在乎这一次两次了,既然大伯和大娘都看我们不爽,那不如……” 燕然歪着头,眼底掠过一抹精光:“我们还是搬回老房子去吧,毕竟那是我爹娘的院子,我们住着总比在这里碍你们的眼要强的多。”
燕然口中的老房子,就是燕大树夫妇留下的那间土坯房,自从两人被燕大山给接到了这边,那处屋子就成了燕家的仓库,方才燕然在原主的记忆里搜寻到的时候,第一时间就想到了要搬出去。
怀里的小人此时已经不再啜泣,仰着脖子一脸委屈的盯着燕然。
看着小孩可怜巴巴的眼神,燕然转了转眼珠,当即想到了一个绝妙的主意。
她低下头附耳在燕青耳边说了几句话,就见小孩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趁着燕大山不注意,一溜烟便跑了出去。
“小傻子,你跑哪儿去?”
燕大山骂了一句,也没多想,又把矛头对准了燕然:“你刚才说,你要搬出去?
搬回你爹娘的老房子?”
“既然大伯嫌我和青儿碍眼,我们自然得为大伯着想,让你们清静清静。”
燕然淡淡说道。
燕大山两条粗黑的眉毛紧紧的拧在了一起,不知为何,他总觉得眼前的这个燕然好像变得有点不一样了,但又说不上来究竟是什么地方不一样。
他黑着脸,盯着燕然的目光极为深沉:“我告诉你,想搬到老房子,门儿都没有!
你又不是大树的亲生女儿,咋地,还想着把大树的房子变成你自己的?
赶明儿我就找个人家把你嫁过去,至于那个小傻子……” “当初你可是一口一个会把他们当成亲生孩子一样对待,怎么你弟弟才刚走几年,你这就按捺不住想要把他们姐弟给处置了?”
一道冷沉的声音从院门外响起,伴随着脚步声越走越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