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妙芸萧瑾瑜(俞妙芸萧瑾瑜)最新章节阅读_(俞妙芸萧瑾瑜)全集阅读

无删减版本的穿越重生《俞妙芸萧瑾瑜》,成功收获了一大批的读者们关注,故事的原创作者叫做空空,非常的具有实力,主角俞妙芸萧瑾瑜。简要概述:【穿书,温馨】穿成男主沈宴清的炮灰媳妇,姜妙傻眼了!尤其原主又作又懒,因为嫌弃沈宴清家穷就偷钱跑路,被扫地出门,最后沦落得惨死下场而沈宴清一路平步青云,官至首辅,迎娶京城贵女,风光无两姜妙穿来后,决定痛改前非,狠抱沈宴清大腿,她开铺子卖香珠,卖美食,把火锅店开遍大燕朝,一不小心成了全国首富只是当女主柳如烟出现,她收拾包袱离开,却被男主堵在房门口沈宴清:“娘子,又想抛下为夫去哪?”姜妙:…..

小说:俞妙芸萧瑾瑜

类型:穿越重生

作者:张婆子

角色:俞妙芸萧瑾瑜

热门新书《俞妙芸萧瑾瑜》上线啦,它是网文大神“张婆子”的又一力作。剧情精彩片段如下:已经入伏,天边的太阳直直地射向大地,知了肆无忌惮地喧闹,本就又闷又热的天气,无端增添了烦躁。老沈家男人从地里回来,刚进门就闻到一股霸道的香气。这香味说不上来,但特别的勾人,又香又呛,让人闻到就忍不住口水泛滥。“嘶~老二媳妇做了啥好吃的?”沈老爹吸溜了下鼻子,干了半晌活累得腰酸背痛的筋骨都松快了些。其他几人虽然嘴上没问,但放农具的动作明显快了很多……

评论专区

天生富贵命:是这个作者的文中我最喜欢的。设定非常有趣,感情戏也水到渠成。

九重幻:开头杀无良父母哥哥,渣男观恒处还不错,后面的什么玩意,能好好修真不

绝对臣服[足球].:耽美,汤姆苏,万人迷,足球,无技术含量,cp c.ronaldo(样样戳中萌点,所以即使比赛写的烂也是看下去了),更新快

俞妙芸萧瑾瑜

第10章 香包

  已经入伏,天边的太阳直直地射向大地,知了肆无忌惮地喧闹,本就又闷又热的天气,无端增添了烦躁。

  老沈家男人从地里回来,刚进门就闻到一股霸道的香气。

  这香味说不上来,但特别的勾人,又香又呛,让人闻到就忍不住口水泛滥。

  “嘶~老二媳妇做了啥好吃的?”沈老爹吸溜了下鼻子,干了半晌活累得腰酸背痛的筋骨都松快了些。

  其他几人虽然嘴上没问,但放农具的动作明显快了很多。

  “我呸,就许氏那个狗屁倒灶的手艺,能做出来这么好吃的饭菜?这都是我们妙丫做的!”

  张婆子端着饭出来,就听到沈老爹的话,撇撇嘴,大嗓门就开始叫嚷。

  许氏端菜的动作一顿,狠狠瞪了姜妙一眼。

  姜妙:她招谁惹谁了,许氏不敢瞪张婆子,就照软柿子捏。

  姜妙没搭理她,端着菜进了堂屋。

  许氏气得在后面跺脚,这小贱蹄子,就是故意的!

  “开饭啦!”

  其他人洗手上桌,看到桌上的菜都不敢下筷子。

  这是啥日子啊,又有油又有肉的,比过年都丰盛。

  “还不是我们妙丫孝顺,卖帕子挣得钱都拿来买肉,给老三补补身子,也让你们沾沾光。要是都指望你们,老娘肉腥儿都见不着!”

  张婆子得意的很,妙丫越孝顺越说明她当初眼光好,要不她怎么就一眼相中了呢。

  沈老大跟沈老二向来憨直,听到这话也只是搓搓手,面上讪讪笑了下。

  王氏和许氏不敢回嘴,但心里生出怨念。

  姜妙能赚几个钱,老三读书的钱还不是靠他哥哥卖力干活挣得。就这还落不了他娘嘴里一句好,老三家的拍拍马屁就能被他娘夸出花来。

  她们别说敢买肉了,就是做饭多放点油,她娘就能把她皮给扒了。

  两人越想心里越不是个滋味,平时不对付的两个妯娌在此刻达成了共识。

  姜妙没注意两人的小九九,就是知道她也不会放在心上。

  她想改善伙食,顺便抱男主大腿,至于两个嫂子,面上过得去就行。

  “这个韭菜盒子,咬一口嘴里都冒油,别提多香了。这个是凉拌猪心,用青瓜拌了,浇上红红的辣果油,一点腥味都没有!”

  张婆子作为第一个吃辣椒的,已经折服于辣椒的魅力,说得头头是道。

  姜妙做的饼子多,张婆子分饭也大方了。男人两个韭菜盒子,女人和孩子一个,吃不饱的就拿没馅儿的贴面饼子。

  一口咬下去,滋滋冒油,几人“嘶哈嘶哈”埋头苦吃,再多的想法都没了。

  “好吃,这韭菜盒子香,猪心也好吃。”

  姜妙吃得眯起眼睛,这才是人吃的东西。

  想要顿顿吃肉,还是得赚钱啊!

  院子里的草药和鲜花都已经晒干,姜妙收进屋里。明天沈宴清休沐,她要趁今天把香囊都做出来,把屋子收拾好。

  姜妙用葡萄皮染的布也成功了,淡淡的烟紫色漂亮神秘,比想象中还要好看。

  一尺见宽的布也只够做四条帕子,四个香囊。姜妙想了想,决定凑成对。

  手帕和香囊都绣了同样的花色,烟紫色的布绣的梅兰竹菊四君子,里面依据花色装了不同的香包。

  白色的帕子她还是绣花和蝴蝶,香囊各个样式不同,精致秀美的装香包,简单大方的装药包,这样也不拘只卖给女人,男人们也能佩戴。

  多出来的两条白色帕子,姜妙绣了两只憨态可掬的小猫玩球,活灵活现,别有一番趣味。

  姜妙绣活做多了,手上功夫也熟练,天将暗下去她还剩两条帕子没锁边。

  沈家人已经洗漱休息,乡下人晚上歇的早,不舍得点油灯,姜妙把做好的手帕香囊装进床下的柜子里,剩下没做完的就留在针线筐里,等明天早上再做。

  虽然她做活快,但只靠卖帕子香囊收效甚微,等明天拿到钱,她想做点别的。

                       

小说:俞妙芸萧瑾瑜

类型:穿越重生

作者:张婆子

角色:俞妙芸萧瑾瑜

热门新书《俞妙芸萧瑾瑜》上线啦,它是网文大神“张婆子”的又一力作。剧情精彩片段如下:已经入伏,天边的太阳直直地射向大地,知了肆无忌惮地喧闹,本就又闷又热的天气,无端增添了烦躁。老沈家男人从地里回来,刚进门就闻到一股霸道的香气。这香味说不上来,但特别的勾人,又香又呛,让人闻到就忍不住口水泛滥。“嘶~老二媳妇做了啥好吃的?”沈老爹吸溜了下鼻子,干了半晌活累得腰酸背痛的筋骨都松快了些。其他几人虽然嘴上没问,但放农具的动作明显快了很多……

评论专区

天生富贵命:是这个作者的文中我最喜欢的。设定非常有趣,感情戏也水到渠成。

九重幻:开头杀无良父母哥哥,渣男观恒处还不错,后面的什么玩意,能好好修真不

绝对臣服[足球].:耽美,汤姆苏,万人迷,足球,无技术含量,cp c.ronaldo(样样戳中萌点,所以即使比赛写的烂也是看下去了),更新快

俞妙芸萧瑾瑜

第10章 香包

  已经入伏,天边的太阳直直地射向大地,知了肆无忌惮地喧闹,本就又闷又热的天气,无端增添了烦躁。

  老沈家男人从地里回来,刚进门就闻到一股霸道的香气。

  这香味说不上来,但特别的勾人,又香又呛,让人闻到就忍不住口水泛滥。

  “嘶~老二媳妇做了啥好吃的?”沈老爹吸溜了下鼻子,干了半晌活累得腰酸背痛的筋骨都松快了些。

  其他几人虽然嘴上没问,但放农具的动作明显快了很多。

  “我呸,就许氏那个狗屁倒灶的手艺,能做出来这么好吃的饭菜?这都是我们妙丫做的!”

  张婆子端着饭出来,就听到沈老爹的话,撇撇嘴,大嗓门就开始叫嚷。

  许氏端菜的动作一顿,狠狠瞪了姜妙一眼。

  姜妙:她招谁惹谁了,许氏不敢瞪张婆子,就照软柿子捏。

  姜妙没搭理她,端着菜进了堂屋。

  许氏气得在后面跺脚,这小贱蹄子,就是故意的!

  “开饭啦!”

  其他人洗手上桌,看到桌上的菜都不敢下筷子。

  这是啥日子啊,又有油又有肉的,比过年都丰盛。

  “还不是我们妙丫孝顺,卖帕子挣得钱都拿来买肉,给老三补补身子,也让你们沾沾光。要是都指望你们,老娘肉腥儿都见不着!”

  张婆子得意的很,妙丫越孝顺越说明她当初眼光好,要不她怎么就一眼相中了呢。

  沈老大跟沈老二向来憨直,听到这话也只是搓搓手,面上讪讪笑了下。

  王氏和许氏不敢回嘴,但心里生出怨念。

  姜妙能赚几个钱,老三读书的钱还不是靠他哥哥卖力干活挣得。就这还落不了他娘嘴里一句好,老三家的拍拍马屁就能被他娘夸出花来。

  她们别说敢买肉了,就是做饭多放点油,她娘就能把她皮给扒了。

  两人越想心里越不是个滋味,平时不对付的两个妯娌在此刻达成了共识。

  姜妙没注意两人的小九九,就是知道她也不会放在心上。

  她想改善伙食,顺便抱男主大腿,至于两个嫂子,面上过得去就行。

  “这个韭菜盒子,咬一口嘴里都冒油,别提多香了。这个是凉拌猪心,用青瓜拌了,浇上红红的辣果油,一点腥味都没有!”

  张婆子作为第一个吃辣椒的,已经折服于辣椒的魅力,说得头头是道。

  姜妙做的饼子多,张婆子分饭也大方了。男人两个韭菜盒子,女人和孩子一个,吃不饱的就拿没馅儿的贴面饼子。

  一口咬下去,滋滋冒油,几人“嘶哈嘶哈”埋头苦吃,再多的想法都没了。

  “好吃,这韭菜盒子香,猪心也好吃。”

  姜妙吃得眯起眼睛,这才是人吃的东西。

  想要顿顿吃肉,还是得赚钱啊!

  院子里的草药和鲜花都已经晒干,姜妙收进屋里。明天沈宴清休沐,她要趁今天把香囊都做出来,把屋子收拾好。

  姜妙用葡萄皮染的布也成功了,淡淡的烟紫色漂亮神秘,比想象中还要好看。

  一尺见宽的布也只够做四条帕子,四个香囊。姜妙想了想,决定凑成对。

  手帕和香囊都绣了同样的花色,烟紫色的布绣的梅兰竹菊四君子,里面依据花色装了不同的香包。

  白色的帕子她还是绣花和蝴蝶,香囊各个样式不同,精致秀美的装香包,简单大方的装药包,这样也不拘只卖给女人,男人们也能佩戴。

  多出来的两条白色帕子,姜妙绣了两只憨态可掬的小猫玩球,活灵活现,别有一番趣味。

  姜妙绣活做多了,手上功夫也熟练,天将暗下去她还剩两条帕子没锁边。

  沈家人已经洗漱休息,乡下人晚上歇的早,不舍得点油灯,姜妙把做好的手帕香囊装进床下的柜子里,剩下没做完的就留在针线筐里,等明天早上再做。

  虽然她做活快,但只靠卖帕子香囊收效甚微,等明天拿到钱,她想做点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