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后她竟成了炮灰女配?!》顾月怜璃弦长月_《穿书后她竟成了炮灰女配?!》全章节免费阅读

《穿书后她竟成了炮灰女配?!》主角顾月怜璃弦长月,是小说写手“璃弦长月”所写。精彩内容:冰冷潮湿的气息包裹着她缓缓向下沉去眼睛睁不开,只能感受到一线隐隐约约的光芒照在她的脸上
  
  呼吸……好困难……
  
  她不停的挣扎着,睁不开眼的恐惧、将要死亡的不甘等情绪揉杂在一起,爆发出了前所未有的力量
  ……
  再睁眼时,眼前是陌生的环境陈盈支撑着坐起来,转头看了一圈周围,人都傻了
  ‘……这是哪里…?等等,我眼镜呢?’
  她心里一惊,摸摸脸上发现并没带着眼镜,但却能看清楚四周
根据之前在现代的记忆勉强是换好了衣服旁边的梳妆台上有一面大号的铜镜,虽然有心理准备,但是看见自己现在的脸时,她还是愣住了
  ——美女,你谁??
还没待她下一步动作,一阵眩晕铺天盖地的袭来陈盈下意识的扶住身边最近的东西,但还是不敌头晕,很快就瘫倒了下去,而刚刚扶住的屏风也摔倒在地上发出巨大的响动
  最后听到的是有人推门冲进来的声音,屋外乱作一团……
  
  ——她好似又沉入了无尽的黑暗之中

小说:穿书后她竟成了炮灰女配?!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璃弦长月

角色:顾月怜璃弦长月

推荐一本网络作者“璃弦长月”的新书《穿书后她竟成了炮灰女配?!》,这是一本古代言情小说。本书的精彩内容:顾月怜二话不说上去直接狠狠地踹了他的膝盖。“诶呦,我的腿啊,你!你这丫头片子,活腻了是吧?”那人捂着腿恶狠狠地指着她,抬手就准备去揪她头发。她又是一脚狠踹在他下巴上,他跌倒在地上,袋子里的钱币都散了一地,那只小山羊被捆住了脚只能在地上乱扭,趁他摔倒的时候她又将他的手臂摁住,用膝盖抵着他的背部,那个男人被顾月怜用力摁在地上,根本动弹不得,她解开捆羊的粗麻绳,那羊瞎蹦哒了两下,就站在原地看着她,顾月怜把他的脖子和胳膊捆住,又将腿也捆紧。那人使劲挣扎,试图解开这些绳子。她起身,抓着他的头发……

评论专区

大周皇族:又是一本情怀。 重温一遍,几年之后,再看依然是经典。

我才不会被女孩子欺负呢:肛伪娘减一分,后期瞎几把写减一分

游仙观,一切从末法之末开始:鲁西平新书,终极水神完本了吗?

穿书后她竟成了炮灰女配?!

《穿书后她竟成了炮灰女配?!》精彩片段

第5章 正道的光

顾月怜二话不说上去直接狠狠地踹了他的膝盖。

“诶呦,我的腿啊,你!你这丫头片子,活腻了是吧?”

那人捂着腿恶狠狠地指着她,抬手就准备去揪她头发。

她又是一脚狠踹在他下巴上,他跌倒在地上,袋子里的钱币都散了一地,那只小山羊被捆住了脚只能在地上乱扭,趁他摔倒的时候她又将他的手臂摁住,用膝盖抵着他的背部,那个男人被顾月怜用力摁在地上,根本动弹不得,她解开捆羊的粗麻绳,那羊瞎蹦哒了两下,就站在原地看着她,

顾月怜把他的脖子和胳膊捆住,又将腿也捆紧。那人使劲挣扎,试图解开这些绳子。

她起身,抓着他的头发。

那人知道逃不掉了,直接认怂,

“姑娘,阿不,女侠,女侠啊!不知小人哪里得罪您了…放小人一条生路吧。”

“有什么话,去衙门说吧。偷小孩的钱,活该。”

“小孩?我…我,女侠!女侠您听我说啊,那小孩是跟我合伙骗人的,这只羊是我怕他反咬我一口才让他给我的,他…他还欠着我钱呢…他一开始跟我装可怜让我请他吃饭,后来偷了我五两银子,那小子鸡贼得很呐!我,我也是刚到京都,人生地不熟。女侠,女侠,小人说的都是真的,千真万确,不信,您回去找他,他肯定找别人骗去了。”

顾月怜看着他这样子应该不是骗人,她在心里骂了一句。‘我TM…居然让一小屁孩骗了?’

但她还是故作镇定地说道。

“你的话我信一半吧,我现在回去找那个小孩,如果你说的是真的,我会让人送你去最好的医馆,并且赔偿你。但如果你说的是假的,你就别想看见明天的太阳。”

“女侠,您一定要查清楚,小人真的是无辜的啊…”

那只小山羊一直跟在她身后,顾月怜很快回到那条街道,婉芸和阿冉都在马车旁等着了,婉芸见了她,挥了挥手,让一旁的一个侍卫拎着人过来,带过来的人,是那个小男孩。

‘他们都看出来了?就我这么蠢?’

“小姐,这人很可疑。还有,这耳环是您的吧。”

顾月怜揉了揉太阳穴,尴尬地点了点头。叹了口气问道,

“小孩,你很缺钱么?”

那孩子一言不发,她打量着那孩子的身高。似乎才到她的膈肌那儿。

“你六岁?”

“八岁。”

“你很缺钱吗?”

他没说什么,只是低头看着地下。

看来他什么都不想说。

顾月怜把婉芸拉到一旁,小声跟她说,

“让人去查查他从哪来的,家人在哪。”

“噢还有,那边那个方向,有个被……受伤的人,婉芸,你记得让人把他送到医馆去,记得要最好的医馆,再给他赔偿些银两。”

“是,奴婢知道了。”

她点点头去吩咐下人。

她实在是有些疲惫,这一下午光执行正义去了,到最后还是反的正义。真是服了。

“阿冉,现在是什么时辰了?”

“小姐,现在是申时七刻了。”

‘申时…申时…七刻,那就是……四点四十五左右。女主傍晚到,至少是五点半。’

“嗯,现在去接有些早了。”

看着一边被人抓住的小孩,她叹了口气。

“你叫什么?”

“……”

“那你要我一直叫你小偷吗?”

“阿齐,我没有爹。”

“嗯,走吧阿齐,我请你吃饭。”

阿齐质疑的眼光看着她,也许是在怀疑她是不是个傻子。被人骗了还要请他吃饭。

她让侍从松开手,把男孩带上了马车。

“婉芸,先回府吧。”

“是。”

回府的路上,马车里。

阿齐揣测面前这个奇怪的女子,实在想不通,怎么会有人蠢到把一个骗钱的小偷请回家吃饭。

此时他的脑子里冒出一个定论,难道是带回去好生养着,拿人的骨血来当药引?

他的表情越发害怕。

顾月怜却并没有想那么多,因为她睡着了,靠在马车壁上。毕竟制服一个成年男子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