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霆琛阮心恬)全文章节在线阅读_顾霆琛阮心恬全集阅读

今天安利的一篇小说叫做《最似情深留不住》,是以顾霆琛阮心恬为主要角色的,原创作者“苏落落”,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林晚青用三年都没能捂热顾霆琛的心,撞破那些不堪后,她毅然选择放手
递上一纸离婚书:“既然不爱,就离婚吧
”没想到离婚后肚子里多了块肉
前夫撞见她产检后,直接长腿一跨,把人堵在洗手间
“谁的?”“放心,肯定不是顾先生你的
”林晚青淡淡一笑

小说:[db:名称]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苏落落

角色:顾霆琛阮心恬

[db:详情]

评论专区

尘缘:这本我只说一句话:读者,特别是网文读者,没有义务去分辨作者你端上来的是大便味的咖喱还是咖喱味道的大便。

神级文明:明明是15年写作经历的老作者,为何写出来的主角如此“屌丝”,以后别人问你什么是屌丝,你就让他看这本书

崛起于卡拉迪亚:我是真第二章直接毒翻,照抄游戏台词,无语了。

最似情深留不住

最似情深留不住》部分章节精彩片段

第6章 签字离婚

他顿住脚步,声音淡漠道:“有事?”
“今天是奶奶的葬礼。”
我连忙道。
他身形一顿,良久开口,声音没有任何起伏:“你去就可以了。”
“她是你的奶奶。”
他对奶奶的态度,已经很让大叔和二叔不满了,今天要是再不去,他们会怎么想?
“下葬的事我已安排好,你去找李庆沟通。”
他的声音毫无波澜,仿佛只是在交代工作一般。
见他抬步就要离开,我提高了声音,有些难受的道:“我同意离婚,条件是你下午陪我参加完奶奶的葬礼,我就马上签字。”
不知为何,我的话让他突然变得愤怒,他捏住我的下颌,厉声道:“离不离婚,不是你说了算的。”
我没有挣扎,任他捏着,只是抬头目光坚定地看着他。
半天,他放开我,咬着牙道:“很好,我答应你。
我会去葬礼,不过,你不能去!
还有,马上跟杨馨解约。”
冷冷地丢下这些话,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我无声的笑了,多么讽刺,他这是要向所有人宣布,我被扫地出门了。
“林晚青,你太卑微太悲哀了。
我说过,只要我想要的,霆琛哥都会给我。”
身旁传来阮心恬的讥笑声。
我回头,阮心恬一改刚才乖巧的模样,脸上的单纯可爱早已不见,留下的只有阴谋得逞的胜利之色。
“阮小姐真不愧是演员,变脸的速度实在令人佩服。”
我不想看到她,转身离开。
阮心恬立即起身将我拦住,顾霆琛不在,她不用再演戏,看着我冷冷道,“你只要识相乖乖签字离婚,我就放弃这个女主角,不然你就等着赔空吃官司吧!”
我一愣,倒是笑了,瞧着她道,“所以你现在是以第三者的身份来逼迫我离婚吗?”
“你才是第三者!”
她对这个称谓很敏感,大声喊道:“如果不是你,我早就和霆琛哥结婚了,他根本就不爱你,他爱的人是我,他的心里只有我……”
“可现在名正言顺的顾太太还是我!”
无视她的暴跳如雷,我冷冷绕过她向外走去。
除了顾霆琛,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到我。
被我怼到无语,阮心恬气急败坏,一把拉着我道:“林晚青,你好无耻,霆琛哥那么讨厌你,还你赖着他有什么用?”
我停下脚步,慢慢转身,无比平静地道:“怎么没用?
顾家有钱,顾霆琛有颜活又好,这样的男人你说我有什么用?”
“你太不要脸!”
阮心恬语言上讨不到便宜,扬起手便想打我。
我是不会给她机会的。
抬手将她挥在半空的手抓住,语调缓慢,轻轻开口:“如果我是你,就应该继续装白莲花,而不是迫不及待地露出真面目。”
说完,我将她的手狠狠一甩。
没有想到的是,阮心恬被我这么一甩,整个身体向后倒去,她本能的伸手想去抓旁边的东西,桌上一个大大的古董花瓶被碰倒,眼看就要砸向她的头顶。
我连忙伸出双手去接……
还好反应快,刚好接住,我长舒一口气,准备将花瓶举过手顶重新放回桌上。
这时,躺在地上的阮心恬突然瑟瑟发抖:“晚青姐,我放弃女主角,你不要砸……”
我还未来得及作出反应,身子被一股大力推开,那只花瓶应声落下,“哐”的一声砸个粉碎,而我失去平衡,一屁股坐在地上,右手正好撑在那堆碎瓷片上。
“林晚青,你竟然敢……!”
顾霆琛绷着阴霾冷酷的脸,一双黑眸深不见底,暗的可怕。

                       

小说:[db:名称]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苏落落

角色:顾霆琛阮心恬

[db:详情]

评论专区

尘缘:这本我只说一句话:读者,特别是网文读者,没有义务去分辨作者你端上来的是大便味的咖喱还是咖喱味道的大便。

神级文明:明明是15年写作经历的老作者,为何写出来的主角如此“屌丝”,以后别人问你什么是屌丝,你就让他看这本书

崛起于卡拉迪亚:我是真第二章直接毒翻,照抄游戏台词,无语了。

最似情深留不住

最似情深留不住》部分章节精彩片段

第6章 签字离婚

他顿住脚步,声音淡漠道:“有事?”
“今天是奶奶的葬礼。”
我连忙道。
他身形一顿,良久开口,声音没有任何起伏:“你去就可以了。”
“她是你的奶奶。”
他对奶奶的态度,已经很让大叔和二叔不满了,今天要是再不去,他们会怎么想?
“下葬的事我已安排好,你去找李庆沟通。”
他的声音毫无波澜,仿佛只是在交代工作一般。
见他抬步就要离开,我提高了声音,有些难受的道:“我同意离婚,条件是你下午陪我参加完奶奶的葬礼,我就马上签字。”
不知为何,我的话让他突然变得愤怒,他捏住我的下颌,厉声道:“离不离婚,不是你说了算的。”
我没有挣扎,任他捏着,只是抬头目光坚定地看着他。
半天,他放开我,咬着牙道:“很好,我答应你。
我会去葬礼,不过,你不能去!
还有,马上跟杨馨解约。”
冷冷地丢下这些话,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我无声的笑了,多么讽刺,他这是要向所有人宣布,我被扫地出门了。
“林晚青,你太卑微太悲哀了。
我说过,只要我想要的,霆琛哥都会给我。”
身旁传来阮心恬的讥笑声。
我回头,阮心恬一改刚才乖巧的模样,脸上的单纯可爱早已不见,留下的只有阴谋得逞的胜利之色。
“阮小姐真不愧是演员,变脸的速度实在令人佩服。”
我不想看到她,转身离开。
阮心恬立即起身将我拦住,顾霆琛不在,她不用再演戏,看着我冷冷道,“你只要识相乖乖签字离婚,我就放弃这个女主角,不然你就等着赔空吃官司吧!”
我一愣,倒是笑了,瞧着她道,“所以你现在是以第三者的身份来逼迫我离婚吗?”
“你才是第三者!”
她对这个称谓很敏感,大声喊道:“如果不是你,我早就和霆琛哥结婚了,他根本就不爱你,他爱的人是我,他的心里只有我……”
“可现在名正言顺的顾太太还是我!”
无视她的暴跳如雷,我冷冷绕过她向外走去。
除了顾霆琛,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到我。
被我怼到无语,阮心恬气急败坏,一把拉着我道:“林晚青,你好无耻,霆琛哥那么讨厌你,还你赖着他有什么用?”
我停下脚步,慢慢转身,无比平静地道:“怎么没用?
顾家有钱,顾霆琛有颜活又好,这样的男人你说我有什么用?”
“你太不要脸!”
阮心恬语言上讨不到便宜,扬起手便想打我。
我是不会给她机会的。
抬手将她挥在半空的手抓住,语调缓慢,轻轻开口:“如果我是你,就应该继续装白莲花,而不是迫不及待地露出真面目。”
说完,我将她的手狠狠一甩。
没有想到的是,阮心恬被我这么一甩,整个身体向后倒去,她本能的伸手想去抓旁边的东西,桌上一个大大的古董花瓶被碰倒,眼看就要砸向她的头顶。
我连忙伸出双手去接……
还好反应快,刚好接住,我长舒一口气,准备将花瓶举过手顶重新放回桌上。
这时,躺在地上的阮心恬突然瑟瑟发抖:“晚青姐,我放弃女主角,你不要砸……”
我还未来得及作出反应,身子被一股大力推开,那只花瓶应声落下,“哐”的一声砸个粉碎,而我失去平衡,一屁股坐在地上,右手正好撑在那堆碎瓷片上。
“林晚青,你竟然敢……!”
顾霆琛绷着阴霾冷酷的脸,一双黑眸深不见底,暗的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