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戈风来)我和帝凯有个交易_我和帝凯有个交易全集阅读

火爆新书《我和帝凯有个交易》逻辑发展顺畅,作者是“雾里看虾”,主角性格讨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被兄弟姐妹把氧气,黄泉之中,遇到帝凯,我们做了一个死人跟死人的约定
看谁骗谁
看谁坑谁
互相利用,互相帮助算不算得朋友?在差点也算同事?合伙人?

小说:我和帝凯有个交易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雾里看虾

角色:黎戈风来

热门小说《我和帝凯有个交易》是作者“雾里看虾”所著。小说精彩片段:黎戈听着想挣扎着逃命,却动弹不了。黎戈躺着的地方是军营大帐,这个营帐里全是重伤伤员,摆了三行床位,一共43个床位(两边军帐入口各留出一个床位空间)。黎戈在靠边的第三行中间(军帐入口的对面)。黎戈冷眼旁观,他知道目前姑且算是还活着,但是一看这两个老头还在争论着怎么折磨他,他有一种还不如当时就死在山上就好的懊悔。他也不知道自己的里面他们的同伙还是无辜的伤者,亦或是受伤的俘虏……

评论专区

国势:好书

都市神话:老书,老作者,暴力流爽文。评价:粮草。

大唐不良人:开头惊艳,后边没悬念没爽点,主角没啥存在感,工具人一个,追丢系列,不推荐

我和帝凯有个交易

《我和帝凯有个交易》精彩片段

第5章 危机四伏

黎戈听着想挣扎着逃命,却动弹不了。

黎戈躺着的地方是军营大帐,这个营帐里全是重伤伤员,摆了三行床位,一共43个床位(两边军帐入口各留出一个床位空间)。

黎戈在靠边的第三行中间(军帐入口的对面)。

黎戈冷眼旁观,他知道目前姑且算是还活着,但是一看这两个老头还在争论着怎么折磨他,他有一种还不如当时就死在山上就好的懊悔。

他也不知道自己的里面他们的同伙还是无辜的伤者,亦或是受伤的俘虏。

“你们两个老头好好打下手就好了,怎么老是在护理病人的时候为治疗方案争论不休,就不能改改吗!”

这时候棚内进来一个俊朗的帅哥,飘逸的短发,白色的长衫,戴着一副眼镜,透露着一种干练的气质,但是眼神里带着冰凉的深渊。

隔壁床有一个病人扯他的衣角,他微笑着躬身下去贴耳倾听,并和蔼的说:“嗯,你说。”

病人虚弱的说:“水,老子要喝水!”

医生微笑着直起身子:“嗯,好的。”

接着便一脚把那个家伙连人带床一起踢飞,然后对着两位护理老头微笑:“没听见吗?他要喝水。”

两个老头应该着赶紧跑过去处理。

黎戈被这一幕惊呆了,有一种不祥的感觉,感觉这医生跟护士没一个是正常的。

脑海里出现天喻:

能力:穴位攻击

特点:捉摸不透

黎戈一看:“看来是个葵花点穴。”

那天救他的小男孩对着医生:“姜大医师,这就是我的朋友,伤得很重,请你务必救活他!”

黎戈纾缓了一口气,总算搞清楚了,自己是是他们的人,回自家大本营这下安全了。

这个年轻医生叫姜丰,20岁,医术超群,雨宁城最厉害的医生,有自己的医馆,这次是接受总督府的征召来军营为士兵治伤。

姜丰站在黎戈身边:“这两个老头怎么把人包成粽子了,真是业余,这个伤员胸口一剑最重,然后是肚子,别的问题不大,准备手术。”

男孩喜出望外:“真的嘛!太好了,我老大有救了。”然后站直给医生作了个揖:“多谢医生。”

小男孩高兴的对黎戈:“老大,放心我来照顾你的吃喝拉撒!”

此时,军营外,鱼骨剑男在和谁远程对话:“你没能给他最后一击?好吧,我到里面伤员那看一下,如果还活着,他也活不过今晚!”

鱼骨剑男说完提着宝剑匆匆赶进伤员大营,一副杀气腾腾的样子,到了里面,一个一个的看,一个个被子的翻。

黎戈看到了,心里不由冒出一个冷汗,瞧他那副表情,看他检查的样子,就差没把“我要弄死黎戈”刻在脑门上。

黎戈开始在脑海回忆当时的场景,心头一振:“难道是这个鱼骨剑带着这边的部众去钻套送死,原来如此,他通敌!他们的谈话被我听到了,这下必死无疑!”

黎戈知道自己这状态,只要随便补一刀,估计就见阎王了。

对方如果聪明一点只要换一下药物或者在食物里下毒就可以!

黎戈好在脸上的纱布还没有开,这也是他仅剩的生存希望,医生正在给胸口缝合,他还在局部麻醉状态,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突然,鱼骨男往他这边恶狠狠的看过来,他便把身边掀到一半的被子放下,死勾勾的盯着。

黎戈:“不好!难道被发现了!也太厉害了吧,包成这样都能发现!”

不过黎戈想到了武侠小说经常写一个瞎子能根据气来识别一个人,这要是认出来了也不奇怪,这次八成是跑不了。”

糟了!

完了!

他朝这边走来了!

靠近的时候,突然笑容满面:“哎呀,姜医师,您在呢!”

姜丰专注着自己的手头:“在呢,周教官有事?”

鱼骨剑男眼神闪烁:“没事,就是想谢谢您能来。”

姜丰:“你们总督大人的征召,不来不行啊,我医馆里还有好多人等着疗伤呢,忙的很。”

小男孩立马站直:“周教官好。”

鱼骨剑男是雨宁城帝国军队教官,叫周断,负责所有士兵日常训练安排。

周断:“哦!你好,这次战斗你表现不错。”

周断哪里会记得这个小罗罗,只是人前客套话而已。

风来:“多谢您的肯定!我会再接再厉。”风来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

黎戈:“没想到还是个教官!”

黎戈觉得自己这回死亡概率更高了!现在就是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被认出来。

周断教官:“姜医生治疗的这个兵什么伤?脸都缠的死死的,还能救?”

姜丰医生稍微停下手中的活:“什么伤,你能治吗?”

周断:“先生说笑了,术业专攻,我不会治病。”

姜丰:“那你问什么!”

周断:“我,我这不是关心下属嘛!”

姜丰:“那好,我这人手不够,你要真关心的话,他被人打出屎来了,你到对侧用水清洗一下他的菊花,等会我要上药。”

周断:。。。。。。。

风来:“没事没事,这事我来,医师,那他腿打开不影响你手术吧?”

姜丰:“只要不影响你之后的饮食就没问题。”

周断一看,这个人暂时检查不了,就接着翻别的床去了。

黎戈看到这,知道他还没有认出来,心里松了一口气。

过一会儿,把所有的床位翻了一个遍之后,周断匆匆从黎戈床沿边走过往外走。

黎戈脑海出现天喻:

性格:歹毒属性临时激增

体检:血压上升

黎戈看到这有点茫然,虽然不知道什么意思,但是这次出现提示的时机很诡异,血压升高说明他窝火!

危!

黎戈心里没底了,周断把所有人都查了,就差自己,就算用排除法也能找到了吧。

这时候。

周断在伤员大营门口,单脚站立靠着旗杆,双手抱胸,背后背着剑陷入沉思。

周断:“现在所有伤员穿着一样的衣服,根本没法根据当时的穿着辨认,再者之前战场上每个人都灰头土脸的,样子也不清晰,刚刚这么一个个的查看,都看花了,现在都记不清他的样子。”

周断恶狠狠的吐了口水:“呸,这老秃驴也真是的,连个废物都杀不死,真是个废物。”

周断不甘心,要是身份败露,那么就前功尽弃,他可是潜入帝国好多年的暗探,苦心经营这么久,怎么可以让这么幼稚的一次失误毁掉一切!

于是他又返回营帐里,再一个一个查看一遍,这一次进去他觉得每个人都有可能是,又似乎每个人都不是。

他焦急又暴躁,强压着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