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绮魏髯(将殿下抛弃后和将军he了)完整版阅读_宣绮魏髯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

《将殿下抛弃后和将军he了》中的人物宣绮魏髯拥有超高的人气,收获不少粉丝。作为一部古代言情小说,“浮生万里”创作的内容还是有趣的,不做作,以下是《将殿下抛弃后和将军he了》内容概括:一朝穿书,她成了敌国将军的夫人她却只想兢兢业业搞事业,挽回她炮灰女配的命运
“殿下,臣女会成为对殿下有用之人”
“殿下,臣会一直站在你身边”
她以为只要站在没人能伤害到她的位置,她就可以保护自己
可是原本应该对她不闻不问的将军,却性情大变得缠着她
“阿绮,”将军看着她的眼神里,如银河璀璨的星辰,带着宠溺与欢喜
他将她捧在手心里,不让她受一点伤害,将她护在自己身后,不让她受一点委屈
当殿下看着她说:“你爱慕的不是本殿吗?”
将军当晚就喝了很多酒,拉着她委屈着:“阿绮,你不许离开我”

小说:将殿下抛弃后和将军he了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浮生万里

角色:宣绮魏髯

经典小说《将殿下抛弃后和将军he了》是网络作者“浮生万里”的代表作。无错版精彩剧情描述:虽托了宣绮的福,两位终于能见到将军一面。但这一顿饭下来,将军都未曾瞧上她们一眼,心里都有些不甘。大胆的言娘心想,将军赶她们走,这么迫不及待的,不会白日里就要干那事吧,将军真是威武啊。要是魏髯知道他的小妾如此想他,该是要被气死了吧。今天魏髯在其他人面前给足了她面子,没想到他还挺好相处的吗……

评论专区

我只想安静地打游戏:浪费我十三章时间,幸好去看了下书评,了解了后面的剧情,不然可能被大神作家标签继续迷惑下去,浪费更多的时间。起点大神作家就这样?

花都猎人:后宫向老书,虽然篇幅有点短,但是女主刻画到位,然后男女主感情刻画不错,只是后期可能有一些问题,没法与前期相比较,但是影响不大。结局是比较温馨的he结局,书荒可以一看。

祖宗在上:当工具人的爽点在哪?

将殿下抛弃后和将军he了

《将殿下抛弃后和将军he了》精彩片段

第5章 搬去主院

虽托了宣绮的福,两位终于能见到将军一面。但这一顿饭下来,将军都未曾瞧上她们一眼,心里都有些不甘。

大胆的言娘心想,将军赶她们走,这么迫不及待的,不会白日里就要干那事吧,将军真是威武啊。

要是魏髯知道他的小妾如此想他,该是要被气死了吧。

今天魏髯在其他人面前给足了她面子,没想到他还挺好相处的吗。

她将手里的筷子放下,笑得有些憨憨地:“原来将军是这么温和的人吗,和以往在战场上看到的不一样呢。”

其实她还没见过魏髯在战场上什么样,毕竟她来这个世界的时候两国已经休战了,昨天是她第一次见魏髯。

听宣绮这么夸他,他还有些不适应,感觉和属下的奉承,妾室的讨好都不一样,她说话时的眼神很真诚。

一时之间让他不知道怎么回,还是头一次,有他应付不来的时候,他看着她的脸有些愣神。

宣绮看他半天不说话,难道是她的马屁拍的太过了,她有些尴尬的轻咳一声,打破彼此之间的沉默。

魏髯立马又恢复了以往的正经模样,将视线从她身上移开。

“你嘴角沾了东西,”他这样说着。

听着他的奚落,她拿手背习惯性地擦了下嘴角,也没有东西沾上啊,魏髯这是在嫌弃她吗。

她有些无所谓的,给自己倒了杯茶,“魏髯,你要喝茶吗?”

魏髯眉头轻皱,还是第一次有人直呼他名字,别人都叫他魏将军,陛下叫他魏卿,只有她叫他魏髯。

宣绮看他不回话,将自己杯里的茶喝尽,又给自己续了一杯。

“魏髯,我可以搬到主院和你一起住吗?”

他刚喝进嘴里的茶水差点把他呛着,这女人也太大胆直接了吧。

魏髯现在虽然与她还算融洽,但这个将军夫人的位置他终归是想留给莫皖凝的,所以她待在将军府,总归是不安全,府里的妾室也对她虎视眈眈。

原本魏髯给她安排的住所离自己的主院有好些距离,因为先前他是想把宣绮扔在偏院自生自灭的,可如今两人相互和睦,她要在府里坐稳夫人之位,得搬到主院和魏髯一起住才行。

“你想搬就搬吧。”魏髯虽这样说着,耳后的红晕却已淡淡泛开。

“翠柳,把东西都搬过去吧。”

翠柳和院里的丫鬟们,正在整理她的细软,下午就要搬到主院去,下人都道夫人与将军感情和睦。

原先几位小妾们,在宣绮还没嫁进来之前,见将军把偏院留给宣绮,也都以为两人定会水火不容,宣绮不会对她们造成威胁。

可宣绮一来,就让魏髯对她关怀备至,让几位小妾都产生了危机感。

但谁都不知道,搬到主院,也只是她用来稳固府里的地位。表面两人同榻而眠,但其实只是在一个院子里,两室相邻而已。

宣绮刚搬到主院不多时,魏髯还待在府上,吩咐下人给她腾出房间来。

先前称身体抱恙的晴夫人,听得将军回府,身子便立马好了,巴巴的来见魏髯。

“将军,夫人,晴娘来了。”

魏髯坐在院子里,晴娘进了院子,便殷勤地朝他行礼。魏髯只自顾着喝茶,对于晴娘不为所动。

宣绮听说晴娘来了,便想着出去瞧瞧。看着院子里的两人,她心道这魏将军真是不解风情啊,如此美人在前,竟然不为所动。

“晴妹妹怎么来了,不是说身子不适吗?不在房里好好休息?”

晴娘见了她,装出一副柔弱的样子。

“妾听说将军回府了,想着来看看,今早没有给姐姐请安,姐姐不会怪妹妹吧。”

说着还不忘咳嗽几声,一副身娇体弱的模样。

“妹妹可别累坏了身子,该在房里好生歇着。”

“姐姐说的是,只是妹妹思念将军的紧,不知将军有空可否去妾那坐坐。”

要是宣绮是男的,看到如此娇柔的女子,怕是早就控制不住了,果然美色误人啊。

魏髯是不是不行,如此美人在前,居然无动于衷。

“身体不适,就在房里好好歇着。”

这次倒是魏髯先开口了,面上却依旧无什么神色。

“将军说的是,妾等着将军来看妾。”

晴娘行了礼,依依不舍的离开。

宣绮叹息一声,进房间去了。

收拾好东西出来,魏髯已不在院子里。

“将军人呢?”

“回夫人,将军在操场练武。”

“嗯,我也有些日子没练了,带我去看看吧。”

她来了兴致,反正自己还有事找他商量。

魏髯一把长剑如游龙般,一个翻身长剑直刺出去,剑气扬起了周身的尘土。

“**”,掌声在空旷的操场响起。

“将军真是好剑法啊。”

她慢慢走近,看着魏髯脸颊细密的汗珠,高束的发冠显得十分英气,紧束的衣口更彰显他的身材优势。

暗暗咽了口水,她尽量保持若无其事的模样。

“宣绮,要和本将比划比划吗?”

魏髯毫不在意的用手腕将自己脸上的汗擦去,带着洒脱和不羁,他的动作很迷人,宣绮忍不住咽了下口水。

看着他盯着自己的眼神,她心道:现在自己只有原身七八成的功力,和他交手定是要落下风的。

“我身上的伤还未好,还不适合练武,”先随便找个借口推脱掉吧。

他也没再多说什么,直至天色渐暗,魏髯留下来和她一起用晚膳。

可惜了晴娘,还盼着魏髯能去看她。府上的人都以为将军疼爱夫人的紧,夜夜都宿在她那里。

将军才宿在夫人那两晚,夫人就感了风寒,叫了大夫来看。可是这几日,夫人的风寒不见好,反而更严重了。

不过这些都只是假象罢了,屋子里下人们都退下了,宣绮把脚搁在椅子上,模样十分豪迈。

原著中不久后翎雀北部就会发生瘟疫,疫情凶猛,一时无法掌控,朝廷派人去也于事无补。

结果流民逃窜,瘟疫越扩越大。大家害怕传染瘟疫都不敢前往。最后,陆锦之自荐,派了当时还不受宠的他去。

陆锦之在小说最后,会成为一代君王,是不可多得的明君。

她想,若是能抱紧陆锦之的大腿,成为他的左膀右臂,助他完成大业。自己要是能在他身边谋得一席之地,往后定能一路平步青云。

原小说中,因为第一次派去的人办事不力,陆锦之才被再次安排去。若是能在第一次就前去控疫,事情就能更好的解决。

算算时间,也就是这几天了。

这几日装病,没有翠柳时刻监视,她就有机会去找陆锦之,能否抱住他的大腿,就要看她的本事了。

可是她忘了,成亲前在皇宫里,自己偷看了男主身子,还把男主得罪的不轻,误把她当作淫贼。

想要获取他的信任,怕是困难重重啊。

看着进来的魏髯,宣绮不为所动,在衣柜里翻来倒去,翻的却是魏髯的衣柜。

“你在找什么?”

“我想找件男装穿,可是你的衣服都太长了,有没有短些的。”

魏髯听了,眉头微皱。

“你找男装做什么?”

“我想出去逛逛。”

“在府里呆着闷了?”也是,她性子本就随性洒脱,定是呆不住的。

“嗯,”她顺势应下。

“你风寒还没好,不适合去外面。”

她差点忘了自己这几日在装病呢,为了避开翠柳的监视。

“我身体大好了,这几天在府里你都不知道有多烦闷。”

看着她撅起地小嘴,魏髯无奈笑笑。

“别找了,衣服的事我会替你安排。”

没想到魏髯还有这么贴心的一面,她将翻乱的衣柜门紧紧合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