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门寻尸人)张来仁张来仁全集免费在线阅读_(诡门寻尸人)全章节阅读

小说《诡门寻尸人》,现已完本,主角是张来仁张来仁,由作者“可爱白菜”书写完成,文章简述:张来仁是一个职业寻尸人,他每天的工作就是受人所托,去找死者离开尸体的魂魄,偶尔也

小说:诡门寻尸人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可爱白菜

角色:张来仁张来仁

火爆新书《诡门寻尸人》是由网络作者“可爱白菜”所编写的奇幻玄幻小说。小说内容概括:“什么事?”破旧的木板门打开,一位农村老妇泪眼婆娑,还带着一个扎着羊角辫儿的小女孩,此时的小女孩好似是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一般,好奇的看着我的小破屋内。农村老妇哭诉道。“俺家男人又不见了,这已经是第三次了,张大师,你这次可一定要把他带回来啊,这一天天我和闺女都睡不好觉。”我皱了皱眉头。“又不见了?什么时候的事了?”农村老妇哽咽着回答……

评论专区

仙宝:小清新的都市修真文,作者的几篇文都很小清新,修真了也是如此,期待后续发展。

唐朝好地主:看最新章节,准备造反了吧,这已经是功高震主,富可敌国,而且还非常作死的开始招人,这已经是主角不死,就得被逼反,两条路。不然就是zz文了

在日本当猫的日子:差点看成在日本当狗的日子,当猫差评

诡门寻尸人

《诡门寻尸人》精彩片段

第一章 尸体会躲

“什么事?”
破旧的木板门打开,一位农村老妇泪眼婆娑,还带着一个扎着羊角辫儿的小女孩,此时的小女孩好似是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一般,好奇的看着我的小破屋内。
农村老妇哭诉道。
“俺家男人又不见了,这已经是第三次了,张大师,你这次可一定要把他带回来啊,这一天天我和闺女都睡不好觉。”
我皱了皱眉头。
“又不见了?
什么时候的事了?”
农村老妇哽咽着回答。
“俺也不知道,俺昨天夜里又梦见他了,闺女还说他爹就在院子里带她踢毽子,俺怕闺女长时间和他待久了身子骨会越来越弱,就准备上山给他烧柱香聊聊天,谁知道才修好的坟头又倒了,棺材盖就躺在旁边。”
我不禁叹了口气。
“你家男人这是有冤屈,不愿意去投胎,娃儿,你爹和你玩的时候说什么了吗。”
小女孩含着大拇指,痴傻的摇了摇头。
“俺爹……俺爹不会说话了……” 我意识到事情可能有点不妙,但是寻尸要在尸体始终后二十四小时,我才能感应到尸体大致所在的方位。
于是我交代了她们娘俩一些以前的注意事项,让她们在我去她家之前,不要和任何人说话,也不要让任何人进家门。
交代完之后,转身回到屋子里拿我吃饭的家伙。
或许到现在有人很奇怪,我到底是谁?
是做什么的?
为什么一个死去的人会突然间不见了,而且还是一连三次,还有我为什么能感应到尸体的方位。
这些问题我都会慢慢解答。
我叫张来仁,是一个职业寻尸人,这个时候就有朋友要问了,寻尸人?
和那长江边上的捞尸人有什么区别?
这种话我听了不下无数次,大多都是那些不信我这个毛头小子能够有寻找尸体本事的人说的。
其实寻尸人和捞尸人差别大了去了,他们是在水里捞尸体,而我在地面上寻找尸体的魂魄,俗称鬼魂。
我偶尔也会接一接没有鬼魂的尸体失踪事件,就比如刚刚那位农村老妇的男人,她家男人在下葬的时候就被人动了手脚,做了个小风水局想要害她家。
那个小女孩就是受到了风水局的影响,变得越来越傻。
我曾经在做寻尸人之前,和我师傅是游方的赤脚医生,也从我师傅那里学到了不少本事,而且我去做寻尸人,也是我师傅要求的,正所谓师命难违,这个日后有机会再说。
那天我也帮她们破掉了风水局,又重新入葬了她们家的男人,可第二次失踪后,我在后山找到的,那时候男人就已经有一点尸变的迹象了,虽然找到尸体的时候,是静止不动的,但是手里却抓着一只干枯的死鸡。
我想这第三次消失,应该已经尸变了。
或许老妇人做梦梦见她家男人是心理原因,但是小女孩和她爹踢毽子,估计就是真正的一个尸变的尸体。
至于尸变之后为什么还有一丝人性,这还需要找到那具尸体再说。
我将房门紧紧关闭,不让眼光照射进来,屋内一年到头都点着蜡烛照明。
这间小破屋不止我一个人,再笼统的细说一下,应该是一人一鬼。
此时那个在门后安静站着,看起来就很吓人的一个少年,就是那个“鬼”。
在五年前我第一次干这一行的时候,被一个老头要求找他儿子的尸体,可是最后我只找到了儿子的魂魄,老子却没有熬过我找到儿子的尸体就走了。
于是这个名叫二春的小兔崽子……应该说是小鬼崽子,就一直跟着我了,我也在一直帮他寻找尸体。
奇怪就奇怪在我这个可以感应尸体方位的能力,竟然在朝夕相处的人身上,不起任何作用了。
若是我找不到尸体,二春的琥珀就没有归宿,也就没有机会投胎,所以他在我身旁跟了五年。
“来仁,又有活了?
这一次能让我出去吗?”
我没有搭理他,二春却率先和我搭茬起来。
我笑了笑对他打趣儿说道:“外面阳光很毒辣,你确定要出去投胎?”
二春撇了撇嘴,因为这种人性化的表情,让他看起来也不那么恐怖了。
“闷在房间里太久了,我好想出去走动走动,我这儿什么时候是个头儿啊。”
“这是你魂魄离体,我师傅给你做法后的第二个两年,也是你最虚弱的一年,在晚上你都不能直面月光,更不要说这盛夏的日头了,你就把这一年忍过去吧。”
曾经我师傅也给二春做了一次法,可以让他的魂魄在阳间停留时间久一些,但唯一的坏处是每隔两年都会陷入虚弱期,一点光芒都不能碰。
所以我这间小破屋也被封闭的死死地,哪怕是我开门的时候,并不是故作高深,而是门后有个小鬼崽子太脆弱了。
我拿好司南、八卦镜和一些防身用的东西之后,拍了拍二春有些虚幻的肩膀。
“我先出去了,我把门给锁上了,你别出去找死,有人要是无意间进来,你就按照老规矩,吓唬吓唬就行了。”
二春嘟囔一声。
“那你什么时候回来,我一个人很无聊的。”
“不出意外的话,明天一大早就回来了,我已经对尸体所在地有些感应了。”
“那如果出了意外呢?”
我笑着掏出一张黄符吓唬他说道:“你是不是巴不得我出意外呢?”
“没有没有!
来仁哥,我跟你开玩笑呢,如果你明天清晨没回来,我最多等你半个时辰,随后我就按老样子去找你。”
我本来想拒绝,但是看着二春脸上坚定的表情,欣慰的笑了笑,点头说了一个“好”字。
我径直就来到了那位农村老妇的家,此时的她就抱着女儿坐在院子里,看到我来了之后,她大喊着说道。
“张大师!
救我!
救我闺女!”
我正想着这大白天的那尸变的男人还会出来吗?
没成想老妇人话音刚落,她们家的柴房里亮过两点绿光!
我的脑袋“轰”的一声震响。
怪不得我这次感应尸体会那么快,原来这男人的尸体就躲在柴房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