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月宸喜儿《庶妃策:毒女平天下》精彩小说_苏月宸喜儿全章节在线阅读

穿越重生小说《庶妃策:毒女平天下》目前已经全面完结,苏月宸喜儿之间的故事十分好看,作者“浅糯本丸”创作的主要内容有:前世梦碎,重生梦醒,看世间冷暖,尝亲情无常;重生三年前,带着不甘,重活一世,只为复仇,以一人之力掀翻围绕自己的阴谋诡计;宿命跟前,却再遇痴心人不改,于危难之中相互扶持,情愫暗生;大难跟前,携手与共,破危局,姻缘皆定;九安山下,力挽狂澜,救苍生,情定天下;庶妃策,毒女平天下

小说:庶妃策:毒女平天下

类型:穿越重生

作者:浅糯本丸

角色:苏月宸喜儿

经典小说《庶妃策:毒女平天下》是网络作者“浅糯本丸”的代表作。以下是内容概括:“这些东西怎么都还在?”这一刻的她才恍然发现,自己随身带着的居然是采药的那个药囊,而且身上的衣服也和往日里截然不同,并不是刑堂内的那件染血的衣裙。
她一连串的念头还没转过来,几个蒙面人却已经钻透了慕西风的拦截线,开始直奔苏月生而来,雪亮的长刀掀起的劲风一瞬间连她都被笼罩其中。
“小心!”苏月生死命的将她拉到一边的动作倒是让她瞬间醒转过来,慌乱之中一抖手,直接扔出了几个药包,朝着急冲过来的那些蒙面人砸了过去。
“砰砰砰砰”药包在空中连续爆开之后,一阵烟雾迅速笼罩住了眼前所有人,灰蒙蒙的一片迷雾之下,那些之前还凶神恶煞,长刀力劈而下的蒙面杀手,瞬息之间全都悄无声息的倒了下去。
“谁敢上来,小心我不客气!我这里毒药有的是!”几包毒药彻底放倒了这些蒙面杀手之后,长孙一梦还未来得及松口气,就见到其他几个方向的蒙面人在这个时候再度而来,吓得她急急忙忙不要钱一般将要囊里用来防身的几包毒药药粉全都给扔了出去……

评论专区

开局一条小渔船:国内招的保镖当成诱饵送死,提了一句就禁言

大替身时代:猪猪的行文还没看习惯的时候真心不是很舒服

杀戮沸腾:这本时空穿梭挺不错。然而前后作品都是灵异,不看。

庶妃策:毒女平天下

《庶妃策:毒女平天下》精彩片段

第5章 生死翠微山(下)

“这些东西怎么都还在?”
这一刻的她才恍然发现,自己随身带着的居然是采药的那个药囊,而且身上的衣服也和往日里截然不同,并不是刑堂内的那件染血的衣裙。
她一连串的念头还没转过来,几个蒙面人却已经钻透了慕西风的拦截线,开始直奔苏月生而来,雪亮的长刀掀起的劲风一瞬间连她都被笼罩其中。
“小心!”
苏月生死命的将她拉到一边的动作倒是让她瞬间醒转过来,慌乱之中一抖手,直接扔出了几个药包,朝着急冲过来的那些蒙面人砸了过去。
“砰砰砰砰”药包在空中连续爆开之后,一阵烟雾迅速笼罩住了眼前所有人,灰蒙蒙的一片迷雾之下,那些之前还凶神恶煞,长刀力劈而下的蒙面杀手,瞬息之间全都悄无声息的倒了下去。
“谁敢上来,小心我不客气!
我这里毒药有的是!”
几包毒药彻底放倒了这些蒙面杀手之后,长孙一梦还未来得及松口气,就见到其他几个方向的蒙面人在这个时候再度而来,吓得她急急忙忙不要钱一般将要囊里用来防身的几包毒药药粉全都给扔了出去。
这一下五颜六色的毒雾迅速升腾而起,冲的最前的那几个蒙面人仅仅只是一阵闷哼就跟着倒了下去,生死不知。
后续的人在这个时候终于熬不住了,尤其是那个带头的蒙面人因为面巾被震飞,来不及捂住口鼻,只吸入了一点点粉色烟雾就眼前一阵模糊,摇摇晃晃砸落尘埃之后,这些人看着长孙一梦还在往外掏药包,顿时吓得再也不敢靠前,一窝蜂的拖起为首之人开始朝着远处极速窜了出去。
“再不走,我的毒药都要用完了。”
人一走,长孙一梦也停止了动作,仓促之间,她根本就没搞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只是扫了一眼那个没有没有面巾的蒙面人,只觉得自己好像在哪里见过一样,但是一时之间却又想不起来。
“你怎么样了?
别动了,我来看看!”
没想出所以然的长孙一梦是听到身后传来一阵闷哼之后才回神过来,见到长刀还插在苏月生腹部,顿时微微皱眉摇头道:“伤口有点深,你们稳住他的身形,需要拔刀止血。”
“这里太危险了,那群人随时会杀个回马枪,殿下不能待在这里!”
慕西风一声咆哮,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见到长孙一梦已经一下子将长刀给拔了出来。
“忍着点,马上就能止血。”
银针飞舞,长孙一梦一瞬间麻利的撕开了伤口周围的衣服,开始清洗伤口,敷药包扎,恍若行云流水一般娴熟。
“不愧是沙场大将出身,这般剧痛都能忍得住。”
苏月生脸色扭曲,剧烈的疼痛让他双手甚至于直接深深地插入泥土之中,却硬生生的忍住了,身体也僵直一动不动,倒是让长孙一梦露出了一丝服气的神情。
苏月生这一点和苏月宸是截然相反,一个是娇生惯养的王爷,一个,却是历经沙场的铁血战将!
“你认识本王?
不知姑娘芳名?
我们见过吗?”
见到长孙一梦似乎认识自己,而且直接撕开身上的裙摆给自己包扎伤口,苏月生惨白的脸上顿时浮现出一丝疑惑。
“你不认识我?
我是你王——”长孙一梦随口一句话还未说完,忽然一下子停住了,转而看了看对方,目光也随之而变,忍不住脱口而出道:“你确定不认识我?”
“确定!”
苏月生摇了摇头,转而看了一眼慕西风等人,周围围成一圈的护卫全都跟着摇头不已。
“今年,今年是哪一年?”
那一瞬间,她情不自禁的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发现并没有伤口之后,双手也同时放到了眼前,白皙的手指上除了血污,洁净无瑕,再无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