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名侦探)沈裳无敌小贱贱_大唐第一名侦探完整版阅读

悬疑惊悚小说《大唐第一名侦探》,现已完结,主要人物是沈裳无敌小贱贱,文章的原创作者叫做“无敌小贱贱”,非常的有看点,小说精彩剧情讲述的是:玄宗治下的盛唐穿越者只要被发现,便会立刻被朝廷抓捕并处死而倒霉的沈裳刚回到过去,就被人发现了穿越者的身份想要不被举报,他就只能按照对方威胁的条件:不断破案晋升,从而拿到大唐第一名侦探的称号可是他并不知道,从这一刻开始,自己已经陷入到了整个大唐权贵间争夺“华夏神鼎”的暗战之中!

(本书主角智力拉满,细节、彩蛋堪比漫威带有一些轻微的科幻、玄幻色彩并且,励志要做全网历史悬疑推理的天花板!全书预计五百万字以上欢迎读者指证并寻找书中彩蛋!极度欢迎先收藏养肥!)

小说:大唐第一名侦探

类型:悬疑惊悚

作者:无敌小贱贱

角色:沈裳无敌小贱贱

强推热门悬疑惊悚小说《大唐第一名侦探》,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无敌小贱贱”。故事无广告版讲述了:“老爷和差人们啊?”沈裳急忙问道:“方才在土皮山上的那些人不也是见过我了吗?那些人你怎么解决?全部杀掉吗?”“哈哈。”胡安一听,顿时笑了出来:“这个世界上虽然有很多穿越者,并且也有很多知道这件事情的人。但是底层的官吏和百姓他们的认知还是十分有限的。你之后只需说你是从吐蕃西边的沙丘国来的便可。那边的服装奇怪,很少有人真正见过……

评论专区

长生:晋江,女尊。书是好书。不喜勿入

勿扰飞升:女主真的很可爱呀

贼人休走:待看。。。。。。

大唐第一名侦探

《大唐第一名侦探》精彩片段

第5章 初见少女

“老爷和差人们啊?”沈裳急忙问道:“方才在土皮山上的那些人不也是见过我了吗?那些人你怎么解决?全部杀掉吗?”

“哈哈。”胡安一听,顿时笑了出来:“这个世界上虽然有很多穿越者,并且也有很多知道这件事情的人。但是底层的官吏和百姓他们的认知还是十分有限的。你之后只需说你是从吐蕃西边的沙丘国来的便可。那边的服装奇怪,很少有人真正见过。再加上我在一旁帮你说服。这样一来,他们是绝对不会对你产生任何怀疑的。”

“那这两个人呢?”沈裳穿好衣服之后,指了指牢门外的老差人和小差人说道:“他们两个如今可是听见了咱们的对话,又怎么能够保证他们不会说出去?”

“他们两个是聋哑人。”胡安冷笑一声:“五、六年来我也察言观色过,实打实的聋哑人。你放心。”说着,他站起身来:“那就这么说定了!现在我就安排你出狱。你先住在老爷府上。等今天的案子如果真的如你所说的一样的话,那我就将你推荐给老爷开始破案。”

“那如果我今日的推测错了呢?”沈裳问道。

“那就将你交予州府,按律法办。”胡安平静的说道。

沈裳见他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也就无可那些只得答应。毕竟从现代回到古代自己是做了心理准备的。也早就知道所谓的穿越回古代并不像小说里一样,回来之后便能处处装逼,吊打一切。真正的穿越,的确是会有死人的风险。眼下的局势已经算是一个不错的开端,毕竟,自己还有那么一丝的利用价值。否则的话,直接就会因为没有古代的户牒而沦为奴隶。甚至是被官府用来冒充案犯(古代破不了案,是真用无辜的人来充数!)。当然,也有其他的穿越者直接穿越到战场瞬间被杀,或者是穿越到了鸟不拉屎的丛林中死在野外。这些可都是有可能的事情。

从牢房出来之后,胡安便打了两个复杂的手势。小差人见了,直接便从老差人的手中拿过了灯笼。借着里面的火焰和几把牢房里的干草,在地上把沈裳原先穿来的现代的衣服全部烧成了灰烬。之后,老差人又接过了灯笼,引着其余三人从监狱的大门里面退了出来。

兜兜转转了几回之后,几人便来到了一处高门大院的跟前。

沈裳往两边看看,从正门算起,两边的院墙加在一起足足有个三四十米长。如果算上方才从侧面估算的二十来米的宽度的话,那就是一座占地为六百到八百平米的宅子。而且大门宽度也有个两、三米。棕门红柱,金钉铜环。两边各有一只活灵活现的石狮子已做镇宅之用,显得整个府邸都气派非常。

沈裳不由得在内心赞叹道:还是古代好啊,只是一个县太爷便有如此气派的宅院。不过,他所不知道的是:这大唐虽然富庶,但也只有胡裘这样在长安或洛阳附近的县令才有这种特殊的待遇。而其余州府的大部分县令,他就算是再贪腐奢靡,也是万万不敢明目张胆地盖这么大个的一个院子。

等那老差人喊开了门来,几人又沿着墙根往宅子的西北深处走去。一路上有花有草,倒也显得十分幽静。不多时,几人便来到了宅院西南的尽头。这里有三件房屋孤零零的盖在了院子犄角的位置,但是并不紧贴墙壁。房门朝南,有一排水缸堆在墙边,应该是之前用来储存雨水所用。房屋在月光下就能看出来布满了灰尘,加之四周围丛生的杂草,显然就是很久没有人居住过了。

那小差人小跑着便去打开了最右边的房门。吱吖一声,两扇门一开,便有一股厚重的发霉味道传了出来。沈裳迎风闻到,顿时感觉隐隐作呕。

“你且将就一夜,明日里我再差人过来收拾。”胡安说完,也不管沈裳乐意不乐意。兀自招了招手,便带着两个差人离开了。

沈裳又能有什么办法?也只得将就一夜。他见屋内霉味实在巨大,于是便在原地深吸了一口空气,之后用袖子掩住口鼻,飞也似的跑进了屋里将前后所有窗子全部打开。然后,他又飞也似地跑了出来大口的呼吸外面的新鲜空气。不过好在此时微秋,夜晚凉风阵阵。通风了有半个时辰左右,屋内的霉味儿便逐渐淡薄了许多。

沈裳试探着走进了屋内,发现屋内只有一张床,一个桌子。其余东西一无所有。他又来到床前,见上面竟然还有一张黑漆漆的褥子铺在上面。他哪敢躺在上面?立刻便捏着鼻子将褥子丢到了屋外的墙根下面。

等回到屋内,沈裳不禁唉声叹息地埋怨。想不到偌大个县令的宅院,却让自己住这种垃圾房子。不过他也没有任何的办法。也许是穿越导致的劳累所致,沈裳是又困又乏。思想斗争了半天,最后还是合衣躺在了屋中的床板。不到片刻,他就深深的睡了过去。

第二天起来,沈裳醒来的时候,竟然太阳都已经爬到了正当空。隐约间屋外似乎有一阵阵嘈杂的声音,其中还夹杂着低声的交谈。

沈裳起来到房门外一看,原来是胡安派来一些家丁和工匠正在外面外面打扫、修缮。一旁还摆放了一些家具。看样子也应该是给自己准备的。

一个年长的家丁一见沈裳出来,便立刻上前行礼说道:“沈公子好。”

“嗯嗯,好,好。您也好。”沈裳急忙照着对方的姿势也立刻还礼。

“额,公子不必多礼。”老家丁尴尬地说道:“胡管家令我们几个今天给您把房子收拾妥当。您呢,先先洗洗脸,漱漱口。完毕之后,老奴我就带您去前厅见胡管家。”说完,一招手。便有两个年轻家丁分别端着个铜盆和用来漱口的水碗走了过来。

沈裳也没客气,这一夜睡的脸紧嘴干,正好想要洗漱一下。完毕之后,便由那老家丁引着一路来到了前厅。

前厅不大,约莫二十平米左右。中间一张圆桌的边上坐着的两个人正在喝茶谈天。沈裳远远看去,一个正是管家胡安,而另一个则是昨天晚上在土皮山上抓自己那位县令。一旁还有一个身穿浅绿衣衫的少女,似乎是府上的丫鬟,正在给二人用茶壶沏水。

那少女生的唇红齿白,沈裳只不过从斜刺随意的瞟了一眼,便顿时被吸引住了眼睛。一时之间竟然缓慢了脚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