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昀沈澜筝《殿下,你家夫人接近你目的不纯》_殿下,你家夫人接近你目的不纯热门小说

小说《殿下,你家夫人接近你目的不纯,新书正在积极地更新中,作者为“南不住的氘”,主要人物有容昀沈澜筝,本文精彩内容主要讲述了:沈澜筝因为自小被欺负,早就将自己磨圆,直到遇到那个少年,她变得像个小孩子一样在他怀里说着委屈
他是被抛弃的五皇子周临渊,被自己皇叔救下成为外人眼里的临渊世子,也是她一个人的容昀,遇见她,他所有的假装轻松都溃不成军
“我爱你,所以这一次我不会再屈于命运”
“我爱你,所以这一生我不能成为你的软肋”
我不会丢下你自己去做什么所谓对你的保护,所有的事情,我们都要一起

小说:殿下,你家夫人接近你目的不纯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南不住的氘

角色:容昀沈澜筝

《殿下,你家夫人接近你目的不纯》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南不住的氘”。《殿下,你家夫人接近你目的不纯》内容概括:几日后,沈澜筝提着一只烧鸡和一壶浊酒,爬了几个钟头的山,累得满头大汗,终于是到了容素山庄大门口。“这位小哥,麻烦你,我想见见庄主。”守门的小哥看到澜筝,嘴角不自觉地抽搐了一下,见多了抬着金银财宝来见他家庄主的,这个提着烧鸡的是怎么回事?“小姑娘,你找庄主何事?”“我想拜他为师!”“小姑娘,我家庄主不轻易收弟子,你还是回吧。”沈澜筝闻言,眉毛轻挑一下,了解了几日,她已知晓许多名门公子想拜庄主为师,最后却连面都未见上。不过,她沈澜筝还不信容庄主能不出门了?于是,沈澜筝挑了门前台阶角落坐下,随手从衣袋里掏出一本书,由上午头就这样一直坐到晚上才回去……

评论专区

对不起,我性别认知障碍:ABO类型的文,女主冷静强大

怪物猎人与怪物虐人:​变龙杀人无所谓,但变成母龙是几个意思,这是以后等着给人上的节奏?没想到这个作者也写起变身文了,舒克毁人啊

火影之卡皇:节奏不错的爽文,不随剧情走好评,作为同人不能要求太高。火影同人里的粮草

殿下,你家夫人接近你目的不纯

第3章 你提着烧鸡去拜师?

几日后,沈澜筝提着一只烧鸡和一壶浊酒,爬了几个钟头的山,累得满头大汗,终于是到了容素山庄大门口。

“这位小哥,麻烦你,我想见见庄主。”

守门的小哥看到澜筝,嘴角不自觉地抽搐了一下,见多了抬着金银财宝来见他家庄主的,这个提着烧鸡的是怎么回事?

“小姑娘,你找庄主何事?”

“我想拜他为师!”

“小姑娘,我家庄主不轻易收弟子,你还是回吧。”

沈澜筝闻言,眉毛轻挑一下,了解了几日,她已知晓许多名门公子想拜庄主为师,最后却连面都未见上。

不过,她沈澜筝还不信容庄主能不出门了?

于是,沈澜筝挑了门前台阶角落坐下,随手从衣袋里掏出一本书,由上午头就这样一直坐到晚上才回去。

就这样过了六,七日,傍晚,“再会小哥,我明天还来!”

“姑娘,你还是回去吧,别再坚持了。”

沈澜筝虽然内心觉得拜师这样的事,才几天无果,她并没气馁,却仍表现出一副可怜的样子,眨巴着大眼睛“小哥,我是真的一定要拜庄主为师的,你就帮帮我吧!”

门口小哥真的不知该说些什么了,这小姑娘,前两日来还带了烧鸡,这两日直接空手,……

大门从内部被打开,门口守门弟子忙退到一侧行礼“师傅”

“您是…庄主吗?”沈澜筝心下一喜,总算让自己等到了。

“是老夫没错,小女娃,你是何人啊?”

“回庄主,小女是沈澜筝,想拜您为师!”

庄主虽然不常出门,但对泉城的事和这门口守了几日的小女娃却都知晓。

“你这小女娃倒好,别人拜我老头子为师,都是金银财宝的,你空着手便来了?”容老庄主并非贪财之人,只是对沈澜筝却越发好奇了。

“庄主,小女前两日带了烧鸡的,只是这两日…没钱了,所以便只能空着手来。”沈澜筝这点倒真的没有撒谎,自己在沈府过的那般日子,钱袋子里基本便是空的。

“京都来的沈家,会没钱吗?”

沈澜筝这回是真的没想到,容礼庄主竟然对泉城的事这么清楚。

“容庄主,我们沈家虽然是京都所来,但兄长一心为民,来泉城以后也是从府中支了不少银两帮扶百姓,平日我们过的日子也较为简朴。”

沈易的确从府内支了银子用于百姓,只不过瞒着那沈兰意母女,而自己日子简朴,银两也不至于只能买两只烧鸡,大多都是被那母女克扣了去,只是沈澜筝并不想提。

“小女此番来拜师,也是想向容庄主多学些技能,平日里可多帮助兄长。”

周临渊一个世子,自是有些人脉,沈家的情况早已查清告诉了容庄主,“罢了,进来吧小女娃,今日天晚了,你明日再归家。”

沈澜筝心里一喜,忙跟上容礼,“您可是答应收我为徒了?”

“做我的徒弟可不轻松,你可想好了?”

“当然了!师傅~”容礼被她这声师傅叫的心下欢喜,“既是这样,你在家收拾两日便上山来吧!”

次日,沈澜筝心里解了一大难题,哼着小曲便蹦跳着回了沈家,只是一进大门,沈澜筝就感觉气氛不对,父亲坐在正堂,“给我跪下!”

沈澜筝顺从地跪下,眼睛瞥到坐在一侧的沈兰意和陈氏,内心了然,这对母女,真是处处能挑她错的机会都不放过。

“姐姐,你昨晚一夜未归,可知我们大家有多担心你吗?好在这是泉城,不是京都,不然若是让人传着你夜不归宿,旁人还以为你去夜会什么公子了?你将我们沈家的颜面往哪搁呢?父亲怕是因为你又要被笑话了啊”

沈兰意真是打得一手好算盘,父亲最重面子,把家里的颜面这么一说,父亲立即便脸色铁青,

“沈澜筝,来了泉城,你日日不着家,丝毫不为家里事忧心便罢了,如今到了及笈的年纪,竟然还学会了夜不归宿!来人,上家法!”

沈澜筝心寒得很,那沈兰意往日便是个不检点的,夜会外男是常有的事,陈氏帮她瞒着,父亲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自己倒是成了个罪人。

“父亲恕罪,筝儿并非不为家里分忧,听闻容素山庄庄主德高望重,这几日筝儿只是想要拜那老庄主为师,昨日也是老庄主将筝儿留宿山庄,完成对筝儿的考验罢了。”

“那容老庄主在当地可是颇有名气啊,周围许多官职比父亲大的都未能拜成了师,筝儿,你如今可是让父亲扬眉吐气了一次啊!”

沈澜筝看着自己父亲变得比翻书还快的脸,只觉得心寒。

沈兰意母女虽是不满自己受了夸奖,不过自己到底是被她们安排的,倒是也忍了下来。

“还不知道是真是假呢?你不会是为了免一顿责罚吧?容老庄主会收这么一个贱人当弟子吗?我看,只是为了掩盖自己昨夜去做了什么龌龊事吧?”林姨娘所出的沈思乐年纪小,说话倒是没个把门的。

沈澜筝最厌恶别人叫她贱人!

“思乐妹妹,庄主说我后日便上山,是真是假,后日便知,不管你相不相信,这都是板上钉钉的事实,难道,你不想父亲在同僚间有脸面吗?”

“贱人,你少血口喷人!”

“够了,你们还把不把我这一家之主放在眼里?思乐给我回去思过半日!还有你,念在你做了点有用的事的份上,便不罚你了,给我回去好好准备,莫要给我丢脸!”说完,便拂袖离开。

“贱人,我说你什么,你受着就好,还敢顶嘴?”沈思乐气不过,临走将本就跪在地上的沈澜筝踹倒。

沈澜筝一声不吭,低着头苦笑,我说错了什么话?虽然父亲不公正,却仍旧是自己的亲生父亲,怎么内心还是会痛呢?

待所有人离开,她才慢慢从地上起来,眼底恢复了冷静与清明,管他呢?反正无论在谁眼里,自己都是那个恶人。

                       

小说:殿下,你家夫人接近你目的不纯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南不住的氘

角色:容昀沈澜筝

《殿下,你家夫人接近你目的不纯》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南不住的氘”。《殿下,你家夫人接近你目的不纯》内容概括:几日后,沈澜筝提着一只烧鸡和一壶浊酒,爬了几个钟头的山,累得满头大汗,终于是到了容素山庄大门口。“这位小哥,麻烦你,我想见见庄主。”守门的小哥看到澜筝,嘴角不自觉地抽搐了一下,见多了抬着金银财宝来见他家庄主的,这个提着烧鸡的是怎么回事?“小姑娘,你找庄主何事?”“我想拜他为师!”“小姑娘,我家庄主不轻易收弟子,你还是回吧。”沈澜筝闻言,眉毛轻挑一下,了解了几日,她已知晓许多名门公子想拜庄主为师,最后却连面都未见上。不过,她沈澜筝还不信容庄主能不出门了?于是,沈澜筝挑了门前台阶角落坐下,随手从衣袋里掏出一本书,由上午头就这样一直坐到晚上才回去……

评论专区

对不起,我性别认知障碍:ABO类型的文,女主冷静强大

怪物猎人与怪物虐人:​变龙杀人无所谓,但变成母龙是几个意思,这是以后等着给人上的节奏?没想到这个作者也写起变身文了,舒克毁人啊

火影之卡皇:节奏不错的爽文,不随剧情走好评,作为同人不能要求太高。火影同人里的粮草

殿下,你家夫人接近你目的不纯

第3章 你提着烧鸡去拜师?

几日后,沈澜筝提着一只烧鸡和一壶浊酒,爬了几个钟头的山,累得满头大汗,终于是到了容素山庄大门口。

“这位小哥,麻烦你,我想见见庄主。”

守门的小哥看到澜筝,嘴角不自觉地抽搐了一下,见多了抬着金银财宝来见他家庄主的,这个提着烧鸡的是怎么回事?

“小姑娘,你找庄主何事?”

“我想拜他为师!”

“小姑娘,我家庄主不轻易收弟子,你还是回吧。”

沈澜筝闻言,眉毛轻挑一下,了解了几日,她已知晓许多名门公子想拜庄主为师,最后却连面都未见上。

不过,她沈澜筝还不信容庄主能不出门了?

于是,沈澜筝挑了门前台阶角落坐下,随手从衣袋里掏出一本书,由上午头就这样一直坐到晚上才回去。

就这样过了六,七日,傍晚,“再会小哥,我明天还来!”

“姑娘,你还是回去吧,别再坚持了。”

沈澜筝虽然内心觉得拜师这样的事,才几天无果,她并没气馁,却仍表现出一副可怜的样子,眨巴着大眼睛“小哥,我是真的一定要拜庄主为师的,你就帮帮我吧!”

门口小哥真的不知该说些什么了,这小姑娘,前两日来还带了烧鸡,这两日直接空手,……

大门从内部被打开,门口守门弟子忙退到一侧行礼“师傅”

“您是…庄主吗?”沈澜筝心下一喜,总算让自己等到了。

“是老夫没错,小女娃,你是何人啊?”

“回庄主,小女是沈澜筝,想拜您为师!”

庄主虽然不常出门,但对泉城的事和这门口守了几日的小女娃却都知晓。

“你这小女娃倒好,别人拜我老头子为师,都是金银财宝的,你空着手便来了?”容老庄主并非贪财之人,只是对沈澜筝却越发好奇了。

“庄主,小女前两日带了烧鸡的,只是这两日…没钱了,所以便只能空着手来。”沈澜筝这点倒真的没有撒谎,自己在沈府过的那般日子,钱袋子里基本便是空的。

“京都来的沈家,会没钱吗?”

沈澜筝这回是真的没想到,容礼庄主竟然对泉城的事这么清楚。

“容庄主,我们沈家虽然是京都所来,但兄长一心为民,来泉城以后也是从府中支了不少银两帮扶百姓,平日我们过的日子也较为简朴。”

沈易的确从府内支了银子用于百姓,只不过瞒着那沈兰意母女,而自己日子简朴,银两也不至于只能买两只烧鸡,大多都是被那母女克扣了去,只是沈澜筝并不想提。

“小女此番来拜师,也是想向容庄主多学些技能,平日里可多帮助兄长。”

周临渊一个世子,自是有些人脉,沈家的情况早已查清告诉了容庄主,“罢了,进来吧小女娃,今日天晚了,你明日再归家。”

沈澜筝心里一喜,忙跟上容礼,“您可是答应收我为徒了?”

“做我的徒弟可不轻松,你可想好了?”

“当然了!师傅~”容礼被她这声师傅叫的心下欢喜,“既是这样,你在家收拾两日便上山来吧!”

次日,沈澜筝心里解了一大难题,哼着小曲便蹦跳着回了沈家,只是一进大门,沈澜筝就感觉气氛不对,父亲坐在正堂,“给我跪下!”

沈澜筝顺从地跪下,眼睛瞥到坐在一侧的沈兰意和陈氏,内心了然,这对母女,真是处处能挑她错的机会都不放过。

“姐姐,你昨晚一夜未归,可知我们大家有多担心你吗?好在这是泉城,不是京都,不然若是让人传着你夜不归宿,旁人还以为你去夜会什么公子了?你将我们沈家的颜面往哪搁呢?父亲怕是因为你又要被笑话了啊”

沈兰意真是打得一手好算盘,父亲最重面子,把家里的颜面这么一说,父亲立即便脸色铁青,

“沈澜筝,来了泉城,你日日不着家,丝毫不为家里事忧心便罢了,如今到了及笈的年纪,竟然还学会了夜不归宿!来人,上家法!”

沈澜筝心寒得很,那沈兰意往日便是个不检点的,夜会外男是常有的事,陈氏帮她瞒着,父亲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自己倒是成了个罪人。

“父亲恕罪,筝儿并非不为家里分忧,听闻容素山庄庄主德高望重,这几日筝儿只是想要拜那老庄主为师,昨日也是老庄主将筝儿留宿山庄,完成对筝儿的考验罢了。”

“那容老庄主在当地可是颇有名气啊,周围许多官职比父亲大的都未能拜成了师,筝儿,你如今可是让父亲扬眉吐气了一次啊!”

沈澜筝看着自己父亲变得比翻书还快的脸,只觉得心寒。

沈兰意母女虽是不满自己受了夸奖,不过自己到底是被她们安排的,倒是也忍了下来。

“还不知道是真是假呢?你不会是为了免一顿责罚吧?容老庄主会收这么一个贱人当弟子吗?我看,只是为了掩盖自己昨夜去做了什么龌龊事吧?”林姨娘所出的沈思乐年纪小,说话倒是没个把门的。

沈澜筝最厌恶别人叫她贱人!

“思乐妹妹,庄主说我后日便上山,是真是假,后日便知,不管你相不相信,这都是板上钉钉的事实,难道,你不想父亲在同僚间有脸面吗?”

“贱人,你少血口喷人!”

“够了,你们还把不把我这一家之主放在眼里?思乐给我回去思过半日!还有你,念在你做了点有用的事的份上,便不罚你了,给我回去好好准备,莫要给我丢脸!”说完,便拂袖离开。

“贱人,我说你什么,你受着就好,还敢顶嘴?”沈思乐气不过,临走将本就跪在地上的沈澜筝踹倒。

沈澜筝一声不吭,低着头苦笑,我说错了什么话?虽然父亲不公正,却仍旧是自己的亲生父亲,怎么内心还是会痛呢?

待所有人离开,她才慢慢从地上起来,眼底恢复了冷静与清明,管他呢?反正无论在谁眼里,自己都是那个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