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云释傅司瑾(怀了死对头的崽后,我翻车了)完结版在线阅读_(怀了死对头的崽后,我翻车了)全集在线阅读

现代言情小说《怀了死对头的崽后,我翻车了》目前已经全面完结,暮云释傅司瑾之间的故事十分好看,作者“汐颜魅”创作的主要内容有:帝都八大家族之一的暮家继承人暮云释从小就有一个伟大的志愿,那就是生一个孩子来接班然后过上混吃等死的咸鱼生活,为了保证生出高质量孩子,所以这些年她一直在物色上等基因,和小姐妹出来蹦迪时刚好碰到正在被暗杀的傅司瑾,她的死对头,秉着免费至上的精神,她一棒子打蒙了这个在帝都别人都敬而远之的煞神,一顿操作猛如虎,取到了她想要的东西,事后,被扒了衣服扔在小巷的男人黑着脸吩咐下属,“查,找到这个人,把她给我碎尸万段!”然而在经历了诸多事情之后,傅司瑾找到了这个扒光自己衣服的女人,将她抵在墙上,宠溺的对她说“女人,这么想要怀上我的孩子吗?”暮云释看着这个她从小就不待见的死对头,“滚!”你个自恋不要脸的,老娘要独自美丽!场景一,今天又惹老婆不开森了,老婆出去浪不要我了,Σ(ŎдŎ|||)ノノ怎么办!粘着她,叮咚,傅·虎(狗)皮膏药·司瑾已上线;场景二,“傅爷,暮小姐又去蹦迪了”“哦,那没事”隔了一段日子,“傅爷,暮小姐正在和刚回国的陆家大少爷……”“靠,敢敲我墙角?”一阵风过去,人已提着80米大刀杀去……

小说:怀了死对头的崽后,我翻车了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汐颜魅

角色:暮云释傅司瑾

现代言情小说《怀了死对头的崽后,我翻车了》的作者是“汐颜魅”。梗概:拍卖会上。暮云释正在一间包间里嗑着瓜子儿。她观察着周围的环境,呦呵!今天来的人不少嘛,听说今天的拍卖会上会有一块古玉,刚出土的,不知道从哪个墓里面挖出来的,可以说是价值连城呢,玉的成色也非常好。“小姐,请问您需要点什么吗?”暮云释瞅着这旁边的小侍,眉清目秀的,真好看,她笑着看着他,站起身来朝他走去。这笑容看着怎么有点渗人呢?这小侍看着向他走过来的暮云释,就好像看着一个大色魔一样……

评论专区

第十使徒:我了个草,我的毒奶粉名字就叫第十使徒,可他妈为啥我玩了个瞎子

北宋小厨师:金国南下灭宋 ,主角阵前叫嚣道决斗吧 完颜宗翰。接着拿出一口锅 和勺子,妈的一个厨师居然要和女真人比赛 还他妈的比厨艺 输了就退兵,你以为你这是中华小当家啊

聊斋大圣人:安排的女配太多太刻意了,让此书逼格大降,尤其是那个青梅,见了几次面而已,就要死要活的,看得我尴尬症都犯了,本来勉强入口,现在只能再吐回去了

怀了死对头的崽后,我翻车了

《怀了死对头的崽后,我翻车了》精彩片段

第3章 相遇

拍卖会上。

暮云释正在一间包间里嗑着瓜子儿。她观察着周围的环境,呦呵!今天来的人不少嘛,听说今天的拍卖会上会有一块古玉,刚出土的,不知道从哪个墓里面挖出来的,可以说是价值连城呢,玉的成色也非常好。

“小姐,请问您需要点什么吗?”

暮云释瞅着这旁边的小侍,眉清目秀的,真好看,她笑着看着他,站起身来朝他走去。这笑容看着怎么有点渗人呢?这小侍看着向他走过来的暮云释,就好像看着一个大色魔一样。还是那般恭敬的低着头,但是他慢慢往后退的脚步已经暴露了他此刻的忐忑不安的心情,直到暮云释把他逼的无路可退抵到墙上。

暮云是莞尔一笑,觉得这侍应生太好玩儿了。

暮六真是没脸看唉,这小姐什么时候能改变这颜控的毛病?看见帅气的小哥哥就要调戏。整的别的家族看见他们这群人就像看到色魔一样。

“小哥哥你长这么好看,要不要跟了我呀?”

“我有钱有颜,可以包养你哟!”暮云释手摸着小侍应生的脸,眼睛闪闪的,像发现了宝贝一样。

“我…我……我不适…适合……”小姐!这个侍应生越说声音越小,脸像滴血一般红,到最后竟没声了,“哈哈哈~”暮云释轻笑,“小哥哥太可爱了吧!”她身体贴近他,慢慢的,用她的腿打开眼前这个眉清目秀的人他那因拘谨而闭合的修长双腿,身子向他倾去,温热的气息打在他的脸上,小侍应生退无可退,就像无路可逃的小兔子一样。

“嗯!”声音很重的,像是在提醒谁一样。

谁呀?暮云释有点恼火,他奶奶的,谁打扰爷爷撩美人,偏头一瞧……

!!!乖乖!怎么是他!

赶忙把头附在旁边的人脖子旁,外面那个俊美的男子只丢下一句“不知羞耻”随后便离开了,很是不屑。

靠,这男人怎么这么……狗!狗!还是狗!呸!

这正是那晚被她扒了衣服的那人。

死狗子!看爷爷怎么整你!

两人的梁子就此结下。

这边,傅司瑾刚在包间坐下,就想起刚刚在走廊看到的那一幕,怎会有这般不知羞的女人,真是辣眼睛,要发情去开个房啊!

其实,暮云释做的也没多出格,只不过是两人离得距离比较近,因怕他认出来不得不把头歪在小哥哥脖子上制造出他们在亲吻的假象,不过,这既然已经被误会了,也没什么好解释的。只希望将来傅狗子想起这回事时,不要那么后悔就行。

时间已经过去了两小时,拍卖会正在进行中。

“傅爷,打听清楚了,古玉将作为今晚的拍卖会压轴出现。”

“嗯!”

这古玉是傅家老祖宗一直流传下来的,上个世纪80年代被傅家的太老爷子带进墓中。现如今不知道被哪个盗墓贼挖出来了。当然这完全可以出示证据将这块玉从拍卖会拿走,只是程序有点麻烦,毕竟上个世纪80年代的时候,玉已经随着太老爷子下葬了,生前太老爷子也未曾留下一些关键的证据,老管家是太老爷子的家养书童,可以说见证了傅家的历史,就算暗中进行,让一些有心人听到了,未免太丢人了。

“唐三彩!”

“一次!”台上的主持激动的叫喊着,“在座的各位还有加价的吗?”

“两次!”

“再问一遍,还有加价的吗?”

“三次成交!”

“真没意思!“暮云释嗑着瓜子,”叫了这么多遍,怎么还没到最后一件儿?这效率也太低了吧!”

“小姐,耐心一点,听说这刚挖出来的古玉是最后压轴的,不仅仅是价值连城,听说它还有一些神奇的作用!”

听到这里,暮云释来劲儿了。眼睛锃亮锃亮的,就像是从灯塔射出来的光一样,“哦?什么神奇作用?快!赶紧说!”

“这……不知道!” 暮六挠了挠头,他只是看着小姐蔫儿蔫儿的,想说一句提起小姐兴趣罢了,这还刨根问底的,他没这专业服务啊!

“你个废物!”暮云释撇了撇嘴,继续嗑她的瓜子去。

“……” ꒦ິ^꒦ິ我已经不想再说什么了!呜呜呜~小姐哪儿都好,就是长了一张嘴。

“各位观众请注意,今晚最后一件压轴品隆重登场,它是从明朝时就流传下来的一古玉,已经过专家鉴定,据说此物放入怀中,可驱散全身寒凉,可谓是上等暖玉,驱虫辟邪,听说将死之人只要把它放在旁边,可再多撑一天,最重要的是它可保持尸身不化。”

暮云释这时正要张嘴嗑瓜子的动作也停住了,这么神奇的吗?呵,那这玩意儿我抢定了。

“暮六,加派人手!”

就光是主持台上的人那么一说,台下的人立刻躁动起来。只听他那一句,“现在起拍!”

台下的人跟疯了一样,争相喊着往上报价。

“三千万!”

“三千五百万!”

“滚,都别跟我抢,这玉是我的!我出五千万!”

“穷鬼!五千万就想带走这价值连城的玉,我出八千万!”

“九千九百万!”

“呸!你妈的,那一百万你是舍不得出吗?出不了那么高的价,就别在这丢人现眼!”

“死开!我出两亿!”

……

楼下的叫价已经加到40亿了。

傅司瑾看着正在竞争的台下的众人,嗤笑了一声,从别人墓里边挖出来的东西在这争夺,真是可笑。就在这儿继续争吧,是我傅家的东西,不管最后谁拍下了,你……可要拿好了!眼神中尽是戏谑,这人隐在黑暗中嘴角微勾,忽明忽暗,这一刻就好像是煞神降临一般!

忽然,楼上包间中。一个非常沉稳的声音传出,“一百亿!”这声音就如同他的主人一样,带有压迫感让人无法拒绝,这下场上的人都安静下来。

“谁呀?这么大手笔?”

“天哪,这是要倾家荡产了!”

“这人怕是要疯了吧!”

“一群穷鬼,拈酸吃醋,看不到说酸,人家就是有钱,关你屁事!”

“真是一群没见识的家伙!”说这话的是和暮云释在同一楼层的一个富家子弟。

哟呵,这声音挺熟悉啊!转头一瞧,是陆家的小公子,整天就是和狐朋狗友出去玩机车赛车,他妈挺着孕肚把陆家嫡长子挤出国外十几年,他妈是小三上位,怀孕的时候来家里边大闹,把陆夫人气的卧病在床,没几年光景就去世了。

这玩意儿,怎么说呢?他妈不干人事,儿子贱兮兮的,嘴老欠抽了!

“嘿!二愣子!”

陆行业转过头看这边一眼,以为是会场嘈杂,在喊其他人。

“二愣子,说你呢!别转头了!”来了来了,她来搞事情了!!!

靠,这女的刚刚是在说我?生气,我要——嗯?

打眼一瞧,好漂亮的妹妹(念三声)啊!哦,哥哥~我要陷入爱河辣~~~⁄(⁄ ⁄•⁄ω⁄•⁄ ⁄)⁄羞羞

不对,他妈的这娘们骂我,我要反击回去,可是,这么漂酿的妹纸,我舍不得啊,不!一定是其他人骂的,这时,又来了一句“呆头鹅,喊你呢!还不回话!”

◝₍ᴑ̑ДO͝₎◞好吧,梦想破灭!

呜呜呜,这么漂亮的美人,为什么长了一张嘴啊~~~

“爷爷在此!”哼,小爷支楞起来了,女人,你迷惑不了我!

“喂!你谁呀?丑女人!”

!!?╰_╯╬

我忍……!!

“听你刚刚说的,好像你很有能耐似的,有本事把那块破玉拍下来呀,你敢吗?”暮云释对他万分鄙视,这视线让他觉得被小瞧了。

“爷爷那是不稀罕,一块破玉,还不值得爷为它付出人力物力。”他又不傻,刚刚楼上那男人出价的时候,他就知道今天想要带走这块玉很难,最后很有可能落到那男人手中,那男人一看就知道是个不好惹的(*ꑒꆯꑒ*)冫

哼,人家可是个乖宝宝,才不上当!

肩膀上突然出现了一只手,“啊!鬼啊!”突然嘴巴被捂住,“吵死啦,闭上你那坑,不然我阉了你!”

转头瞄一眼,我靠,美人?不,呸,丑女人!他瞪着她,好像他们之间有什么深仇大恨一样,“唔唔唔唔……”快放开我!

“你乖一点!”随即,她凑到他耳朵旁……

听完她说的话后,陆行业的眼睛睁得更大了!

“不,不行。我会被宰了的,我不去!”

“小弟弟,听姐姐的,不然,我让你现在吃不了兜着走!”陆行业看着这张人畜无害的脸,霎时觉得,什么人畜无害,这分明是个小恶魔!

暮云释手指动了动,身后的人上前一步……

…………

“好~我同意~”声音有气无力的,发音有些不清楚,脸上顶着熊猫眼,脸颊一边鼓的老高。

呜呜呜~哥哥救我,这女人太可pia了!

刚刚楼上出三百亿的那男人因中场休息没有再发出任何动静,现在下一场拍卖开始了。主持问台下众人,“还有没有比这位先生更高的价格?”

“三百亿一次!”

“三百亿两次!”

“三——”

“四百五十亿!”

一声直接打断了马上要定下的结论。

“我靠!这又谁啊?”

“这下有意思了。”

拍卖会上的人各怀心思。

“不错哈,小弟弟!”

“我……我不……”小~暮云释撇了他一眼,立马从心了。

“还有更高的吗?”主持在台上叫喊着,擦了擦头上的汗,刚刚中场休息的时候,经理过来告诉他楼上那位出价最多一千亿,这价钱对这块玉来说很不错了。

这妥妥的威胁,不知道楼上那位是什么背景。最后没拍卖到他手上,估计整个拍卖场就别想开了!

“五百八十亿!”楼上那男人带有压迫感的声音再次传来。

“还叫吗?”陆行业现在真是不得不低伏起来做小弟,暮云释脸上写着“你说呢”,好吧,你说是啥就是啥叭。

刚要叫“六百亿”,结果同层又出现一个男人来和他们喊价,这……正好!反正他们只是喊个价而已又不买,这位仁兄正好分担了楼上那男人的战火,不管玉最后落入谁手,对她来说都没关系,加价又不是她加的。<( ̄3 ̄)>哼!与此同时,她半睁一只眼,瞅着这倒霉蛋,唔……

“好的,七百亿还有人加价吗?”

“傅爷,我们还要再加价吗?”陈助有些不理解,今天没带那么多人,这光喊价又不买,不是招人恨吗?

“不了,一会自然会有人替我们拿到。先走吧”男人甚是笃定。

“七百亿一次!”

“八百五十亿!”吼吼吼,吓死小爷了,喂??人呢?

“咚咚咚”敲门声,门外站着一群魁梧的保镖……

“还好溜的快!暮六准备一下。”暮云释贼贼的吩咐手下人。不一会儿也离开了拍卖场。

“九百亿!”楼上的人再次加价,这次真是气的牙根痒痒。换了一个人喊。

“爷,这太可恶了,他们离开了,要不要我带人去教训 他们?”

“不必了!”男人浑身发出冰寒的气息,眸光幽深如晦,一字一句地“恐怕在外面埋伏着。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