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宠婢成长记》董小南孙睿鸣_《公子宠婢成长记》最新章节阅读

看过很多现代言情小说,但在这里还是要提一下《公子宠婢成长记》,这是“自由精灵”写的,人物董小南孙睿鸣身上充满魅力,叫人喜欢,小说精彩内容概括:

小说:公子宠婢成长记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自由精灵

角色:董小南孙睿鸣

节节选:…这是哪里?董小南惊奇地看着自己斜襟上衣?布裙?分明就是古代寻常大户人家里小丫头的妆扮,谁来告诉她,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如果她记得不错,自己应该跟朋友在电影院里看电影院,记得看的是一陪古装戏,叫作《喜逢花嫁》。正看得津津有味,忽然嚓一声响,整个屏幕就那么黑掉了,等眼前的景象再度明亮起来时,她竟然发现,自己真站在一座四四方方的庭院里,手里还提着把水壶。难道是现场版真人秀?董小南不由兴奋地瞪大双眼,好玩,可真是好玩,太好玩了!她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好玩的事。董小南!蓦然,一声怒喝传来,董小南转头看时,却见一个身材肥硕的大妈正手拿笤帚,双目炯炯地看着自己,她不禁打了个寒噤,吞吞唾沫:什,什么事?还不赶快去干活!干?干什么活?董小南的话音刚落地,那笤帚便迎面飞来,砸在她的腰上,董小南立即痛叫一声跳起来:你怎么打人呢?粗壮妇人一捋衣袖:我就打你了,怎么样?董小南干咽了一口唾沫,心中暗忖道,自己初来乍到,还摸不清楚状况,为免树敌,还是先忍下这口气的好,一念至此,她立即低下头,转身走开,却听那妇人又:死丫头!厨房在那边!心里窝着火,董小南脚步迈得飞快,直到拐过墙角,才转头冲着那妇人的背景龇牙咧嘴,心里却难免疑惑,不是真人秀吗?怎么感觉跟真的一样?不过她略一转念,倒也适应了目前的角色既然是真人秀,那自然得真一些,才能更打动人心,故此,董小南决定全力配合,演好这场戏

评论专区

大宋将门:被开头毒死了……

魔痕:我从未见过如此将“如此”用的如此恶心的作者。。。

魔王不必被打倒:咋说呢,我觉得《少妇大召唤》其实是这个作者最好的一本……多的一星是给他写原创的勇气。

公子宠婢成长记

《公子宠婢成长记》精彩片段

公子宠婢成长记第6章  1穷困潦倒的富家少爷

《公子宠婢成长记》的主角是董小南孙睿鸣,小说《公子宠婢成长记》的作者自由精灵文笔极佳,题材新颖,推荐阅读。
精彩章节节选:…这是哪里?
董小南惊奇地看着自己斜襟上衣?
布裙?
分明就是古代寻常大户人家里小丫头的妆扮,谁来告诉她,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如果她记得不错,自己应该跟朋友在电影院里看电影院,记得看的是一陪古装戏,叫作《喜逢花嫁》。
正看得津津有味,忽然嚓一声响,整个屏幕就那么黑掉了,等眼前的景象再度明亮起来时,她竟然发现,自己真站在一座四四方方的庭院里,手里还提着把水壶。
难道是现场版真人秀?
董小南不由兴奋地瞪大双眼,好玩,可真是好玩,太好玩了!
她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好玩的事。
董小南!
蓦然,一声怒喝传来,董小南转头看时,却见一个身材肥硕的大妈正手拿笤帚,双目炯炯地看着自己,她不禁打了个寒噤,吞吞唾沫:什,什么事?
还不赶快去干活!
干?
干什么活?
董小南的话音刚落地,那笤帚便迎面飞来,砸在她的腰上,董小南立即痛叫一声跳起来:你怎么打人呢?
粗壮妇人一捋衣袖:我就打你了,怎么样?
董小南干咽了一口唾沫,心中暗忖道,自己初来乍到,还摸不清楚状况,为免树敌,还是先忍下这口气的好,一念至此,她立即低下头,转身走开,却听那妇人又:死丫头!
厨房在那边!
心里窝着火,董小南脚步迈得飞快,直到拐过墙角,才转头冲着那妇人的背景龇牙咧嘴,心里却难免疑惑,不是真人秀吗?
怎么感觉跟真的一样?
不过她略一转念,倒也适应了目前的角色既然是真人秀,那自然得真一些,才能更打动人心,故此,董小南决定全力配合,演好这场戏。
小南姐,一只小手忽然从后方伸来,你这是在做什么呢?
董小南转头看时,却见一个身穿粉红衫子,双眼漆黑晶亮的女孩子正一眨不眨地看着她。
你,你是谁?
小南姐?
女孩子显然十分意外,我是小香啊。
哦。
董小南深吸一口气,把她拉到一旁,压低嗓音道,那,这是哪里?
小南姐?
女孩子更加疑惑,这是孙家大院啊。
什么孙家大院?
什么粗使妇人,什么丫环,董小南觉得,自己像是掉进另一个光怪陆离的世界。
不过,既来之,则安之,且让她瞧瞧,这里有什么好玩的地方。
小南姐,二少爷还在后院等你呢。
二少爷?
对啊,你不是出来给二少爷取食盒的吗?
食盒?
董小南觉得,自己应该快一些适应所有情节,以免出错。
她伸手在身上摸了摸,只找到一个铜子,她掏出铜子,把小香拉到角落里,压低声音道:如果你告诉我所有的一切,这个铜子就归你了。
小南姐想知道什么?
我,我是谁?
二少爷的丫环,董小南啊。
董小南略略松了一口气还好,本尊的名字没有变。
那,二少爷是谁?
二少爷,小香想了想,似乎在考虑用什么样的语言描述,二少爷就是二少爷啦。
董小南有些啼笑皆非,看来这丫头太小,不省事,问了也是白问。
不过,她还是把那枚铜子给了小香,自己朝外走去。
沿着回廊,一连穿过好几进院子,董小南走到一个门洞前站住,定睛看时,却见上方悬着块匾,写了三个字:招财院。
招财院?
我看还进宝馆呢,纵然读的书不多,看着这样的院名,董小南也有些啼笑皆非,她正想走开,忽听院子里边传出一个非常娇媚的女声:老爷,你就答应妾身吧。
接着,院里传出一个哼哼唧唧的男声,却并不闻言语。
老爷,你怎么不说话?
这偌大的家产,难道你真要交给后院那个病秧子吗?
他到底有哪里好,既不会写,也不会算,更不会讨老爷你欢心男人还是哼哼,并不言语。
老爷女人继续使着那水磨的功夫,显然是要男人答应什么事。
董小南听到这里,自觉无趣,正要调头走开,旁边忽然闪出一个膀大腰圆的丫头,冲她吼道:董小南,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在这里偷听夫人说话!
董小南暗叫糟糕,正想寻地儿跑走,院里已然冲出来一个身穿水红色缎面衣袍的女人,劈面一个耳光,将董小南重重地抽倒在地,瞪圆两眼指着她:死丫头!
好大的胆子!
孙元孙宝!
说话间,两个体型健壮的家丁已然冲了过来:夫人,有何吩咐?
把这丫头带下去,重打二十板子,看她以后还敢不敢做这种缺德事儿!
孙元孙宝应了声,上前一把拎住董小南的衣领,把她给提了出去。
二指宽的木板,啪啪抽落在董小南身上,痛得她龇牙裂嘴,可董小南咬牙强忍着,既不哭,也不叫。
二十板子抽完了,孙元和孙宝把她往墙根儿下一丢,甩手甩脚地走了。
董小南躺在地上,只觉全身上下痛得厉害,好半晌才挣扎着动了动,扶着墙壁勉勉强站起身来,趔趔趄趄地往前走。
不知道拐了几个弯,前方又出现一座小小的院子,董小南暗想,这不知道又是个什么所在,倘若再遇上刚刚那种恶婆娘,只怕自己又有罪受了,一念至此,她正要转身走开,院子里忽然走出个和她年纪相仿的男孩子,一看这情形,不禁失声惊叫:小南,你这是董小南有气无力地摆摆手,正要说自己不是故意的,对方已经俯身扶起她,带着她进了院子。
比起之前见过的那些,这座院子显得又破又旧,陈设也异常寒酸。
少年把她放在石凳上,进屋端来一杯茶水,放在她面前,董小南端起茶水,咕咚灌了一大口,然后抹抹嘴唇,这才仔细地打量四小香的一切木头门木头墙木头窗,房顶上长着一丛丛狗尾巴草话说这是住人的地方么?
董小南正在疑惑,屋子里忽然传出几声低咳,方才扶她进来的少年立即折身跑了回去。
午饭好了么?
少爷,我还没去前院呢,少爷您饿了?
嗯。
那您等等,我去前院瞧瞧。
少年提着个食盒重新走出:小南,你去屋里照看少爷,我到厨房拿饭去。
嗳。
董小南点头答应,待少年出了院门,这才站起身来,走进屋里,却见一张漆黑的竹榻上,躺着脸色苍白的男子,想来就是那个二少爷了。
既来之,则安之,做戏也是需要做全套的。
走到床前,董小南低低地叫了声:二少爷。
是小南吗?
二少爷两眼睁开一条缝。
嗯。
董小南非常乖巧地点头。
你,你今天又挨打了?
二少爷注意到她身上的伤,挣扎着想坐起来。
这二少爷虽然病弱,心地倒还好,董小南暗想,脸上绽出一丝笑:不碍事的,少爷不要担心。
孙睿鸣又咳了两声,眼里闪过几丝歉意:对不起,可惜我现在什么都做不了。
董小南有些怔愣,她初来乍到,搞不太清楚这宅里的事,拿定主意不关己事不开口,一问摇头三不知,所以也不接二少爷的话。
孙睿鸣眼里闪过丝异光这丫头看上去,似乎和平时不太一样,往常若是受了委屈,那两眼必定哭得像桃子似的,怎么今儿个不声不响的?
就在这时,董小南的肚子忽然咕地叫了一声,二少爷听见,皱起眉头:奇怪,太安那小子,怎么还不回来?
他略略撑起身子,目光穿过门洞,却见在安站在外面的芭蕉树下,似乎正左右为难,不知是该离开,还是该进来。
去叫他。
董小南点点头,站起身来,走出屋子,却见太安两手空空,刚刚拿去的食屉也破了。
太安你这是?
饭是馊的。
太安眉间浮起几丝窘迫。
哦,那,就去外面的饭馆里买吧。
没钱。
没钱?
一个堂堂富家少爷,竟然没钱?
这么憋屈?
董小南摸遍自己全身上下,也只找到两个铜板,将这两个铜板拿在手里,她暗暗发起愁来,难道说,自己穿越之后的第一天,竟然要饿着肚子渡过吗?
你能,找人借点银子吗?
太安摇头。
那,这屋子里有值钱的东西可以变卖吗?
至少,先填饱肚子再说。
太安仍然摇头。
董小南不由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重重一咬牙:那,院子里能找到什么吃的东西吗?
太安想了想:我可以去掏鸟蛋,还有后山上,可以挖野芋头。
这倒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那我们去吧。
两人商议好,立即行动起来,先跑到院子里掏了一窝鸟蛋,又去后山上挖了半筐芋头,回到破院后,董小南麻利地用几块砖头砌灶,然后生火,把鸟蛋和芋头煮熟,再放了几粒粗盐,还别说,真做成了一顿饭。
太安一边抹着脸上的烟灰,一边飞速剥掉芋头皮,把芋头扔进嘴里,连连点头:香,好香。
董小南脸上流露出十分淳朴的笑,将剩下的芋头从破锅里捞出来,放在盘子里,端进屋里。
孙少爷还是那样安安静静地躺在床上,似乎根本没有察觉到她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