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房交易员》季以恩爱吃梅菜的樊宇_(季以恩爱吃梅菜的樊宇)全集免费在线阅读

长篇悬疑惊悚小说《凶房交易员》,男女主角季以恩爱吃梅菜的樊宇身边发生的故事精彩纷呈,非常值得一读,作者“爱吃梅菜的樊宇”所著,主要讲述的是:房屋中介,一个让人又爱又恨的职业,爱他是由于它能帮你解决生活中租房和卖房的问题,恨他是由于,活没有干多少,就拿走了自己一笔中介费但是为什么别人家的中介是通过业务赚钱,我却只能用来保命啊,老子不服

小说:凶房交易员

类型:悬疑惊悚

作者:爱吃梅菜的樊宇

角色:季以恩爱吃梅菜的樊宇

悬疑惊悚分类小说《凶房交易员》安利给大家阅读,这本书的作者“爱吃梅菜的樊宇”是网文大神哦。精彩桥段值得一看:就这样,脖子上挂了一台小小的数码相机,季以恩被堂而皇之的踢出了《无壳蜗牛租屋通》的办公室。他骑着店内配置的50cc小机车,头戴着瓜皮帽。回想着刚刚张俞君花了将近半小时帮他恶补的拍照技巧,穿梭在大马路上,依照委托单上的地址,骑到一栋小小的五楼公寓前方。小公寓只有五层楼高,旁边围绕的新大楼则有数十层,高高遮住了公寓的光线。在正中午的时分,季以恩光是推开了一楼的铁门,就感到自己的鸡皮疙瘩全部都站起来了,一阵冷风猛地吹上身来……

评论专区

我的美综世界:很不错,但作为读者感受太差。整体节奏有问题,主角不是在杀人修炼就是在修炼杀人的路上,完全没有给人喘息的机会。书看起来太累了。个人干草。

穿越古代江湖行:看了开头,文笔可以,后期似乎有毒,弃了

灭尽尘埃:太监了,本来想来看感情戏的,结果女1压根没出现几次 正看到**就没了可以的 哪怕给个大纲遁都行啊 。书很白,但是跳着看是能看的,就是太监不得好死

凶房交易员

《凶房交易员》精彩片段

第3章 人面蜘蛛

就这样,脖子上挂了一台小小的数码相机,季以恩被堂而皇之的踢出了《无壳蜗牛租屋通》的办公室。

他骑着店内配置的50cc小机车,头戴着瓜皮帽。 回想着刚刚张俞君花了将近半小时帮他恶补的拍照技巧,穿梭在大马路上,依照委托单上的地址,骑到一栋小小的五楼公寓前方。

小公寓只有五层楼高,旁边围绕的新大楼则有数十层,高高遮住了公寓的光线。

在正中午的时分,季以恩光是推开了一楼的铁门,就感到自己的鸡皮疙瘩全部都站起来了,一阵冷风猛地吹上身来。

他拾着阶梯往上走,委托单上的地址在四楼,季以恩不断在内心对自己信心喊话,现在是正中午,电影里面的厉鬼,都要半夜才能出来!

现在绝对安全,安全的!

在他第十次这样对自己喊话之后,才终于鼓起勇气,掏出附在委托单上头的铁门钥匙,打开眼前的绿色铁门。

进到屋内,季以恩长久以来仰赖的生存直觉,立刻警笛大响. 让他在第一秒就想拔腿落跑,但是他的理性又立刻阻止他落荒而逃的冲动──环顾室内客厅,摆设一切正常。 没有血迹也没有乱七八糟的符咒八卦镜。

他鼓起勇气,脱下鞋子,踏入整齐的客厅,这间公寓本来的采光不错,但自从隔壁大楼盖起来之后,就终年照不到阳光了。

两房一厅的格局,家具也还蛮新的,季以恩摸着客厅的沙发,偷偷在内心想,不知道这样的房子,如果依安叔来看的话,会适合租给谁呢?

安叔在医院门前说的话,到底只是随便唬弄自己的,还是别有深意?

不管了! 先完成前辈交代的任务吧!

季以恩拿起挂在胸前的数码相机,对着客厅以及两间卧房随意的拍了几张,他从小到大第一次使用相机,没什么经验也没什么技巧。

拍了十几张之后,季以恩长长吁了一口气,按照张俞君教他的方式,把相机调整到检视相片的模式。

「这…… 是什么啊…… 啊啊啊?」

连着检视了几张,季以恩忍不住惨叫起来,因为不管是什么场景,照片的右上角都有一块污渍,就像一个人型的阴影趴在上头,正在窥视着拍照的自己。

重重抖了一下手,季以恩非常慌张,这就是之前在这里上吊的…… 那个吗?

他很想逃走,又怕的要死,却梗着脖子,脑海中不断想着──没有带着照片回去的话,前辈一定又会说自己是白吃饭的,弄个不好,这份得来不易的工作,就要跟自己说掰掰了。

不行! 自己绝对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

妈妈,还等着自己存钱请看护啊!

季以恩不信邪,把照片全数删除,这次更仔细的换了几个角度,避开天花板,只拍跟眼睛平行的几个视野,死马当作活马医,干脆眼不见为净,拍不到就算没事了!

但他怀抱着一丝渺茫的希望,抖着手点开了检阅的模式,相片中的人型阴影却还是依然存在,胶着的黏在每张不同角度的照片上头。

「拜托不要这样搞我啊! 我真的很需要这份工作,让我拍几张照片啦!」 季以恩实在无计可施,低声喃喃自语哀求着。

但在他说完这句话几分钟之后,厨房内开始传来阵阵乒乒乓乓的声音。

季以恩拿著相機連雙腳都在顫抖,他走向廚房,在他的視線內,廚房流理台上的鍋碗瓢盆竟然開始震動,震動的幅度越來越大,甚至緩緩飛到了空中,朝向他飛來。

季以恩目瞪口呆,閃過了幾個玻璃杯之後,眼看一把菜刀也即将逼到自己眼前……

他趕緊跑到客廳的沙發後方,一不做二不休,爬進了沙發底下,大喊:「大哥、大姐求求你啊!我不能走,你拿菜刀砍我也沒用,我沒拍好照片之前,我就是要死賴在這!」

季以恩狠了心,從國中畢業開始,他就為了貼補家計,死命在社會底層打滾這麼多年,什麼樣的人他沒看過,比鬼更狠的人,多不勝數,他為了媽媽,為了新工作,死也不能走!

「死賴在這?你要陪我嗎?」

這時一句柔軟的女聲,緩緩在他耳邊響起,季以恩又大叫一聲,猛然從沙發底下爬了出來,尋找聲音的來源。

「谁、谁、谁在我耳边说话?」 季以恩濒临崩溃,四处大喊着。

「白痴,在上面。」

季以恩吓得快要晕厥了,听到刚刚的女声,下意识往上一看,一具女人的尸体,手脚并用的攀附在天花板上头,就像…… 一只人面蜘蛛,

「啊啊啊啊啊!」 季以恩崩溃大叫,拼命往后爬到墙边,抱住自己的头惨叫。

「叫什麽? 吵死了,」女人的尸体退了几步,稍微放过了季以恩,伸出一只模糊的手,挖了挖耳朵。

「你你你,你到底是什么?」 季以恩见到对方似乎没有立刻吃掉自己的打算,壮着胆子开口问了一句。

「我? 鬼涤……」

尸体听到他的问话,幽幽的笑了一下,又往他的方向爬了几步,长长的头发穿透阴影,垂到了地上。

「别过来啊啊啊啊!」 季以恩退无可退,冷汗直冒,整个人黏在墙壁上,试图劝阻对方。

「刚刚不是很有种? 说要死赖在这里陪我? 现在快滚唄!」 尸体嗤笑了一声。

「…… 不行!」 季以恩痛恨今天的自己,大概是脑子烧了还是有病,竟然连命都不要了。

「哦? 想送死?」 尸体来了兴趣,加快四肢的速度,在天花板上快速移动,几秒就来到了季以恩的头顶上方,垂下了长长的黑发,缠绕在季以恩的脖子上。

「不行不行不行! 我一定要完成我的工作! 死也不走!」 季以恩在层层黑发之间,连心脏都紧紧缩住了,感觉到将近窒息的恐惧,但是不服输的他,仍然一股脑的大喊出来。

「哼! 小孩子一个,什么工作?」 尸体呸了一声,似乎放弃跟季以恩较真的打算,又远远退开,攀附在窗台上头。

因为对方拉开了距离,才得以大口喘气的季以恩,断断续续的叙述着,「拍照、要帮这间房子找客人、要出租……」

尸体听到这里,倒是变了脸色,逼出阵阵寒气,「没门! 我被困在这里已经够惨了,怎还容你找人来打扰我?」

这下才感觉到事情严重性的季以恩,终于知道今天就算自己拍了照片回去,仍然无法替这间房子找到房客。

他怔在原地,愣愣的开口,「你不能搬家吗?」

「我都说我被困在这里了,你这小子是蠢过头还是没在听我说话啊!」 尸体略显怒气,黑色的阴影向墨渍一样,往天花板扩散开来。

这具尸体其实就是当年自杀的女人,因为被男友抛弃之后,想不开就在这间租来的公寓上吊自杀,本来以为死了一了百了,没想到死掉之后,却被困在这间公寓里头,还以这么怪异的方式生存,哪里都不能去。

「…… 可是这里要租给别人耶,你这样会吓到房客。」 季以恩仍然不死心。

尸体在公寓内的天花板快速移动,显示出心情非常焦躁的状态,她暴躁的回答季以恩,「除非有人愿意带我回家,不然我离不开这里!」

「…… 你会吃人吗?”

季以恩犹豫了片刻,内心数十个问题,最后只简化成一句。

「…… 不会。」

尸体黑着半边脸,没好气的一秒回答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