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冬至韩书宴(穿成农门小福宝的团宠日常)全章节阅读_(穿成农门小福宝的团宠日常)完结版阅读

古代言情小说《穿成农门小福宝的团宠日常》目前已经全面完结,宋冬至韩书宴之间的故事十分好看,作者“云小翊”创作的主要内容有:【福宝+团宠+发家致富+爽文】穿成自带锦鲤好运的农家小丫头,成了爹娘心中的掌中宝,前世为孤儿的宋冬至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会有家人,还独得一家子宠爱,那滋味真是美滋滋!
爷奶偏心又极品?不怕,她有锦鲤好运,谁作妖谁倒霉!
家里穷得叮当响?不怕,她有锦鲤好运,金银珠宝滚滚来!
重生恶毒堂姐想取而代之,霸占她的团宠地位?不怕,她有锦鲤好运,天之庇佑!
不过……穷酸秀才家的小哥哥,干嘛总是偷看她?

小说:穿成农门小福宝的团宠日常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云小翊

角色:宋冬至韩书宴

热门小说《穿成农门小福宝的团宠日常》已上新,它是著名网络作者“云小翊”的又一力作。剧情主要讲述的是:她开心的眯起眼睛,看向杨氏,“虽然是兽医,但那也要花钱啊,二叔三叔生的都是丫头片子,这老宋家的家产迟早都是咱们大房的,娘,你没事得多跟爹吹吹枕边风,可不能便宜了外人。”杨氏瞧着女儿突然变得懂事起来,还知道提醒他们,不然今天让老二去镇上请大夫,还不知道要花多少钱呢!女儿说的没错,目前宋家的一切日后都是大房的,他们现在看得紧一些,日后落得的东西才能更多。更何况还是继婆婆把控家里,他们不及时争取,等公爹百年过世,谁知道能给他们大房分到啥东西。不过话虽如此,杨氏却还是轻轻抬手,点了一下女儿的额头,“你这丫头,这些话也只能当着我和你爹说,可不许跟旁人说,不然被人知道都说你小小年纪爱算计,那可不是什么好名声!”宋珍珠十分敷衍的点了点头,然后转身回了里屋开始做女红,打算先绣一个荷包当做见面礼送给韩书宴。韩书宴定然会很喜欢!……宋迎春站在院门口焦急的眺望,直到看见宋二河回来才急忙跑上前,“爹,小妹她好像病得更重了……

评论专区

迷失在一六二九:一个奴性到骨子里的家伙写的一本狗屎一样的东西,在他眼里,一手圣经,一手刀剑,满世界抢劫杀人的白皮,比自己的同伙更值得信任,媚外到这样的地步也算是奇葩了吧?恨不得换皮的垃圾作者

鱼龙变:最后一个武侠经典

1871神圣冲击:吃鸡蛋何必管鸡如何?呵呵!瘟鸡下的蛋你敢吃!

穿成农门小福宝的团宠日常

《穿成农门小福宝的团宠日常》精彩片段

第3章 因祸得福

她开心的眯起眼睛,看向杨氏,“虽然是兽医,但那也要花钱啊,二叔三叔生的都是丫头片子,这老宋家的家产迟早都是咱们大房的,娘,你没事得多跟爹吹吹枕边风,可不能便宜了外人。”

杨氏瞧着女儿突然变得懂事起来,还知道提醒他们,不然今天让老二去镇上请大夫,还不知道要花多少钱呢!

女儿说的没错,目前宋家的一切日后都是大房的,他们现在看得紧一些,日后落得的东西才能更多。

更何况还是继婆婆把控家里,他们不及时争取,等公爹百年过世,谁知道能给他们大房分到啥东西。

不过话虽如此,杨氏却还是轻轻抬手,点了一下女儿的额头,“你这丫头,这些话也只能当着我和你爹说,可不许跟旁人说,不然被人知道都说你小小年纪爱算计,那可不是什么好名声!”

宋珍珠十分敷衍的点了点头,然后转身回了里屋开始做女红,打算先绣一个荷包当做见面礼送给韩书宴。

韩书宴定然会很喜欢!

……

宋迎春站在院门口焦急的眺望,直到看见宋二河回来才急忙跑上前,“爹,小妹她好像病得更重了。”

宋二河心中一沉,随后领着老刘头急急忙忙的进了远门。

老刘头一听病重,生怕治不好,说道:“二河,我也不是太会,要是一会救不了孩子,你可不能拿小老头我出气啊!”

“是,拜托您老了,小女也就是落水染了风寒,也不是什么疑难杂症!”宋二河故意说轻了,就是不想让老刘头压力太大。

万一说重了,老刘头没把握不治了,他可怎么办?

老刘头进了二房屋里,田氏立即起身,喊道:“刘叔,我闺女从落水后醒来到现在就一直发呆,问话都没反应,您快看看这是怎么了?”

“我来看看!”老刘头走上前,刚要伸手探一探宋冬至的额头。

宋冬至猛地一个坐起身,吓了老刘头一跳。

屋里其他人也都齐齐看向她。

宋冬至可算是缓过神来接受了现实,既然来都来了,那就好好享受新的人生。

她扭头望向老刘头,客气有礼,“刘爷爷,我没事了,麻烦您跑一趟了!”

老刘头一怔,瞧着宋冬至那灵动又传神的眸子,心想这老宋家九丫头不是个哑巴吗?怎么现在说话这般口齿清晰?

一旁的宋二河他们互相对视一眼,田氏高兴的冲上前看着宋冬至问道:“冬至,你怎么突然会说话了,知道我是谁吗?”

宋冬至冲着田氏甜甜一笑,“知道呀,你是我娘!”

田氏顿时欣喜若狂,激动的抱住宋冬至热泪盈眶地感慨起来。

“我就知道,我闺女不会是个傻子的,更不是哑巴,老天爷开眼啊!”

宋冬至额头瞬间布满黑线。

原主好像也就是脑子不太好,平日里也不吭声,但并不是哑巴啊!

不过既然她来了,趁着这次生病突然转好,省去了别人的猜忌和怀疑。

宋二河他们也纷纷上前,让宋冬至喊他们。

宋冬至很是无奈,却在感受到他们是真的开心,为她好起来开心,那份亲情让她迅速融入了这个小家,一一配合。

老刘头在一旁看着,笑哈哈的说恭喜。

宋二河开心的给了老刘头二个大钱的辛苦费,送着老刘头离开,等老刘头一走,宋二河迫不及待的将这个事情告诉了全家,他宋二河的小闺女才不是傻子,日后再也不用被人戳脊梁骨了!

厨房里的朱氏和小朱氏是真心为宋二河开心,宋树根倒没说什么,一旁大房屋里出来的杨氏却忍不住叨咕一句:“不傻那也是个赔钱货,日后指不定要花咱家多少口粮呢!”

宋二河不悦地扫了一眼杨氏,“大嫂,嘴下积德,咱们老宋家真有一个傻闺女,珍珠日后也别想嫁什么好人家。”

杨氏翻了个白眼,转身便进了屋。

坐在床上绣花的绣帕子的宋珍珠整个人都傻住了。

怎么可能?

那个傻子怎么好端端的就变好了?

难不成老刘头那兽医真有几下子本事?

宋珍珠急得再也坐不住,赶紧起身跑去了二房屋里确认。

宋二河和宋三溪兄弟俩蹲在屋头口说笑,朱氏和小朱氏以及田氏她们都坐在炕头围着宋冬至高兴说笑,屋子里十分和谐。

而宋冬至也迅速融入这个屋里,坐在床上时不时说几句话就逗乐了朱氏她们。

小朱氏在一旁提醒一句,“二嫂,这次冬至因祸得福,没准就是菩萨开恩呢,你要不要明儿去庙里谢谢菩萨?”

田氏想了想,小女儿落水后就好起来,肯定是老天开眼,菩萨开恩,她连连点头,“当然要了,冬至突然好起来,定是菩萨开恩,明儿我得多捐点香烛钱以示感谢。”

话说完了,田氏才觉得有些不妥,连忙打量了一眼婆婆的神情,小声问道:“娘,您说呢?”

朱氏伸手摸了摸宋冬至,看着小孙女如今和没事人一样,没花太多银钱,脸色缓和几分,道:“自然要的,明儿我和你三弟妹同你一块去给菩萨进香,再求求菩萨保佑你们妯娌俩赶紧生出儿子,省得叫老大家的得意的尾巴快翘上天去了!”

一说生儿子,田氏和小朱氏顿时蔫了。

朱氏一看她们俩兴致缺缺,顿时冷下了脸,哼道:“你们俩给我打起精神来,争点气,要不是你们一个儿子都生不出来,我至于在老头子那没底气吗?再说我这个当婆婆的,对你们这俩媳妇算不错了吧,要是你们再生不出儿子,可别怪我给老二老三重新找婆娘了!”

丢下一句狠话,朱氏起身往外走去。

宋珍珠急急忙忙跑进屋,直接和朱氏撞个满怀。

“哎呦喂!”

朱氏年纪大了,被宋珍珠直接撞翻,一个趔趄差点摔倒,还好及时扶住了门框。

宋珍珠也撞得额头生疼,她刚想发脾气,抬头一看是朱氏,立即收敛了怒意,“奶奶,孙女不是故意的,您没什么事吧?”

朱氏瞧着宋珍珠真情实意的道歉,她也不好多计较,省得继子和那个大儿媳妇又没事找事,她揉着撞得生疼的胸口,皱眉看着她,“你这丫头,多大的人了,怎么还莽莽撞撞的,日后注意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