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缺卡牌大师《卡牌纪元一》_《卡牌纪元一》全本在线阅读

奇幻玄幻类型《卡牌纪元一》,现已上架,主角是吴缺卡牌大师,作者“屋顶上的野猫”大大创作的一部优秀著作,无错版精彩剧情描述:物理规则被改变,绿星出现了无数的空间裂缝,赤色联邦一夜之间解体
五种类别的卡牌出现在绿星,残忍,变态,弱肉强食是众生相,这是极恶的时代
卡士,天选者,卡师,生化人,改造人,畸变者……无数的人们在寻找成为强者的路,只为了能够活下去
这是一个冷血的男人被救赎的故事

小说:卡牌纪元一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屋顶上的野猫

角色:吴缺卡牌大师

热门网文大神“屋顶上的野猫”的新书《卡牌纪元一》墙裂推荐给大家阅读。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回到家里晚上十点多,检查了房间里的营养液,药品,水都没有问题,现在还差一把武器,一把能让他活下来的武器。至于买的33号合金匕首这玩意顶多是以防万一的,末世中的所有武器必须有的两个特性,坚固和锋利。他这把小匕首估计捅到怪物也会两败俱伤的,毕竟大多数怪物都是庞然大物,匕首捅伤对方没有杀死后只有一种可能。就是自己脆弱的身体被秒杀。在末世中的武器都有各种奇怪能力大多都是从怪物身上取得材料做成的……

评论专区

魔道风云传:流水账

变脸武士:爱过

超级蛋蛋:不能带脑子看

卡牌纪元一

《卡牌纪元一》精彩片段

第5章 制刀

回到家里晚上十点多,检查了房间里的营养液,药品,水都没有问题,现在还差一把武器,一把能让他活下来的武器。

至于买的33号合金匕首这玩意顶多是以防万一的,末世中的所有武器必须有的两个特性,坚固和锋利。

他这把小匕首估计捅到怪物也会两败俱伤的,毕竟大多数怪物都是庞然大物,匕首捅伤对方没有杀死后只有一种可能。就是自己脆弱的身体被秒杀。

在末世中的武器都有各种奇怪能力大多都是从怪物身上取得材料做成的。

人类在击杀这些怪物之后会把他们的尸体充分利用,现在也没有怪物,他的魂刃已经破损了,而且等级太高了,而且现在不能用,只能以后修复了,现在需要的是一把锋利且耐用的武器,能让他在末日的前期生存下去。

回想起自己脑海里的记忆,在灾变第四年他得到了一条隐秘的消息。

在灾变之初,异界通道还没形成时,到处都是空间裂缝。

空间裂缝没有空间通道的那层空间膜,会释放出大量的能量,如果在裂缝周围有一些特殊能量的东西,像人们信仰的神像,未知元素的陨石,各种各样奇怪的东西……受异能量的侵袭会产生异变,并拥有神奇的能力。

他清楚的记得地榜排名第一的岩王,灾变初期只是川树区一处旅游景点的清洁工,末日来临时那处景点的大佛发生异变,并拥有了灵智。

由于他之前每天为大佛精心打扫,很快的得到了大佛的认可,凭借着大佛的庇护,积累实力,后来更是凭借这尊巨佛登顶地榜第一。

产生异变的神秘物品他倒是知道几处,要不就是离他太远太危险,要不就是等级太高,他现在用不了。

有洞察之眼在他以后不缺少强大的卡片,他暗自思索着,终于下定了决心。

径直的走向灶台,拿了把菜刀,走向自己的另一具尸体,手起刀落,结果尸体还是原来的样子。

看来肉体中残留的卡能还没有完全消散。

他拿起那张时之钟卡牌,顺着腿部的伤口慢慢插了进去,拿起锤子使劲的敲打卡牌的侧面,一会儿功夫,卡牌完全镶嵌在骨头和肉里面。

慢慢的**,又换了一个角度继续之前的步骤。

几分钟过后,一条大腿被他卸了下来。

又照着之前的步骤,将腿都卸了下来,然后再分开,分成了四份。然后放进自己新买的不锈钢桶锅,接满水,然后点火,开煮。

有些变态啊,居然肢解自己的尸体。

他有些自嘲的想着。

但是为了活下去,为了变强,这些又算的了什么呢?

锅里的水沸腾着,空气中除了弥漫着一些看不见的气息,他知道这是血液里残存的卡能。

带着一头尖刺的七月蹭着他的裤腿。

“七月,你的刺太锋利了,离我远点,肉里面都没有卡能了。”

他有些吃力的抱起一米长的七月,把对方放到灶台旁边,让这个家伙,吸收空气中飘浮的卡能。

他倒是也想吸收这些卡能,只不过还没有经历那场巨变,没法吸收而已,只能让七月吸收了。

之前唤醒那张一级的沙漏卡牌,是因为自己的血滴到上面,加上之前另一具身体曾经粘在上面的血液,还有地上血液中的卡能。

三重因素,才使他当时短暂的拥有了催动卡牌的能力。

看煮的差不多了,捞出骨头,把骨头剃干净。用神卡顺着大腿骨的转子间嵴锯开股骨头和骨颈,留下一道痕迹,用锤子使劲的敲打卡牌,完成之后。

又照着之前的办法锯掉内外侧踝,留下一个接近圆的横截面,顺着横截面三分之一的位置向锯掉内侧骨体,留下了较为笔直厚实的一面外侧骨体,开始打磨。

他的身高一米九,股骨大概长50厘米,除去截去的部分,大概还有45厘米,把另一节腿骨也打磨好,一节带着刀尖,一节完全是刀身,又把小腿的胫骨打磨,做了刀柄。

然后又把剩下的一截小腿在卡牌上使劲的摩擦磨成了骨粉,装进盒子,又在尸体上取了一些血液,装进瓶子。

做完这些已经十一点了,骨头里面含有大量的卡能,锯子完全没有办法,他只能用神卡的坚固,连磨带锯慢慢的处理骨头,将近四个小时的时间才处理完。

将准备好的的东西装进背包。挎在肩上。

看着躺在一旁的七月,他有点不放心。

虽然之前已经吸收过卡能,现在估计离一级也差的不远了,但是在这个即将到来的世界,这点力量是微不足道的。

犹豫再三,他还是将对方放到了床上。

他要去的地方很危险,而且带着七月去不方便。

重要的是他记得今天晚上自己家里应该是没有危险的,记忆里的他就平安的度过了今晚。

安顿好七月之后。

又将角落的纸箱塞进床底下。

他默默的走到门旁边的镜子面前,看着里面的自己,轻声的说了一句:“这次,活下去……”

语气听起来有一股诡异,而且,眼神也从之前的冷漠和凶戾变成了一股残忍的病态。

锁上房门,骑着自己的小电驴朝着一个方向驶去。

时间来到11:30,一辆型号有点老旧的电动车停在了一家废弃的幼儿园门口,从车上下来一个穿着黑色风衣,背着一个双肩包,脸色清冷的男人。

自然是来制刀的吴缺。

这座幼儿园会出现一道较大的亡灵系空间裂缝,根据他在末世中的制卡经验,每种物品和材料都有他的属性,前身本就是亡灵系的属性,骨头自然也蕴含着亡灵系的能量,加上是他死亡后取出来的,所以骨刀在亡灵界能量的侵蚀下变异的几率几乎是百分之百的。

他要制的卡叫做血炼卡兵,是极特殊的一种卡牌,将自己身体的某个部位当做主材料,制作卡牌,就会不受等级限制。

通常在经历过那场巨变之后,能吸收卡能的人已经踏上了成为卡士的道路。

可以使用一级的卡牌了。升到一级之后自然也就能使用二级的卡牌。

不过只能使用比自己自身等级高一级的卡牌这是铁律。

直到末世两年后有个人打破了这条铁律。

那是个赌上了一切的制卡师,对方在制作卡牌时,材料不足,便发狠切了一根手指扔到锻造台上,结果没想到成功了,卡牌高出自己两级,居然还能使用。

后来的他说道,当时材料不够,我便想到我这四级的身躯是不是也能算作材料,便切了一根手指试了试,没想到真的成功了。

从那以后,人们就把这种身体部位炼制的卡牌称作血炼卡兵。

除了血炼卡兵,他还知道神卡也是可以打破这种限制的,拥有了洞察之眼之后,他知道了传说品质之后还有神级,十二级之后还有神级。

只不过这个秘密,应该只有他知道了吧!

收起飘远的思绪,观察了许久发现没人之后,从车上取下来撬棍和一根铁链,然后在大门口地上开始撬起了地砖。

在挖了一道刀形的凹槽之后,从背包里取出来了那三节腿骨,摆到凹槽中,外面用铁链绑住中间的骨头,然后又拿出来之前准备好的一小瓶自己的血,倒入凹槽中。

将砖块轻轻的盖在上面,拉着铁链从大门的下面穿过,翻过墙头,来到院里,将另一头系在了教室的门把手上。

又回到外面,把他的电动车和工具藏到了对面的小巷子里,做完这一切,他关上了教室的门,静静的等待十二点的到来。

                       

小说:卡牌纪元一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屋顶上的野猫

角色:吴缺卡牌大师

热门网文大神“屋顶上的野猫”的新书《卡牌纪元一》墙裂推荐给大家阅读。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回到家里晚上十点多,检查了房间里的营养液,药品,水都没有问题,现在还差一把武器,一把能让他活下来的武器。至于买的33号合金匕首这玩意顶多是以防万一的,末世中的所有武器必须有的两个特性,坚固和锋利。他这把小匕首估计捅到怪物也会两败俱伤的,毕竟大多数怪物都是庞然大物,匕首捅伤对方没有杀死后只有一种可能。就是自己脆弱的身体被秒杀。在末世中的武器都有各种奇怪能力大多都是从怪物身上取得材料做成的……

评论专区

魔道风云传:流水账

变脸武士:爱过

超级蛋蛋:不能带脑子看

卡牌纪元一

《卡牌纪元一》精彩片段

第5章 制刀

回到家里晚上十点多,检查了房间里的营养液,药品,水都没有问题,现在还差一把武器,一把能让他活下来的武器。

至于买的33号合金匕首这玩意顶多是以防万一的,末世中的所有武器必须有的两个特性,坚固和锋利。

他这把小匕首估计捅到怪物也会两败俱伤的,毕竟大多数怪物都是庞然大物,匕首捅伤对方没有杀死后只有一种可能。就是自己脆弱的身体被秒杀。

在末世中的武器都有各种奇怪能力大多都是从怪物身上取得材料做成的。

人类在击杀这些怪物之后会把他们的尸体充分利用,现在也没有怪物,他的魂刃已经破损了,而且等级太高了,而且现在不能用,只能以后修复了,现在需要的是一把锋利且耐用的武器,能让他在末日的前期生存下去。

回想起自己脑海里的记忆,在灾变第四年他得到了一条隐秘的消息。

在灾变之初,异界通道还没形成时,到处都是空间裂缝。

空间裂缝没有空间通道的那层空间膜,会释放出大量的能量,如果在裂缝周围有一些特殊能量的东西,像人们信仰的神像,未知元素的陨石,各种各样奇怪的东西……受异能量的侵袭会产生异变,并拥有神奇的能力。

他清楚的记得地榜排名第一的岩王,灾变初期只是川树区一处旅游景点的清洁工,末日来临时那处景点的大佛发生异变,并拥有了灵智。

由于他之前每天为大佛精心打扫,很快的得到了大佛的认可,凭借着大佛的庇护,积累实力,后来更是凭借这尊巨佛登顶地榜第一。

产生异变的神秘物品他倒是知道几处,要不就是离他太远太危险,要不就是等级太高,他现在用不了。

有洞察之眼在他以后不缺少强大的卡片,他暗自思索着,终于下定了决心。

径直的走向灶台,拿了把菜刀,走向自己的另一具尸体,手起刀落,结果尸体还是原来的样子。

看来肉体中残留的卡能还没有完全消散。

他拿起那张时之钟卡牌,顺着腿部的伤口慢慢插了进去,拿起锤子使劲的敲打卡牌的侧面,一会儿功夫,卡牌完全镶嵌在骨头和肉里面。

慢慢的**,又换了一个角度继续之前的步骤。

几分钟过后,一条大腿被他卸了下来。

又照着之前的步骤,将腿都卸了下来,然后再分开,分成了四份。然后放进自己新买的不锈钢桶锅,接满水,然后点火,开煮。

有些变态啊,居然肢解自己的尸体。

他有些自嘲的想着。

但是为了活下去,为了变强,这些又算的了什么呢?

锅里的水沸腾着,空气中除了弥漫着一些看不见的气息,他知道这是血液里残存的卡能。

带着一头尖刺的七月蹭着他的裤腿。

“七月,你的刺太锋利了,离我远点,肉里面都没有卡能了。”

他有些吃力的抱起一米长的七月,把对方放到灶台旁边,让这个家伙,吸收空气中飘浮的卡能。

他倒是也想吸收这些卡能,只不过还没有经历那场巨变,没法吸收而已,只能让七月吸收了。

之前唤醒那张一级的沙漏卡牌,是因为自己的血滴到上面,加上之前另一具身体曾经粘在上面的血液,还有地上血液中的卡能。

三重因素,才使他当时短暂的拥有了催动卡牌的能力。

看煮的差不多了,捞出骨头,把骨头剃干净。用神卡顺着大腿骨的转子间嵴锯开股骨头和骨颈,留下一道痕迹,用锤子使劲的敲打卡牌,完成之后。

又照着之前的办法锯掉内外侧踝,留下一个接近圆的横截面,顺着横截面三分之一的位置向锯掉内侧骨体,留下了较为笔直厚实的一面外侧骨体,开始打磨。

他的身高一米九,股骨大概长50厘米,除去截去的部分,大概还有45厘米,把另一节腿骨也打磨好,一节带着刀尖,一节完全是刀身,又把小腿的胫骨打磨,做了刀柄。

然后又把剩下的一截小腿在卡牌上使劲的摩擦磨成了骨粉,装进盒子,又在尸体上取了一些血液,装进瓶子。

做完这些已经十一点了,骨头里面含有大量的卡能,锯子完全没有办法,他只能用神卡的坚固,连磨带锯慢慢的处理骨头,将近四个小时的时间才处理完。

将准备好的的东西装进背包。挎在肩上。

看着躺在一旁的七月,他有点不放心。

虽然之前已经吸收过卡能,现在估计离一级也差的不远了,但是在这个即将到来的世界,这点力量是微不足道的。

犹豫再三,他还是将对方放到了床上。

他要去的地方很危险,而且带着七月去不方便。

重要的是他记得今天晚上自己家里应该是没有危险的,记忆里的他就平安的度过了今晚。

安顿好七月之后。

又将角落的纸箱塞进床底下。

他默默的走到门旁边的镜子面前,看着里面的自己,轻声的说了一句:“这次,活下去……”

语气听起来有一股诡异,而且,眼神也从之前的冷漠和凶戾变成了一股残忍的病态。

锁上房门,骑着自己的小电驴朝着一个方向驶去。

时间来到11:30,一辆型号有点老旧的电动车停在了一家废弃的幼儿园门口,从车上下来一个穿着黑色风衣,背着一个双肩包,脸色清冷的男人。

自然是来制刀的吴缺。

这座幼儿园会出现一道较大的亡灵系空间裂缝,根据他在末世中的制卡经验,每种物品和材料都有他的属性,前身本就是亡灵系的属性,骨头自然也蕴含着亡灵系的能量,加上是他死亡后取出来的,所以骨刀在亡灵界能量的侵蚀下变异的几率几乎是百分之百的。

他要制的卡叫做血炼卡兵,是极特殊的一种卡牌,将自己身体的某个部位当做主材料,制作卡牌,就会不受等级限制。

通常在经历过那场巨变之后,能吸收卡能的人已经踏上了成为卡士的道路。

可以使用一级的卡牌了。升到一级之后自然也就能使用二级的卡牌。

不过只能使用比自己自身等级高一级的卡牌这是铁律。

直到末世两年后有个人打破了这条铁律。

那是个赌上了一切的制卡师,对方在制作卡牌时,材料不足,便发狠切了一根手指扔到锻造台上,结果没想到成功了,卡牌高出自己两级,居然还能使用。

后来的他说道,当时材料不够,我便想到我这四级的身躯是不是也能算作材料,便切了一根手指试了试,没想到真的成功了。

从那以后,人们就把这种身体部位炼制的卡牌称作血炼卡兵。

除了血炼卡兵,他还知道神卡也是可以打破这种限制的,拥有了洞察之眼之后,他知道了传说品质之后还有神级,十二级之后还有神级。

只不过这个秘密,应该只有他知道了吧!

收起飘远的思绪,观察了许久发现没人之后,从车上取下来撬棍和一根铁链,然后在大门口地上开始撬起了地砖。

在挖了一道刀形的凹槽之后,从背包里取出来了那三节腿骨,摆到凹槽中,外面用铁链绑住中间的骨头,然后又拿出来之前准备好的一小瓶自己的血,倒入凹槽中。

将砖块轻轻的盖在上面,拉着铁链从大门的下面穿过,翻过墙头,来到院里,将另一头系在了教室的门把手上。

又回到外面,把他的电动车和工具藏到了对面的小巷子里,做完这一切,他关上了教室的门,静静的等待十二点的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