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我为反派两肋插刀(京兮就是头铁)_(快穿:我为反派两肋插刀)全集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快穿:我为反派两肋插刀》,现已完本,主角是京兮就是头铁,由作者“就是头铁”书写完成,文章简述:京兮在一场意外中失去生命却被000系统绑定,为了能够继续有机会回到原来世界看一眼便答应了去各个小世界更正偏离的错误
目前暂定小世界有:
你看那桃花树下有个NPC
将军她想进宫做宠妃
在姐姐怀里撒个娇
“病弱”武状元的小狐狸
……
以后灵感来了再补充吧
男女主唯一

小说:快穿:我为反派两肋插刀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就是头铁

角色:京兮就是头铁

现代言情小说《快穿:我为反派两肋插刀》推荐大家一读,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就是头铁”。精彩内容:“偏离值10%”京兮:??!系统界面自动弹出的消息让京兮有些惊讶,四个月了!任务竟然自己有了进展。谢修远自从和京兮认识之后就很少白天出现在桃花林中,只是现在单纯的很想见见她。这时京兮正在给其他玩家对话,他从远处看着和平时完全一样的桃花妖,无论是神态还是语言动作和资料里设定的样子一模一样。周边也有很多慕名而来的玩家在这里蹲守,毕竟桃花妖只有发任务的时才会出现,只有这时才可以一睹容颜。他们会在谈话结束后和桃花妖搭讪并送礼物刷好感度,当好感度上升后还可以收到回礼——一个腰牌……

评论专区

往生记:不错的文,重生,电子科技。

强势逆袭:这个作者写的还能说什么呢,看啊! 看到战斗,有点不喜欢看单元剧。先养养

星尘武装:虽然主角换地图换的没头没脑的,但是这本书依然很好看。

快穿:我为反派两肋插刀

《快穿:我为反派两肋插刀》精彩片段

第5章 你看那桃花树下有个NPC(五)

“偏离值10%”

京兮:??!

系统界面自动弹出的消息让京兮有些惊讶,四个月了!任务竟然自己有了进展。

谢修远自从和京兮认识之后就很少白天出现在桃花林中,只是现在单纯的很想见见她。

这时京兮正在给其他玩家对话,他从远处看着和平时完全一样的桃花妖,无论是神态还是语言动作和资料里设定的样子一模一样。

周边也有很多慕名而来的玩家在这里蹲守,毕竟桃花妖只有发任务的时才会出现,只有这时才可以一睹容颜。他们会在谈话结束后和桃花妖搭讪并送礼物刷好感度,当好感度上升后还可以收到回礼——一个腰牌。

谢修远可算明白她房子里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是哪来的了。他看到这个有些陌生的桃花妖,一股焦灼感从心底涌出来,这种感觉促使他向京兮走去。

京兮看着谢修远走过来眼神闪了闪,想起来还没有给他发过任务于是朝着他的方向说出了任务台词“这位少侠请留步。”

两人眼神交流,谢修远掩住她的身形看着她一脸狡黠而后无奈的去替她跑腿。

他不仅吸引了京兮的注意同时还吸引了附近玩家的目光。

“这……那个是桃花妖好感度最高时给的腰牌吧”一个职业男药师的玩家目不转睛的看着谢修远腰上的饰品。

“是的,和图片一模一样。”身边的同伴附和,随即又咬牙切齿的说道:“夺‘妻’之恨不共戴天,我要找这个人单挑!”

身边一位女刺客语气有些漫不经心的嘲讽道:“那你需要单挑的人可太多了,喏,那一堆呢,去吧不拦着你。”

在一群还沉寂在自己“失恋”的悲苦情绪中的玩家,这边“务实”玩家们已经把这个道具的增益扒拉出来了。

“听说这个玩意能增加20%的移动速度,比骑那头蠢驴快多了,而且还可以随时呼唤桃花妖,不用天天在这守着就能出现!”

谢修远注意到了他们的目光但是并未理会,这个腰牌是有一天刷秘境时京兮嫌他跑的慢直接挂在腰上的。

游戏论坛里再一次炸开了锅,关于谢修远的帖子也被顶到最上面。

“爆!桃花妖最高好感度礼物第一次出现”

一楼:【图片】这是我偷偷拍到的,给大家伙先过了眼瘾再说,本人老文化沙漠了,除了大喊好看思维已经麻木了,你们仔细看这个暗纹还有这个雕工细节!

二楼:听说增速20%比那些骡子马啥的高多了!

三楼:楼上说的没错,那个潜龙在渊从我眼前跑的老快了,我都怀疑他开瞬移技能!

四楼:求攻略!如何以最快的方法提高桃花妖的好感度!

五楼:同上!

……

谢修远不知道自己引发了桃花妖粉丝的热议,一群人鬼哭狼嚎的在网上宣泄自己还未开始的“爱情”就已消失,只是最近邀他组队加好友的人有些多。

京兮听着ID为“桃花妖是我老婆”的玩家在她身边哭哭啼啼,用余光看了一下,然后不动声色的把谢修远的好感度从0拉到100,她可不想因为一个道具漏马脚啊。

等谢修远回来交任务时,大部分玩家都已经下线,但是两人依旧用很小的声音交流,“最近有些事情需要处理,不能随便过来。”顺便完成日常任务:投喂桃花妖。

“嗯嗯,好的”

京兮小幅度的点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并未多问,谢修远是三次元的人,而她是二次元的一组数据,所以哪怕现在他们关系比较好,但还没到可以打听私生活的地步。

“远哥!真的是你回来了?!”陆六看着张义后面的青年,直接把张义挤到边上一个冲刺熊抱挂在谢修远身上。

感觉到脖子上的湿润,谢修远轻轻的回抱了他一下。

“六子,先放开。”

“不,我今个一整天都要跟着你,前段时间老张说你要回来我还当他骗我,没想到竟然是真的。”被一个185的大汉靠着谢修远体力有些吃不消,拿手掌轻轻拍了下肩膀示意他起来。

张义缓过来劲之后,下意识推了推眼镜说道:“可能大部分员工不认识啊,我给大家重新介绍一下,这位是谢修远谢老师,他曾经是《青烛记》的最初研发人员之一,当初因为一些事情不得已离开了团队,如今将再此加入我们的团队。”

话毕,响起热烈的了掌声。

谢修远简单进行了自我介绍一番后,向大家鞠了一个躬,这般行为让原本对他有些偏见的人也产生了些许好感。

顾风知道潜龙在渊是谢修远并未感到惊讶,他隐约能够猜到谢修远的身份可能和上层有关,但是没想到他竟然是最初的开发骨干人员。

曾经一同工作的同事走到谢修远面前压抑着心中的激动对他说:“欢迎回来”,他们是同事,是战友亦是曾经为了同一个梦想拼搏的伙伴。

“远哥,我来详细给你介绍介绍,现在咱们不管是设备还是餐厅都变得比以前更好了!虽然不确定你是否能回来,但我还把工位都整理好,还是以前的位置。”陆六兴奋的围着他转,陆六是谢修远曾经手把手带出来的徒弟,他们的关系是亦师亦友比起常人更加深厚。

陆六也是当初第一个知道他离开的原因,所以从不在他面前提起《青烛记》,说了又怎样,满满的都是遗憾罢了。

熟悉的办公位置和耳边叽叽喳喳的声音,甚至是那个绿植都是曾经熟悉的模样,谢修远回忆着当初他们一起熬夜通宵和其他部门为了一件事情吵的不可开交,都是不可多得的美好时光之一。

南烨从巨大的落地窗前静静的看着谢修远走进公司,如同当初他离开时一样,丝毫不在意南风在他身后暴躁如雷。

“气死我了,我就该在游戏里面多揍他几顿,一次真是便宜他了!”

南烨听到这些话神情一变,“嗯?你在游戏里打他了?南风,我说过不要做多余的事情,这是我最后一次告诉你,我母亲的去世和他没有任何关系。”南烨冷冽的眼神看着他带着最后的警告。

“哼!”南风气愤的摔门而出。

南烨扶住额头回忆起自己的母亲,那个眉眼间总是带着忧愁的漂亮女人,如同菟丝子一般的攀附他人而活,明明是她自己杀死了自己啊。他一直知道自己的父亲情人不断,但是听到有个私生子在外面的时候依旧很生气,于是他打算自己偷偷的去看一下。

他拿着从私人侦探中得到的消息一人来到谢修远生活的地方,那是一个眉眼和他一模一样的孩子,穿着发白的牛仔裤和皱巴巴的外套,背着女孩子版的粉色书包独自上学,然后放学回家路上捡一些可以回收的垃圾,最后还要将一大桶水慢慢搬回四楼的家,邻家的老奶奶会把吃不完的水果悄悄塞在他的书包里,回收站的老伯也总是会照顾他。

谢修远的童年就是这样贫穷中带着一丝丝甜,这些无形中来自他人的关心也温暖着他的灵魂,所以那怕以后的人生中无论遭受多少白眼他依旧如松柏般傲立。

南烨忘记自己是如何回家的,但是谢修远瘦小的身躯却深深的刻在了脑海里,他本以为自己会很生气,但现实是连靠近都要小心斟酌,心中慢慢凝聚的情绪是从未有过的苦涩如鲠在喉。

谢修远,不,他的弟弟没有任何错,错的都是那个枉为人父的男人。

“远哥你来看,这些都是我做的。”陆六一脸求夸的看着谢修远。

谢修远看了看,标记出了几个问题交给他。

陆六眼神一亮“还是我远哥厉害,一下子就看出问题来了,不然后续还要费时间改。”

“对了远哥,上次你打电话问我桃花妖的资料是干啥,你不知道啊当初设计部那些人看我的眼神跟变态似的”

“当初有一次看到这个角色有些不对,所以想看一下参数。”

“嗯嗯。”陆六对谢修远的话深信不疑,“对了,中午要不要一起玩玩,我还没加你的好友呢,休息室就可以。”

“好。”谢修远示意他不要一直走神,认真工作。

这边南风听到其他员工讨论说研发那边空降了一个大佬级别的人,年纪轻轻长的还帅都快气疯了,回到家中撒脾气。

京兮惊讶的发现自己可以走到芦苇荡的另一边不受限制,可以随意去苏记和醉香楼,甚至可以去找雪山上的精灵耍,反正只要她不在任务状态时玩家们是无法看到她的,当然谢修远除外他有京兮送的腰牌。

难得在白天看到谢修远过来,京兮激动的想告诉她自己能够自由移动这件事情,却在看到他身边还有个人的时候止住了脚步。

“远哥,原来那个潜龙在渊就是你啊!”陆六不可思议的看着他,因为这个ID不仅在公司内部因为欧气十足被广为人知,在论坛中也是,被视为大众情敌。

“有什么问题吗?”谢修远不解的看着他。

“回去我给你发链接,你可以看看网上一群因为桃花妖腰牌酸掉牙的人。”陆六想着将谢修远被喊“狗贼”的样子笑的直不起腰。

谢修远不理他径直向桃花林深处走去。

“哎 ,远哥 等等我啊”陆六边追边喊。

晚上谢修远再次来到桃花林,对她说道:“你现在应该可以自由的移动了,试一下”

“试过了!白天的时候就去了一趟雪山,还采了一朵雪莲花 ,你是怎么做到的?”言语中有些激动的语无伦次。

谢修远并未解释,回了她一个神秘的笑容,京兮看着他这副样子回了一个“ok”的手势眼睛如月牙般弯起来。

有些事情并不需要太多的理由,不是吗?

“虽然可以自由移动但是,要恪尽职守,该发的任务还是要发,还有不要让别人看到你在别的区域行动。”

“普通玩家又看不到我,除非拿着那个腰牌。”

“我知道,但是还是要小心。”

“知道了,知道了”京兮有些狐疑他今天为何这么啰嗦。

谢修远该如何给她解释,如果被人发现她的行为异常后最好的结果是被当做bug处理,而最坏的结果不敢想象,他不敢冒这个险。

“今天白天的那个男生是你朋友吗?第一次见你组队”京兮有些八卦的问道。

“是一个很要好的朋友。”

这下轮到京兮惊讶了,她一直以为谢修远是个家里有矿不用上班的富二代,毕竟他总是整天整天的泡在游戏里。

“那以后晚上还是不要来了,毕竟要上班的嘛。”

好哥们似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谢修远看着她的动作再次沉默 ,又想起来论坛上对她的称呼,有些许不舒服于是光速下线、睡觉!

“余教授,恕我不能接受你们团队的要求,这涉及到游戏的核心技术。”南烨看着面前穿着黑色风衣的女人说道,空气中隐约还带着消毒水的味道。

余乐的眉头紧皱有些着急的说道“南先生,您明白如果这项研究成功了将会对我们人类是一大突破!”

“余教授,我是一个商人,投资者,在这个过程中我并没有看到它能产生什么收益,相反风险极大甚至会造成技术泄露。”

“南先生,有些东西比钱更重要。”

“余教授请回吧!”南烨听到她的话公式化的笑了笑,开始送客。

“这是我的联系方式,若是您改变主意了可以给我打电话”余乐目不转睛的看着他,在面前人强烈目光的要求下,南烨收下了名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