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命甜宠:捡起我心爱的小马甲(霍亦寒叶沫沫)热门小说_(致命甜宠:捡起我心爱的小马甲)全章节在线阅读

《致命甜宠:捡起我心爱的小马甲》这本书大家都在找,其实这是一本给力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霍亦寒叶沫沫,讲述了​【1v1高甜宠爱+马甲+虐渣打脸】
论一头合格的大灰狼的专业素养,10年前看上的小白兔,一不小心让她跑了,苦苦寻找无果
10年后,小白兔蹦跶着回来了,这下牢牢地抓住不能再让她跑了
可这兔子越养越不对劲,马甲也忒多了吧?
两位大佬的日常装菜鸡,婚后日子丰富多彩
哎呀,我的马甲掉了
哎呀,捡起我心爱的小马甲….

小说:致命甜宠:捡起我心爱的小马甲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松子倪

角色:霍亦寒叶沫沫

小说《致命甜宠:捡起我心爱的小马甲》是网络作者“松子倪”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以下是《致命甜宠:捡起我心爱的小马甲》内容概括:,请用手机扫码加入书架找不到扫码入口?
继续阅读《致命甜宠:捡起我心爱的小马甲》……

评论专区

晋颜血:最新一章,非常高符合逻辑的干死了《汉祚高门》的主角,看的非常爽

八卦修真界:@imen110 我就转发一样这位龙空众的评语:本文来源龙空链接为:

传奇巨导:不断更,不太监就是好骚年,作者:忧郁的青蛙。作者的名字五个字足矣保证质量。

致命甜宠:捡起我心爱的小马甲

《致命甜宠:捡起我心爱的小马甲》精彩片段

第3章 莫名其妙的暗杀

照片里妈妈抱着年幼的自己甜甜的对着镜头笑着,想到对她温柔的妈妈

叶沫沫又开始感到头疼欲裂,拿相框的手不自觉的发抖起来

一天之内两次这么大的情绪波动,让她的身体有些吃不消

“深呼吸,不想这些事”

觉察到叶沫沫的状态,霍亦寒赶忙把她手里的相册放到一边,轻轻拍着她的后背安抚着

叶沫沫感觉自己精神越发的游离,拿出糖果放进嘴里,强迫自己不倒下去

“我们走”

霍亦寒对沐普示意了眼神,对方立**意转身出去开车

叶沫沫拿起她与母亲的合照抱在怀里,任由霍亦寒搂着自己走下楼

两个人没有理会楼下的人,径直离开

叶留良看着叶沫沫,胸口气的发闷,转身走上二楼

“妈,那个男人好眼熟”

叶策看着霍亦寒的背影

“对了,他好像是霍亦寒”

“霍家,那个贱蹄子怎么能勾搭上霍家的,她不是一直在国外贫民窟住着吗?”

孙冠英心里感到有些不安,叶沫沫这次回来恐怕不会轻易的离开

得想点什么办法才行!

“蓉蓉,你跟你的那些朋友多打听打听,可别让那个女人坏了咱们的事”

“好的,妈妈”,叶蓉点头

就算要嫁,也是她嫁给霍亦寒,那个叶沫沫算什么东西,还敢跟她抢东西

回到霍亦寒的车内,叶沫沫感觉自己的头越来越痛,握紧拳头在努力跟自己对抗着

“沐普,回龙庄,快”

霍亦寒感受到了她的痛苦,但也只能是干着急,不断的催促着沐普把车开快

回到他的私人庄园,叶沫沫推开车门就开始扶着树干开始干呕

霍亦寒担忧的在一旁,看她没有再继续吐,拿纸给她擦拭干净

直接横抱起她走进别墅,吐的晕头转向的叶沫沫,闻到他身上淡淡的古龙水香味,莫名觉得心安

“让医生给你看看”

“不了,我没事”

叶沫沫很抗拒医生的到来,霍亦寒怎么哄都没有用,只能任着她的脾气来

“我想睡会可以吗?”

抱着母亲的照片,她很想去梦里找她,此时的叶沫沫像个无助的孩子

“可以,我让人给你收拾客房”

“我就在沙发上睡会就好”

不想多麻烦霍亦寒,叶沫沫蜷缩在沙发上闭上眼睛

看着她极其没有安全感的姿势,霍亦寒轻叹了一声,这么多年她到底经历了什么?

别墅里所有的下人都退出房子,霍亦寒坐在沙发边静静的守护着她

“少爷,这是动情了”

李管家凑到沐普跟前,两个人看着房子里的场景

“霍家要有少奶奶了”

沐普淡淡一笑,这铁树开花了,他可是最开心

毕竟终于可以不用担忧自家主子的性别取向了

叶沫沫再次醒来的,都是吃晚饭的时间,霍亦寒就一直坐在她身边没有离开一步

“饿了吧,晚饭已经准备好了”

好意不能拒绝,她点点头,跟着霍亦寒走到餐桌旁坐下

“尝尝,看看符不符合胃口”

说着夹起一块排骨,放在她面前的盘子里

叶沫沫也确实有些饿了,没有客气直接放进嘴里

细嫩香软口感棒极了

作为吃货的她,小眼睛都好吃的冒起了小星星,连连点头竖起大拇指

“好吃”

看到她这么开心,霍亦寒也心情大好,不停的给她夹菜,自己反倒没有吃几口

硬生生把叶沫沫撑得,摸着肚子靠在椅背上,她看着盘子里的肉,咬着嘴唇打了个饱嗝

“喜欢吃,明天再给你做”

看得出叶沫沫的小心思,霍亦寒扶额无奈的一笑,拿出抽纸给她擦了擦嘴

“嗯”

叶沫沫满足的眯起眼睛,一顿饭的时间,让她彻底放下了对霍亦寒的所有戒备

“你以后就住这里,想干什么都可以”

“我有住的地方”

“不,你没有”

霍亦寒霸道的宣布她住下,没等叶沫沫反驳就吩咐李管家收拾起了客房

“行吧,看你孤家寡人的,这么大的庄园也住着无聊”

叶沫沫耸了耸肩,看向霍亦寒那狐狸般的笑容,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

跟着李管家走进客房

房间内的装饰以简约风为主,显得有些缺少生活气息

不过一张2.2米的大床很得她的心,可以尽情肆意的翻滚,还不用担心掉床下

洗了个澡,叶沫沫也没有什么睡意,站在阳台上吹着风,侧头看向床头的照片

“妈妈,我遇到了一个男人,虽然我们只认识几天,可我对他有种莫名的依赖,这是好事吗?”

轻轻的说完,又转头看向远方

霍亦寒坐在书房里,李管家和沐普站在他的对面

“从今往后,沫沫就是庄园的女主人,她的话等同我说的”

李管家俯身点头

“通知下去,浩宇集团与叶氏的合作取消”

“是”

敢动我们的少奶奶,没有让你们垮台都不错了

霍亦寒也不能太明目张胆的做一些对针对叶氏的事情,按照叶沫沫的脾气,她一定是有自己的计划,

他能做的就是无条件在背后支持,该出手的时候再出手

走出书房,霍亦寒看向叶沫沫所在的卧室,停留了一会这才转身走进自己的卧室

叶沫沫其实也没有睡觉,她能感知到霍亦寒的停留,只是没有出声而已

反正也睡不着,干脆就坐在阳台上的躺椅,一晃一晃的玩着手机

咻…

一枚子弹直接打进她的肩膀,由于对方枪上装了消音器,加上有黑夜的保护,叶沫沫一时没有发觉

“我靠”

鲜血瞬间顺着身子流淌在地上,紧接着又是一颗子弹,叶沫沫反应迅速,没有再次受伤

子弹打进了躺椅上,她捂着肩膀蹲在阳台下,挡住自己的身子,不给对方留射击机会

“该死”

黑鹰端着狙击枪,愤怒的捶地

他今天的任务是干掉叶沫沫,不料竟然失了手,眼看着自己已经暴露位置,不能在这里呆下去

“叶沫沫,咱们后会有期”

看着别墅的方向,黑鹰冷笑一声,抱起枪迅速消失在了黑夜中

听到动静的霍亦寒第一时间冲进卧室,只看见半个身子全是血的叶沫沫坐在阳台

“让李时泽五分钟来庄园”

李管家也吓得不轻,丝毫不敢耽误立马转身去叫人

霍亦寒跑到叶沫沫身边,用药箱里的纱布给她止血

“好痛啊”

她不是没有受过伤,而是看到霍亦寒慌乱的关心后,女孩子的柔弱一下子显露出来,委屈的撅起小嘴说着

“忍忍,一会就不疼了”

霍亦寒一脸严肃的给她压着伤口,这个房间不能久待,直接横抱起她快速走到楼下客厅

李时泽半夜被人直接从被窝里提起拉到庄园,本来以为又是自己这个冤种兄弟受伤

不料一进门就看到叶沫沫,他就跟看到外星人的感觉差不多

女人?女人!

霍亦寒庄园里居然有女人!

“愣着干嘛,快点”

看到李时泽还在愣神,霍亦寒没有好气的说道

“啊…来了”

连忙回过神,李时泽提着药箱跑了过来,叶沫沫靠在沙发上,因为失血让她本来就苍白的小脸更加的没有血色

“你别碰我”

她十分抗拒别人的触碰,就算是自己受伤也不愿意李时泽检查伤口

“你需要治疗,我得给你检查伤口”

李时泽无奈的看着叶沫沫

这小两口还真是一对,怎么都不愿意人碰呢?

叶沫沫倔强的摇头,李时泽实在是没招了,求助的看向霍亦寒

“乖,你现在需要处理伤口,不然时间长了会感染的,有我陪着你”

你别说霍亦寒的真的很有用,叶沫沫明显抗拒的情绪少了很多

有了霍亦寒的安抚,她听话的躺平在沙发上,李时泽这才打开药箱,准备起工具

用剪刀剪开叶沫沫的衣服领子,霍亦寒顿时不乐意的只让他剪开受伤的部分,其余的丝毫不能动

李时泽:“……”

这伤你来治!

大晚上的过来,居然还被嫌弃,顺便喂了一嘴狗粮

他招谁惹谁了!

叶沫沫咬着嘴唇看着李时泽的动作,仔仔细细盯着他下一步要干嘛

“需要取出子弹,待会我给你打麻药,稍微会有一点点疼”

李时泽说着转身准备起了一会要用的麻药

“等等”

叶沫沫半撑起身子,霍亦寒赶忙扶住她

“我不能用麻药”

“为什么”

“我有神经性应激综合症,任何麻药对我都是致命的”

李时泽一听这话,头疼的抿起嘴,叶沫沫说的没错,神经性应激综合症一旦使用麻痹药物,会直接刺激大脑中枢神经,造成不可逆的影响

“可你这…”

“不用麻药,直接来吧”

“不行,这样你受不了”,霍亦寒断然拒绝,不使用麻药取子弹,常人根本忍受不了这种痛

“相信我”

叶沫沫安慰的拍了拍霍亦寒的手背,直接看向犹豫的李时泽

“来吧,你都说了时间长了伤口会感染”

这下轮到李时泽犯难,做手术对于他来说不算什么,可不用麻药做手术他还是第一次

“寒哥,帮我按住她”

两个人都做了一番心理建设,深吸一口气看向叶沫沫,对方点头示意,主动把头侧到一边

刀刃划开皮肤的一瞬间,叶沫沫就疼的浑身颤抖起来,她不是超人,她也有痛感

为了不影响李时泽,她咬着牙死死的抓着霍亦寒的手腕,额头大颗大颗的汗珠流下

李时泽看到她痛苦的样子,手上动作加快,能让她少疼一分钟也是好的

快到取子弹的那一步,叶沫沫明显已经疼的虚脱,霍亦寒看着她明明很疼却还在隐忍的样子,心里就跟刀子在划一样

“啊…”

最终还是没有忍住,叶沫沫痛苦的叫出去,却立马强迫自己闭住嘴巴,哪怕是嘴唇咬出血

霍亦寒看着她,忽然俯下身薄唇覆盖在她的唇上,用舌头撬开她的嘴,不让她再咬自己

叶沫沫没有想到霍亦寒会亲自己,顿时眼眸放大,注意力成功的被转移

李时泽找准时机取出子弹,快速缝合好伤口,用绷带包扎好

一吻结束,叶沫沫还沉浸在其中没有缓过来,嘴唇上还留着霍亦寒淡淡的薄荷香,让她有些心旷神怡,肩膀的伤口也不是很疼了

霍亦寒看着小脸微红的女人,微微一笑,她的味道自己很迷恋

“伤口不能沾水,一天换一回药,辛辣刺激的都不可以吃,多吃些补血的”

李时泽一边收拾着一边给霍亦寒交代着

“换药交给我”

“这就对了”,李时泽等的就是这句话,他才不要一天来庄园吃一回狗粮呢!

“伤口需要打消炎针,寒哥,这个也交给你了哦”

“好”

李时泽:“……”

爱情的力量啊!

只要是在叶沫沫健康问题上,霍亦寒可谓是亲力亲为,丝毫不嫌麻烦

李时泽把消炎药留下,快速的背着药箱离开

狗粮不好吃,回家睡觉才香!

折腾了一晚上,叶沫沫身体虚弱也没有多少精力,看着霍亦寒给自己打上点滴,就沉沉的睡了过去

轻轻横抱起她,走上二楼主卧,霍亦寒并不打算让她再回自己的卧室休息

“睡吧,晚安,有我守着你”

俯下身在叶沫沫的额头上轻啄一口,调暗灯光坐在床边看着点滴

或许有了霍亦寒的气息,叶沫沫睡得很安稳,直到快第二天中午才醒来坐起身

发现自己没有在客房,看了一眼周围的环境,到处都是男性荷尔蒙的气息

“醒了”

霍亦寒穿着白色T恤,浅灰色的休闲裤,一副邻家大哥哥的感觉

“伤口疼了吗?”

看到叶沫沫发着呆,霍亦寒还以为是她不舒服,放下手中的白粥,赶紧坐到床边看着她

“已经不是很疼了,我是打不死的小强”

“那可爱的小强来喝点粥”

霍亦寒笑眯眯的看着她,用勺子一点点亲自喂她

一碗粥下肚,叶沫沫感觉自己又活过来了,趁霍亦寒去书房回复公司文件

她轻轻的走下楼,庄园有一片花园,里面种的全是各种颜色的玫瑰花

因为母亲的缘故,她也十分喜欢玫瑰花,看到花总能想起以前跟妈妈一起在花园里打闹的场景

摸着花瓣,眼眶不知不觉的湿润

老板来电话了…

一阵魔性的铃声响起,叶沫沫无语的拿出手机,这是安琪给她设置的

美其名曰呼叫老板的好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