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译孟在昔(闷骚浪子追妻记)完结版在线阅读_闷骚浪子追妻记热门小说

《闷骚浪子追妻记》是网络作者“今橙”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这部小说中的关键人物是许译孟在昔,详情概述:第一次见到许译,那双不带一丝温度的桃花眼,在她心中深深的扎了根多少年过去了,孟

小说:闷骚浪子追妻记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今橙

角色:许译孟在昔

最近比较火的一本小说《闷骚浪子追妻记》,作者是“今橙”。本书精彩片段:六月的热潮拍在脸上,孟在昔艰难地拎着行李箱从京南机场腾出来。来接机的谈郁一身清冷站在一旁静静的看着她“艰难”的搬着行李。但凡她开句口,他就帮忙,谁让人家压根不想开口?那他就不用帮。“谈郁!”孟在昔闭了闭眼睛:“有你这样的吗?”连着好几年深夜发邮件让她回国,给自己治病。孟在昔大老远从伦敦飞回来,让这人来接机,反而这人看起来了笑话?谈郁收起手机,欠欠上前接过她手中的行李……

评论专区

我在异界活了三十年:…?原来马车还可以在有客人的情况下再载新的客人吗?现在的三轮车都不会这样吧,而且两人还一个是贵族一个是平民

白旗超限店:其实去掉一些超自然元素,不就是都市奋斗文?不喜

大周皇族:你敢说不是毒草?如同简介说的:真正的皇族,不是来自于血统的传承,而是来自命格和灵魂层面的高贵!——我呸继续呸,呸呸呸,贼恶心的小说。

闷骚浪子追妻记

《闷骚浪子追妻记》精彩片段

第1章 太纯了

六月的热潮拍在脸上,孟在昔艰难地拎着行李箱从京南机场腾出来。
来接机的谈郁一身清冷站在一旁静静的看着她“艰难”的搬着行李。
但凡她开句口,他就帮忙,谁让人家压根不想开口?
那他就不用帮。
“谈郁!”
孟在昔闭了闭眼睛:“有你这样的吗?”
连着好几年深夜发邮件让她回国,给自己治病。
孟在昔大老远从伦敦飞回来,让这人来接机,反而这人看起来了笑话?
谈郁收起手机,欠欠上前接过她手中的行李。
不忘将刚买的冰美式递到她手上:“晚上跟着我去玩玩?”
三年前孟家出事,孟在昔一声不吭出国,抛弃了他们好多人。
去玩玩啊,注定要遇上一些人。
孟在昔对上他的眼睛有几分迟疑,还是点了头。
没必要跟圈子过意不去,再说她学的是心理学,也不能一直在谈郁的研究院呆着,迟早要出去另立门户,多结识一些人脉是好事。
俩人抵达俱乐部时屋内已有不少人。
那人还时一如既往的风光无限,将他围在主桌,身旁女伴也是着装暴露,尽可能的想要讨好他。
谈郁拍拍她的后背,在耳边低吟:“来了,可别怂。”
孟在昔嘴角挂着浅笑,不动声色的跟着谈郁在一旁坐下。
谈郁是响当当的五好青年,这种非商业性的私人聚会很少来参加,只是这次…… 有些特殊了。
江亦目光在两人身上转转,明眼人都知道是怎么回事儿。
“谈总,这位是?”
江亦玩笑着开口,问的是她的身份,目光停在许译身上。
圈子内的人或多或少都知道当年的孟家大小姐孟在昔曾经是跟在许译屁股后面的小甜妹。
许译换了多少个女朋友他们不记得,倒是这位小甜妹记得格外清晰。
只是后来…… 谈郁视线在她身上停滞几秒回道:“我公司新聘的心理咨询师顾问。”
孟在昔笑着看眼江亦,算是打了招呼。
“什么时候还学心理学了?”
许译手中把玩着杯子,无视女伴喂过来的水果,就那么大大咧咧丝毫不掩饰的注视着孟在昔。
这是前几年所未有的,在场人倒吸一口冷气。
要知道以前许译都不愿意看上孟在昔一眼,现在居然会主动开口?
孟在昔深吸一口气让自己保持平静回道:“也就近几年。”
“这个专业挺好。”
许译摩挲着酒杯,一双桃花眼中尽数深情。
无形放电最为致命,关键是有的人,压根意识不到自己是在放电。
一不小心就会沉沦一辈子。
“许译,我明天早上还有拍摄。”
谈菀坐在许译左手边撒娇出声:“咱们先回去吧。”
那人是谈郁的妹妹谈菀。
签在华娱影视,算的上是一姐的地位。
当然,圈子里都传,许译捧的。
闻言孟在昔对上了谈郁的目光有几分询问的意思在里面。
对方眼神有几分躲闪。
孟在昔吐出一口气,这朋友不够地道啊。
现在的谈菀是声名显赫的大明星,去年刚斩获白玉兰最佳女主奖,年纪尚浅,离**只有一步之遥。
跟许译勉强算是郎才女貌,孟在昔不愿承认。
“走吧。”
许译帮谈菀拿起衣服,两人并肩走出包间。
许译等人走了后,房间内的气氛明显轻松不少。
“我说许译跟谈大明星今年年底就能完婚了吧?
俩人都已经爱情长跑五六年了。”
五六年,孟在昔有些吃惊,原来那么早了。
谈郁闻言只是笑笑,表示他不知道。
自家妹妹的事儿他可管不了,而且也管不起。
先不说这几人的矛盾是怎么起来的,反正掺和进去绝逼没好事。
接着又有人开口问:“孟妹妹,你现在不会还对许哥哥有意思呢吧?”
孟在昔眼神朦胧,漫不经心反问:“谁?”
是吧,都这么些年过去了,要是还有意思,当真说不过去了哈。
周围人唏嘘。
俩人又坐了会儿,后来以公司有事,谈郁半搂着孟在昔离场。
全然不顾身后的议论。
“有心人”江亦早已将照片拍下,扔在他们几人的小群里,疯狂轰炸许译。
【江亦:小青梅这身材可以啊,就是不知道郁哥哥有什么想法】 【江亦:我可是听说谈郁特意给她腾出来个什么科技公司供她折腾】 【江亦:这要还能是友情,我特么都不相信爱情好不了?
】 许译将手机扣过,不想搭理他。
想想还是给他回了。
【许译:滚】 江亦挑眉,有戏。
其实这次孟在昔回来除了谈郁的盛情邀约,还有一个问题在于她的远方表哥跟她大学的亲闺蜜余念终于结束了两人长达五年的恋爱长跑,修成正果。
特意找她回来当伴娘的。
本来孟在昔是不为所动,谁让人家诚意实在是太到位。
就连伴娘服空运了好几次到伦敦,改了又试,试了又改。
余念婚礼那天,谈郁做的伴郎,孟在昔做伴娘。
来了不少人。
“怎样?”
谈郁帮她理着裙摆:“最近上班没人找你麻烦吧?”
孟在昔摇摇头。
相比他们研究院要好很多,都是拿着真才实学出山,没谁敢说不。
何况他们研究任务重,每天忙的连吃口饭的功夫都难得,同组的组员都在忙,你一旦闲下来了,自己都会觉得羞愧。
“要是真遇见了什么事儿记得跟我说。”
孟在昔点点头。
一时间竟也不知道他这要求她进研究院到底是好事儿还是坏事儿。
“呦,许总闲啊。”
江亦从一旁拿起一杯香槟递到许译手中。
轻啧两声:“你说在昔妹妹要是跟谈郁真结婚了,你是得管她叫妹妹呢还是叫嫂子?”
许译的视线从孟在昔进入场内就没在移开过。
别人是看不太懂许译,江亦倒是看的清楚。
简直就是当局者迷旁观清。
白皙的肤色配上夕雾蓝的伴娘服,棕色长发飘飘自然落下。
太纯了,一看就不是他平时玩的类型。
许译仰头将手中的香槟饮尽,收回视线跟身边的女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