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鸿男二韩春(大明锦衣神侯)全章节免费阅读_吴鸿男二韩春精彩小说

《大明锦衣神侯》主角吴鸿男二韩春,是小说写手“佚”所写。精彩内容:大明朝崇祯年间,空前黑暗的时代,君王死社稷,天子守国门!吴鸿犹如一个BUG般横空出世开局硬刚李自成,断其一臂;千里截胡多尔衮,守卫东三省;立军令状对赌身家性命!镇压叛军,力挽狂澜,将李自成的起义军扼杀于摇篮;力保袁崇焕,重创高迎祥,干死张献忠,死磕皇太极,犯我大明者,虽远必诛!

小说:大明锦衣神侯

类型:军事历史

作者:

角色:吴鸿男二韩春

热门网络作者“佚”的新书《大明锦衣神侯》推荐大家阅读。内容精选:大明朝,崇祯二年。徽州。凤阳县北郊。北门外,官道一侧有个茶摊。四名身穿花红斗牛服,桌案上放着绣春刀的锦衣卫在饮茶……

评论专区

最强开光系统:干粮+,脑洞很大,文笔很干,主角可给任何物品开光,给拖把开光,拖把自己画出一幅江山图,后面更是给地球和自己的系统开了光。算是幕后黑手,因为主角开光所以出现了许多奇异物品,由此国家成立了收容组织。

大唐:有点烂尾,写古文文笔一般。还有主角还是不够纯粹啊, 冷酷纯为装逼,不是真正的大自在,有点小家子气。 另外李世民称不上千古一帝吧,我想只有开国太祖才有资格候选,毕竟富二代再牛逼9成也是投胎好

明扬天下:作者最好的一部,成绩也不错。猪脚从赣南的一个县干起,脚踏实地,一步步地坐大。对闯王部队的处理在此类书中算是好的。其实我蛮喜欢这作者 ,一直在等他新书(那本唐朝的为啥太监了?)

大明锦衣神侯

《大明锦衣神侯》精彩片段

第1章

第1章大明朝,崇祯二年。
徽州。
凤阳县北郊。
北门外,官道一侧有个茶摊。
四名身穿花红斗牛服,桌案上放着绣春刀的锦衣卫在饮茶。
吴鸿的尸体好像动弹了几下,难道是我眼花了?”
一名瘦脸锦衣卫端着茶碗,看着停靠在路旁的破旧马车上,一具用麻布包着的尸体,惊愕道。
他口中的吴鸿,乃是他们这支小队的小旗长,从七品的小官。
执行抓捕暴徒任务的时候,不慎被一板砖拍在脑门上,当场暴毙身亡。
另一人道:净瞎扯,他都死两天了,怎么可能还活着。”
除非诈尸。”
又有人补充道。
我诈尸你个大头鬼!
老子真活过来了,还不快过来把我扶起来。”
马车上,忽然传来一个急躁的声音。
闻言,四个锦衣卫齐齐愣住。
其实早在一个时辰之前,吴鸿就已经死而复生了。
准确说,他是从地球穿越了过来。
穿越后的时间里,他的意识并不清醒,无法动弹,同时还融合了这具肉身原主的记忆。
所以他在意识恢复的过程中,通过融合的原主记忆,弄清楚了现在的身份和处境。
原本的他是一名文学系本科硕士生,因家境贫寒,经常勤工俭学,趁着礼拜天或假期做兼职。
在一家工地搬砖时,不小心被高空坠落的板砖砸死。
死后穿越。
我跟现在的身份同名同姓就算了,还同样是被板砖给砸死的,命运离奇的一致,难怪我会穿越到他的身上。”
吴鸿哭笑不得的暗想。
更值得让他庆幸的是,穿越成了锦衣卫。
锦衣卫是大明朝最为强权的军事机构,直属皇权统辖,蟒服、飞鱼服、斗牛服、绣春刀,正是锦衣卫标志性的制服和兵刃。
而吴鸿已经荣耀加身,虽然官从七品,但大小也算个官,靠着这身飞鱼服和一把绣春刀,即使不能大富大贵,最起码能衣食无忧。
这时候,那四个锦衣卫缓过神来,各自拔出绣春刀,小心翼翼的走到马车跟前。
好似真以为吴鸿诈尸了,全身心地戒备着。
一旦有所异动,就绣春刀伺候。
嘶!
我头好痛。”
吴鸿嘀咕一声,动手扯开了裹身的麻布。
正要起身时,忽然察觉到有危险逼近,他连忙下意识地翻身躲避。
唰!”
一道刀光袭来,砍在马车上,险些削掉吴鸿的脑袋。
而吴鸿已经翻落马车,看着挥刀看他的四个手下,吓得脸色发白,心脏差点从喉咙里飞出来。
吴鸿气得直咬牙,怒斥道:你们几个憨包!
我都说了,我没死,你们居然一根筋的认为我诈尸,出门没带脑子吗?”
他已经把原主的记忆融会贯通,知道自己是他们几个的头儿,所以才敢这么斥骂他们。
那个瘦脸锦衣卫咧嘴笑道:头儿,你真没死啊,太好了!”
此人名叫韩春,刚入行三个月的新人,为人实诚,十分崇拜吴鸿,视他为人生楷模。
你还有脸笑,我差点被你一刀送走。”
吴鸿没好气道:都别愣着了,赶紧帮我弄点食物,我都快饿虚脱了。”
一通忙碌后。
韩春他们弄来一些饭菜,给吴鸿果腹。
风卷残云的吃饱喝足了,吴鸿的精神头恢复了不少。
接下来,就要开始办正事儿了。
就在前几天,吴鸿奉命带人追捕魏忠贤及其私下豢养的死士,却因为吴鸿的倒下,而被迫中止。
吴鸿淡定道:不用去追捕魏忠贤了,我没记错的话,他应该上吊自尽了。”
听他这么说,韩春等人不免会质疑。
吴鸿口说无凭,确实不可信。
韩春笑道:头儿,你脑子没事儿吧,这种胡话都说得出来。”
吴鸿自信满满的说道:你不信?
要不咱们打个赌,就赌五两银子,你敢不敢?”
前生身为文学系硕士生,吴鸿对华夏历史颇为了解。
其中魏忠贤是历史上臭名昭著的宦官,关于他的记载多不胜数,吴鸿自是对他的故事印象深刻。
你知道我很穷。”
韩春立马认怂。
另外三人摆出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架势,把吴鸿的话当成笑话听。
头儿,你的信鸽来了。”
一个精壮锦衣卫指了指天空。
便见一只灰白色的红鼻信鸽俯冲而下,还不等它落地,就被韩春一把抓住。
韩春取下信鸽腿上绑着的细小竹筒,然后随手放走信鸽。
信鸽却没有飞走,而是落在吴鸿的肩膀上。
锦衣卫的各阶层的官员,都配有专属的信鸽,这只信鸽是吴鸿亲手驯养长大,所以跟他格外的亲近。
看完飞鸽传书,韩春震惊的瞪大双眼,紧盯着吴鸿。
瞧见他这副表情,吴鸿却是笑而不语。
怎么了?”
那精壮锦衣卫好奇地问道。
韩春咽了口唾沫,说道:头儿,你真是料事如神啊!
信上说,魏忠贤在幽州阜城的一家客栈上吊自尽了。”
吴鸿冷笑道:这个老阉狗少了一条腿,跑的倒是真快啊!
咱们跋山涉水的好不容易追到凤阳,他居然死在了千里之外。”
同时他不由地想到魏忠贤死后惨遭大卸八块,被丢到淮河喂鱼,死无葬身之地的凄惨下场。
这时,韩春凝重道:头儿,除了通报魏忠贤这事儿,总旗长还下了新命令。”
吴鸿道:说。”
韩春看着密信,说道:他让咱们前往并州,抓捕一个叫李自成的在逃杀人犯。”
闻言,吴鸿惊讶地站了起来,他……让我们抓李自成!”
怎么了?
不能抓吗?”
见他反应这么强烈,韩春大感不惑。
通常当地衙门抓不住的重犯,都会上报求援,而锦衣卫的主要职能就是巡查缉捕。
如果下面的案件惊动朝廷,一般会派锦衣卫查办。
当然能抓。”
吴鸿眼神发直,魂不守舍的说着,缓缓地坐在了凳子上,开始头脑风暴。
其他人面面相觑,也是感到了不小的压力。
横跨几千里去抓个杀人犯,也不给拨点经费,这不是把咱们往死里折腾嘛!”
韩春苦着脸发起牢骚。
(小说未完,请翻页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