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夫)苏念岑龙_苏念岑龙最新热门小说

苏念岑龙是悬疑惊悚小说《诡夫》中出场的关键人物,“易碎的玻璃”是该书原创作者,环环相扣的剧情主要讲述的是:一场阴谋,让苏念原本幸福的家在一夜之间支离破散,也让原本高高在上的天骄之女一夜之间跌落神坛
苏念原本以为她已经够惨了,殊不知这仅仅只是她恶梦的开端……

小说:诡夫

类型:悬疑惊悚

作者:易碎的玻璃

角色:苏念岑龙

网络作者“易碎的玻璃”的经典佳作《诡夫》火爆上线,是一本悬疑惊悚分类的小说。文章精彩内容为:“准备好了吗?”“好了,现在鱼儿已经上钩了,随时可以动手,就等老板娘送货来了!”一男一女正在秘密地商量着什么,而刚好路过的苏念原本想就这样悄悄地离去,却不曾想听到了让她意想不到的话。那男的说:“刚刚那货就吃了两个大肉包,那分量足足有一公斤左右,看来今天又是大丰收的一天啊。”接着那女的就说:“听老板娘说是个面生的,估计是从那外地来,外地来的也好,好控制。”吃了两个大肉包,外地来的,而且还面生的?擦!他们说的这个人该不会是她吧!“等她进来之后你先把她打晕,然后我再把那烧开的烫水给她淋上,然后我们还是按照那老样子分工,你剥皮我剁肉!”此刻的苏念心中仿佛一万匹脱缰的野马在肆意地奔腾:敢情这是一家黑店!而自己就是送到他们手中的免费午餐?!真是醉了!最近自己运气怎么这么背啊!不是倒霉就是在倒霉的路上!现在,立刻,马上就开溜!不然自己怎么死都不知道!‘桀桀……桀桀……滴……滴……’那恐怖的声音又响起了。而那恐怖的声音也成功让苏念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这真是前面等着她剥皮抽筋的人,后面还有一个随时能要人命的骨架子!不管了!就算要死也要拉几个垫背的!于是苏念以壮士断腕之势推开了面前的房门,她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彭!”巨大的动静也成功将那正在对话的男女给打断了,等他们齐齐地回过头来,却发现来者正是刚刚那个在他们口中谈论的家伙……

评论专区

燃烬之余:膜拜一下一周刷30w票的大佬,对这种坏规矩的书一般不用看给一星就完事儿了

黑山老妖:只为了那忘却的纪念,为那铮铮铁骨,为了那改天换地

公子别秀:真的是老作者?

诡夫

《诡夫》精彩片段

第6章 人肉包子铺(二)

“准备好了吗?”

“好了,现在鱼儿已经上钩了,随时可以动手,就等老板娘送货来了!”

一男一女正在秘密地商量着什么,而刚好路过的苏念原本想就这样悄悄地离去,却不曾想听到了让她意想不到的话。

那男的说:“刚刚那货就吃了两个大肉包,那分量足足有一公斤左右,看来今天又是大丰收的一天啊。”

接着那女的就说:“听老板娘说是个面生的,估计是从那外地来,外地来的也好,好控制。”

吃了两个大肉包,外地来的,而且还面生的?擦!他们说的这个人该不会是她吧!

“等她进来之后你先把她打晕,然后我再把那烧开的烫水给她淋上,然后我们还是按照那老样子分工,你剥皮我剁肉!”

此刻的苏念心中仿佛一万匹脱缰的野马在肆意地奔腾:敢情这是一家黑店!而自己就是送到他们手中的免费午餐?!真是醉了!最近自己运气怎么这么背啊!不是倒霉就是在倒霉的路上!

现在,立刻,马上就开溜!不然自己怎么死都不知道!

‘桀桀……桀桀……滴……滴……’

那恐怖的声音又响起了。

而那恐怖的声音也成功让苏念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这真是前面等着她剥皮抽筋的人,后面还有一个随时能要人命的骨架子!

不管了!就算要死也要拉几个垫背的!

于是苏念以壮士断腕之势推开了面前的房门,她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彭!”

巨大的动静也成功将那正在对话的男女给打断了,等他们齐齐地回过头来,却发现来者正是刚刚那个在他们口中谈论的家伙。

屋内有一男一女,男的高高瘦瘦的,而那女的则跟他相反,真的是又矮又胖!还真的是丑人多作怪!再看看屋内,从门口看着还是很整洁的,但走近一看,就会发现事实并非如此!

用木板做的地板沾满了污渍,不仅是地板墙壁,天花板,都逃不过那污渍,屋子中间还有一个巨大的菜板,旁边还放着一把巨大的砍刀,那砍刀上还沾着些许鲜血,看上还是很新鲜的。

看样子那菜板和砍刀就是他们作案的工具,那俩人明明看起来是很老实的人,没想到就是这样看起来老实的人居然能做出来这么丧心病狂的事儿!

看着那俩人那兴奋的目光,苏念感觉心里有一团火在不断燃烧,而她也将手轻轻地伸进兜里,紧紧地握着刚刚从那杂物间里顺来的东西,只要他们敢乱来,她就让他们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于是三人就就开始大眼瞪小眼,谁也不服谁。

突然,那俩人迅速转移了视线顺便还互相交换了下眼神,正准备进行下一步时,忽然,一片片的辣椒粉迎风扑来,最后直接糊住了他们的眼睛!

“啊啊啊!好辣好辣!我的眼睛好辣!她娘的!我今天一定要把那臭女人碎尸万段!”被撒了辣椒粉的男女此刻如同无头苍蝇似的到处乱撞。

“那就看你们有没有这个本事儿了!”接着苏念抄起一旁的扫帚挥舞着手臂开始报仇:“真的是!好好地做人不好吗!非要做一些那见不得人的勾当!看来以前一定有不少人栽在你们手里,我今天就要替天行道!”

本就被撒了辣椒粉的男女已经够难受的了,现在还遭到了苏念的一顿毒打,此刻已经是遍体鳞伤了:“哎呦,哎呦!姑奶奶别打了!我们错了错了!您就放过我们吧!别在打了,再打下去我们就要没命了!”

被苏念压制得死死的俩人只能不断地哀嚎求饶,而殊不知这一套在已经经历过生死的苏念眼里早就没用了:“少废话,要想活命,就赶紧将那出口的位置说出来!否则明年的今天就是你们两个忌日!”

或许是被苏念吓破了胆儿,俩人很快就将那出口的位置给交代了出来:“在我们背后有一个柜子,要想出去就把那个柜子挪开,然后那里有一道暗门,直接通往外面!”

闻言,苏念顺着他们的话朝他们身后望去果然有一个漆黑的柜子。

而得到了想要答案的苏念直接将那柜子挪开,随后便找到了那所谓的暗门后直接就冲了进去。而她没有发现的是在她转身的那一刻,那女的露出了一个诡异的微笑。

“难道就这样放任她离开!”刚接了盆冷水的男人直接洗起了眼睛,边洗还不忘边咒骂着。

“放她离开?不可能的!你看那真正通向外面的通道并不是那个,而是隐藏在你我身后的筛子中。”洗了眼睛还是感觉不舒服,那女的还在不断地眨眼:“既然敢惹我们就要付出代价!我刚刚跟她说的那条暗道其实是直接通往那老板娘的房间的!今天就算她不栽在我们手里,也会落到老板娘手中,所以她插翅难飞了,哈哈哈!”

“原来如此,还是你想得周到!哈哈哈!”

那对男女笑得是那么开心,殊不知他们的报应正在悄悄地到来了。

“桀……桀……滴……滴……”

俩人正笑得开心,突然一阵阴风吹过,将刚刚苏念撞开的那扇门又进行了二次伤害。

被撞之后又被阴风吹得吱吱作响的门:我做错了什么吗?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

怎么回事儿?为什么突然之间就有一股阴风吹过,冷的俩人顿时一激灵,一股不好的预感在俩人的心头萦绕。

‘滴……滴……’

就在俩人万分紧张时,一滴鲜血好巧不巧地滴在女人那满脸横肉的脸颊上!

而女人的心也顿时一紧,她顺着血滴的方向向上望去,好家伙!他们头顶上居然有一个骨架子!而这具血淋淋的骨架子还在不停的滴着鲜血,一滴,两滴,三滴……

接着凄厉的惨叫声萦绕着整间小屋……

而苏念这边,对于刚刚所发生的事儿还在一无所知,她一边走,一边吐槽着那暗道。

“真的是太背了!怎么可以这么倒霉呢!好好的暗道怎么越走越诡异呢?明明刚刚都还挺好的,怎么现在到到处处都布满了蜘蛛网?咦?怎么感觉那边有东西在动?还一闪一闪的?”

随着自己离那东西越来越近,苏念的好奇心也越发重了,那会是什么东西呢?就在自己想要一探究竟时,突然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蝙蝠直接吓了她一跳,而那只蝙蝠飞走过后,那个一闪一闪东西也没了动静。

“嗯?真的是太奇怪了。难道是我看错了?哎,不管了,先出了这暗道再说。”

好在在接下来的路没有发生什么事情,她也一路顺利地来到了那暗道的尽头。只不过在走到尽头,苏念发出了愤怒的土拨鼠叫:“啊啊啊!那个天杀的!居然敢骗我,说什么这条暗道是通向外面!!!”

看着面前老板娘正对着自己横眉竖眼,苏念只能尴尬地说了句:“嗨!老板娘好巧啊,你也在这儿呢!”

。不然她该如何解释她为什么会从人家的床底下钻出来,还发出了吐蕃鼠的尖叫声。

是的!这条暗道并没有通向外面,而是直接到了那老板娘房间的那张床底下。而在刚刚还热情得不得了的老板娘此刻正恶狠狠地盯着她,如果眼神可以杀人,那她已经被老板娘那可以刀人的目光杀了不下千百遍!

“呵呵!你的命可真够大的,都去了那个地方了还能够活着回来,不过就算你躲过了那一劫,最终还是看不到明天的太阳!”说完便拿起床头上的廊子。

“我擦!你来真的!”苏念一边躲避着伤害一边口吐芬芳:“我跟你无冤无仇,你凭什么伤害我!”

“就凭我的包子铺缺肉了!”此时的老板娘已经杀疯了,在她眼里苏念就是一块美味的包子肉馅儿!

突然!

“啊啊!我的眼睛!我的眼睛好痛。”刚刚还在凶神恶煞的老板娘此刻正在地上打滚哀嚎着眼睛疼。

真是奇怪了!她明明没有来得及撒辣椒粉啊?对于这个突然出现的意外,苏念也感觉很疑惑。

突然在那老板娘身边突然出现了一只变异的蜘蛛。

这只蜘蛛很奇怪,它的屁股居然会发亮,就如那萤火虫一般,而它竟然拥有人的脸颊,此刻它正对着苏念邪恶地吐着丝丝!

怪不得她刚刚在暗道里就看到有东西在动,敢情那就是这只变异的蜘蛛,至于它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儿,就无从得知了,难道是跟她一起出来的?

就在苏念思绪万千时,那变异蜘蛛早已离去,而那老板娘也因为变异蜘蛛的毒液彻底没了生息。

为什么那只变异蜘蛛不会攻击她呢?还有那厕所里的骨架子,以及被骨架子镶嵌在厕所墙壁里的无脸怪,这一切的一切,都让苏念感觉到疑惑,她总感觉自己似乎陷入了一个巨大的阴谋之中。

不过更让她奇怪的是那种肩酸背痛的感觉又回来了,而那些细节她也不敢多想,因为细思极恐……

                       

小说:诡夫

类型:悬疑惊悚

作者:易碎的玻璃

角色:苏念岑龙

网络作者“易碎的玻璃”的经典佳作《诡夫》火爆上线,是一本悬疑惊悚分类的小说。文章精彩内容为:“准备好了吗?”“好了,现在鱼儿已经上钩了,随时可以动手,就等老板娘送货来了!”一男一女正在秘密地商量着什么,而刚好路过的苏念原本想就这样悄悄地离去,却不曾想听到了让她意想不到的话。那男的说:“刚刚那货就吃了两个大肉包,那分量足足有一公斤左右,看来今天又是大丰收的一天啊。”接着那女的就说:“听老板娘说是个面生的,估计是从那外地来,外地来的也好,好控制。”吃了两个大肉包,外地来的,而且还面生的?擦!他们说的这个人该不会是她吧!“等她进来之后你先把她打晕,然后我再把那烧开的烫水给她淋上,然后我们还是按照那老样子分工,你剥皮我剁肉!”此刻的苏念心中仿佛一万匹脱缰的野马在肆意地奔腾:敢情这是一家黑店!而自己就是送到他们手中的免费午餐?!真是醉了!最近自己运气怎么这么背啊!不是倒霉就是在倒霉的路上!现在,立刻,马上就开溜!不然自己怎么死都不知道!‘桀桀……桀桀……滴……滴……’那恐怖的声音又响起了。而那恐怖的声音也成功让苏念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这真是前面等着她剥皮抽筋的人,后面还有一个随时能要人命的骨架子!不管了!就算要死也要拉几个垫背的!于是苏念以壮士断腕之势推开了面前的房门,她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彭!”巨大的动静也成功将那正在对话的男女给打断了,等他们齐齐地回过头来,却发现来者正是刚刚那个在他们口中谈论的家伙……

评论专区

燃烬之余:膜拜一下一周刷30w票的大佬,对这种坏规矩的书一般不用看给一星就完事儿了

黑山老妖:只为了那忘却的纪念,为那铮铮铁骨,为了那改天换地

公子别秀:真的是老作者?

诡夫

《诡夫》精彩片段

第6章 人肉包子铺(二)

“准备好了吗?”

“好了,现在鱼儿已经上钩了,随时可以动手,就等老板娘送货来了!”

一男一女正在秘密地商量着什么,而刚好路过的苏念原本想就这样悄悄地离去,却不曾想听到了让她意想不到的话。

那男的说:“刚刚那货就吃了两个大肉包,那分量足足有一公斤左右,看来今天又是大丰收的一天啊。”

接着那女的就说:“听老板娘说是个面生的,估计是从那外地来,外地来的也好,好控制。”

吃了两个大肉包,外地来的,而且还面生的?擦!他们说的这个人该不会是她吧!

“等她进来之后你先把她打晕,然后我再把那烧开的烫水给她淋上,然后我们还是按照那老样子分工,你剥皮我剁肉!”

此刻的苏念心中仿佛一万匹脱缰的野马在肆意地奔腾:敢情这是一家黑店!而自己就是送到他们手中的免费午餐?!真是醉了!最近自己运气怎么这么背啊!不是倒霉就是在倒霉的路上!

现在,立刻,马上就开溜!不然自己怎么死都不知道!

‘桀桀……桀桀……滴……滴……’

那恐怖的声音又响起了。

而那恐怖的声音也成功让苏念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这真是前面等着她剥皮抽筋的人,后面还有一个随时能要人命的骨架子!

不管了!就算要死也要拉几个垫背的!

于是苏念以壮士断腕之势推开了面前的房门,她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彭!”

巨大的动静也成功将那正在对话的男女给打断了,等他们齐齐地回过头来,却发现来者正是刚刚那个在他们口中谈论的家伙。

屋内有一男一女,男的高高瘦瘦的,而那女的则跟他相反,真的是又矮又胖!还真的是丑人多作怪!再看看屋内,从门口看着还是很整洁的,但走近一看,就会发现事实并非如此!

用木板做的地板沾满了污渍,不仅是地板墙壁,天花板,都逃不过那污渍,屋子中间还有一个巨大的菜板,旁边还放着一把巨大的砍刀,那砍刀上还沾着些许鲜血,看上还是很新鲜的。

看样子那菜板和砍刀就是他们作案的工具,那俩人明明看起来是很老实的人,没想到就是这样看起来老实的人居然能做出来这么丧心病狂的事儿!

看着那俩人那兴奋的目光,苏念感觉心里有一团火在不断燃烧,而她也将手轻轻地伸进兜里,紧紧地握着刚刚从那杂物间里顺来的东西,只要他们敢乱来,她就让他们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于是三人就就开始大眼瞪小眼,谁也不服谁。

突然,那俩人迅速转移了视线顺便还互相交换了下眼神,正准备进行下一步时,忽然,一片片的辣椒粉迎风扑来,最后直接糊住了他们的眼睛!

“啊啊啊!好辣好辣!我的眼睛好辣!她娘的!我今天一定要把那臭女人碎尸万段!”被撒了辣椒粉的男女此刻如同无头苍蝇似的到处乱撞。

“那就看你们有没有这个本事儿了!”接着苏念抄起一旁的扫帚挥舞着手臂开始报仇:“真的是!好好地做人不好吗!非要做一些那见不得人的勾当!看来以前一定有不少人栽在你们手里,我今天就要替天行道!”

本就被撒了辣椒粉的男女已经够难受的了,现在还遭到了苏念的一顿毒打,此刻已经是遍体鳞伤了:“哎呦,哎呦!姑奶奶别打了!我们错了错了!您就放过我们吧!别在打了,再打下去我们就要没命了!”

被苏念压制得死死的俩人只能不断地哀嚎求饶,而殊不知这一套在已经经历过生死的苏念眼里早就没用了:“少废话,要想活命,就赶紧将那出口的位置说出来!否则明年的今天就是你们两个忌日!”

或许是被苏念吓破了胆儿,俩人很快就将那出口的位置给交代了出来:“在我们背后有一个柜子,要想出去就把那个柜子挪开,然后那里有一道暗门,直接通往外面!”

闻言,苏念顺着他们的话朝他们身后望去果然有一个漆黑的柜子。

而得到了想要答案的苏念直接将那柜子挪开,随后便找到了那所谓的暗门后直接就冲了进去。而她没有发现的是在她转身的那一刻,那女的露出了一个诡异的微笑。

“难道就这样放任她离开!”刚接了盆冷水的男人直接洗起了眼睛,边洗还不忘边咒骂着。

“放她离开?不可能的!你看那真正通向外面的通道并不是那个,而是隐藏在你我身后的筛子中。”洗了眼睛还是感觉不舒服,那女的还在不断地眨眼:“既然敢惹我们就要付出代价!我刚刚跟她说的那条暗道其实是直接通往那老板娘的房间的!今天就算她不栽在我们手里,也会落到老板娘手中,所以她插翅难飞了,哈哈哈!”

“原来如此,还是你想得周到!哈哈哈!”

那对男女笑得是那么开心,殊不知他们的报应正在悄悄地到来了。

“桀……桀……滴……滴……”

俩人正笑得开心,突然一阵阴风吹过,将刚刚苏念撞开的那扇门又进行了二次伤害。

被撞之后又被阴风吹得吱吱作响的门:我做错了什么吗?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

怎么回事儿?为什么突然之间就有一股阴风吹过,冷的俩人顿时一激灵,一股不好的预感在俩人的心头萦绕。

‘滴……滴……’

就在俩人万分紧张时,一滴鲜血好巧不巧地滴在女人那满脸横肉的脸颊上!

而女人的心也顿时一紧,她顺着血滴的方向向上望去,好家伙!他们头顶上居然有一个骨架子!而这具血淋淋的骨架子还在不停的滴着鲜血,一滴,两滴,三滴……

接着凄厉的惨叫声萦绕着整间小屋……

而苏念这边,对于刚刚所发生的事儿还在一无所知,她一边走,一边吐槽着那暗道。

“真的是太背了!怎么可以这么倒霉呢!好好的暗道怎么越走越诡异呢?明明刚刚都还挺好的,怎么现在到到处处都布满了蜘蛛网?咦?怎么感觉那边有东西在动?还一闪一闪的?”

随着自己离那东西越来越近,苏念的好奇心也越发重了,那会是什么东西呢?就在自己想要一探究竟时,突然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蝙蝠直接吓了她一跳,而那只蝙蝠飞走过后,那个一闪一闪东西也没了动静。

“嗯?真的是太奇怪了。难道是我看错了?哎,不管了,先出了这暗道再说。”

好在在接下来的路没有发生什么事情,她也一路顺利地来到了那暗道的尽头。只不过在走到尽头,苏念发出了愤怒的土拨鼠叫:“啊啊啊!那个天杀的!居然敢骗我,说什么这条暗道是通向外面!!!”

看着面前老板娘正对着自己横眉竖眼,苏念只能尴尬地说了句:“嗨!老板娘好巧啊,你也在这儿呢!”

。不然她该如何解释她为什么会从人家的床底下钻出来,还发出了吐蕃鼠的尖叫声。

是的!这条暗道并没有通向外面,而是直接到了那老板娘房间的那张床底下。而在刚刚还热情得不得了的老板娘此刻正恶狠狠地盯着她,如果眼神可以杀人,那她已经被老板娘那可以刀人的目光杀了不下千百遍!

“呵呵!你的命可真够大的,都去了那个地方了还能够活着回来,不过就算你躲过了那一劫,最终还是看不到明天的太阳!”说完便拿起床头上的廊子。

“我擦!你来真的!”苏念一边躲避着伤害一边口吐芬芳:“我跟你无冤无仇,你凭什么伤害我!”

“就凭我的包子铺缺肉了!”此时的老板娘已经杀疯了,在她眼里苏念就是一块美味的包子肉馅儿!

突然!

“啊啊!我的眼睛!我的眼睛好痛。”刚刚还在凶神恶煞的老板娘此刻正在地上打滚哀嚎着眼睛疼。

真是奇怪了!她明明没有来得及撒辣椒粉啊?对于这个突然出现的意外,苏念也感觉很疑惑。

突然在那老板娘身边突然出现了一只变异的蜘蛛。

这只蜘蛛很奇怪,它的屁股居然会发亮,就如那萤火虫一般,而它竟然拥有人的脸颊,此刻它正对着苏念邪恶地吐着丝丝!

怪不得她刚刚在暗道里就看到有东西在动,敢情那就是这只变异的蜘蛛,至于它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儿,就无从得知了,难道是跟她一起出来的?

就在苏念思绪万千时,那变异蜘蛛早已离去,而那老板娘也因为变异蜘蛛的毒液彻底没了生息。

为什么那只变异蜘蛛不会攻击她呢?还有那厕所里的骨架子,以及被骨架子镶嵌在厕所墙壁里的无脸怪,这一切的一切,都让苏念感觉到疑惑,她总感觉自己似乎陷入了一个巨大的阴谋之中。

不过更让她奇怪的是那种肩酸背痛的感觉又回来了,而那些细节她也不敢多想,因为细思极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