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小酒萧晔)穿书:恶毒女配她只想混吃等死_《穿书:恶毒女配她只想混吃等死》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小说《穿书:恶毒女配她只想混吃等死》是作者“墨初染”的精选作品之一,剧情围绕主人公君小酒萧晔的经历展开,完结内容主要讲述的是:一觉醒来君小酒成了书中最令人厌恶的草包九公主,不仅心思歹毒,行为粗鄙不堪,还是一个相貌丑陋的一百八十斤大胖子,因为对男主爱而不得,就对书中的大反派下了药,想找一个替身来安慰自己,结果对大反派造成了不可挽回的伤害,面对这些迷之操作,君小酒只想原地爆炸
她能远离这些是非吗?她只想安安静静地混吃等死啊!
结果还有一个系统天天逼着她做任务,不做就让她头发掉光光,士可杀不可辱,让她当秃子还不如杀了她,不就是做任务嘛,她做还不行吗……

小说:穿书:恶毒女配她只想混吃等死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墨初染

角色:君小酒萧晔

古代言情小说《穿书:恶毒女配她只想混吃等死》推荐大家一读,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墨初染”。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哈哈,好了好了,我知道了,走!我们去吃饭吧!”君小酒咧嘴笑了起来。“我?公主您……”春儿一脸疑惑的看着她。“春儿,以后私下里我就不自称本宫了,太累了,你也不要自称奴婢,我们就做两个平凡的人,做一对好朋友,抛开这些枷锁,自由轻松的相处。”她忽然想起书中唯一对原主好的好像就只有这个春儿,哪怕被原主多次打骂也没有离开她,最后还因为保护原主被人杀害了。所以对着春儿,她不想对她像对其他人一样疏远,就算最后自己逃不开惨死的命运,也会把她送的远远的,让她安稳的度过下半生……

评论专区

从大佬到武林盟主:这不是不是饭桶流!这是喂*流!真的是死完全家死兄弟

 最后一毫米:爆米花文,不带脑子看还行。据说作者有抄袭前科。 屮,又放错书单。

重生之我是BOSS:怎么说呢虽然战设定很s.b。可是把背景设置为星际尺度并不是必然让故事宏大,还可能因为笔力不足显得滑稽。本书不幸成为了后者。

穿书:恶毒女配她只想混吃等死

《穿书:恶毒女配她只想混吃等死》精彩片段

第6章 她只想混吃等死

“哈哈,好了好了,我知道了,走!我们去吃饭吧!”君小酒咧嘴笑了起来。

“我?公主您……”春儿一脸疑惑的看着她。

“春儿,以后私下里我就不自称本宫了,太累了,你也不要自称奴婢,我们就做两个平凡的人,做一对好朋友,抛开这些枷锁,自由轻松的相处。”

她忽然想起书中唯一对原主好的好像就只有这个春儿,哪怕被原主多次打骂也没有离开她,最后还因为保护原主被人杀害了。

所以对着春儿,她不想对她像对其他人一样疏远,就算最后自己逃不开惨死的命运,也会把她送的远远的,让她安稳的度过下半生。

“不……不可以的公主,这样不合规矩,哪有主子和奴才做朋友的。”春儿紧张的看着君小酒。

“我说可以就可以,好了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走!去吃饭!”君小酒说完就大步往外走去。

“公……公主,等一下。”春儿着急忙慌的喊道。

“嗯?又怎么了?我好饿,春儿,好春儿,我们快点去吃饭吧。”君小酒可怜兮兮的看着她。

“噗嗤……”春儿看着这样的君小酒忍不住笑出了声。

“公主,您还未梳妆呢!”

“啊?”

“哦哦哦!梳妆……梳妆,嘿嘿!”好尴尬,她差点顶着一头乱发就出去了,这可是皇宫,她要是真这样出去,那可丢大脸了。

片刻之后

君小酒看着镜中浓妆艳抹,头顶金光闪闪的自己,有点哭笑不得,真是太辣眼睛了,这看着不像公主倒像是青楼的老鸨,这么多的发钗戴在头上不嫌累的慌吗?

“那个……春儿啊,你有没有觉得今天的妆容有哪里不对劲。”君小酒抬眼看向了春儿。

“不对劲?没有啊!奴婢今天画的是公主最喜欢的妆容了。”春儿摇了摇脑袋,她没觉得有啥不对劲的啊。

“啊?”这原主的审美真的让她无语至极。

要她天天顶着这鬼画符妆容到处瞎逛,还不如杀了她。

“春儿,从今天开始就不要再化这样的妆容了,今天就帮我化一个淡一点的妆吧,对了,那些金光闪闪的发钗就不要了,呐!这根紫色的流苏步摇就挺好,就它了。”君小酒说着指着盒子里的首饰说道。

“啊?”

“啊什么啊?快点,别耽误我干饭。”君小酒催促到。

“啊……是!”干饭又是什么?公主今天说的话都好奇怪啊!

*

看着重新上好的妆容,君小酒点点头,虽然还是很丑,但总算不那么辣眼睛了。

不过她一直搞不懂原主这满脸的疙瘩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看来得找个时间去太医院逛逛了,其它不说,就这一脸红疙瘩看着就瘆人。

“对了春儿,待会儿你找个面纱给我。”

“面纱?公主要这个做什么?”

“我要把我这张脸蒙起来,偷偷的变美,然后惊艳所有人。”君小酒忽悠道,其实她只是怕吓着别人而已。

“原来是这样啊!奴婢知道了,不过公主……您本来就很美啊!”公主以前很美的好吗,只是现在可能生病了,只要公主病好了,一定会美的让人移不开目光。

“呃……”这还真是原主的忠实迷妹啊!就这模样也叫美?那如花不就是天仙了!

“好了,好了,春儿,我饿了, 我们去吃饭吧。”她怕再说下去就要被洗脑了。

“是,公主,奴婢现在就命人传膳。”

“嗯,对了春儿,吩咐下去,今天不准任何人打扫我房间,知道了吗?”她突然想起来还有一些东西要处理掉,可不能让他们发现了,不然她就死定了,也不知道原主是怎么把男主弄回来的,真乃神人也!

“是,公主。”虽然不知道公主为什么不让人打扫房间,不过公主肯定有她自己的理由。

***

“哇……”君小酒看着满桌子的美味佳肴,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咕噜~咕噜~”肚子叫的更欢了。

虽然很香,但是……

“春儿啊,一大早就吃这么丰盛的吗?不嫌腻得慌吗?”又是鸡又是鱼的,居然还有猪肘子。

“公主,您不是说饭菜太清淡,吃不饱吗?让膳房的人一日三餐必须要有鱼有肉,最重要的是每顿必须要有猪肘子。”

“是吗?”怪不得原主这么胖,敢情这吃的比猪还多啊!

怎么办?她是吃呢?还是吃呢?

她这一生有三大爱好,一是看小说,二是睡大觉,三嘛当然就是吃了。

看着这一桌的美食,君小酒最终还是抵抗不住诱惑,伸出了罪恶之手……

“哎呀妈呀真好吃!嗯嗯嗯……春儿你吃这个,这个好吃!”君小酒从盘中拿了一个鸡腿递到了春儿面前。

“不不不!奴婢不饿!公主您吃。”春儿看着满手都是油的君小酒,下意识的摆了摆手。

“哎呀!别客气!拿着!来来来!坐下一起吃!”说着就把鸡腿塞在了春儿的手里。

“不不不!不用!奴婢站着就好!谢……谢公主赏赐!”春儿看着手中油滋滋的鸡腿,一时之间不知从何处下口。

“对了公主,今天休沐,听说六公主殿下邀请学院里的女学子们在芳华宫小聚,好像七公主,八公主都会去呢。”春儿突然想到。

“嗯?休沐?”哎呀,差点忘了,这皇宫的皇子公主们,还有朝廷重臣的子女们都必须去太学院完成学业。

想到要上课,君小酒的脑瓜子就嗡嗡的响,连手里的猪肘子都不香了。

就不能安安静静的让她混吃等死吗?这一边要防着大反派对她下毒手,一边又要完成臭系统发布的任务,现在居然还要让她进学堂上课,呵呵!简直是惨无人道!

“公主,公主!”春儿看着愣神的君小酒,用手在她面前晃了晃。

“啊?”君小酒猛地回过神来。

“公主,您没事吧?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不如奴婢去帮您请个太医吧?”春儿一脸担忧的看着君小酒。

“没事没事!不用请太医,对了,你刚刚说六公主邀请女学子们在芳华宫小聚?”

“是啊公主,您要去吗?”

“她有邀请我吗?”

“这……这……好像……”春儿支支吾吾的说道。

“不用你说我也知道,她肯定没邀请我,既然这样,我要是去了岂不是自讨没趣?”

整个皇宫没一个喜欢原主的,就连原主那皇帝老子估计都不记得还有原主这个女儿了。

你要说原主可恨吧?她确实挺可恨的,但你要说她可怜吧?她确实也很可怜。

你想想看,一个人孤零零的来到皇宫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没人疼,没人爱,就连喜欢的人都拒绝她,厌恶她,你说她能不性格扭曲嘛!

唉!可悲可叹!

                       

小说:穿书:恶毒女配她只想混吃等死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墨初染

角色:君小酒萧晔

古代言情小说《穿书:恶毒女配她只想混吃等死》推荐大家一读,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墨初染”。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哈哈,好了好了,我知道了,走!我们去吃饭吧!”君小酒咧嘴笑了起来。“我?公主您……”春儿一脸疑惑的看着她。“春儿,以后私下里我就不自称本宫了,太累了,你也不要自称奴婢,我们就做两个平凡的人,做一对好朋友,抛开这些枷锁,自由轻松的相处。”她忽然想起书中唯一对原主好的好像就只有这个春儿,哪怕被原主多次打骂也没有离开她,最后还因为保护原主被人杀害了。所以对着春儿,她不想对她像对其他人一样疏远,就算最后自己逃不开惨死的命运,也会把她送的远远的,让她安稳的度过下半生……

评论专区

从大佬到武林盟主:这不是不是饭桶流!这是喂*流!真的是死完全家死兄弟

 最后一毫米:爆米花文,不带脑子看还行。据说作者有抄袭前科。 屮,又放错书单。

重生之我是BOSS:怎么说呢虽然战设定很s.b。可是把背景设置为星际尺度并不是必然让故事宏大,还可能因为笔力不足显得滑稽。本书不幸成为了后者。

穿书:恶毒女配她只想混吃等死

《穿书:恶毒女配她只想混吃等死》精彩片段

第6章 她只想混吃等死

“哈哈,好了好了,我知道了,走!我们去吃饭吧!”君小酒咧嘴笑了起来。

“我?公主您……”春儿一脸疑惑的看着她。

“春儿,以后私下里我就不自称本宫了,太累了,你也不要自称奴婢,我们就做两个平凡的人,做一对好朋友,抛开这些枷锁,自由轻松的相处。”

她忽然想起书中唯一对原主好的好像就只有这个春儿,哪怕被原主多次打骂也没有离开她,最后还因为保护原主被人杀害了。

所以对着春儿,她不想对她像对其他人一样疏远,就算最后自己逃不开惨死的命运,也会把她送的远远的,让她安稳的度过下半生。

“不……不可以的公主,这样不合规矩,哪有主子和奴才做朋友的。”春儿紧张的看着君小酒。

“我说可以就可以,好了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走!去吃饭!”君小酒说完就大步往外走去。

“公……公主,等一下。”春儿着急忙慌的喊道。

“嗯?又怎么了?我好饿,春儿,好春儿,我们快点去吃饭吧。”君小酒可怜兮兮的看着她。

“噗嗤……”春儿看着这样的君小酒忍不住笑出了声。

“公主,您还未梳妆呢!”

“啊?”

“哦哦哦!梳妆……梳妆,嘿嘿!”好尴尬,她差点顶着一头乱发就出去了,这可是皇宫,她要是真这样出去,那可丢大脸了。

片刻之后

君小酒看着镜中浓妆艳抹,头顶金光闪闪的自己,有点哭笑不得,真是太辣眼睛了,这看着不像公主倒像是青楼的老鸨,这么多的发钗戴在头上不嫌累的慌吗?

“那个……春儿啊,你有没有觉得今天的妆容有哪里不对劲。”君小酒抬眼看向了春儿。

“不对劲?没有啊!奴婢今天画的是公主最喜欢的妆容了。”春儿摇了摇脑袋,她没觉得有啥不对劲的啊。

“啊?”这原主的审美真的让她无语至极。

要她天天顶着这鬼画符妆容到处瞎逛,还不如杀了她。

“春儿,从今天开始就不要再化这样的妆容了,今天就帮我化一个淡一点的妆吧,对了,那些金光闪闪的发钗就不要了,呐!这根紫色的流苏步摇就挺好,就它了。”君小酒说着指着盒子里的首饰说道。

“啊?”

“啊什么啊?快点,别耽误我干饭。”君小酒催促到。

“啊……是!”干饭又是什么?公主今天说的话都好奇怪啊!

*

看着重新上好的妆容,君小酒点点头,虽然还是很丑,但总算不那么辣眼睛了。

不过她一直搞不懂原主这满脸的疙瘩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看来得找个时间去太医院逛逛了,其它不说,就这一脸红疙瘩看着就瘆人。

“对了春儿,待会儿你找个面纱给我。”

“面纱?公主要这个做什么?”

“我要把我这张脸蒙起来,偷偷的变美,然后惊艳所有人。”君小酒忽悠道,其实她只是怕吓着别人而已。

“原来是这样啊!奴婢知道了,不过公主……您本来就很美啊!”公主以前很美的好吗,只是现在可能生病了,只要公主病好了,一定会美的让人移不开目光。

“呃……”这还真是原主的忠实迷妹啊!就这模样也叫美?那如花不就是天仙了!

“好了,好了,春儿,我饿了, 我们去吃饭吧。”她怕再说下去就要被洗脑了。

“是,公主,奴婢现在就命人传膳。”

“嗯,对了春儿,吩咐下去,今天不准任何人打扫我房间,知道了吗?”她突然想起来还有一些东西要处理掉,可不能让他们发现了,不然她就死定了,也不知道原主是怎么把男主弄回来的,真乃神人也!

“是,公主。”虽然不知道公主为什么不让人打扫房间,不过公主肯定有她自己的理由。

***

“哇……”君小酒看着满桌子的美味佳肴,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咕噜~咕噜~”肚子叫的更欢了。

虽然很香,但是……

“春儿啊,一大早就吃这么丰盛的吗?不嫌腻得慌吗?”又是鸡又是鱼的,居然还有猪肘子。

“公主,您不是说饭菜太清淡,吃不饱吗?让膳房的人一日三餐必须要有鱼有肉,最重要的是每顿必须要有猪肘子。”

“是吗?”怪不得原主这么胖,敢情这吃的比猪还多啊!

怎么办?她是吃呢?还是吃呢?

她这一生有三大爱好,一是看小说,二是睡大觉,三嘛当然就是吃了。

看着这一桌的美食,君小酒最终还是抵抗不住诱惑,伸出了罪恶之手……

“哎呀妈呀真好吃!嗯嗯嗯……春儿你吃这个,这个好吃!”君小酒从盘中拿了一个鸡腿递到了春儿面前。

“不不不!奴婢不饿!公主您吃。”春儿看着满手都是油的君小酒,下意识的摆了摆手。

“哎呀!别客气!拿着!来来来!坐下一起吃!”说着就把鸡腿塞在了春儿的手里。

“不不不!不用!奴婢站着就好!谢……谢公主赏赐!”春儿看着手中油滋滋的鸡腿,一时之间不知从何处下口。

“对了公主,今天休沐,听说六公主殿下邀请学院里的女学子们在芳华宫小聚,好像七公主,八公主都会去呢。”春儿突然想到。

“嗯?休沐?”哎呀,差点忘了,这皇宫的皇子公主们,还有朝廷重臣的子女们都必须去太学院完成学业。

想到要上课,君小酒的脑瓜子就嗡嗡的响,连手里的猪肘子都不香了。

就不能安安静静的让她混吃等死吗?这一边要防着大反派对她下毒手,一边又要完成臭系统发布的任务,现在居然还要让她进学堂上课,呵呵!简直是惨无人道!

“公主,公主!”春儿看着愣神的君小酒,用手在她面前晃了晃。

“啊?”君小酒猛地回过神来。

“公主,您没事吧?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不如奴婢去帮您请个太医吧?”春儿一脸担忧的看着君小酒。

“没事没事!不用请太医,对了,你刚刚说六公主邀请女学子们在芳华宫小聚?”

“是啊公主,您要去吗?”

“她有邀请我吗?”

“这……这……好像……”春儿支支吾吾的说道。

“不用你说我也知道,她肯定没邀请我,既然这样,我要是去了岂不是自讨没趣?”

整个皇宫没一个喜欢原主的,就连原主那皇帝老子估计都不记得还有原主这个女儿了。

你要说原主可恨吧?她确实挺可恨的,但你要说她可怜吧?她确实也很可怜。

你想想看,一个人孤零零的来到皇宫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没人疼,没人爱,就连喜欢的人都拒绝她,厌恶她,你说她能不性格扭曲嘛!

唉!可悲可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