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枫凌枫《古武玄医》完结版阅读_(古武玄医)全章节在线阅读

奇幻玄幻小说《古武玄医》是作者“唯我独尊”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凌枫凌枫两位主角之间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为了保护女友,凌枫勇于与恶势力作斗争,最终被设计陷害,入狱三年幸得在狱中遇见高

小说:古武玄医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唯我独尊

角色:凌枫凌枫

热门新书《古武玄医》是由著名网文作者“唯我独尊”所著的奇幻玄幻分类小说。文章简述:“185号,凌枫,您的刑期已满,今天就可以离开。”泛着寒光的铁网外,一位狱警恭敬地说道。咔嚓红光扫过,铁栏打开,一位身着囚服的青年,从牢房中缓缓走了出来。青年二十多岁,剑眉鹰眼,面容十分俊朗,身体虽不健硕却颀长匀称,眼神更是异常犀利。看着四周纯白色的墙壁,凌枫将胸口的牌子撕碎……

评论专区

铁掌无敌王小军:不像初读《史上第一混乱》时那样笑得肚子疼,但这本已经看出小花已经逐渐走出了以前的套路,在叙述上更像是认真讲好一个故事,文字的技巧也比之前强了很多。总是,依然是一本有意思的小说,读了不吃亏不上当。

大小姐们请自重:12岁的天才儿童?不是穿越者?这为人处世也太怪了吧,让我想起了五道杠。此外文风古怪,尤其第一章剧毒,后面好点。不打算追。

虎狼与羊:10章里1章是剧情9章是题外话,从小说角度出发,完全是失败作品,根本不能算小说。

古武玄医

《古武玄医》精彩片段

第1章 出狱,前女友跑路

“185号,凌枫,您的刑期已满,今天就可以离开。”
泛着寒光的铁网外,一位狱警恭敬地说道。
咔嚓 红光扫过,铁栏打开,一位身着囚服的青年,从牢房中缓缓走了出来。
青年二十多岁,剑眉鹰眼,面容十分俊朗,身体虽不健硕却颀长匀称,眼神更是异常犀利。
看着四周纯白色的墙壁,凌枫将胸口的牌子撕碎。
“这一晃,已经几年了?”
凌枫问道。
狱警站在凌枫身后,丝毫没有身为狱警的架子,回道:“已经过了三年零七个月。”
凌枫点点头,刚准备离开,身后传来一声咳嗽。
咳咳…… 凌枫顿住脚步。
阴影之中,一位同样身着囚服的人影抬起头,遥遥地看向凌枫:“别忘了,你答应我的事情。”
凌枫勾起唇角,头也不回地摆了摆手。
狱警看着他从容的模样,眼中闪过一丝忌惮之色和…… 敬畏!
“请您跟我来,您的行李我已经收拾好了。”
狱警道。
按理说刑满释放还有很多的步骤,还要签各种手续,但狱警并没有提及。
凌枫提着只有一个皮箱的行李,随狱警走出牢房。
阳光照在脸上,让他冷漠的眸子里泛起一丝波澜。
他已经三年没呼吸过外面的空气了。
这时间说长不长,但对他来说,却恍如隔世。
狱警将最后一扇铁门打开,对他恭敬道:“接待的车已经备好,您过去就可以了。”
凌枫临走前看了眼狱警,说道:“你眉骨间有黑气,气运穴微微凹陷,这几天小心有灾祸。”
狱警一惊,而后眼中立刻露出感激之色,对着他一鞠躬:“我明白,明白,多谢凌……先生指点!”
凌枫微微点点头,坦然接受,随后走出监狱的大铁门,进入了早已备好的黑色轿车中。
换上正常的衣服,他还感觉有些不习惯。
“去闽篮路,7号。”
凌枫对司机说了个地址。
坐在车里,他望着窗外飞速远去的监狱大门,思绪万千。
他原是魔都的普通市民。
几年前谈的女友,却被盛氏集团的二少爷盛世城惦记上。
女友被当众骚扰,凌枫气不过,就冲了上去,跟盛世城拼命。
虽然富二代被打跑了,但凌枫自己也被告上法庭,判了三年七个月有期徒刑…… 想到此,凌枫深呼出一口气。
还好,他在狱里也没虚度光阴,认识了很多能人异士。
在狱里没什么,他最放不下的还是爸妈,还有女朋友江玲。
凌枫顾念父母老了,腿脚不好,就不肯让他们过来。
小玲也要去经常陪二老,几乎没有过来探监过。
“说起来,也有几年没联系了。”
包括他出狱的消息,父母也不知情。
凌枫掏出狱警给他准备的手机,手指停在屏幕上面,最终还是没有拨打。
“我亲自过去,给老两口一个惊喜,应该更好。”
凌枫心想。
车子停在了一栋老旧的筒子楼前,凌枫调整了一下心情,推门下车。
依旧是熟悉的街道,但却没有往日的热闹。
凌枫熟练地来到七层,从地毯下拿出钥匙,打开了房门。
但印象中温馨的一幕并没有出现。
映入眼帘的,是空旷无比的客厅。
原本摆在**的沙发茶几,甚至家里的那台老式电视,全部没了踪影。
就连家里的几扇窗户,都被糊上了报纸,墙纸坏了也没有更换。
原本用来做饭的厨房,也只剩下一个电炒锅。
这跟他想的场面实在相差太大、 如果不是凌枫清楚地址,他甚至会觉得自己走错了房门。
“这是怎么了?”
凌枫心中充满了疑惑,一时间有些不敢迈步进去。
就在这时,卧室门被打开,一个有些佝偻的女人身影走了出来。
正是凌枫的母亲,向娟兰!
但与入狱之前不同,凌枫一眼就看出,母亲的头发白了很多,身形也佝偻了。
母亲腰有旧疾,一旦操劳过度就直不起来。
他进去之前,家里明明有一点积蓄,虽然不富裕,但是也过得有滋有味。
在凌枫的预想中,老两口应该准备退休,安享晚年才对,怎么可能还有重体力的活?
凌枫张了张嘴,却发不出声音。
母亲向娟兰并未发现凌枫,手提着饭盒,就准备离开。
一转身,向娟兰的眼睛猛的瞪大。
“小枫?

你回来了?

真的是你……” 凌枫更加心酸地注意到,母亲的脸上已经布满了皱纹。
他心里一阵的绞痛,缓缓道:“是我,妈,我回来了。”
他没在的几年,家里怎么了?
向娟兰看着凌枫,冲上前一把将他抱住,眼泪不要钱的流。
“傻孩子,这几年妈天天盼着你回来。”
凌枫有些愧疚,他赶忙问道:“老爸呢?
他去哪了?”
一听这话,向娟兰哽咽的更加厉害。
“那个盛世城,还让你爸丢了工作,你爸一个人喝闷酒,出了车祸……” 向娟兰哽咽得已经说不话,满脸的无助和绝望,就像个孩子一样。
凌枫心一沉,追问:“我爸怎么了!”
向娟兰停顿了一下,眼泪又止不住的掉:“他变成植物人了!”
吧嗒!
凌枫手拿的钥匙掉在地上,脑袋嗡得一声,天旋地转。
他双拳握紧,指甲几乎陷进肉里。
脑海中浮现出盛世城的脸,他一字一句道:“盛世城!
你必须付出代价!”
向娟兰身体抖了一下,拼命摇头,“小枫,听妈的话,我们惹不起,不要去招惹他们,就连江玲也……” 凌枫一愣,连忙问:“小玲怎么了?
!”
他走了之后,那个富二代不会又来找小玲麻烦了吧?
“江玲……” 向娟兰缓了一会,才继续说道:“你进去的第二天,江玲就跟那个姓盛的跑了!”
“怎么可能?
!”
凌枫不可置信地提高声音。
小玲不是和他说好,要等他出来吗?
为什么会跟那个富二代在一起?
“妈,是不是有哪里搞错了,小玲她不是那样的人!”
向娟兰则捶着凌枫后背:“小枫,你太傻了,为什么要为了那种女人坐牢啊……” 凌枫任由母亲拍打,感觉脑袋就跟死机了一样。
小玲真的就这么抛下他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