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宏深沐总(沫沫生情,霍少宠妻如命)_(沫沫生情,霍少宠妻如命)全集阅读

《沫沫生情,霍少宠妻如命》是难得一见的高质量好文,沐宏深沐总是作者“落落安夏”笔下的关键人物,精彩桥段值得一看:沐家见不得人的私生女,嫁给了霍家不能人道的残废二少爷一时之间,满世界都在看他们的笑话!然而,夜深人静之时,某女扶着自己快要断掉的腰,咬牙切齿!“霍锦廷,你不能人道的鬼话,到底是特么谁传出去的?!”————————整个桐城无人不晓,云沫是霍锦廷的心头宝然而许久以后云沫才知道,一切的柔情蜜意,都不过是一场阴谋和算计!

小说:沫沫生情,霍少宠妻如命

类型:霸道总裁

作者:落落安夏

角色:沐宏深沐总

作者是“落落安夏”的热门新书《沫沫生情,霍少宠妻如命》火爆上线,是一本霸道总裁分类的小说。其中内容精彩片段:“沐晓月”三个字,象一记炸雷一样轰在云沫的头顶!
她抬起的手,顿时就僵在了原地。
“当然是真的。”聂城的声音透着股深深的得意,“晓月对我一见钟情,不但要嫁给我,还会让我进沐氏的高层!她家只有这一个女儿,将来整个沐氏,都会是我的!”
“哎呀那就太好了!”聂妈妈抱住聂城就狠狠地亲了一口,“这才是我的乖儿子!”
“妈,你说得没错,云沫她爸爸都不知道是哪个野男人,她妈还是个病殃子,这种女人娶回家,我要当一辈子冤大头!以前是我鬼迷心窍,遇到晓月我才知道,原来我也可以有那么光芒万丈的未来!”
“我早说过我儿子前途无量!”聂妈妈也喜滋滋的。
聂城志得意满地道:“妈您放心,我们马上就要过有钱人的日子了!”
说完又不甘心地啐了一口:“可惜的就是云沫死脑筋,说什么要等结婚以后再把自己交给我,白白便宜了那个老男人!”
……
里面的谈话还在继续,云沫却浑身发抖!
早上聂城找到酒店里来她还在奇怪他是怎么知道的,现在,还有什么不明白?
真是讽刺!
这就是……她爱了两年的男人?
这就是……信誓旦旦地说,就算和他妈妈翻脸,也一定会娶她的男人?
他妈妈一直不喜欢她,觉得她是单亲家庭,她妈妈还身体不好,一定会拖累他,可他说,没关系,只要他们夫妻两个齐力同心,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那时候的她,满心满眼都是幸福和感动!
可是一转眼,他却亲手把她送到别的男人的床上?
就因为沐晓月一个会嫁给他、会让他进沐氏高层的空口承诺?!
她撑着墙狼狈跑开,只觉得糟糕透了。
可她没有想到,没等她从混乱中理出头绪来,更糟糕的事情便发生了!
——她妈妈心脏病发作,进了医院!
云沫一路狂奔着跑到抢救室门口时,医生刚刚从里面出来,确认身份之后,直接说道:“病人是由于长期反复的风湿热侵袭心脏,引起风湿性心脏病,必须尽快手术,否则随时会有生命危险!”
云沫焦急地脱口而出:“那就马上手术啊!”
医生看了她一眼:“瓣膜置换加上其他费用,大约二十到二十五万,先去交钱吧!”
云沫心里一紧!
这些年她们母女的生活一向很拮据,如今她连工作都没了,上哪里去找那么多钱?
她忽然觉得眼前一片黑暗!
凭什么?
郎仪芳那个嚣张恶毒的女人可以活得那么恣意,她妈妈却要受这种罪?!
还有沐宏深!
如果不是他当年始乱终弃,妈妈何至于落到这种地步?!
妈妈这么多年遭受风湿热反复发作的折磨,不就是因为当年生她的时候没有得到好的照顾而发生了感染?!
她紧紧地咬着牙,几乎把牙都咬碎了!
过了许久,她抬起手,给沐宏深打去一个电话……

评论专区

剑噬天下:天道四部曲之一。不错值得一看

地中海霸主:平衡龙空的智障屁股党,社会主义是什么都不了解,就硬着头皮乱给别人贴标签,恶心,这点水平也不知道看过几本书,还经常嘲讽别人看地摊文学,啧啧,你怕不是就看了点段子哦

主宰之王:不错的书,特别是各种瞳术之间的对抗很精彩。

沫沫生情,霍少宠妻如命

《沫沫生情,霍少宠妻如命》精彩片段

第3章 背叛

“沐晓月”三个字,象一记炸雷一样轰在云沫的头顶!
她抬起的手,顿时就僵在了原地。
“当然是真的。”
聂城的声音透着股深深的得意,“晓月对我一见钟情,不但要嫁给我,还会让我进沐氏的高层!
她家只有这一个女儿,将来整个沐氏,都会是我的!”
“哎呀那就太好了!”
聂妈妈抱住聂城就狠狠地亲了一口,“这才是我的乖儿子!”
“妈,你说得没错,云沫她爸爸都不知道是哪个野男人,她妈还是个病殃子,这种女人娶回家,我要当一辈子冤大头!
以前是我鬼迷心窍,遇到晓月我才知道,原来我也可以有那么光芒万丈的未来!”
“我早说过我儿子前途无量!”
聂妈妈也喜滋滋的。
聂城志得意满地道:“妈您放心,我们马上就要过有钱人的日子了!”
说完又不甘心地啐了一口:“可惜的就是云沫死脑筋,说什么要等结婚以后再把自己交给我,白白便宜了那个老男人!”
……
里面的谈话还在继续,云沫却浑身发抖!
早上聂城找到酒店里来她还在奇怪他是怎么知道的,现在,还有什么不明白?
真是讽刺!
这就是……她爱了两年的男人?
这就是……信誓旦旦地说,就算和他妈妈翻脸,也一定会娶她的男人?
他妈妈一直不喜欢她,觉得她是单亲家庭,她妈妈还身体不好,一定会拖累他,可他说,没关系,只要他们夫妻两个齐力同心,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那时候的她,满心满眼都是幸福和感动!
可是一转眼,他却亲手把她送到别的男人的床上?
就因为沐晓月一个会嫁给他、会让他进沐氏高层的空口承诺?

她撑着墙狼狈跑开,只觉得糟糕透了。
可她没有想到,没等她从混乱中理出头绪来,更糟糕的事情便发生了!
——她妈妈心脏病发作,进了医院!
云沫一路狂奔着跑到抢救室门口时,医生刚刚从里面出来,确认身份之后,直接说道:“病人是由于长期反复的风湿热侵袭心脏,引起风湿性心脏病,必须尽快手术,否则随时会有生命危险!”
云沫焦急地脱口而出:“那就马上手术啊!”
医生看了她一眼:“瓣膜置换加上其他费用,大约二十到二十五万,先去交钱吧!”
云沫心里一紧!
这些年她们母女的生活一向很拮据,如今她连工作都没了,上哪里去找那么多钱?
她忽然觉得眼前一片黑暗!
凭什么?
郎仪芳那个嚣张恶毒的女人可以活得那么恣意,她妈妈却要受这种罪?

还有沐宏深!
如果不是他当年始乱终弃,妈妈何至于落到这种地步?

妈妈这么多年遭受风湿热反复发作的折磨,不就是因为当年生她的时候没有得到好的照顾而发生了感染?

她紧紧地咬着牙,几乎把牙都咬碎了!
过了许久,她抬起手,给沐宏深打去一个电话。
“你不是说沐氏有我一份?
我现在就要!
答应我的条件,我就嫁!”
*
民政局,云沫坐在门口的台阶上,脸色微微有些发白。
沐宏深从奥迪车上跳下来,低头看着她,眼睛里闪着几许不敢置信:“云沫,你是认真的吗?”
云沫冷笑了下。
怎么,不假装亲热的喊她“沫沫”了?
“看样子沐总舍不得?”
沐宏深咬了咬牙,低吼:“你也太狠了!”
一百万现金倒罢了,她还要沐氏百分之二十的股份!
云沫瞥了眼停在奥迪后面的那辆保时捷,若无其事地道:“民政局就快关门了,过了今天,我搞不好又会有新的要求,你看着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