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云楚玉霓《再世为凰:侯爷请留步》_(萧云楚玉霓)全本免费在线阅读

穿越重生小说《再世为凰:侯爷请留步》目前已经全面完结,萧云楚玉霓之间的故事十分好看,作者“竹苓”创作的主要内容有:平靖公主萧云被那个许诺会同她一生一世的男人一箭穿心,那人夺了大萧的天下,成了大昭的王可一睁眼她却成了忠远侯府里不受待见的夫人那些狼心狗肺的东西张牙舞爪地出现在她的面前,不搞死他们,都对不起她重活一世只是等等,这个夫君好像有些不对劲……楚玉霓:侯爷留步,咱们聊聊?

小说:再世为凰:侯爷请留步

类型:穿越重生

作者:竹苓

角色:萧云楚玉霓

强推热门穿越重生小说《再世为凰:侯爷请留步》,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竹苓”。书中精彩内容是:杜凌儿愣了。
季子正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
任凭谁都没有想到楚玉霓居然会毫无预兆一巴掌打到杜凌儿的脸上。
最初的震惊过后,杜凌儿仿佛才后知后觉地感受到了脸上火辣辣的疼痛。
她颤抖着抬手捂住了脸,一扭头就要往季子正怀里扑……

评论专区

从零开始:这书能不推?哈哈哈,情怀党而恶趣味罢了。本书刚上传头两年可是起点月票前十的常客呢

重生之投资之王:为什么重生文第一章就是看到这个上辈子多惨,看到那个上辈子自杀了???先写了第一个爽点吸引读者入坑再铺设定不好吗?

华娱特效大亨:特效是为电影服务的,电影是艺术创作、商业产品,而在作者看来,电影是为了展示特效,拍电影是为了炫耀

再世为凰:侯爷请留步

《再世为凰:侯爷请留步》精彩片段

第5章 生分

杜凌儿愣了。
季子正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
任凭谁都没有想到楚玉霓居然会毫无预兆一巴掌打到杜凌儿的脸上。
最初的震惊过后,杜凌儿仿佛才后知后觉地感受到了脸上火辣辣的疼痛。
她颤抖着抬手捂住了脸,一扭头就要往季子正怀里扑。
季子正却恰好一步上前攥住了楚玉霓的手腕:“你在做什么?”
“你不是都看见了吗?”
楚玉霓甩开他的手,瞥了一眼方才冲过去太狠,如今正歪在地上的杜凌儿,“既然心疼她,就好好对她,而不是总是来找我的麻烦。”
楚玉霓说完便走,连一个眼神都没有多给他们。
四喜脸色几番变化,越发相信自己姑娘是真伤到了脑袋,若是姑娘能够一直保持这样,倒也很好。
她回头看了一眼还呆立在原地的季子正,抿着嘴强忍着笑意同楚玉霓说道:“姑娘,季小侯爷像是傻了。”
楚玉霓点点头:“你先前跟我说,季子正从前救下了一些人?”
四喜想了想,恍然大悟似的点了点头:“是听说过这么一桩事儿,季家没有什么姓杜的亲戚,杜凌儿算他哪门子的表妹?
不过是什么故人什么的,说是季小侯爷心善,这才将人留了下来。
姑娘,有句话四喜一直想要告诉你。”
楚玉霓看了她一眼,示意她说下去。
“她那样来路不明的女人,您何须放在眼里?
从前你几次讨好杜凌儿那个贱人,可落得半分好处了?”
四喜说起来就来气,可想到今日姑娘甩给那个小贱人的那巴掌,又觉得浑身畅快,她叹了口气,又补充了一句,“像您今日这样,多好呀。”
楚玉霓沉默。
她承了这幅身子的情,自然是要替她出口恶气的。
可若是杜凌儿与那些旧人有关……
这又怎么可能呢?
楚玉霓深吸一口气,抬手抵住额头。
她一闭眼,仿佛还能够看到那一日王宫里的血染透了长阶,司徒青狰狞的面庞仿佛近在眼前。
她一个激灵猛地睁开眼睛,便看到季子正黑着脸站在自己面前。
楚玉霓抽了抽嘴角,顿时觉得眼前这人阴魂不散着实令人厌恶。
口口声声说着瞧不上楚家瞧不上楚玉霓,却还整日花蝴蝶似的在楚玉霓面前晃悠,怪道这个傻姑娘会死在这人手上。
她叹了口气,忍不住别开了脸。
季子正嘴角抽搐,冷声道:“我不管你这次又要搞什么花样,现在跟我去兰芳苑,给凌儿道歉。”
“季子正你究竟是怎么活到现在的?”
楚玉霓这次是真的好奇了。
这样一座忠远侯府竟已经不济至此了吗?
季子正如此没有脑子,整日里想着如何讨一个女子的欢心,居然就能够让忠远侯府屹立至今,究竟是司徒青善良还是他们一家子人命太好?
季子正因着她的这一句话,脸色更加难看了。
他伸手就去抓楚玉霓的手腕:“今日你说什么都要去给凌儿道歉,你可知……”
“啪——”
耳光落在季子正的脸上,发出清脆无比的声响。
楚玉霓眯了眯眼睛,似笑非笑地打量着他:“季子正,是不是从前我让你觉得太好欺负了?”
季子正黑着脸不说话。
“打今儿起,你我井水不犯河水,我不会再去招惹你,你也不要拿这些糟心事情来恶心我。
否则……”楚玉霓轻笑一声,似是随意地敲了敲桌子,“你那不知道哪来的表妹,我可要去陛下面前好生问问了。”
季子正霍然变了脸色,伸手掐住了她的脖子:“楚玉霓,你别以为我不干杀你。”
“杀了我,季家满门都要给我陪葬。”
楚玉霓冷笑,抬手按住了季子正的手腕,“你那位表妹,也难逃一死。”
“你究竟想做什么?”
季子正的手蓦地收紧。
楚玉霓皱了皱眉,呼吸有些不顺畅,她看着季子正,眼中却流露了出了几分真情实意的笑。
这样的季子正,才隐约有几分当年的模样。
只是不知,那个杜凌儿究竟是什么人。
楚玉霓拍了拍他的手,示意他放松一些,否则只怕季家明日就要为她陪葬了。
季子正血红着一双眼,死死盯着她,生怕她再次口出狂言。
可楚玉霓就那么微笑着看着他,竟令他有些心慌。
他蓦地松了手。
“季子正,我们好好谈谈。”
楚玉霓大口地呼吸着新鲜空气,好一会儿才看向他。
季子正沉默。
“忠远侯府和大将军府并没有什么不同,你凭什么瞧不起我?”
楚玉霓问。
季子正冷哼:“我忠远侯府可不敢跟大将军府相比。”
“你一定要这么跟我说话?”
楚玉霓皱眉,打自己一睁开眼睛季子正就始终阴阳怪气的,倒也难为那姑娘这样的日子还能日复一日地过下去。
她抬手按了按心口,将那股子莫名的酸涩强压了下去。
她不是她,不会因为这样的冷漠而伤心难过,她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那些凡俗间的感情,她不会去碰触。
如今所有的交涉,不过都是筹码罢了。
她抬头看向季子正的眼睛,无比严肃地说道:“从前是我不懂事,若是有什么为难了你的地方,你还多担待些,如今你我已是夫妻,最好的结局不过就是各自管好自己,互不相扰,你说对吗?”
季子正沉默了片刻,才轻笑一声说道:“我以为你我最好的结局是和离。”
“哦?
是吗?”
楚玉霓歪了歪头,似是在琢磨此事的可行性,许久她摇了摇头,“不成,我现在还不想回楚家去,所以我不会与你和离。”
“怎么?
不可一世的楚大小姐莫非是怕了你那谋杀亲爹得来了满门荣耀的兄长?”
季子正一句话,将楚玉霓震得半晌说不出话来。
什么叫做谋杀亲爹得来了满门荣耀?
楚默怀究竟是因为什么成为了大将军?
楚穆又是为什么死的?
为什么司徒青会眼睁睁看着这样的事情发生?
一个又一个的谜团,令楚玉霓有了片刻的失神。
僵持间,四喜满脸惊慌地冲了进来:“姑娘不好,那个小贱人投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