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茯苓御千玺《魔女妖瞳:嗝屁千年又来祸害人间》全集免费阅读_(魔女妖瞳:嗝屁千年又来祸害人间)完结版免费在线阅读

《魔女妖瞳:嗝屁千年又来祸害人间》这部小说的主角是花茯苓御千玺,《魔女妖瞳:嗝屁千年又来祸害人间》故事整的经典荡气回肠,属于古代言情小说下面是章节试读。主要讲的是:《萌宝魔女+腹黑妖瞳+魂穿爽文超沙雕+女强自立贼欢快+节操贱贱掉一地》
烧杀抢掠黄赌毒,人见人怕小魔女!我被人从蛇腹中生剖出来,小名美曰;“蛇蛋蛋”,
but,因偷喝了一瓶神秘的“果饮”,蛇蛋蛋死了,被酋长大人沉河祭天,用水泡死了
“哑巴”女巫在水下画了个圆儿,孤魂千年,我这死鬼魂穿之后,又又来祸害这清朗人间
“部部酋长!不好啦!小魔女将王家祖房全烧啦!”禀者惊惊诧诧
“部部酋长!不好啦!小魔女将虎爷卖到妓窑子里去啦!”禀者愤愤愕愕
 “部部酋长!不好啦!小魔女将……将您的儿子打……打杀啦!”禀者战战兢兢……
嗝屁千年,她在凡间坑爹地解锁了新技能;激活了上古神兽相柳血脉!拥有一双嗜杀赤绿双瞳!
可别惹我,顶级大佬可是死了千年的小魔女,现有变态双重人格!
哎呦喂~!简直虐疯飒疯这盛产美女帅哥的乾坤正道人间!什么妖艳腹黑的战神、阴阳怪气的王爷、冰清玉洁的国师、恪守成规的侍卫,沙雕贱贱的衙内….遇到大佬蛇蛋蛋,都得沉默都得疯!
女主花茯苓与男主御千玺爆笑日常,“相爱相杀”,相互救赎女主每天都想以下犯上,每日一问;“殿下,你死不死?”

小说:魔女妖瞳:嗝屁千年又来祸害人间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弦子九千岁

角色:花茯苓御千玺

《魔女妖瞳:嗝屁千年又来祸害人间》小说是网络作者“弦子九千岁”的倾心力作。故事无删减版本简述:(一千年前)“部部酋长!不好啦!小魔女将王家祖房全烧啦!”禀者惊惊诧诧。“部部酋长!不好啦!小魔女将虎爷卖到妓窑子里去啦!”禀者愤愤愕愕。“部部酋长!不好啦!小魔女将……将您的儿子打……打杀啦!”禀者战战兢兢。老酋长悲愤地吹直了胡须,大令部落追拿魔女,诛魔祭天!……斜阳草树,青青河畔,围满了以兽为皮、以骨为饰的熙攘看客。水畔之上,半拳大小的长铁链,一端系在硕大的顽石上,另一端死死缠囚在一个约十一二岁模样的小女娃身上……

评论专区

命运记事本:类似死亡笔记,不NC,高智商,脑洞9分。综合8分。

当外神降临异界之时: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哪怕前路艰难,也绝不去做资本家的奴隶!世间道路千万条,离了邪恶的资本家,照样能走出自己的路!

灵界征伐录:非常喜欢这作者写的书,罢笔很久了,难得开新书,开心。。缺月梧桐,远东风云和神圣冲击都很喜欢哈

魔女妖瞳:嗝屁千年又来祸害人间

《魔女妖瞳:嗝屁千年又来祸害人间》精彩片段

第3章 小魔女狗血的前世今生

(一千年前)

“部部酋长!不好啦!小魔女将王家祖房全烧啦!”禀者惊惊诧诧。

“部部酋长!不好啦!小魔女将虎爷卖到妓窑子里去啦!”禀者愤愤愕愕。

“部部酋长!不好啦!小魔女将……将您的儿子打……打杀啦!”禀者战战兢兢。

老酋长悲愤地吹直了胡须,大令部落追拿魔女,诛魔祭天!

……

斜阳草树,青青河畔,围满了以兽为皮、以骨为饰的熙攘看客。

水畔之上,半拳大小的长铁链,一端系在硕大的顽石上,另一端死死缠囚在一个约十一二岁模样的小女娃身上。

铁链上,系着一块鲜红夺目的红布巾,按照千年传统的风俗,是关系匪浅的人,寄给逝者轮回为安的祝愿。

微风乍起,红巾飘动,卷起布角处那微不可察的极小的“部”字。

女娃无亲故,自小没了爹娘,偷吃百家饭,偷穿百家衣长大,再后来 ,长了本事,饿了与猴子抢食,渴了与酋长争水,闲了与黑牛打架,专抖伤天害理之事,专治混蛋无耻之徒,甚是惹祸调皮,人畏惹不起的小魔女。

小魔女本来也是有名字的,只因幼时,她是被部落人从一条发光的巨蛇腹中剖腹抢救下来的,因此部落里最尊贵,最有文化的人——部部酋长为她取了名,美其名曰“蛇蛋蛋”。

后来,因着各种原因,却是不常用的,久而久之,有怨的无怨的,有仇的无仇的,都唤她为小魔女。

小魔女长相寒碜,左脸上的疤自腮畔延伸至脖颈,不甚好看。

无奈贪吃作孽,偷饮了酋长精调的“果液”,一时之间,不知得了什么幺蛾子的怪病,眼睛一时难受得很,只觉周遭迷迷糊糊,周围皆渐变成了一抹愈发令人不讨喜的乌龟绿,隐隐灭灭之中,只听得他们嘀咕着“天赐蛇王”、“千蛇**”这些个扣耳震魂的字眼。

“早知这丫头是如此蛮狠胡为的性子,当初就不该剖下那蛇腹,将她救下,也免了这后来许多的祸端。”一中年尊者愤慨道。

部部酋长悲愤的苍眼中铺满了载不动的怜惜,微微颤抖了嘴唇,“唉,活了大半辈好不容易才折腾出来的宝贝,到底是折在了这魔丫头的一张嘴上了!”

小魔女眨巴眨巴着堪堪不适的眼眸,痒痒疼疼,浑身被链子绑得死死的,不得抓挠动弹,深叹一声道,“那极难下咽的果饮,现下想来怕是有剧毒的! 臭老头施剧毒来毒死我大抵是不解恨的,知我水性好,搬了块大石头来泡死我,如此如此,我命真真是休矣!”

说着,隐隐红了眼,一抹绿光微闪。

看着她眼中已起了异样,部部酋长心里猛地一揪,脸色大变,一道叹息悄落,不敢再耽搁,预示着指令的两道长指一耷拉,小魔女便被四五个壮汉搬抬了起来,挣动不了半分。

“一方灵天石,两颗鸳鸯心,三捧血肉骨,四寸不了情,五两黄泉泪,六钱九阴血,七觞离魂怨。”沧桑迤逦的老媪声似涟漪缓缓荡开。

被人抬起的身子颠颠簸簸,小魔女抬了眼,原是平日里不喜搭理人的聋哑婆婆。

聋哑婆婆举目无亲无友,只一人孤苦伶仃独活在世上,是个颇为让人怜花惜玉的人物,只是性格孤僻怪异得很,最难将就。

偶尔听人戏言说,她是部落里最后一位巫女。

小魔女只知初见她时便觉十分可怜,摘偷得果水常分与她食。自小魔女记事起,便不曾听她吐露出一个字,亦不曾见她搭理活人死物,故唤其名。

聋哑婆婆蹲坐一旁的石地上,兀自低头圈圈画画,不时圈画出三两条神诡的虫子怪圈来,嘴里叨叨念念有词。

小魔女如今才恍悟,不说话的不一定是哑巴,就像哑巴也不一定不会说话……

“噗通~”

小魔女就这样在恍然顿悟中被人扔下了深河之中,沉重的硕石拉扯着铁链笔直摇摇而下,窒息难忍。

朦朦湖水之中,似有那么一刻,小女娃幻见了聋哑婆婆的身影。当真奇奇怪怪,仿若还有水蛇三三两两,亦来凑这般生死热闹。

不过很快地,眼前的气泡越来越模糊不清,模糊不清……

迷迷糊糊之中,熙攘看客、草木繁花、锁链顽石、水中幻影,阖眼间皆灰飞烟灭,不见踪影声响。

可奇怪的是,唯独那咕噜作响的水泡声却未见消停,似起,似落,似破,似灭

水声竟还越发的清晰,而原本寒气逼人的冰水竟也越发的让人狂热躁动!

……

“咕~噜~咕噜~”

“好热~好热~”

小魔女茫茫然蓦地睁开了眼,发现自己正身处一个将可容身的木桶里。身体发热的滚烫,眼前烟雾缭绕,热气催人,是滚开的水没错了!

生怕煮不烂透似的,木桶下蹲坐的人儿疯狂地拾加着柴火,以致于……水花争相绽放……

脚底烧的十分滚烫,桶底内的两只小脚丫求生欲极强的疯狂往上爬。

“叨叨~”

届时,小魔女惊魂未定,一阵熟悉而又不合时宜的木板与铁器的撞击声清清楚楚的传来。

嚯嚯叨叨如幽灵,贪吃的她,秒懂!

生硬吞了口唾沫,疑神不定地向旁边望去,果不其然,不远处的桌案上堆放着几斤萝卜白菜,旁边调料齐全,一阿娘正背对着自己持刀嚯嚯噹噹,剁着不知何菜。

只觉得十分残忍。

“呜呜~”

只是一眼,两只圆溜溜的大眼珠瞬间波眨起来,暗自悲泣大骂道:“定是那部部老头怕毒泡不死我,才将我打捞起来,让饕餮饥馋之徒施大火将我炖吃了~命休矣命休矣~哇哇哇!”

“娘亲,他睡醒了。”宋阿呆见小哥哥睡开了眼,饶有成就地向一边忙于切菜的阿娘邀功道。

听得小姑娘终于醒了,莲花姑忙弃了刀柄,喜上眉梢。“总算是救醒过来了,看来用这得来不易的草药用温水浸蒸七日的偏方总是没白费我功夫的。”

这是……温水……!

小魔女生无可恋地低头量看,却见火灶旁的人儿还在下边使劲儿地堆加着柴火,小胖墩儿仰起头来对自己傻傻一笑,小魔女倒吸了一鼻涕,两只小脚丫依旧不忘极力地往上蹭蹬。

啊这……

腾腾滚滚的水汽,熊熊燃烧的火焰总是那么的引人入胜,吸人眼球……

就比如……

“哎呀!阿呆!你……你这是作甚!快快撤了柴火,会烫坏人的!”莲花姑催说着,不忘急急往里添凉水。

“娘亲说过不能让这火星子灭了,这柴火阿呆并不曾停过,虽见得过焰火,却始终是不见有星星的,怕是它也同这位哥哥睡去了,不肯出来。”宋阿呆歪歪脑袋,很是无奈。

小魔女眉头一抽,充满鄙视的目光疑惑地看着他,暗怼道;“你个……憨货!怕不是个傻子吧!”

“我家阿呆和正常人不太一样,但心是好的,您别见怪。”莲花 姑忙解释说着,目光微微暗淡。

小魔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