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玄苏梦漓(一代医王龙神)全章节阅读_(一代医王龙神)完整版在线阅读

正在连载中的奇幻玄幻小说《一代医王龙神》,热血十足!主人公分别是叶玄苏梦漓,由大神作者“瑾末了微凉”精心所写,故事精彩内容讲述的是:叶玄是一代医武龙神,如今回归都市,为的就是追求平淡简单的生活,奈何小舅子作妖,肇

小说:一代医王龙神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瑾末了微凉

角色:叶玄苏梦漓

最近比较火的一本小说《一代医王龙神》,作者是“瑾末了微凉”。本书精彩片段:“叶玄,你一定要帮帮我!”正值清晨,一个身穿睡衣,身材姣好的美女焦急地从闯进了叶玄的房间。叶玄微微一愣,道:“李茹,怎么了?”李茹没有回答,只是看着叶玄的眼睛:“叶玄,你是我丈夫,你一定会帮我的吧?”“哪怕要坐牢,你也会帮我的,对吧?”叶玄脸色微变,道:“坐牢?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是有人栽赃诬陷你吗?”说话间,叶玄沉声渐冷,杀气四溢。身为北域之主,万千敌人口中的活阎罗。叶玄手上沾染了无数敌人的鲜血,假如有人敢动自己的妻子,他绝对会让知道,什么是残忍!李茹摇头,道:“没有,不是我出事,是我弟弟,我弟弟出事了。”“半个小时之前,我弟开车撞到了一个小姑娘,他一时冲动,开车逃逸了,他回家才想起来,那里是人行道,是有监控的,他根本逃不了!”叶玄听了这话,道:“在人行道上撞人?还逃逸?”李茹着急道:“是啊,我弟才刚刚二十岁,他还是个孩子,他这样可能会坐牢的!叶玄你帮帮我好不好?”叶玄沉默,随后无奈道:“这事从头到尾,都是你弟弟在犯错,我怎么帮你?”李茹忙道:“**很快就会找到我们家了,等到**找上来的时候,你就说车是你开的,你替我弟弟把这锅给背了,行不行?”叶玄脸色一变,心也凉了半截,道:“让我顶罪?凭什么?”李茹皱眉道:“就凭你是他姐夫,你不应该帮帮他吗?他还是个孩子啊,你就眼睁睁看着他这辈子被毁了?”叶玄冷笑一声:“孩子?据我所知,你弟女朋友都不止交了一个吧?他自己都能造人了,他还是个孩子?”李茹有些生气了:“你说这些干什么?我就问你帮不帮吧!”叶玄摇头道:“没法帮,这是原则性的问题!”做错事情就得认罚,这是叶玄身为大夏战神行事的准则

评论专区

雪中悍刀行:彼之仙草,我之毒药。字里行间的病态写出的不是武林而是深井冰医院,病友之间的交流总有一股浓浓的X味。五年前看这类书我肯定打满分,现在毒粮不能多了。读者在进步,作者却在退步。

刑名师爷:此书名气其实不小,作者医学知识丰富,比网上一堆写医生的烂文好十万八千里。文笔和情节一流,可惜这个作者几本书都是一个套路。总体质量粮草,如果没看过这个作者的书算仙草。

剑魁:主角妈给婶婶一句话气死了,主角上婶婶家拜访,婶婶问他妈死因,主角顾左右而言他。

一代医王龙神

第1章

“叶玄,你一定要帮帮我!”
正值清晨,一个身穿睡衣,身材姣好的美女焦急地从闯进了叶玄的房间。
叶玄微微一愣,道:“李茹,怎么了?”
李茹没有回答,只是看着叶玄的眼睛:“叶玄,你是我丈夫,你一定会帮我的吧?”
“哪怕要坐牢,你也会帮我的,对吧?”
叶玄脸色微变,道:“坐牢?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有人栽赃诬陷你吗?”
说话间,叶玄沉声渐冷,杀气四溢。
身为北域之主,万千敌人口中的活阎罗。
叶玄手上沾染了无数敌人的鲜血,假如有人敢动自己的妻子,他绝对会让知道,什么是残忍!
李茹摇头,道:“没有,不是我出事,是我弟弟,我弟弟出事了。”
“半个小时之前,我弟开车撞到了一个小姑娘,他一时冲动,开车逃逸了,他回家才想起来,那里是人行道,是有监控的,他根本逃不了!”
叶玄听了这话,道:“在人行道上撞人?
还逃逸?”
李茹着急道:“是啊,我弟才刚刚二十岁,他还是个孩子,他这样可能会坐牢的!
叶玄你帮帮我好不好?”
叶玄沉默,随后无奈道:“这事从头到尾,都是你弟弟在犯错,我怎么帮你?”
李茹忙道:“**很快就会找到我们家了,等到**找上来的时候,你就说车是你开的,你替我弟弟把这锅给背了,行不行?”
叶玄脸色一变,心也凉了半截,道:“让我顶罪?
凭什么?”
李茹皱眉道:“就凭你是他姐夫,你不应该帮帮他吗?
他还是个孩子啊,你就眼睁睁看着他这辈子被毁了?”
叶玄冷笑一声:“孩子?
据我所知,你弟女朋友都不止交了一个吧?
他自己都能造人了,他还是个孩子?”
李茹有些生气了:“你说这些干什么?
我就问你帮不帮吧!”
叶玄摇头道:“没法帮,这是原则性的问题!”
做错事情就得认罚,这是叶玄身为大夏战神行事的准则。
即使是小舅子了,只要真的犯了罪,他一不会包庇对方,二不会替对方顶罪,该怎么样就怎么样!
李茹愤怒道:“你要不帮我,那我们就离婚!
你可想清楚了!”
李茹这话一出,叶玄顿时色变,内心一阵刺痛。
他面沉似水:“李茹,离婚两个字,你也可以轻易的说出口?”
李茹突然讥笑起来:“你都不爱我了,我怎么不能说?”
叶玄怒道:“不爱你了?
难道,爱你就要为你弟弟去坐牢吗?
你这是什么野蛮逻辑?”
李茹也怒了:“我野蛮逻辑?”
“叶玄我呸,扯什么逻辑,不肯为我付出你就直说!”
“跟我谈爱?
你以为我真是和你一见钟情?
可笑!”
“我告诉你吧,跟你结婚我是有隐情的!
而且,外面大把的男人等着我呢,你算什么?”
轰!
叶玄如遭雷击。
看着眼前的妻子,竟觉得如此陌生。
这真的还是那个善良的女孩吗?
是自己看错人了?
还是,时间终究会将人改的面目全非?
叶玄漠然,话已至此。
似乎再没什么好说的了。
…… 五年前,叶玄还只是一位普通战士。
犹记得,那是一五年的秋冬之际。
那一次任务之中,他身中剧毒,濒临死境。
幸得一位女子的帮助,对方以身饲虎,以清白之躯,帮助叶玄渡过了难关。
叶玄一直将此事记在心中。
当时情况危急,环境特殊,叶玄也不清楚女子的长相和姓名。
而五年后,叶玄南征北战,开疆扩域,终成北域之主!
一手掌生,医术出神入化。
一手主死,敌人闻风丧胆。
掌控权势的他,第一件事就是派人调查当年的事。
确定了女子的身份,正是眼前的李茹。
叶玄便隐藏身份,回归城市。
追求了李茹一段时间,两人便顺理成章的在一起了,到现在,结婚已经两个月了。
然而,结婚后,两人一直分床睡,到现在也没洞房一次。
叶玄起初也没在意,他只当自己妻子是因为那次遭遇,对床笫之事有了阴影,只要能慢慢的消除她的心理阴影就好了。
也因为当年的亏欠,叶玄愿意给她想要的自由。
所以即使李茹以工作为由经常外出。
叶玄也不调查,不怀疑,而是给予自己的信任,默默守护。
这是叶玄的温柔,也是他的弥补方式。
没想到,对她的宽容,却成了她放纵的理由。
或许,这荒唐的三个月,是该就此结束了!
想到这里,叶玄叹气:“离婚就离婚吧。”
但李茹一听,却神色一变,改口道:“果然!
这就要离婚了?
我说的都是气话……” 叶玄笑了,嘲讽道:“不是你自己的提的离婚?”
“而且,你也别自欺欺人了,我们现在和离婚有什么区别?”
李茹听了这话,以为自己猜测到了叶玄的目的。
她将睡袍向下一拉,曼妙胴体展露无疑。
“原来你是因为这个,才不愿意帮我是吧?
行,不就那点事情吗?
来吧,动作快点儿!”
叶玄愣住了:“你什么意思?”
李茹继续脱着自己的睡袍,一边脱,一边道:“你快点儿,**用不了多久就到了,只要你愿意替我弟顶罪,我就满足你一次。”

                       

小说:一代医王龙神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瑾末了微凉

角色:叶玄苏梦漓

最近比较火的一本小说《一代医王龙神》,作者是“瑾末了微凉”。本书精彩片段:“叶玄,你一定要帮帮我!”正值清晨,一个身穿睡衣,身材姣好的美女焦急地从闯进了叶玄的房间。叶玄微微一愣,道:“李茹,怎么了?”李茹没有回答,只是看着叶玄的眼睛:“叶玄,你是我丈夫,你一定会帮我的吧?”“哪怕要坐牢,你也会帮我的,对吧?”叶玄脸色微变,道:“坐牢?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是有人栽赃诬陷你吗?”说话间,叶玄沉声渐冷,杀气四溢。身为北域之主,万千敌人口中的活阎罗。叶玄手上沾染了无数敌人的鲜血,假如有人敢动自己的妻子,他绝对会让知道,什么是残忍!李茹摇头,道:“没有,不是我出事,是我弟弟,我弟弟出事了。”“半个小时之前,我弟开车撞到了一个小姑娘,他一时冲动,开车逃逸了,他回家才想起来,那里是人行道,是有监控的,他根本逃不了!”叶玄听了这话,道:“在人行道上撞人?还逃逸?”李茹着急道:“是啊,我弟才刚刚二十岁,他还是个孩子,他这样可能会坐牢的!叶玄你帮帮我好不好?”叶玄沉默,随后无奈道:“这事从头到尾,都是你弟弟在犯错,我怎么帮你?”李茹忙道:“**很快就会找到我们家了,等到**找上来的时候,你就说车是你开的,你替我弟弟把这锅给背了,行不行?”叶玄脸色一变,心也凉了半截,道:“让我顶罪?凭什么?”李茹皱眉道:“就凭你是他姐夫,你不应该帮帮他吗?他还是个孩子啊,你就眼睁睁看着他这辈子被毁了?”叶玄冷笑一声:“孩子?据我所知,你弟女朋友都不止交了一个吧?他自己都能造人了,他还是个孩子?”李茹有些生气了:“你说这些干什么?我就问你帮不帮吧!”叶玄摇头道:“没法帮,这是原则性的问题!”做错事情就得认罚,这是叶玄身为大夏战神行事的准则

评论专区

雪中悍刀行:彼之仙草,我之毒药。字里行间的病态写出的不是武林而是深井冰医院,病友之间的交流总有一股浓浓的X味。五年前看这类书我肯定打满分,现在毒粮不能多了。读者在进步,作者却在退步。

刑名师爷:此书名气其实不小,作者医学知识丰富,比网上一堆写医生的烂文好十万八千里。文笔和情节一流,可惜这个作者几本书都是一个套路。总体质量粮草,如果没看过这个作者的书算仙草。

剑魁:主角妈给婶婶一句话气死了,主角上婶婶家拜访,婶婶问他妈死因,主角顾左右而言他。

一代医王龙神

第1章

“叶玄,你一定要帮帮我!”
正值清晨,一个身穿睡衣,身材姣好的美女焦急地从闯进了叶玄的房间。
叶玄微微一愣,道:“李茹,怎么了?”
李茹没有回答,只是看着叶玄的眼睛:“叶玄,你是我丈夫,你一定会帮我的吧?”
“哪怕要坐牢,你也会帮我的,对吧?”
叶玄脸色微变,道:“坐牢?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有人栽赃诬陷你吗?”
说话间,叶玄沉声渐冷,杀气四溢。
身为北域之主,万千敌人口中的活阎罗。
叶玄手上沾染了无数敌人的鲜血,假如有人敢动自己的妻子,他绝对会让知道,什么是残忍!
李茹摇头,道:“没有,不是我出事,是我弟弟,我弟弟出事了。”
“半个小时之前,我弟开车撞到了一个小姑娘,他一时冲动,开车逃逸了,他回家才想起来,那里是人行道,是有监控的,他根本逃不了!”
叶玄听了这话,道:“在人行道上撞人?
还逃逸?”
李茹着急道:“是啊,我弟才刚刚二十岁,他还是个孩子,他这样可能会坐牢的!
叶玄你帮帮我好不好?”
叶玄沉默,随后无奈道:“这事从头到尾,都是你弟弟在犯错,我怎么帮你?”
李茹忙道:“**很快就会找到我们家了,等到**找上来的时候,你就说车是你开的,你替我弟弟把这锅给背了,行不行?”
叶玄脸色一变,心也凉了半截,道:“让我顶罪?
凭什么?”
李茹皱眉道:“就凭你是他姐夫,你不应该帮帮他吗?
他还是个孩子啊,你就眼睁睁看着他这辈子被毁了?”
叶玄冷笑一声:“孩子?
据我所知,你弟女朋友都不止交了一个吧?
他自己都能造人了,他还是个孩子?”
李茹有些生气了:“你说这些干什么?
我就问你帮不帮吧!”
叶玄摇头道:“没法帮,这是原则性的问题!”
做错事情就得认罚,这是叶玄身为大夏战神行事的准则。
即使是小舅子了,只要真的犯了罪,他一不会包庇对方,二不会替对方顶罪,该怎么样就怎么样!
李茹愤怒道:“你要不帮我,那我们就离婚!
你可想清楚了!”
李茹这话一出,叶玄顿时色变,内心一阵刺痛。
他面沉似水:“李茹,离婚两个字,你也可以轻易的说出口?”
李茹突然讥笑起来:“你都不爱我了,我怎么不能说?”
叶玄怒道:“不爱你了?
难道,爱你就要为你弟弟去坐牢吗?
你这是什么野蛮逻辑?”
李茹也怒了:“我野蛮逻辑?”
“叶玄我呸,扯什么逻辑,不肯为我付出你就直说!”
“跟我谈爱?
你以为我真是和你一见钟情?
可笑!”
“我告诉你吧,跟你结婚我是有隐情的!
而且,外面大把的男人等着我呢,你算什么?”
轰!
叶玄如遭雷击。
看着眼前的妻子,竟觉得如此陌生。
这真的还是那个善良的女孩吗?
是自己看错人了?
还是,时间终究会将人改的面目全非?
叶玄漠然,话已至此。
似乎再没什么好说的了。
…… 五年前,叶玄还只是一位普通战士。
犹记得,那是一五年的秋冬之际。
那一次任务之中,他身中剧毒,濒临死境。
幸得一位女子的帮助,对方以身饲虎,以清白之躯,帮助叶玄渡过了难关。
叶玄一直将此事记在心中。
当时情况危急,环境特殊,叶玄也不清楚女子的长相和姓名。
而五年后,叶玄南征北战,开疆扩域,终成北域之主!
一手掌生,医术出神入化。
一手主死,敌人闻风丧胆。
掌控权势的他,第一件事就是派人调查当年的事。
确定了女子的身份,正是眼前的李茹。
叶玄便隐藏身份,回归城市。
追求了李茹一段时间,两人便顺理成章的在一起了,到现在,结婚已经两个月了。
然而,结婚后,两人一直分床睡,到现在也没洞房一次。
叶玄起初也没在意,他只当自己妻子是因为那次遭遇,对床笫之事有了阴影,只要能慢慢的消除她的心理阴影就好了。
也因为当年的亏欠,叶玄愿意给她想要的自由。
所以即使李茹以工作为由经常外出。
叶玄也不调查,不怀疑,而是给予自己的信任,默默守护。
这是叶玄的温柔,也是他的弥补方式。
没想到,对她的宽容,却成了她放纵的理由。
或许,这荒唐的三个月,是该就此结束了!
想到这里,叶玄叹气:“离婚就离婚吧。”
但李茹一听,却神色一变,改口道:“果然!
这就要离婚了?
我说的都是气话……” 叶玄笑了,嘲讽道:“不是你自己的提的离婚?”
“而且,你也别自欺欺人了,我们现在和离婚有什么区别?”
李茹听了这话,以为自己猜测到了叶玄的目的。
她将睡袍向下一拉,曼妙胴体展露无疑。
“原来你是因为这个,才不愿意帮我是吧?
行,不就那点事情吗?
来吧,动作快点儿!”
叶玄愣住了:“你什么意思?”
李茹继续脱着自己的睡袍,一边脱,一边道:“你快点儿,**用不了多久就到了,只要你愿意替我弟顶罪,我就满足你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