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望舒云轻宴)穿书后我带着反派大佬洗白了_穿书后我带着反派大佬洗白了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主角是秦望舒云轻宴的精选穿越重生小说《穿书后我带着反派大佬洗白了》,小说作者是“浮光”,书中精彩内容是:意外穿书成了不受宠的四小姐,原主是秦家的四千金,英年早逝,生前还备受欺负如今秦

小说:穿书后我带着反派大佬洗白了

类型:穿越重生

作者:浮光

角色:秦望舒云轻宴

看穿越重生文,千万不要错过“浮光”的《穿书后我带着反派大佬洗白了》。概述为:“商贩之女,果然上不得台面,大婚之日,竟自己跳下花轿寻死!”秦望舒缓缓睁开眼,入目是长衫布衣的男男女女,正对着自己指指点点。脑中剧痛,不属于自己的记忆潮水般将她淹没。常年训练记忆力的她,很快就将这些记忆消化。她……竟是穿越了。穿成了自己偷懒时看的、团宠文里与自己同名同姓的炮灰女配

评论专区

我的女神:我见过的最恶心的男主角和各种不会拉屎的绿茶女神,就这玩意居然还是有口皆碑的老作者写的?怎么跟个没点阅历只会意淫的深闺痴女作的梦差不多?

我是教练:一本好书,不会因为是否写了国足而被否定,相反这正是其可贵之处.

哥布林圣母院:我第一次有种冲动,这小说只要写到70w字,我会给作者弄个盟主。

穿书后我带着反派大佬洗白了

第1章 成为同名同姓炮灰女配

“商贩之女,果然上不得台面,大婚之日,竟自己跳下花轿寻死!”
秦望舒缓缓睁开眼,入目是长衫布衣的男男女女,正对着自己指指点点。
脑中剧痛,不属于自己的记忆潮水般将她淹没。
常年训练记忆力的她,很快就将这些记忆消化。
她……竟是穿越了。
穿成了自己偷懒时看的、团宠文里与自己同名同姓的炮灰女配。
秦望舒,秦家四小姐,因体弱自小养在锦州,十二岁时才被接回京都秦家。
十四岁时,因茹贵妃央求皇帝赐婚,她坐上了前往安平王府的花轿,在途中意外跌下花轿。
身亡。
这是秦望舒自己的记忆。
事实上,花轿是安平世子云轻宴派人动的手脚。
他本意是想让秦望舒出丑,毁了这场婚。
可秦望舒本就心存死志,跌出花轿时,自己使了力气。
脑袋着地,额头血流如注。
微微瞌眸,将翻涌的记忆和情绪压下。
秦望舒撕下一角嫁衣缠住额头的伤口。
她起身,眸色冷淡地扫过围观之人,提起裙摆自己又上了花轿。
前来迎亲的人愣愣地看着垂着的轿帘,一时不知该找大夫还是继续迎亲。
“起轿,莫误了时辰。”
秦望舒撩起轿帘,神色淡淡。
她额上的伤口已经止血,足够撑到她完成婚礼了。
闻言,迎亲的人也不敢再耽搁,招呼轿夫起轿,继续往安平王府去。
安平王府。
“世子爷,秦四小姐摔得头破血流后又自己上了花轿。”
手下脸色有些复杂,“现下已经快到府门口了。”
顿了顿,手下又道:“茹贵妃的人,现下也还在前厅。”
“那便去瞧瞧。”
白衣男人坐在轮椅上,浑身透着一股冷意。
花轿在安平王府府门口停下。
小厮上前,傲慢道:“我们家世子爷身体不适,秦四小姐自个儿入府吧。”
听得这话,围观之人发出一阵哄笑声。
成亲时,男方不亲自接亲已然是很打女方的脸了。
如今,连府门都不踏出,这都快把女方脸面放在地上踩了!
花轿里,秦望舒微微皱眉。
但对此,她并不意外。
原身是朝堂之争的牺牲品,否则,便是为了冲喜,也轮不到她一个商贩之女嫁进安平王府这样的高门贵胄。
将种种思绪压下,秦望舒起身出了花轿,往府里去。
前厅,宾客们言笑晏晏,只是视线都若有若无地从白衣男子身上和前厅门口扫过。
便是此时,一阵脚步声响起,少女一袭绯红嫁衣,缓缓踏入前厅。
“这就是秦四小姐?
样貌倒是生得不错。”
宾客里,议论声起。
“她额头怎么还有伤?”
“听说是不愿意嫁,半路跳花轿了……” 耳边种种,秦望舒只当没听见,她看向坐在轮椅上的白衣男子,“世子殿下,吉时快到了。”
云轻宴神色未动,并不理会她。
见此,宾客里传出一阵笑声,带着轻嘲。
秦望舒微微挑眉。
她忽地上前,在云轻宴身边弯下腰,“若我说,我能治好世子殿下的腿,世子殿下可愿配合,完成婚礼?”
她声音极轻,只云轻宴和他身后的手下听见。
“狂妄!”
手下看着秦望舒,眼里全是不屑。
自世子不能再行走,王府不知请了多少神医来,可都无甚效果。
至今,已四年。
她一个商贩之女,如何能治世子的腿?

秦望舒只看着云轻宴,一双眼熠熠生辉。
书里的云轻宴是个大反派,前期因为不能行走被众人嫌弃。
后期,他解了毒,双腿恢复成为摄政王,手段狠辣地处理了曾经嬉笑自己、敌对王府的人。
他摆布新帝为傀儡,权势遮天。
但现在,他最在意的,还是自己的双腿。
半晌。
云轻宴开口,声若碎冰,“若你骗我,我必让你生不如死。”
言罢,他抬手。
手下会意,却迟疑,“世子爷……” 云轻宴瞥了他一眼。
手下不敢再言,推着云轻宴走到前厅中间。
此番赐婚突然,云轻宴本也不想娶,再加上安平王爷与王妃还在寺里礼佛,所以这婚礼举办得极为简单。
不过一刻钟,仪式就已走完。
即便如此,也还是震惊了京都众人。
众人都知道,安平世子性格乖戾,厌恶女子近身。
此番被迫娶妻,必然会掀起风浪。
可最后,他竟循规蹈矩的完成了仪式!
不管心里如何,众人面上都是笑着恭喜。
云轻宴视线从众人脸上扫过,眼底是深深寒意。
“回紫竹院。”
手下去推轮椅。
“你跟着。”
云轻宴瞥了一眼秦望舒。
 

                       

小说:穿书后我带着反派大佬洗白了

类型:穿越重生

作者:浮光

角色:秦望舒云轻宴

看穿越重生文,千万不要错过“浮光”的《穿书后我带着反派大佬洗白了》。概述为:“商贩之女,果然上不得台面,大婚之日,竟自己跳下花轿寻死!”秦望舒缓缓睁开眼,入目是长衫布衣的男男女女,正对着自己指指点点。脑中剧痛,不属于自己的记忆潮水般将她淹没。常年训练记忆力的她,很快就将这些记忆消化。她……竟是穿越了。穿成了自己偷懒时看的、团宠文里与自己同名同姓的炮灰女配

评论专区

我的女神:我见过的最恶心的男主角和各种不会拉屎的绿茶女神,就这玩意居然还是有口皆碑的老作者写的?怎么跟个没点阅历只会意淫的深闺痴女作的梦差不多?

我是教练:一本好书,不会因为是否写了国足而被否定,相反这正是其可贵之处.

哥布林圣母院:我第一次有种冲动,这小说只要写到70w字,我会给作者弄个盟主。

穿书后我带着反派大佬洗白了

第1章 成为同名同姓炮灰女配

“商贩之女,果然上不得台面,大婚之日,竟自己跳下花轿寻死!”
秦望舒缓缓睁开眼,入目是长衫布衣的男男女女,正对着自己指指点点。
脑中剧痛,不属于自己的记忆潮水般将她淹没。
常年训练记忆力的她,很快就将这些记忆消化。
她……竟是穿越了。
穿成了自己偷懒时看的、团宠文里与自己同名同姓的炮灰女配。
秦望舒,秦家四小姐,因体弱自小养在锦州,十二岁时才被接回京都秦家。
十四岁时,因茹贵妃央求皇帝赐婚,她坐上了前往安平王府的花轿,在途中意外跌下花轿。
身亡。
这是秦望舒自己的记忆。
事实上,花轿是安平世子云轻宴派人动的手脚。
他本意是想让秦望舒出丑,毁了这场婚。
可秦望舒本就心存死志,跌出花轿时,自己使了力气。
脑袋着地,额头血流如注。
微微瞌眸,将翻涌的记忆和情绪压下。
秦望舒撕下一角嫁衣缠住额头的伤口。
她起身,眸色冷淡地扫过围观之人,提起裙摆自己又上了花轿。
前来迎亲的人愣愣地看着垂着的轿帘,一时不知该找大夫还是继续迎亲。
“起轿,莫误了时辰。”
秦望舒撩起轿帘,神色淡淡。
她额上的伤口已经止血,足够撑到她完成婚礼了。
闻言,迎亲的人也不敢再耽搁,招呼轿夫起轿,继续往安平王府去。
安平王府。
“世子爷,秦四小姐摔得头破血流后又自己上了花轿。”
手下脸色有些复杂,“现下已经快到府门口了。”
顿了顿,手下又道:“茹贵妃的人,现下也还在前厅。”
“那便去瞧瞧。”
白衣男人坐在轮椅上,浑身透着一股冷意。
花轿在安平王府府门口停下。
小厮上前,傲慢道:“我们家世子爷身体不适,秦四小姐自个儿入府吧。”
听得这话,围观之人发出一阵哄笑声。
成亲时,男方不亲自接亲已然是很打女方的脸了。
如今,连府门都不踏出,这都快把女方脸面放在地上踩了!
花轿里,秦望舒微微皱眉。
但对此,她并不意外。
原身是朝堂之争的牺牲品,否则,便是为了冲喜,也轮不到她一个商贩之女嫁进安平王府这样的高门贵胄。
将种种思绪压下,秦望舒起身出了花轿,往府里去。
前厅,宾客们言笑晏晏,只是视线都若有若无地从白衣男子身上和前厅门口扫过。
便是此时,一阵脚步声响起,少女一袭绯红嫁衣,缓缓踏入前厅。
“这就是秦四小姐?
样貌倒是生得不错。”
宾客里,议论声起。
“她额头怎么还有伤?”
“听说是不愿意嫁,半路跳花轿了……” 耳边种种,秦望舒只当没听见,她看向坐在轮椅上的白衣男子,“世子殿下,吉时快到了。”
云轻宴神色未动,并不理会她。
见此,宾客里传出一阵笑声,带着轻嘲。
秦望舒微微挑眉。
她忽地上前,在云轻宴身边弯下腰,“若我说,我能治好世子殿下的腿,世子殿下可愿配合,完成婚礼?”
她声音极轻,只云轻宴和他身后的手下听见。
“狂妄!”
手下看着秦望舒,眼里全是不屑。
自世子不能再行走,王府不知请了多少神医来,可都无甚效果。
至今,已四年。
她一个商贩之女,如何能治世子的腿?

秦望舒只看着云轻宴,一双眼熠熠生辉。
书里的云轻宴是个大反派,前期因为不能行走被众人嫌弃。
后期,他解了毒,双腿恢复成为摄政王,手段狠辣地处理了曾经嬉笑自己、敌对王府的人。
他摆布新帝为傀儡,权势遮天。
但现在,他最在意的,还是自己的双腿。
半晌。
云轻宴开口,声若碎冰,“若你骗我,我必让你生不如死。”
言罢,他抬手。
手下会意,却迟疑,“世子爷……” 云轻宴瞥了他一眼。
手下不敢再言,推着云轻宴走到前厅中间。
此番赐婚突然,云轻宴本也不想娶,再加上安平王爷与王妃还在寺里礼佛,所以这婚礼举办得极为简单。
不过一刻钟,仪式就已走完。
即便如此,也还是震惊了京都众人。
众人都知道,安平世子性格乖戾,厌恶女子近身。
此番被迫娶妻,必然会掀起风浪。
可最后,他竟循规蹈矩的完成了仪式!
不管心里如何,众人面上都是笑着恭喜。
云轻宴视线从众人脸上扫过,眼底是深深寒意。
“回紫竹院。”
手下去推轮椅。
“你跟着。”
云轻宴瞥了一眼秦望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