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悦陆靳《只忘了星河全文免费》_杨悦陆靳热门小说

主角杨悦陆靳的现代言情小说《只忘了星河全文免费》,文章正在积极地连载中,小说原创作者叫做“杨悦”,故事无删减版本非常适合品读,文章简介如下:陆靳把我扔在家里去找前女友的那天,我一个人在家里高烧了一晚上早上醒过来的时候,我失忆了我记得所有人,唯独忘了陆靳…

小说:只忘了星河全文免费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杨悦

角色:杨悦陆靳

陆靳把我扔在家里去找前女友的那天,我一个人在家里高烧了一晚上。早上醒过来的时候,我失忆了。我记得所有人,唯独忘了陆靳。01晚上我发现自己发烧的时候,陆靳已经走了。他跟我说,单位有个事要紧急加班,可他不知道我听到了他和裴曼打电话

评论专区

飞天:来,干了这碗热翔。作者跃千愁,戏称绿欠抽!文笔上佳,情节前面往往很不错,后期往往脑残到极点。把你骗到了自动订阅后立刻就强行喂翔。ntr,绿帽子,送女,文青,来,你要什么他就给你什么!

厉害了我的原始人:无论这一本书他的情节是否壮阔,他的人物刻画是否入木三分,他的故事是否感动,只要在龙空喷子嘴里就是“主角斯德哥尔摩废物”建议主角穿越异界直接干碎所有原始人统一世界嗷,然后就又有喷子跳出来“NC小白文”

文化前线:吃力不讨好

只忘了星河全文免费

只忘了星河全文免费第1章  

陆靳把我扔在家里去找前女友的那天,我一个人在家里高烧了一晚上。
早上醒过来的时候,我失忆了。
我记得所有人,唯独忘了陆靳。
01晚上我发现自己发烧的时候,陆靳已经走了。
他跟我说,单位有个事要紧急加班,可他不知道我听到了他和裴曼打电话。
安静的卫生间外,我站在墙角,听着电话里隐隐约约的女声抽泣:陆靳,我家里停电了,我好怕,你来陪陪我好不好?
然后我听到陆靳沉默了一会儿,最后还是说了一句:等我。
我站在走廊上,看着白炽灯照在地面上惨白一片的灯光,没说话。
直到陆靳出门的时候,我才几乎是哀求道:我不太舒服,你可不可以在家陪陪我?
我是真不舒服,昨天为了去给陆靳送伞我在暴雨里浑身都淋**,我现在感觉呼吸都带着灼热,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
但是陆靳连头都没回,他低头穿着鞋敷衍我:乖,我有事,你先自己休息一下。
然后他就把门一把关上,头也不回地走了。
我自己一个人在家烧得昏昏沉沉的,给陆靳打了个好几个电话都没人接,最后咬着牙给我朋友何璐打了个电话。
还没等她来,我就眼前一黑,完全失去了意识。
等我醒过来的时候,一切都变了。
何璐一看我睁眼,红着眼骂人:陆靳个傻逼玩意儿,女朋友都烧成这样了还去跟别的女人鬼混,杨悦,你这次要是再不跟他分手我他妈干脆现在就把你掐死得了,省得你把我气死!
她愤怒地看着我,我愣了一下,迷茫道:谁是陆靳?
……?
何璐脸上出现了一刹那的空白,随即她神色惶恐起来,握着我的肩膀紧张道:你开玩笑的吧?
杨悦,现在可不兴开这种玩笑啊!
我仔细回忆了一下,脑海里却翻不出任何有关这个名字的记忆。
我茫然摇头:我没开玩笑,陆靳是哪个?
何璐腿一软,她撑在床角看了我一眼,惊恐地喊了起来:医生!
医生!
她脑子烧坏了!

                       

小说:只忘了星河全文免费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杨悦

角色:杨悦陆靳

陆靳把我扔在家里去找前女友的那天,我一个人在家里高烧了一晚上。早上醒过来的时候,我失忆了。我记得所有人,唯独忘了陆靳。01晚上我发现自己发烧的时候,陆靳已经走了。他跟我说,单位有个事要紧急加班,可他不知道我听到了他和裴曼打电话

评论专区

飞天:来,干了这碗热翔。作者跃千愁,戏称绿欠抽!文笔上佳,情节前面往往很不错,后期往往脑残到极点。把你骗到了自动订阅后立刻就强行喂翔。ntr,绿帽子,送女,文青,来,你要什么他就给你什么!

厉害了我的原始人:无论这一本书他的情节是否壮阔,他的人物刻画是否入木三分,他的故事是否感动,只要在龙空喷子嘴里就是“主角斯德哥尔摩废物”建议主角穿越异界直接干碎所有原始人统一世界嗷,然后就又有喷子跳出来“NC小白文”

文化前线:吃力不讨好

只忘了星河全文免费

只忘了星河全文免费第1章  

陆靳把我扔在家里去找前女友的那天,我一个人在家里高烧了一晚上。
早上醒过来的时候,我失忆了。
我记得所有人,唯独忘了陆靳。
01晚上我发现自己发烧的时候,陆靳已经走了。
他跟我说,单位有个事要紧急加班,可他不知道我听到了他和裴曼打电话。
安静的卫生间外,我站在墙角,听着电话里隐隐约约的女声抽泣:陆靳,我家里停电了,我好怕,你来陪陪我好不好?
然后我听到陆靳沉默了一会儿,最后还是说了一句:等我。
我站在走廊上,看着白炽灯照在地面上惨白一片的灯光,没说话。
直到陆靳出门的时候,我才几乎是哀求道:我不太舒服,你可不可以在家陪陪我?
我是真不舒服,昨天为了去给陆靳送伞我在暴雨里浑身都淋**,我现在感觉呼吸都带着灼热,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
但是陆靳连头都没回,他低头穿着鞋敷衍我:乖,我有事,你先自己休息一下。
然后他就把门一把关上,头也不回地走了。
我自己一个人在家烧得昏昏沉沉的,给陆靳打了个好几个电话都没人接,最后咬着牙给我朋友何璐打了个电话。
还没等她来,我就眼前一黑,完全失去了意识。
等我醒过来的时候,一切都变了。
何璐一看我睁眼,红着眼骂人:陆靳个傻逼玩意儿,女朋友都烧成这样了还去跟别的女人鬼混,杨悦,你这次要是再不跟他分手我他妈干脆现在就把你掐死得了,省得你把我气死!
她愤怒地看着我,我愣了一下,迷茫道:谁是陆靳?
……?
何璐脸上出现了一刹那的空白,随即她神色惶恐起来,握着我的肩膀紧张道:你开玩笑的吧?
杨悦,现在可不兴开这种玩笑啊!
我仔细回忆了一下,脑海里却翻不出任何有关这个名字的记忆。
我茫然摇头:我没开玩笑,陆靳是哪个?
何璐腿一软,她撑在床角看了我一眼,惊恐地喊了起来:医生!
医生!
她脑子烧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