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王缠上身:神医毒妃不好惹战北寒萧令月》萧令月战北寒热门小说_《邪王缠上身:神医毒妃不好惹战北寒萧令月》全集阅读

小说叫做《邪王缠上身:神医毒妃不好惹战北寒萧令月》,是作者“萧令月”写的小说,主角是萧令月战北寒。本书精彩片段:“北北!”寒寒猛地跳起来战北寒一记斜眼过去:“给我老实坐着”寒寒全当没听见,急吼吼的冲过来救北北战北寒继续说:“——否则就不准你见沈晚!”寒寒立刻急刹车,却已经来不及了,身子活像是一颗小炮弹似的朝战北寒撞过去…

小说:邪王缠上身:神医毒妃不好惹战北寒萧令月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萧令月

角色:萧令月战北寒

北北立刻往后退:“不行!娘亲说不能摘。”战北寒:“理由呢?”“疹子不能见风,会恶化的。”北北硬着头皮瞎编。这个理由本来只是他随口糊弄寒寒的,没想到寒寒深信不疑,现在要说给战北寒听,北北心里忐忑。总感觉,这么粗劣的借口肯定骗不过他

评论专区

我在星际做游戏:不太行啊,逻辑上主角做的游戏受欢迎是说得通的,因为其他游戏更烂但主角做的游戏确实不想玩,不觉得优秀烦煽情戏码

真人美化系统:主角一推过去,关键时刻此处省略5000字,emmm真的服了。

我在综合影视黑化了:标记。

邪王缠上身:神医毒妃不好惹战北寒萧令月

邪王缠上身:神医毒妃不好惹战北寒萧令月第57章  

北北立刻往后退:“不行!
娘亲说不能摘。”
战北寒:“理由呢?”
“疹子不能见风,会恶化的。”
北北硬着头皮瞎编。
这个理由本来只是他随口糊弄寒寒的,没想到寒寒深信不疑,现在要说给战北寒听,北北心里忐忑。
总感觉,这么粗劣的借口肯定骗不过他。
战北寒也确实没有相信这个理由,他单手支着下颚,语气平静又笃定:“你把面具摘了,我保证,不会有一丝风吹到你。”
北北:“”“这种理由,你骗骗寒寒也就罢了,还敢拿到本王面前来说?
当本王跟他一样没脑子吗?”
战北寒语气变得幽冷。
寒寒睁大眼睛:“什么骗我?
你说谁骗我?”
男人没理他,狭长的眸微微眯紧,目光中透出迫人的压力,紧盯着北北。
北北僵在原地,一时竟动弹不得,他忽然咬着嘴唇大声道:“我才没有骗寒寒,我脸上确实起过疹子!”
“起过?”
男人复述这两个字。
起过疹子,和起了疹子,是两个意思。
小家伙在这跟他玩字眼儿呢。
“是啊,起过疹子,但已经被娘亲治好了。”
北北重新镇定下来。
寒寒这才听懂了,下意识问道:“那你怎么还一直戴着面具,不会难受吗?”
北北转头看着他,寒寒清澈的眼睛里只有不解和担忧,没有丝毫怀疑他说的话。
“不难受,我习惯了。”
北北瞪着战北寒,“我就喜欢娘亲给我做的面具,我才不要摘下来,如果你非要我摘面具,那药包我就不要了!”
战北寒挑眉:“你在跟我闹脾气?”
“我跟你闹什么脾气?
我们很熟吗?”
北北冷笑道,“你一个大男人,居然欺负小孩子,还抢我娘亲给我的药包!
我打不过你,药包就当送你好了,我不要了!”
说着,他赌气转身往凉亭外走,小背影倔强又傲气。
战北寒微怔了一下,不禁感觉好笑,他伸手将小家伙拽回来:“不摘就不摘,你跑什么?”
“我不想跟你待在一起,放开!”
北北气愤地拍开他的手。
“你这脾气,看来也不比寒寒好多少,我还以为沈晚把你养得多乖巧懂事呢。”
战北寒失笑不已,竟丝毫没有生气的意思。
“我娘亲怎么养我,跟你没关系。”
北北说着又要走。
寒寒看看亲爹,又看看北北,毫不犹豫地朝北北跑过去:“我们一起走,不要理爹爹了,他就是坏!”
战北寒手一晃,几个小药包夹在指尖:“你娘亲亲手做的药包,真不要了?”
北北脚步一顿,继续往外走。
显然是一点都不想搭理他了。
“这东西本王留着也没用,不如扔了算了。”
战北寒慢悠悠地说,作势就要扔出去。
北北猛地回身扑过去:“不许扔!
那是我娘亲的!”
战北寒没有躲,任由他朝自己扑过来,还特意放低了手臂让他刚好能扑到手上,北北毫不犹豫地伸手去抢他手里的药包。

                       

小说:邪王缠上身:神医毒妃不好惹战北寒萧令月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萧令月

角色:萧令月战北寒

北北立刻往后退:“不行!娘亲说不能摘。”战北寒:“理由呢?”“疹子不能见风,会恶化的。”北北硬着头皮瞎编。这个理由本来只是他随口糊弄寒寒的,没想到寒寒深信不疑,现在要说给战北寒听,北北心里忐忑。总感觉,这么粗劣的借口肯定骗不过他

评论专区

我在星际做游戏:不太行啊,逻辑上主角做的游戏受欢迎是说得通的,因为其他游戏更烂但主角做的游戏确实不想玩,不觉得优秀烦煽情戏码

真人美化系统:主角一推过去,关键时刻此处省略5000字,emmm真的服了。

我在综合影视黑化了:标记。

邪王缠上身:神医毒妃不好惹战北寒萧令月

邪王缠上身:神医毒妃不好惹战北寒萧令月第57章  

北北立刻往后退:“不行!
娘亲说不能摘。”
战北寒:“理由呢?”
“疹子不能见风,会恶化的。”
北北硬着头皮瞎编。
这个理由本来只是他随口糊弄寒寒的,没想到寒寒深信不疑,现在要说给战北寒听,北北心里忐忑。
总感觉,这么粗劣的借口肯定骗不过他。
战北寒也确实没有相信这个理由,他单手支着下颚,语气平静又笃定:“你把面具摘了,我保证,不会有一丝风吹到你。”
北北:“”“这种理由,你骗骗寒寒也就罢了,还敢拿到本王面前来说?
当本王跟他一样没脑子吗?”
战北寒语气变得幽冷。
寒寒睁大眼睛:“什么骗我?
你说谁骗我?”
男人没理他,狭长的眸微微眯紧,目光中透出迫人的压力,紧盯着北北。
北北僵在原地,一时竟动弹不得,他忽然咬着嘴唇大声道:“我才没有骗寒寒,我脸上确实起过疹子!”
“起过?”
男人复述这两个字。
起过疹子,和起了疹子,是两个意思。
小家伙在这跟他玩字眼儿呢。
“是啊,起过疹子,但已经被娘亲治好了。”
北北重新镇定下来。
寒寒这才听懂了,下意识问道:“那你怎么还一直戴着面具,不会难受吗?”
北北转头看着他,寒寒清澈的眼睛里只有不解和担忧,没有丝毫怀疑他说的话。
“不难受,我习惯了。”
北北瞪着战北寒,“我就喜欢娘亲给我做的面具,我才不要摘下来,如果你非要我摘面具,那药包我就不要了!”
战北寒挑眉:“你在跟我闹脾气?”
“我跟你闹什么脾气?
我们很熟吗?”
北北冷笑道,“你一个大男人,居然欺负小孩子,还抢我娘亲给我的药包!
我打不过你,药包就当送你好了,我不要了!”
说着,他赌气转身往凉亭外走,小背影倔强又傲气。
战北寒微怔了一下,不禁感觉好笑,他伸手将小家伙拽回来:“不摘就不摘,你跑什么?”
“我不想跟你待在一起,放开!”
北北气愤地拍开他的手。
“你这脾气,看来也不比寒寒好多少,我还以为沈晚把你养得多乖巧懂事呢。”
战北寒失笑不已,竟丝毫没有生气的意思。
“我娘亲怎么养我,跟你没关系。”
北北说着又要走。
寒寒看看亲爹,又看看北北,毫不犹豫地朝北北跑过去:“我们一起走,不要理爹爹了,他就是坏!”
战北寒手一晃,几个小药包夹在指尖:“你娘亲亲手做的药包,真不要了?”
北北脚步一顿,继续往外走。
显然是一点都不想搭理他了。
“这东西本王留着也没用,不如扔了算了。”
战北寒慢悠悠地说,作势就要扔出去。
北北猛地回身扑过去:“不许扔!
那是我娘亲的!”
战北寒没有躲,任由他朝自己扑过来,还特意放低了手臂让他刚好能扑到手上,北北毫不犹豫地伸手去抢他手里的药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