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慕晨封羿(王妃又跑了)全章节在线阅读_王妃又跑了完结版阅读

很多朋友很喜欢《王妃又跑了》这部现代言情风格作品,它其实是“佚名”所创作的,内容真实不注水,情感真挚不虚伪,增加了很多精彩的成分,《王妃又跑了》内容概括:持续了一日一夜的夏雨仍在下着,偶有几季惊雷响起王府到叶府,不过三里距离,街道上人烟稀少,不少人以袖当伞快步跑开,消失在………

小说:王妃又跑了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佚名

角色:叶慕晨封羿

夜色漆黑,夏雨阵阵打在蕉叶上,声声入耳。红色灯笼挂在内院走廊上、卧房中,给冷肃的夜平添几分诱色。靖元王府內寝,女子搀着醉醺醺的男子,望着他出尘的眉眼,满目欣喜与羞涩,她拿过桌上的清茶:“来,将这醒酒茶喝了。”男子睨她一眼,目光多了醉意,不似平日里那般清冷,他接过茶盏,仰头一饮而尽。一炷香后

评论专区

布衣官道:20多章败退,一看就知道女性方面写不好

末世之深渊召唤师:除了黑暗是亮点,别无亮点,剧情老套,

神工:没有见女跪,顶多殷勤一点吧~还行三星

王妃又跑了

王妃又跑了第2章  重生不知羞耻时

夜色漆黑,夏雨阵阵打在蕉叶上,声声入耳。
红色灯笼挂在内院走廊上、卧房中,给冷肃的夜平添几分诱色。
靖元王府內寝,女子搀着醉醺醺的男子,望着他出尘的眉眼,满目欣喜与羞涩,她拿过桌上的清茶:“来,将这醒酒茶喝了。”
男子睨她一眼,目光多了醉意,不似平日里那般清冷,他接过茶盏,仰头一饮而尽。
一炷香后。
男子只觉周身一阵燥热,心底似有火苗在徐徐燃烧,直至成燎原之势,欲抬手,却满身无力。
后背,一只小手弱弱爬上他的肩头,泛着馨香的身子骨贴了上来:“封羿,今日圣上赐婚,下个月,你我便是夫妻了。”
男子回首,眼底炽热却又含着怒火:“茶里有什么?”
“嘘——”女子伸出葱白手指,掩住了他的唇,而后大胆的贴了上来,“往后,你便是我的男人……”“叶慕晨!”
“我也是你的女人了……”女子依旧低声呢喃着,身子如蛇一样缠着男子。
男子只觉鼻息间全是女子的娇软味道,他欲推开她,却被她缠的更紧:“封羿,你我二人终成夫妻,我愿把自己给你……”声音越发暧昧。
封羿僵持片刻,终嘲讽一笑:“这是你的选择,后果自己承担!”
帷帐徐徐落下,红被翻浪,满室旖旎,不知多久,窗外夏雨依旧,天边逐渐泛起鱼肚白……冷,很冷。
叶慕晨感觉自己如坠冰窖一般,冷意顺着她的肺腑爬到心口。
可却又很热。
那股热意沿着她的身子传遍七经八脉。
蓦然,她低呼一声,睁开眼睛。
白色帷幔,敞亮大床,雕花床阑,紫檀木香,还有……身上半裸的男子。
“啪——”叶慕晨心中一怒,手已先于脑子打了出去,清脆的巴掌声响起:“登徒子!”
封羿的脸颊侧到一旁,脸上手印分外明显,他望着身下的女子:“叶慕晨,如今你倒是装贞洁烈女了?”
装贞洁烈女?
叶慕晨怔了怔:“你这是何意?”
她没有装什么贞洁烈女,她应当是死了的,在靖元王府冷院中,害了痨病死去,却为何……此刻安好无忧的在这里?
这里?
叶慕晨飞快环视了一眼眼前场景,熟悉的摆设,这是封羿的內寝。
转眸又望向跟前男子,眉目如画,出尘的样貌,矜贵华丽,只是不知为何却少了几丝沉稳,多了几分意气风发。
为何,这般不同?
“叶慕晨,你又在耍什么花样?”
封羿见她举止这般诡异,只当她心底还在想着耍些奸计诡计,“如你所愿,圣上亲自赐婚,你还不满意?”
圣上亲自赐婚?
叶慕晨终于有所反应,她坐起身子,昨夜的缘故,腰身酸痛的紧,她咬牙忍着,身上暗红色丝绸话落,露出只松垮垮套着红色肚兜的的半裸上身,她仍旧毫不介意。
封羿望着女人浑圆肩头、牙白肌肤,双眸一深,昨夜虽中了药,他却未曾忘记那香艳场景。
“圣上……赐婚?”
她艰涩开口。
可圣上赐婚时,分明是……三年前?
封羿眉心紧皱,一时之间竟有些看不透这个女人。
许是没得到男人的回应,叶慕晨扭头望他,却一眼望进他的双眸中,毫不掩饰的嫌厌与怀疑,与成亲前如出一辙,至于成亲后,王妃该有的一切,尊重、权势,他都给了她,除了爱而已。
叶慕晨越发怔忡,脑海混乱一片,神情尽是茫然。
“怎的?
又要装无辜?
昨夜算计本王时,你可是热烈的紧!”
一想到昨晚,封羿的声音便越发阴冷,他没想到,她竟无耻大胆到这般地步!
叶慕晨终于望向他,几乎无意识问道:“哪一次?”
声音嘶哑。
她对封羿用过两次药——圣上赐婚那日,她只想快些成为他的女人,用了药,二人有了肌肤之亲。
洞房花烛夜,他不肯碰她,她再一次用了药,这一次他谨慎了许多,可叶慕晨双眼含泪的递给他,他虽然疑心却还是喝下,二人顺利度过良宵。
封羿似乎也被她问的一愣,继而讥讽一笑:“看来叶姑娘对这种事,做的得心应手啊!
难怪圣上昨日方才赐婚,你便能给我用药!”
话落,人已经翻身坐在一旁,拿过雪白里衣,套在身上,慵懒便要走下床。
圣上昨日赐婚……怎会……圣上赐婚,分明是三年前,可她分明已经受三年不爱折磨,而今……可这一切,却又这般真实,真实到她甚至不能说服自己只是一场梦。
叶慕晨睫毛微颤,望着正要离去的男人背影。
“你放心,”她出声阻止了他离去的动作,“昨夜,我只当你我二人露水情缘罢了,我不会嫁与你。”
上天既然要她重来,她只想……平常活着,前世是她自不量力,以为能捕获他的心,却终是把自己熬死了。
如今,她再不愿招惹他。
封羿身姿停顿。
叶慕晨却强忍着身体的不适和腰身的酸软,捡起地上的衣裳,毫不在意身子**,亦不在乎封羿探究的眼神。
穿好衣裳后,看也没看正坐在床侧依旧紧盯着她的男人,起身走到门口。
“吱——”不想雕花木门被人从外面打开,夏雨夹杂着冷风涌进来。
叶慕晨本就不适,被门这么一冲撞,登时身子不稳倒在地上。
“啊,叶姑娘,怎的不看着路些……”那人言语中夹杂着几分幸灾乐祸与鄙夷。
叶慕晨抬头,熟人——封羿的丫鬟春宁,不止一次的想要成为封羿的人,仗着是封羿的贴身丫鬟,对她这个商贾世家的王妃出言不逊。
不走心的道歉后,那人已经跪在床边,“王爷,昨儿个春宁不知被谁下了迷药,没能伺候王爷沐浴更衣,还……还让外人溜进王爷的內寝,请王爷恕罪。”
口口声声说着不知被谁下了迷药,可是却分明意有所指的望向叶慕晨。
叶慕晨忍着不适站起身子,前世因着春宁是封羿身边的红人,她忍着她,可是今生……缓缓走到春宁跟前,叶慕晨居高临下望着跪在地上的女人,春宁似乎也未曾想到叶慕晨会走到自个儿跟前,毕竟以往她都是巴着她,在王爷面前多多美言的,虽然她从未做过。
“王府的奴才,教养果真是差了些……”叶慕晨静静道着,伸手“啪”的一声打在春宁如花似玉的脸颊上,看着她的脸颊瞬间红肿,她满意的收回手。
一旁,封羿望着女人干净利落的动作,显然未曾想到这女人竟这般泼辣大胆。
“你……你竟敢……”春宁一手捂着脸颊,望着她,转眼潸然泪下望向一旁的封羿,“王爷,方才我并非有意撞倒叶姑娘,您可要给奴婢做主啊……”封羿给她做主?
叶慕晨目光若有似无的朝封羿脸上睨了一眼,巴掌印依旧若隐若现着,讽刺一笑,转身便要离去。
“慢着。”
封羿轻描淡写的声音传来,“打了本王的人,便这般走了?”
他鬼使神差开口,莫名想起昨夜她说“我也是你的人了”这番话。
“奴才跟在主子身边久了,怕是以为自个儿也是主子了。”
叶慕晨居高临下望着春宁,“王爷不懂教训奴才,我便帮一把。”
话落,再未看任何人,起身离去,只是走路姿态微微诡异。
“王爷,奴婢方才真不是有意撞倒叶姑娘,奴婢力道不大,按理说她不会跌倒才是……”春宁跪着行到床侧,声音娇软,“她存心陷害奴婢……”封羿最初也以为那叶慕晨存心陷害,毕竟门即便被打开,又能有多大力道,哪能将她掀倒。
可方才,瞧着她走路的诡异姿势,他似乎有些明了……昨夜许是媚香作祟,他……将她折腾了一夜,想到她万般柔媚的身姿,他喉咙不觉一紧,可转念思及她迫他娶她,甚至不惜用药,神色便又冷淡下来。
“王爷,如今她得了皇上赐婚,更是嚣张,竟连您都不放在眼里了……”春宁未察觉到男人气场微变,仍在抱怨。
嚣张?
封羿眯了眯眸,他为何觉得那个女人方才的反应,并不喜这场赐婚呢?
虽然这赐婚,是她那首富的爹找皇上千请万求来了!
“王爷……”春宁还欲说些什么。
“出去。”
封羿启唇,用春宁能气叶慕晨,告诫那个女人,她叶慕晨和旁的女子无甚不同,可如今叶慕晨都不在了,春宁又有何用?
春宁愣住,呆怔望着封羿,不知作何反应。
封羿微微垂眸。
春宁被他一看,心底登时一阵冷意,连连叩首,退出內寝。
此间唯余封羿一人,他静默片刻,似听见门外雨声,转眼,瞧着夏雨越发的大,微微蹙眉:“高风。”
他低声命令。

                       

小说:王妃又跑了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佚名

角色:叶慕晨封羿

夜色漆黑,夏雨阵阵打在蕉叶上,声声入耳。红色灯笼挂在内院走廊上、卧房中,给冷肃的夜平添几分诱色。靖元王府內寝,女子搀着醉醺醺的男子,望着他出尘的眉眼,满目欣喜与羞涩,她拿过桌上的清茶:“来,将这醒酒茶喝了。”男子睨她一眼,目光多了醉意,不似平日里那般清冷,他接过茶盏,仰头一饮而尽。一炷香后

评论专区

布衣官道:20多章败退,一看就知道女性方面写不好

末世之深渊召唤师:除了黑暗是亮点,别无亮点,剧情老套,

神工:没有见女跪,顶多殷勤一点吧~还行三星

王妃又跑了

王妃又跑了第2章  重生不知羞耻时

夜色漆黑,夏雨阵阵打在蕉叶上,声声入耳。
红色灯笼挂在内院走廊上、卧房中,给冷肃的夜平添几分诱色。
靖元王府內寝,女子搀着醉醺醺的男子,望着他出尘的眉眼,满目欣喜与羞涩,她拿过桌上的清茶:“来,将这醒酒茶喝了。”
男子睨她一眼,目光多了醉意,不似平日里那般清冷,他接过茶盏,仰头一饮而尽。
一炷香后。
男子只觉周身一阵燥热,心底似有火苗在徐徐燃烧,直至成燎原之势,欲抬手,却满身无力。
后背,一只小手弱弱爬上他的肩头,泛着馨香的身子骨贴了上来:“封羿,今日圣上赐婚,下个月,你我便是夫妻了。”
男子回首,眼底炽热却又含着怒火:“茶里有什么?”
“嘘——”女子伸出葱白手指,掩住了他的唇,而后大胆的贴了上来,“往后,你便是我的男人……”“叶慕晨!”
“我也是你的女人了……”女子依旧低声呢喃着,身子如蛇一样缠着男子。
男子只觉鼻息间全是女子的娇软味道,他欲推开她,却被她缠的更紧:“封羿,你我二人终成夫妻,我愿把自己给你……”声音越发暧昧。
封羿僵持片刻,终嘲讽一笑:“这是你的选择,后果自己承担!”
帷帐徐徐落下,红被翻浪,满室旖旎,不知多久,窗外夏雨依旧,天边逐渐泛起鱼肚白……冷,很冷。
叶慕晨感觉自己如坠冰窖一般,冷意顺着她的肺腑爬到心口。
可却又很热。
那股热意沿着她的身子传遍七经八脉。
蓦然,她低呼一声,睁开眼睛。
白色帷幔,敞亮大床,雕花床阑,紫檀木香,还有……身上半裸的男子。
“啪——”叶慕晨心中一怒,手已先于脑子打了出去,清脆的巴掌声响起:“登徒子!”
封羿的脸颊侧到一旁,脸上手印分外明显,他望着身下的女子:“叶慕晨,如今你倒是装贞洁烈女了?”
装贞洁烈女?
叶慕晨怔了怔:“你这是何意?”
她没有装什么贞洁烈女,她应当是死了的,在靖元王府冷院中,害了痨病死去,却为何……此刻安好无忧的在这里?
这里?
叶慕晨飞快环视了一眼眼前场景,熟悉的摆设,这是封羿的內寝。
转眸又望向跟前男子,眉目如画,出尘的样貌,矜贵华丽,只是不知为何却少了几丝沉稳,多了几分意气风发。
为何,这般不同?
“叶慕晨,你又在耍什么花样?”
封羿见她举止这般诡异,只当她心底还在想着耍些奸计诡计,“如你所愿,圣上亲自赐婚,你还不满意?”
圣上亲自赐婚?
叶慕晨终于有所反应,她坐起身子,昨夜的缘故,腰身酸痛的紧,她咬牙忍着,身上暗红色丝绸话落,露出只松垮垮套着红色肚兜的的半裸上身,她仍旧毫不介意。
封羿望着女人浑圆肩头、牙白肌肤,双眸一深,昨夜虽中了药,他却未曾忘记那香艳场景。
“圣上……赐婚?”
她艰涩开口。
可圣上赐婚时,分明是……三年前?
封羿眉心紧皱,一时之间竟有些看不透这个女人。
许是没得到男人的回应,叶慕晨扭头望他,却一眼望进他的双眸中,毫不掩饰的嫌厌与怀疑,与成亲前如出一辙,至于成亲后,王妃该有的一切,尊重、权势,他都给了她,除了爱而已。
叶慕晨越发怔忡,脑海混乱一片,神情尽是茫然。
“怎的?
又要装无辜?
昨夜算计本王时,你可是热烈的紧!”
一想到昨晚,封羿的声音便越发阴冷,他没想到,她竟无耻大胆到这般地步!
叶慕晨终于望向他,几乎无意识问道:“哪一次?”
声音嘶哑。
她对封羿用过两次药——圣上赐婚那日,她只想快些成为他的女人,用了药,二人有了肌肤之亲。
洞房花烛夜,他不肯碰她,她再一次用了药,这一次他谨慎了许多,可叶慕晨双眼含泪的递给他,他虽然疑心却还是喝下,二人顺利度过良宵。
封羿似乎也被她问的一愣,继而讥讽一笑:“看来叶姑娘对这种事,做的得心应手啊!
难怪圣上昨日方才赐婚,你便能给我用药!”
话落,人已经翻身坐在一旁,拿过雪白里衣,套在身上,慵懒便要走下床。
圣上昨日赐婚……怎会……圣上赐婚,分明是三年前,可她分明已经受三年不爱折磨,而今……可这一切,却又这般真实,真实到她甚至不能说服自己只是一场梦。
叶慕晨睫毛微颤,望着正要离去的男人背影。
“你放心,”她出声阻止了他离去的动作,“昨夜,我只当你我二人露水情缘罢了,我不会嫁与你。”
上天既然要她重来,她只想……平常活着,前世是她自不量力,以为能捕获他的心,却终是把自己熬死了。
如今,她再不愿招惹他。
封羿身姿停顿。
叶慕晨却强忍着身体的不适和腰身的酸软,捡起地上的衣裳,毫不在意身子**,亦不在乎封羿探究的眼神。
穿好衣裳后,看也没看正坐在床侧依旧紧盯着她的男人,起身走到门口。
“吱——”不想雕花木门被人从外面打开,夏雨夹杂着冷风涌进来。
叶慕晨本就不适,被门这么一冲撞,登时身子不稳倒在地上。
“啊,叶姑娘,怎的不看着路些……”那人言语中夹杂着几分幸灾乐祸与鄙夷。
叶慕晨抬头,熟人——封羿的丫鬟春宁,不止一次的想要成为封羿的人,仗着是封羿的贴身丫鬟,对她这个商贾世家的王妃出言不逊。
不走心的道歉后,那人已经跪在床边,“王爷,昨儿个春宁不知被谁下了迷药,没能伺候王爷沐浴更衣,还……还让外人溜进王爷的內寝,请王爷恕罪。”
口口声声说着不知被谁下了迷药,可是却分明意有所指的望向叶慕晨。
叶慕晨忍着不适站起身子,前世因着春宁是封羿身边的红人,她忍着她,可是今生……缓缓走到春宁跟前,叶慕晨居高临下望着跪在地上的女人,春宁似乎也未曾想到叶慕晨会走到自个儿跟前,毕竟以往她都是巴着她,在王爷面前多多美言的,虽然她从未做过。
“王府的奴才,教养果真是差了些……”叶慕晨静静道着,伸手“啪”的一声打在春宁如花似玉的脸颊上,看着她的脸颊瞬间红肿,她满意的收回手。
一旁,封羿望着女人干净利落的动作,显然未曾想到这女人竟这般泼辣大胆。
“你……你竟敢……”春宁一手捂着脸颊,望着她,转眼潸然泪下望向一旁的封羿,“王爷,方才我并非有意撞倒叶姑娘,您可要给奴婢做主啊……”封羿给她做主?
叶慕晨目光若有似无的朝封羿脸上睨了一眼,巴掌印依旧若隐若现着,讽刺一笑,转身便要离去。
“慢着。”
封羿轻描淡写的声音传来,“打了本王的人,便这般走了?”
他鬼使神差开口,莫名想起昨夜她说“我也是你的人了”这番话。
“奴才跟在主子身边久了,怕是以为自个儿也是主子了。”
叶慕晨居高临下望着春宁,“王爷不懂教训奴才,我便帮一把。”
话落,再未看任何人,起身离去,只是走路姿态微微诡异。
“王爷,奴婢方才真不是有意撞倒叶姑娘,奴婢力道不大,按理说她不会跌倒才是……”春宁跪着行到床侧,声音娇软,“她存心陷害奴婢……”封羿最初也以为那叶慕晨存心陷害,毕竟门即便被打开,又能有多大力道,哪能将她掀倒。
可方才,瞧着她走路的诡异姿势,他似乎有些明了……昨夜许是媚香作祟,他……将她折腾了一夜,想到她万般柔媚的身姿,他喉咙不觉一紧,可转念思及她迫他娶她,甚至不惜用药,神色便又冷淡下来。
“王爷,如今她得了皇上赐婚,更是嚣张,竟连您都不放在眼里了……”春宁未察觉到男人气场微变,仍在抱怨。
嚣张?
封羿眯了眯眸,他为何觉得那个女人方才的反应,并不喜这场赐婚呢?
虽然这赐婚,是她那首富的爹找皇上千请万求来了!
“王爷……”春宁还欲说些什么。
“出去。”
封羿启唇,用春宁能气叶慕晨,告诫那个女人,她叶慕晨和旁的女子无甚不同,可如今叶慕晨都不在了,春宁又有何用?
春宁愣住,呆怔望着封羿,不知作何反应。
封羿微微垂眸。
春宁被他一看,心底登时一阵冷意,连连叩首,退出內寝。
此间唯余封羿一人,他静默片刻,似听见门外雨声,转眼,瞧着夏雨越发的大,微微蹙眉:“高风。”
他低声命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