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小甲云娘《 寒门也是有风骨的》_《 寒门也是有风骨的》全章节阅读

《 寒门也是有风骨的》,以赵小甲作为故事中的男主角,是网络作家“赵小甲”倾力打造的一本奇幻玄幻,目前正在火热更新中,小说内容概括:穿越之后,赵小甲成了拥有三间破茅草房和半亩田的寒门书生……前世的他因为网络赌博而

小说: 寒门也是有风骨的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半个小秀才

角色:赵小甲云娘

奇幻玄幻小说《 寒门也是有风骨的》的作者是“半个小秀才”。其中精彩内容是:赵小甲缓缓睁开眼睛,只感觉浑身酸痛。挣扎着半坐起身,第一件事就是撸起袖子,掀起衣服查看一下自己的身体,看伤口是否还在流血。因为网络赌博,赵小甲不仅妻离子散,还欠下了一屁股高利贷。东躲西藏了大半个月,还是被债主找到了。已经三天没吃饭的赵小甲,身无分文,自然是没钱还,跪舔着哀求他们再宽限几天

评论专区

绝对单机游戏:好像一有什么异常了作者就不会写书了,本来想看只有主角装逼的单机游戏,结果游戏应该是单机了,有异常的绝不是主角一个人,就像当了20多年正常人,结果一天突然变异成了异能人士然后发现身边全是异能者

当剑圣降临二次元:说实话我搞不懂为啥一堆综漫作者就喜欢写王冠甲铁城漆黑的子弹这种剧情合理性一塌糊涂的粪作动画。好不容易写个末日在干什么。强行压级让主角半残。呵呵哒。

夜幕杀机:最近几章就出现了玩游戏能植入记忆这种科幻设定。。还有光明\u002F黑暗“神”。。我只想看好好打游戏的书 所以~0分

 寒门也是有风骨的

第1章 逃不过的债

赵小甲缓缓睁开眼睛,只感觉浑身酸痛。
挣扎着半坐起身,第一件事就是撸起袖子,掀起衣服查看一下自己的身体,看伤口是否还在流血。
因为网络赌博,赵小甲不仅妻离子散,还欠下了一屁股高利贷。
东躲西藏了大半个月,还是被债主找到了。
已经三天没吃饭的赵小甲,身无分文,自然是没钱还,跪舔着哀求他们再宽限几天。
没想到人家二话不说,上来就是一阵棍棒伺候,还剁了赵小甲一根手指。
直到赵小甲奄奄一息,假装晕厥过去,那伙人才吐着唾沫离开。
但那是一栋破楼里面,任凭赵小甲怎么呼救,却没有一个人来。
鲜血流了一地,醒来的赵小甲能够感觉到生命正从自己的身体,在一点点的流逝…… 离赵小甲躺着的不远处的墙壁中间,有一个佛龛。
或许太久没人打扫,佛龛上面已经沉积了厚厚一层灰尘,但佛龛里面的佛像依旧庄严肃穆。
赵小甲看着那尊佛像,佛像又似乎在微笑的看着眼前这个将死之人。
“我这一辈子不信佛,但是在死之前能看到您,也算是咱们有缘,如果您真的灵验,就保佑我下辈子投个好人家吧!”
说完,赵小甲脖子一歪…… …… 赵小甲记得自己左臂有一块红色的胎记,但现在胎记没有了!
自己被人砍断了一根手指,但现在十根手指整整齐齐!
一直都是留的寸头,但摸摸后脑勺,挂着一条长长的辫子,使劲儿拽了一下,很疼,辫子是在真的。
再看看这个陌生的环境,高桌子矮板凳,整个房子都是木头,看不到一点儿现代化的痕迹。
所有的证据都可能指向一个事实,我赵小甲应该是穿越了!
“呵呵,菩萨啊,您还真的显灵了啊!”
不是投胎,是带着前世的记忆穿越,这是赵小甲唯一感到欣慰的。
欣慰过后,有一个问题摆在赵小甲面前,自己穿越成了谁?
自己现在在哪里?
赵小甲打量了一下周围,窗子是破的,桌子是三条腿,地下全是泥土,抬头,“泥马,茅草的屋顶?”
赵小甲想翻身看一下自己睡的床,哪想一动,“哐当”一声,整个床突然散架,赵小甲爬起来一看,自己睡的床居然只是两块腐朽的木板拼起来的。
“赵郎,你醒了?”
突然,房门被推开,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女闯了进来,看着赵小甲,一脸的关切。
少女比较瘦弱,但是脸庞确实格外的清秀。
特别是两只大眼睛水汪汪的,让人看一眼就容易陷进去。
一把乌黑的头发梳的整整齐齐,用一根麻绳绑成一把马尾垂在身后,身上穿着一件打着好几个补丁的素布裙子。
虽然只是一个乡下农家女子,但还是给赵小甲一种很惊艳的感觉。
“你是谁?”
看着眼前的女子,赵小甲脑海反馈出一种亲切感,但真的不认识。
少女吓傻了,也不顾手上还沾着泥土,拉着赵小甲的手臂,焦急的道:“赵郎,你怎么了,我是云娘啊,你不要吓我,你怎么连我都不认识了?”
感受到眼前女子急切的心情,赵小甲也不好说自己真的不认识你,但看样子人家是认识自己的,只好道:“我也不知道怎么了,醒来感觉自己的脑袋昏昏沉沉的,以前的东西一点都记不起来了!
云娘,你能给我讲讲,我是谁,我现在在哪儿吗?”
听到赵小甲的话,云娘再也忍不住,抱着秦小贤就大哭了起来。
一个女子扑在自己怀里嚎啕大哭,赵小甲不知所措,尴尬的双手无处安放,抱着女子也不好,不安慰也不好。
最后一咬牙,轻轻的把手搭在了女子的肩膀上。
女子哭了好一会儿,才冷静下来,慢慢的开始给赵小甲讲他的身世。
附身的这个家伙,也叫赵小甲,赵家九代单传。
生他的时候,由于难产,赵小甲的娘就走了。
这些年一直是他爹赵大付做爹又做娘,一把屎一把尿把赵小甲养大。
因为赵小甲生下来身子就很弱,所以身子一直不大好,这些年,赵大付可是没少为他求医问药。
现在赵小甲所在的这个村子,因为浑河穿流而过,所以叫做浑河村。
河水常年浑浊不堪,这也是浑河名字的由来!
尽管有山有水,但由于太偏僻,整个村日子过的格外的清苦,加上连连战乱和沉重的税赋,村子里几乎人人都吃不饱。
浑河村地处浑河上游,水流十分的湍急,每年都会夺走几十条人命。
所以村民哪怕是吃野菜,一般的村民都不敢上河里打渔。
赵小甲由于不久前生了一场大病,吃野菜肯定是不行的,赵大付才决定冒险来河里试一试,准备打几条鱼,给赵小甲补补身体。
河边是打不到鱼的,为了打到鱼,赵大付不得不往河中心走一走,结果脚下一滑,整个人被卷入了急流。
一天后,被人从几十里外捞起了尸体。
短短一天时间,赵小甲又没了老爹,本来就还生着病,加上太过于伤心,在赵大付的灵位前,赵小甲突然倒地。
结果这一睡,就是三天,直到今天才醒来,只是醒来的时候,已经不是三天前的那个赵小甲了。
“那你怎么在我家?”
云娘说了半天,父母都提到了,但是她自己却是没有提到,她不可能这么无缘无故的出现在自己家里吧!
“赵郎,你不要赶我走,家里活,我都会做的,呜呜呜……” 赵小甲只不过是随口问了一句,没想到云娘哇哇又大哭了起来,“你不要哭,我没说赶你走,只是我忘记了你而已,你总得告诉我你是谁吧?
!”
见赵小甲保证不赶自己走,云娘终于止住了哭泣,这才把自己的身世告诉给了赵小甲。
原来云娘是赵大付从一户流民手中抱回来的,人家逃难养不活了,加上又是女孩子,准备丢弃。
刚好赵大付碰见,就抱了回来,说就当是给赵小甲养的童养媳。
这些年,赵家一直是有上顿没下顿,云娘也跟着受了不少苦,但也一直不离不弃。
反而是赵小甲,一直想要赶走云娘,觉得就是云娘一直在自己家,自己一家才吃不饱。
想到前身居然这么不是个东西,赵小甲就是一阵汗颜,这尼玛真是造孽啊!
“放心吧,以后我不会赶你走了!”
看着眼前不离不弃的女子,赵小甲就是一阵心疼,自己前世要是有这么一个好媳妇儿,何至于如此!
“嗯!”
云娘看着赵小甲,脸上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 “赵小甲,出来!”
突然从门外传来一声大喝。
云娘听到这个声音,脸色立马大变,抓着赵小甲的手臂,摇摇头道:“二郎,周扒皮来了!
他们肯定是来要账的,你不要出去,咱们没有钱给他们,他们会打人的!”
“要账的?”
听到要账两个字,赵小甲眼神就是一阵混乱,实在是对这两个字有阴影。
从云娘口中,赵小甲得知自己那死了的老子,曾经为了帮赵小甲看病,借过一两银子。
但是现在赵大付死了,这笔钱,自然只能是赵小甲来还。
弄清楚了前因后果,赵小甲也很嘘唏,自己上辈子就是因为躲债,才被人打死。
没想到来到这里,居然还是躲不过讨债的!
但是这次赵小甲决定不躲了,既然是因为自己才借的银子,那么要自己来还,也是理所应当。
拍了拍云娘的手,示意她放心,赵小甲起身朝外边走去,云娘不放心,也跟在赵小甲身后!
“你终于肯露面了,我还以为你是个缩头乌龟呢!”
赵小甲破房子门前,一个二十岁左右的胖年轻人,身后跟着两个家丁,看到赵小甲出来,立马围了上去。
“你老子在我家借了一两银子说是给你抓药吃,现在你老子死了,看来还是把你救活了!
这钱,你就替你老子还了吧,不多,加上利息也就二两而已!”
“什么?
二两?
你们这是抢钱!”
赵小甲还没说话,身后的云娘立马不干了,本来只借了一两银子,而且才借了没几天,这突然翻了一倍,这也太黑了。
“小娘子这话说的,利息是早就约定好了,赵大付也是答应了的,你情我愿的事儿,怎么能说是抢呢?”
年轻的胖子一脸淫笑的看着云娘。
挑逗的再次说道:“你们要是没钱,也没关系,只要云小娘子今晚陪我一晚,我愿意多宽限你们几天,怎么样?”

                       

小说: 寒门也是有风骨的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半个小秀才

角色:赵小甲云娘

奇幻玄幻小说《 寒门也是有风骨的》的作者是“半个小秀才”。其中精彩内容是:赵小甲缓缓睁开眼睛,只感觉浑身酸痛。挣扎着半坐起身,第一件事就是撸起袖子,掀起衣服查看一下自己的身体,看伤口是否还在流血。因为网络赌博,赵小甲不仅妻离子散,还欠下了一屁股高利贷。东躲西藏了大半个月,还是被债主找到了。已经三天没吃饭的赵小甲,身无分文,自然是没钱还,跪舔着哀求他们再宽限几天

评论专区

绝对单机游戏:好像一有什么异常了作者就不会写书了,本来想看只有主角装逼的单机游戏,结果游戏应该是单机了,有异常的绝不是主角一个人,就像当了20多年正常人,结果一天突然变异成了异能人士然后发现身边全是异能者

当剑圣降临二次元:说实话我搞不懂为啥一堆综漫作者就喜欢写王冠甲铁城漆黑的子弹这种剧情合理性一塌糊涂的粪作动画。好不容易写个末日在干什么。强行压级让主角半残。呵呵哒。

夜幕杀机:最近几章就出现了玩游戏能植入记忆这种科幻设定。。还有光明\u002F黑暗“神”。。我只想看好好打游戏的书 所以~0分

 寒门也是有风骨的

第1章 逃不过的债

赵小甲缓缓睁开眼睛,只感觉浑身酸痛。
挣扎着半坐起身,第一件事就是撸起袖子,掀起衣服查看一下自己的身体,看伤口是否还在流血。
因为网络赌博,赵小甲不仅妻离子散,还欠下了一屁股高利贷。
东躲西藏了大半个月,还是被债主找到了。
已经三天没吃饭的赵小甲,身无分文,自然是没钱还,跪舔着哀求他们再宽限几天。
没想到人家二话不说,上来就是一阵棍棒伺候,还剁了赵小甲一根手指。
直到赵小甲奄奄一息,假装晕厥过去,那伙人才吐着唾沫离开。
但那是一栋破楼里面,任凭赵小甲怎么呼救,却没有一个人来。
鲜血流了一地,醒来的赵小甲能够感觉到生命正从自己的身体,在一点点的流逝…… 离赵小甲躺着的不远处的墙壁中间,有一个佛龛。
或许太久没人打扫,佛龛上面已经沉积了厚厚一层灰尘,但佛龛里面的佛像依旧庄严肃穆。
赵小甲看着那尊佛像,佛像又似乎在微笑的看着眼前这个将死之人。
“我这一辈子不信佛,但是在死之前能看到您,也算是咱们有缘,如果您真的灵验,就保佑我下辈子投个好人家吧!”
说完,赵小甲脖子一歪…… …… 赵小甲记得自己左臂有一块红色的胎记,但现在胎记没有了!
自己被人砍断了一根手指,但现在十根手指整整齐齐!
一直都是留的寸头,但摸摸后脑勺,挂着一条长长的辫子,使劲儿拽了一下,很疼,辫子是在真的。
再看看这个陌生的环境,高桌子矮板凳,整个房子都是木头,看不到一点儿现代化的痕迹。
所有的证据都可能指向一个事实,我赵小甲应该是穿越了!
“呵呵,菩萨啊,您还真的显灵了啊!”
不是投胎,是带着前世的记忆穿越,这是赵小甲唯一感到欣慰的。
欣慰过后,有一个问题摆在赵小甲面前,自己穿越成了谁?
自己现在在哪里?
赵小甲打量了一下周围,窗子是破的,桌子是三条腿,地下全是泥土,抬头,“泥马,茅草的屋顶?”
赵小甲想翻身看一下自己睡的床,哪想一动,“哐当”一声,整个床突然散架,赵小甲爬起来一看,自己睡的床居然只是两块腐朽的木板拼起来的。
“赵郎,你醒了?”
突然,房门被推开,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女闯了进来,看着赵小甲,一脸的关切。
少女比较瘦弱,但是脸庞确实格外的清秀。
特别是两只大眼睛水汪汪的,让人看一眼就容易陷进去。
一把乌黑的头发梳的整整齐齐,用一根麻绳绑成一把马尾垂在身后,身上穿着一件打着好几个补丁的素布裙子。
虽然只是一个乡下农家女子,但还是给赵小甲一种很惊艳的感觉。
“你是谁?”
看着眼前的女子,赵小甲脑海反馈出一种亲切感,但真的不认识。
少女吓傻了,也不顾手上还沾着泥土,拉着赵小甲的手臂,焦急的道:“赵郎,你怎么了,我是云娘啊,你不要吓我,你怎么连我都不认识了?”
感受到眼前女子急切的心情,赵小甲也不好说自己真的不认识你,但看样子人家是认识自己的,只好道:“我也不知道怎么了,醒来感觉自己的脑袋昏昏沉沉的,以前的东西一点都记不起来了!
云娘,你能给我讲讲,我是谁,我现在在哪儿吗?”
听到赵小甲的话,云娘再也忍不住,抱着秦小贤就大哭了起来。
一个女子扑在自己怀里嚎啕大哭,赵小甲不知所措,尴尬的双手无处安放,抱着女子也不好,不安慰也不好。
最后一咬牙,轻轻的把手搭在了女子的肩膀上。
女子哭了好一会儿,才冷静下来,慢慢的开始给赵小甲讲他的身世。
附身的这个家伙,也叫赵小甲,赵家九代单传。
生他的时候,由于难产,赵小甲的娘就走了。
这些年一直是他爹赵大付做爹又做娘,一把屎一把尿把赵小甲养大。
因为赵小甲生下来身子就很弱,所以身子一直不大好,这些年,赵大付可是没少为他求医问药。
现在赵小甲所在的这个村子,因为浑河穿流而过,所以叫做浑河村。
河水常年浑浊不堪,这也是浑河名字的由来!
尽管有山有水,但由于太偏僻,整个村日子过的格外的清苦,加上连连战乱和沉重的税赋,村子里几乎人人都吃不饱。
浑河村地处浑河上游,水流十分的湍急,每年都会夺走几十条人命。
所以村民哪怕是吃野菜,一般的村民都不敢上河里打渔。
赵小甲由于不久前生了一场大病,吃野菜肯定是不行的,赵大付才决定冒险来河里试一试,准备打几条鱼,给赵小甲补补身体。
河边是打不到鱼的,为了打到鱼,赵大付不得不往河中心走一走,结果脚下一滑,整个人被卷入了急流。
一天后,被人从几十里外捞起了尸体。
短短一天时间,赵小甲又没了老爹,本来就还生着病,加上太过于伤心,在赵大付的灵位前,赵小甲突然倒地。
结果这一睡,就是三天,直到今天才醒来,只是醒来的时候,已经不是三天前的那个赵小甲了。
“那你怎么在我家?”
云娘说了半天,父母都提到了,但是她自己却是没有提到,她不可能这么无缘无故的出现在自己家里吧!
“赵郎,你不要赶我走,家里活,我都会做的,呜呜呜……” 赵小甲只不过是随口问了一句,没想到云娘哇哇又大哭了起来,“你不要哭,我没说赶你走,只是我忘记了你而已,你总得告诉我你是谁吧?
!”
见赵小甲保证不赶自己走,云娘终于止住了哭泣,这才把自己的身世告诉给了赵小甲。
原来云娘是赵大付从一户流民手中抱回来的,人家逃难养不活了,加上又是女孩子,准备丢弃。
刚好赵大付碰见,就抱了回来,说就当是给赵小甲养的童养媳。
这些年,赵家一直是有上顿没下顿,云娘也跟着受了不少苦,但也一直不离不弃。
反而是赵小甲,一直想要赶走云娘,觉得就是云娘一直在自己家,自己一家才吃不饱。
想到前身居然这么不是个东西,赵小甲就是一阵汗颜,这尼玛真是造孽啊!
“放心吧,以后我不会赶你走了!”
看着眼前不离不弃的女子,赵小甲就是一阵心疼,自己前世要是有这么一个好媳妇儿,何至于如此!
“嗯!”
云娘看着赵小甲,脸上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 “赵小甲,出来!”
突然从门外传来一声大喝。
云娘听到这个声音,脸色立马大变,抓着赵小甲的手臂,摇摇头道:“二郎,周扒皮来了!
他们肯定是来要账的,你不要出去,咱们没有钱给他们,他们会打人的!”
“要账的?”
听到要账两个字,赵小甲眼神就是一阵混乱,实在是对这两个字有阴影。
从云娘口中,赵小甲得知自己那死了的老子,曾经为了帮赵小甲看病,借过一两银子。
但是现在赵大付死了,这笔钱,自然只能是赵小甲来还。
弄清楚了前因后果,赵小甲也很嘘唏,自己上辈子就是因为躲债,才被人打死。
没想到来到这里,居然还是躲不过讨债的!
但是这次赵小甲决定不躲了,既然是因为自己才借的银子,那么要自己来还,也是理所应当。
拍了拍云娘的手,示意她放心,赵小甲起身朝外边走去,云娘不放心,也跟在赵小甲身后!
“你终于肯露面了,我还以为你是个缩头乌龟呢!”
赵小甲破房子门前,一个二十岁左右的胖年轻人,身后跟着两个家丁,看到赵小甲出来,立马围了上去。
“你老子在我家借了一两银子说是给你抓药吃,现在你老子死了,看来还是把你救活了!
这钱,你就替你老子还了吧,不多,加上利息也就二两而已!”
“什么?
二两?
你们这是抢钱!”
赵小甲还没说话,身后的云娘立马不干了,本来只借了一两银子,而且才借了没几天,这突然翻了一倍,这也太黑了。
“小娘子这话说的,利息是早就约定好了,赵大付也是答应了的,你情我愿的事儿,怎么能说是抢呢?”
年轻的胖子一脸淫笑的看着云娘。
挑逗的再次说道:“你们要是没钱,也没关系,只要云小娘子今晚陪我一晚,我愿意多宽限你们几天,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