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伶牟聿(冷面阎罗娇宠妻)_《冷面阎罗娇宠妻》完整版在线阅读

小说《冷面阎罗娇宠妻,新书正在积极地更新中,作者为“小肥肠”,主要人物有苍伶牟聿,本文精彩内容主要讲述了:和谈了多年的男友,走到了谈婚论嫁的阶段,满心欢喜的等着去领证,哪想竟意外发现男友

小说:冷面阎罗娇宠妻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小肥肠

角色:苍伶牟聿

《冷面阎罗娇宠妻》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小肥肠”。喜欢现代言情文的网友闭眼入:会所。南市最大的销金地,一楼的酒吧里,男女们在激昂的音乐下扭动着年轻的身体。拥挤的舞池里,一个娇小的女人握着酒瓶一饮而尽,跌跌撞撞。“给姑奶奶把你们这最帅的男人找出来!”苍伶抓住了一个服务员,说话间吐出了满口的酒气。“去他大爷的一见钟情!当初说得那么好听,背地里去睡我妹妹……”苍伶醉得晕头转向,可是脑子里还是挥之不去她将俞宸抓奸在床的画面

评论专区

空之战:好书不太出名

树冠之城:末日,变异树种附体。

位面直播中:个人感觉蛮搞笑的~~~才看了10%,据说无cp~~~~推荐大家看看~~

冷面阎罗娇宠妻

第一章:我今晚就要你了

会所。
南市最大的销金地,一楼的酒吧里,男女们在激昂的音乐下扭动着年轻的身体。
拥挤的舞池里,一个娇小的女人握着酒瓶一饮而尽,跌跌撞撞。
“给姑奶奶把你们这最帅的男人找出来!”
苍伶抓住了一个服务员,说话间吐出了满口的酒气。
“去他大爷的一见钟情!
当初说得那么好听,背地里去睡我妹妹……”苍伶醉得晕头转向,可是脑子里还是挥之不去她将俞宸抓奸在床的画面。
服务员正要提醒她她喝多了,却意外的感受到了身后的一阵异样,回过头时,看见了一群黑衣人簇拥着牟聿走进来。
牟聿,盛世集团的现任总裁,更是牟家未来的继承人,传闻中那个黑白两道通吃令人闻风丧胆的“冷面阎罗”。
“小,小姐,我们这是正规的,没有……”服务员知道牟聿最讨厌这样的事,赶紧跟苍伶解释。
“废什么话!
姑奶奶有的是钱!”
“他能睡女人,我就不能睡男人吗?
去,快去给我找个比他帅一百倍的!
不,找十个,二十个……呕……”说到最后,苍伶一阵干呕,踉跄着倒向一边。
然而,就是这一瞬间,她瞥到了站在那冷着脸的男人,眼前一亮。
世上竟有长得这么好看的人?
黑色的飞行夹克和简单的工装裤将他的身形优点全都衬托了出来。
一头圆寸简单利落,没有过多的修饰,显得他整张脸都格外的刚毅。
他一走进来,就吸引了舞池了大部份女人的目光,可是身上那冷冽的气息,却硬是将人隔绝在外,没有一个人敢对他靠近一步。
除了苍伶。
她歪着步子上前去,贱兮兮的一笑,手直接伸向他的腹部,这么好的身材,一定会有腹肌吧。
“二爷!”
牟聿身边的黑衣人冲上前来,想要拉开苍伶,只是,牟聿一个冷眸,制止了所有人的行动。
“哇,好硬啊。”
他真的有腹肌哎!
苍伶饭起了花痴,就差没让哈喇子流了下来。
有了他的纵容,她更加肆无忌惮,看着男人那张虽然冷酷却格外诱人的脸,蹦跶了一下,以八爪鱼的姿势缠挂在了他的身上。
苍伶的双手紧紧抱住他的脖子,看了看身后的这一群制服统一的男人,更是坚定了心里的猜想,“你站在第一个,是这里的头牌吗?”
那个小服务员的脸早就吓白了,愣在一旁不敢动作。
“我是这里的老板。”
感觉到身上的小东西不老实的蹭着他,牟聿眼眸一暗。
苍伶烂醉如泥,没有什么力气,松手之际腰往后反去,可就在这时,男人的手托住了她的背,另一只手扶住了那纤细的腰。
“老板?
所以……你是鸭、王?”
电视里,应该都是这个设定吧。
“好,我今晚就预定你了。”
苍伶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她从男人的身上跳了下来,拉着他就要去前台结账。
“来。”
她一把将自己的钱包掏了出来,“我选他,今晚,我我我带他……”苍伶一下子忘记了那是个什么词,“哦,出台!”
说着,她又往他身后一扫,袖子一挥,“还有这……这一群我都要了!”
苍伶的话一出,牟聿身后的人大气都不敢出,见自家老板就要跟着回过头来,纷纷别开了眼,装作看不见的样子。
“哦?”
牟聿淡笑,“就你这身板,吃得下吗?”
“当然可以!”
苍伶步子虚浮,她将一张金卡拍在台上,“我不能只选你一个……要雨!
露!
均!
沾!
谁知道你技术好不好,我听说,你们男人啊,就爱吹牛。”
她的眼睛都睁不开了,拉着男人的衣领往自己的脸靠近,强迫他来将就自己的身高。
“吹牛?”
牟聿眯了眯眼睛,暗自哼了一声。
“你真想睡我?”
他向她确定。
“嗯。”
苍伶很诚实的点头,学着自己看过的电视里那些青楼女子一个媚笑,“来嘛来嘛,姐姐带你去开、房。”
她的手被男人眼疾手快的抓住,下一秒,她被他欺身困在了前台的大理石台上,“要睡我可以,但是,要合法。”
合什么?
合法?
苍伶消化着这个词,另一只自由的手在自己的口袋里摸了摸,拿出了一张被她拧成了一团的户口纸,“嘿嘿,你看巧不巧,我今天准备去结婚的。”
牟聿盯着她手里那皱巴巴的一团,嘴角勾出了弧度。
他听手下的人说苍伶今天来他这里买醉,特意过来会一会,没想到,竟然还有意外收获。
“储池,备车,去民政局。”
“二爷,这个点了……”储池看了看手表,有些为难。
“要他们加班!”
 

                       

小说:冷面阎罗娇宠妻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小肥肠

角色:苍伶牟聿

《冷面阎罗娇宠妻》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小肥肠”。喜欢现代言情文的网友闭眼入:会所。南市最大的销金地,一楼的酒吧里,男女们在激昂的音乐下扭动着年轻的身体。拥挤的舞池里,一个娇小的女人握着酒瓶一饮而尽,跌跌撞撞。“给姑奶奶把你们这最帅的男人找出来!”苍伶抓住了一个服务员,说话间吐出了满口的酒气。“去他大爷的一见钟情!当初说得那么好听,背地里去睡我妹妹……”苍伶醉得晕头转向,可是脑子里还是挥之不去她将俞宸抓奸在床的画面

评论专区

空之战:好书不太出名

树冠之城:末日,变异树种附体。

位面直播中:个人感觉蛮搞笑的~~~才看了10%,据说无cp~~~~推荐大家看看~~

冷面阎罗娇宠妻

第一章:我今晚就要你了

会所。
南市最大的销金地,一楼的酒吧里,男女们在激昂的音乐下扭动着年轻的身体。
拥挤的舞池里,一个娇小的女人握着酒瓶一饮而尽,跌跌撞撞。
“给姑奶奶把你们这最帅的男人找出来!”
苍伶抓住了一个服务员,说话间吐出了满口的酒气。
“去他大爷的一见钟情!
当初说得那么好听,背地里去睡我妹妹……”苍伶醉得晕头转向,可是脑子里还是挥之不去她将俞宸抓奸在床的画面。
服务员正要提醒她她喝多了,却意外的感受到了身后的一阵异样,回过头时,看见了一群黑衣人簇拥着牟聿走进来。
牟聿,盛世集团的现任总裁,更是牟家未来的继承人,传闻中那个黑白两道通吃令人闻风丧胆的“冷面阎罗”。
“小,小姐,我们这是正规的,没有……”服务员知道牟聿最讨厌这样的事,赶紧跟苍伶解释。
“废什么话!
姑奶奶有的是钱!”
“他能睡女人,我就不能睡男人吗?
去,快去给我找个比他帅一百倍的!
不,找十个,二十个……呕……”说到最后,苍伶一阵干呕,踉跄着倒向一边。
然而,就是这一瞬间,她瞥到了站在那冷着脸的男人,眼前一亮。
世上竟有长得这么好看的人?
黑色的飞行夹克和简单的工装裤将他的身形优点全都衬托了出来。
一头圆寸简单利落,没有过多的修饰,显得他整张脸都格外的刚毅。
他一走进来,就吸引了舞池了大部份女人的目光,可是身上那冷冽的气息,却硬是将人隔绝在外,没有一个人敢对他靠近一步。
除了苍伶。
她歪着步子上前去,贱兮兮的一笑,手直接伸向他的腹部,这么好的身材,一定会有腹肌吧。
“二爷!”
牟聿身边的黑衣人冲上前来,想要拉开苍伶,只是,牟聿一个冷眸,制止了所有人的行动。
“哇,好硬啊。”
他真的有腹肌哎!
苍伶饭起了花痴,就差没让哈喇子流了下来。
有了他的纵容,她更加肆无忌惮,看着男人那张虽然冷酷却格外诱人的脸,蹦跶了一下,以八爪鱼的姿势缠挂在了他的身上。
苍伶的双手紧紧抱住他的脖子,看了看身后的这一群制服统一的男人,更是坚定了心里的猜想,“你站在第一个,是这里的头牌吗?”
那个小服务员的脸早就吓白了,愣在一旁不敢动作。
“我是这里的老板。”
感觉到身上的小东西不老实的蹭着他,牟聿眼眸一暗。
苍伶烂醉如泥,没有什么力气,松手之际腰往后反去,可就在这时,男人的手托住了她的背,另一只手扶住了那纤细的腰。
“老板?
所以……你是鸭、王?”
电视里,应该都是这个设定吧。
“好,我今晚就预定你了。”
苍伶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她从男人的身上跳了下来,拉着他就要去前台结账。
“来。”
她一把将自己的钱包掏了出来,“我选他,今晚,我我我带他……”苍伶一下子忘记了那是个什么词,“哦,出台!”
说着,她又往他身后一扫,袖子一挥,“还有这……这一群我都要了!”
苍伶的话一出,牟聿身后的人大气都不敢出,见自家老板就要跟着回过头来,纷纷别开了眼,装作看不见的样子。
“哦?”
牟聿淡笑,“就你这身板,吃得下吗?”
“当然可以!”
苍伶步子虚浮,她将一张金卡拍在台上,“我不能只选你一个……要雨!
露!
均!
沾!
谁知道你技术好不好,我听说,你们男人啊,就爱吹牛。”
她的眼睛都睁不开了,拉着男人的衣领往自己的脸靠近,强迫他来将就自己的身高。
“吹牛?”
牟聿眯了眯眼睛,暗自哼了一声。
“你真想睡我?”
他向她确定。
“嗯。”
苍伶很诚实的点头,学着自己看过的电视里那些青楼女子一个媚笑,“来嘛来嘛,姐姐带你去开、房。”
她的手被男人眼疾手快的抓住,下一秒,她被他欺身困在了前台的大理石台上,“要睡我可以,但是,要合法。”
合什么?
合法?
苍伶消化着这个词,另一只自由的手在自己的口袋里摸了摸,拿出了一张被她拧成了一团的户口纸,“嘿嘿,你看巧不巧,我今天准备去结婚的。”
牟聿盯着她手里那皱巴巴的一团,嘴角勾出了弧度。
他听手下的人说苍伶今天来他这里买醉,特意过来会一会,没想到,竟然还有意外收获。
“储池,备车,去民政局。”
“二爷,这个点了……”储池看了看手表,有些为难。
“要他们加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