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的小农民》李二蛋何小琴_(神奇的小农民)全本免费在线阅读

正在连载中的奇幻玄幻《神奇的小农民》,深受读者们的喜欢,主要人物有李二蛋何小琴,故事精彩剧情为:李二蛋穷困潦倒多年,和唯一的妹妹生活在一起为了活下去,他不惜去做了偷鸡摸狗的行

小说:神奇的小农民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嫩嫩的小伙

角色:李二蛋何小琴

最近比较火的一本小说《神奇的小农民》,作者是“嫩嫩的小伙”。本书精彩片段:何家村处于西部凌云山脉深处,祖祖辈辈以务农为生,日出而耕,日落而息。中午时分,二蛋端着一碗鸡腿满头大汗地冲进屋子里面,大口地喘着粗气,将鸡腿递给躺在床上体弱多病的妹妹。“妹,哥给你带鸡腿回来了,你赶紧趁热吃!”望着妹妹那瘦骨嶙峋的身板,二蛋心里一酸,差点眼泪都流出来了。妹妹眼里放光,接过去贪婪地吃着,并不知道,鸡腿是哥哥冒着生命危险从村长家偷来的。二蛋本名李兵,今年二十五岁,早年父母双亡,有个体弱多病的妹妹李霞与他相依为命

评论专区

数据侠客行:我最喜欢的武侠网游之一

神马浮云记:很不错的小说,写了很长的字数,居然还是免费,真是应该支持下。人物很可爱,很好玩,情节也不错,构架的世界比较新颖,属于类似穿越者的后世。

法兰西之花:请注意“cloudskate”这个ID 如果他赞扬了某本书 请立即通知我!!!

神奇的小农民

第1章 小偷李二蛋

何家村处于西部凌云山脉深处,祖祖辈辈以务农为生,日出而耕,日落而息。
中午时分,二蛋端着一碗鸡腿满头大汗地冲进屋子里面,大口地喘着粗气,将鸡腿递给躺在床上体弱多病的妹妹。
“妹,哥给你带鸡腿回来了,你赶紧趁热吃!”
望着妹妹那瘦骨嶙峋的身板,二蛋心里一酸,差点眼泪都流出来了。
妹妹眼里放光,接过去贪婪地吃着,并不知道,鸡腿是哥哥冒着生命危险从村长家偷来的。
二蛋本名李兵,今年二十五岁,早年父母双亡,有个体弱多病的妹妹李霞与他相依为命。
从此,两兄妹便跟着叔叔婶婶过日子,婶子觉得他们两兄妹是个累赘,并不待见他们。
而叔叔又是个酒鬼,也不管他们,所以经常过着饿一顿,饱一顿的日子。
自从父母离逝后,他们连一顿像样的饭菜都没有吃过。
二蛋心里清楚,要是再这样下去,妹妹没有营养补充,怕是会落下永久的病根。
因此,只能出此下策,跑到村长家去看看有什么油水可捞,真没有想到,村长家锅里果然蒸着一碗鸡腿。
看着妹妹狼吞虎咽地吃着鸡腿,二蛋心里虽然开心,但却特别的彷徨不安。
刚才二蛋偷鸡腿溜走的时候,在门口被村长老婆何翠花逮个正着。
当时,何翠花揪住他缠着不放,大声呼喊,很快村长就带人冲过来了。
二蛋情急之下朝着何翠花肚子踢了一脚后才仓惶逃脱,幸亏他手脚敏捷,才得以甩开村长他们,估计现在怕是追上来了。
“李二蛋,你个狗杂种,居然敢偷东西,还打人,赶紧给我滚出来” 村长追过来了,而且越来越近,二蛋心急如焚,要是让村长抓到,那妹妹会跟着自己遭殃。
千钧一发之际,二蛋狠狠地咬了咬牙,将碗里的鸡腿倒在妹妹手上,叮嘱几句话,拿着空碗便夺门而逃。
刚冲出去,就碰到村长带着人追上来了,见到他便像疯狗似的,穷追不舍。
二蛋在前面拼命逃,村长带人在后面使劲追,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来到了凌云山脉下面的大尾岭。
村长见二蛋逃进了乱葬岗,脸上露出了畏惧的神情,他们不敢再往前追了,要是再追上去,怕是要出大事了。
大尾岭乱葬岗是何家村北部凌云山脉下面的一处丛林,何家村祖祖辈辈都严厉禁止村民进入这个乱葬岗。
据说这里以前是一片被诅咒过的不祥之地,进去过大尾岭的人没有一个能活着出来的。
后来土匪横生的时候,不但被人埋了好多的地雷,而且一夜之间,那些土匪全部无故暴毙。
从此乱葬岗就成了野兽出没的聚集之地,伴随着一阵阵阴森的凉风袭来,夹带着一些可怕的声音,听起来特别的渗人。
“妈的,自己找死进了乱葬岗,死了也活该,有爹生没妈养的狗杂种,我呸!”
村长骂骂咧咧地带着人仓惶地逃离了乱葬岗,他们是一刻都不想停留,生怕自己多待一会儿就会被诅咒了。
二蛋向乱葬岗深处跑了大约十分钟,见后面没有人追来,才找了一块石板坐下来,抹了一把汗,喘着大气骂道:“格老子的,想追上我,没那么容易,不就偷你家几个鸡腿,非得置我于死地呀!”
此时,一阵阴风袭来,伴随着野兽的叫声,二蛋吓了一跳,身子打了一个寒颤,想到这是乱葬岗时,身子瞬间就蜷缩在一起,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四周。
突然,一阵龙卷风袭来,沙尘卷着树叶瞬间就漫过了他的头顶,将他卷进了旁边的一个水坑中,似乎被东西重重地从后脑勺敲了一下似的,只见眼前一黑,他就晕过去了。
村长回到何家村后,径直带着人找到了二蛋的婶子叶迎春,让他赶紧给李大牛打电话,回来处理二蛋偷东西并打伤他老婆何翠花的事情。
叶迎春一听,顿时就火冒三丈,瞬间就把火气撒在了妹妹二丫李影的身上,扇了她几记耳光,直接把她打晕过去才泄愤。
二蛋醒来的时候,太阳已经西下,他身子浸泡在那个水坑中,双手趴在那块青石板上面,全身冷的直打哆嗦。
刚才他做了一个梦,梦见了自己的李家祖先,笑着告诉他李家有一本李氏秘传,就埋在这个水坑下面的盒子里,里面记载着许多已经失传的技能,只要学会李氏秘传上面的技能,必定能够成为人上人。
这样的梦二蛋经常做,他就觉得是一个笑话,想到刚才的那股恐怖的龙卷风,他哪有心情去管一个梦,直接从水坑里爬起来,往何家村拼命跑去。
不知道为什么,刚开始二蛋发现自己全身燥热,就像是被千万条虫子在撕咬着身体一样,紧接着又是冻的嘴唇都发紫了。
快要到村里的时候,他几乎没有了力气,他感觉自己像是感冒了全身乏力,但又发现自己并没有发烧。
咬着牙撑着最后一口力气,他回到了家里,看到村长正从他家出来,想跑已经来不及了。
村长大骂一声,看到狼狈不堪的二蛋,脸色聚变,直接走过来扇了他两个耳光,揪着他湿淋淋的衣服提起来,准备再次举拳揍他时,二蛋眼前一黑,整个身子就滑到了地上。
“狗杂种,想装病来逃过你偷东西打人的罪行,门都没有,看我不打醒你,让你装!”
村长重重地在二蛋的肚子上踢了两脚,根本就不想放过他,恨不得杀了他。
“何荣光,你作为一村之长,怎么光天化日之下带头打人呢?”
突然,村里的寡妇何小琴站了出来,斥责何荣光的暴力行径,一点面子也不给他。
何荣光听到声音,恶狠狠地瞪了何小琴一眼,哼了一声,对着何小琴骂道:“这个小畜生,不但偷东西,而且还打伤了我老婆,你说他该不该打” 何小琴却白了他一眼,直接走到二蛋身边,看到他一动不动地躺在地上,顿时就皱着眉头吼道:“何荣光,你真是个混蛋,你把人家给打晕过去了” 何荣光心生怒火,可是眼前这个何寡妇不好惹,村里人都不敢和她打交道,除了性格强势,身材火辣外,六年间克死了三任老公,跟她走得近的男人不是时运不佳的就是夫妻感情不好的,地方上的人见了她都躲得远远的。
见到何小琴站出来,何荣光顿时就冷哼一声,狠狠地骂了一句便离开了,他可不想跟何小琴打交道,怕倒霉透顶。
何小琴的父亲是个赤脚医生,所以她懂点中医,替二蛋把脉的时候,感觉有点奇怪,他的脉像非常复杂,总有一股气象在血液里横冲直撞,但又诊断不出到底是得了什么病。
想把二蛋扶进家里时,婶子叶迎春却拦住她,双手叉腰,黑着脸说道:“何寡妇,刚才村长跟我说,这畜生是去过乱葬岗的,你别多管闲事,要不然,我可不顾乡里乡亲的骂人了” 何小琴心里一惊,瞥见她那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心生厌恶,只是感觉二蛋两兄妹真是可怜,有个这样不等见他们的婶婶。
她知道村里人都嫌弃她,更何况这是人家的家事,他一个外人自然也管不着,只好将二蛋交给了叶迎春后,摇头叹气离开了。
待何小琴离开后,叶迎春满眼嫌弃地将二蛋拖到了旁边的一间四面漏风的木房里。
同时,妹妹二丫也被婶子给轰了出来,硬生生地把两兄妹拽进了这间木房里。
“两个小畜生,忙也帮不上,钱也赚不到,还整天吃我的,用我的,现在还给我惹事,以后没有我的允许,不要踏进我家半步,等明天你叔叔回来,看他怎么收拾你们两个,我呸!”
叶迎春咬着牙在二丫的胳膊上狠狠地掐了几下,痛得她哇地一声就哭了起来,随后才用大铁链子锁上门,心满意足地扭着肥臀,骂骂咧咧地离开了。
看到自己的哥哥昏迷不醒,二丫绝望地搂着二蛋哭泣着:“哥,你怎么了,快醒醒,我们被赶出来了,没有家了” 二蛋一直在昏迷中,他再次被李氏祖宗的梦境缠绕,他能听到妹妹那撕心裂肺的哭声,也听到了刚才婶子那恶毒的言语,他很想爬起来带着妹妹逃离这个地方。
但没有办法,他却似乎被梦境给困住了一样,连眼睛都睁不开,全身一点力气都没有。

                       

小说:神奇的小农民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嫩嫩的小伙

角色:李二蛋何小琴

最近比较火的一本小说《神奇的小农民》,作者是“嫩嫩的小伙”。本书精彩片段:何家村处于西部凌云山脉深处,祖祖辈辈以务农为生,日出而耕,日落而息。中午时分,二蛋端着一碗鸡腿满头大汗地冲进屋子里面,大口地喘着粗气,将鸡腿递给躺在床上体弱多病的妹妹。“妹,哥给你带鸡腿回来了,你赶紧趁热吃!”望着妹妹那瘦骨嶙峋的身板,二蛋心里一酸,差点眼泪都流出来了。妹妹眼里放光,接过去贪婪地吃着,并不知道,鸡腿是哥哥冒着生命危险从村长家偷来的。二蛋本名李兵,今年二十五岁,早年父母双亡,有个体弱多病的妹妹李霞与他相依为命

评论专区

数据侠客行:我最喜欢的武侠网游之一

神马浮云记:很不错的小说,写了很长的字数,居然还是免费,真是应该支持下。人物很可爱,很好玩,情节也不错,构架的世界比较新颖,属于类似穿越者的后世。

法兰西之花:请注意“cloudskate”这个ID 如果他赞扬了某本书 请立即通知我!!!

神奇的小农民

第1章 小偷李二蛋

何家村处于西部凌云山脉深处,祖祖辈辈以务农为生,日出而耕,日落而息。
中午时分,二蛋端着一碗鸡腿满头大汗地冲进屋子里面,大口地喘着粗气,将鸡腿递给躺在床上体弱多病的妹妹。
“妹,哥给你带鸡腿回来了,你赶紧趁热吃!”
望着妹妹那瘦骨嶙峋的身板,二蛋心里一酸,差点眼泪都流出来了。
妹妹眼里放光,接过去贪婪地吃着,并不知道,鸡腿是哥哥冒着生命危险从村长家偷来的。
二蛋本名李兵,今年二十五岁,早年父母双亡,有个体弱多病的妹妹李霞与他相依为命。
从此,两兄妹便跟着叔叔婶婶过日子,婶子觉得他们两兄妹是个累赘,并不待见他们。
而叔叔又是个酒鬼,也不管他们,所以经常过着饿一顿,饱一顿的日子。
自从父母离逝后,他们连一顿像样的饭菜都没有吃过。
二蛋心里清楚,要是再这样下去,妹妹没有营养补充,怕是会落下永久的病根。
因此,只能出此下策,跑到村长家去看看有什么油水可捞,真没有想到,村长家锅里果然蒸着一碗鸡腿。
看着妹妹狼吞虎咽地吃着鸡腿,二蛋心里虽然开心,但却特别的彷徨不安。
刚才二蛋偷鸡腿溜走的时候,在门口被村长老婆何翠花逮个正着。
当时,何翠花揪住他缠着不放,大声呼喊,很快村长就带人冲过来了。
二蛋情急之下朝着何翠花肚子踢了一脚后才仓惶逃脱,幸亏他手脚敏捷,才得以甩开村长他们,估计现在怕是追上来了。
“李二蛋,你个狗杂种,居然敢偷东西,还打人,赶紧给我滚出来” 村长追过来了,而且越来越近,二蛋心急如焚,要是让村长抓到,那妹妹会跟着自己遭殃。
千钧一发之际,二蛋狠狠地咬了咬牙,将碗里的鸡腿倒在妹妹手上,叮嘱几句话,拿着空碗便夺门而逃。
刚冲出去,就碰到村长带着人追上来了,见到他便像疯狗似的,穷追不舍。
二蛋在前面拼命逃,村长带人在后面使劲追,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来到了凌云山脉下面的大尾岭。
村长见二蛋逃进了乱葬岗,脸上露出了畏惧的神情,他们不敢再往前追了,要是再追上去,怕是要出大事了。
大尾岭乱葬岗是何家村北部凌云山脉下面的一处丛林,何家村祖祖辈辈都严厉禁止村民进入这个乱葬岗。
据说这里以前是一片被诅咒过的不祥之地,进去过大尾岭的人没有一个能活着出来的。
后来土匪横生的时候,不但被人埋了好多的地雷,而且一夜之间,那些土匪全部无故暴毙。
从此乱葬岗就成了野兽出没的聚集之地,伴随着一阵阵阴森的凉风袭来,夹带着一些可怕的声音,听起来特别的渗人。
“妈的,自己找死进了乱葬岗,死了也活该,有爹生没妈养的狗杂种,我呸!”
村长骂骂咧咧地带着人仓惶地逃离了乱葬岗,他们是一刻都不想停留,生怕自己多待一会儿就会被诅咒了。
二蛋向乱葬岗深处跑了大约十分钟,见后面没有人追来,才找了一块石板坐下来,抹了一把汗,喘着大气骂道:“格老子的,想追上我,没那么容易,不就偷你家几个鸡腿,非得置我于死地呀!”
此时,一阵阴风袭来,伴随着野兽的叫声,二蛋吓了一跳,身子打了一个寒颤,想到这是乱葬岗时,身子瞬间就蜷缩在一起,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四周。
突然,一阵龙卷风袭来,沙尘卷着树叶瞬间就漫过了他的头顶,将他卷进了旁边的一个水坑中,似乎被东西重重地从后脑勺敲了一下似的,只见眼前一黑,他就晕过去了。
村长回到何家村后,径直带着人找到了二蛋的婶子叶迎春,让他赶紧给李大牛打电话,回来处理二蛋偷东西并打伤他老婆何翠花的事情。
叶迎春一听,顿时就火冒三丈,瞬间就把火气撒在了妹妹二丫李影的身上,扇了她几记耳光,直接把她打晕过去才泄愤。
二蛋醒来的时候,太阳已经西下,他身子浸泡在那个水坑中,双手趴在那块青石板上面,全身冷的直打哆嗦。
刚才他做了一个梦,梦见了自己的李家祖先,笑着告诉他李家有一本李氏秘传,就埋在这个水坑下面的盒子里,里面记载着许多已经失传的技能,只要学会李氏秘传上面的技能,必定能够成为人上人。
这样的梦二蛋经常做,他就觉得是一个笑话,想到刚才的那股恐怖的龙卷风,他哪有心情去管一个梦,直接从水坑里爬起来,往何家村拼命跑去。
不知道为什么,刚开始二蛋发现自己全身燥热,就像是被千万条虫子在撕咬着身体一样,紧接着又是冻的嘴唇都发紫了。
快要到村里的时候,他几乎没有了力气,他感觉自己像是感冒了全身乏力,但又发现自己并没有发烧。
咬着牙撑着最后一口力气,他回到了家里,看到村长正从他家出来,想跑已经来不及了。
村长大骂一声,看到狼狈不堪的二蛋,脸色聚变,直接走过来扇了他两个耳光,揪着他湿淋淋的衣服提起来,准备再次举拳揍他时,二蛋眼前一黑,整个身子就滑到了地上。
“狗杂种,想装病来逃过你偷东西打人的罪行,门都没有,看我不打醒你,让你装!”
村长重重地在二蛋的肚子上踢了两脚,根本就不想放过他,恨不得杀了他。
“何荣光,你作为一村之长,怎么光天化日之下带头打人呢?”
突然,村里的寡妇何小琴站了出来,斥责何荣光的暴力行径,一点面子也不给他。
何荣光听到声音,恶狠狠地瞪了何小琴一眼,哼了一声,对着何小琴骂道:“这个小畜生,不但偷东西,而且还打伤了我老婆,你说他该不该打” 何小琴却白了他一眼,直接走到二蛋身边,看到他一动不动地躺在地上,顿时就皱着眉头吼道:“何荣光,你真是个混蛋,你把人家给打晕过去了” 何荣光心生怒火,可是眼前这个何寡妇不好惹,村里人都不敢和她打交道,除了性格强势,身材火辣外,六年间克死了三任老公,跟她走得近的男人不是时运不佳的就是夫妻感情不好的,地方上的人见了她都躲得远远的。
见到何小琴站出来,何荣光顿时就冷哼一声,狠狠地骂了一句便离开了,他可不想跟何小琴打交道,怕倒霉透顶。
何小琴的父亲是个赤脚医生,所以她懂点中医,替二蛋把脉的时候,感觉有点奇怪,他的脉像非常复杂,总有一股气象在血液里横冲直撞,但又诊断不出到底是得了什么病。
想把二蛋扶进家里时,婶子叶迎春却拦住她,双手叉腰,黑着脸说道:“何寡妇,刚才村长跟我说,这畜生是去过乱葬岗的,你别多管闲事,要不然,我可不顾乡里乡亲的骂人了” 何小琴心里一惊,瞥见她那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心生厌恶,只是感觉二蛋两兄妹真是可怜,有个这样不等见他们的婶婶。
她知道村里人都嫌弃她,更何况这是人家的家事,他一个外人自然也管不着,只好将二蛋交给了叶迎春后,摇头叹气离开了。
待何小琴离开后,叶迎春满眼嫌弃地将二蛋拖到了旁边的一间四面漏风的木房里。
同时,妹妹二丫也被婶子给轰了出来,硬生生地把两兄妹拽进了这间木房里。
“两个小畜生,忙也帮不上,钱也赚不到,还整天吃我的,用我的,现在还给我惹事,以后没有我的允许,不要踏进我家半步,等明天你叔叔回来,看他怎么收拾你们两个,我呸!”
叶迎春咬着牙在二丫的胳膊上狠狠地掐了几下,痛得她哇地一声就哭了起来,随后才用大铁链子锁上门,心满意足地扭着肥臀,骂骂咧咧地离开了。
看到自己的哥哥昏迷不醒,二丫绝望地搂着二蛋哭泣着:“哥,你怎么了,快醒醒,我们被赶出来了,没有家了” 二蛋一直在昏迷中,他再次被李氏祖宗的梦境缠绕,他能听到妹妹那撕心裂肺的哭声,也听到了刚才婶子那恶毒的言语,他很想爬起来带着妹妹逃离这个地方。
但没有办法,他却似乎被梦境给困住了一样,连眼睛都睁不开,全身一点力气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