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树司马兰)被追杀的我,被敌人推上了皇位小说免费阅读_(被追杀的我,被敌人推上了皇位小说免费阅读)全章节在线阅读

小说《被追杀的我,被敌人推上了皇位小说免费阅读》,现已完本,主角是卢树司马兰,由作者“夏天”书写完成,文章简述:这时一些香精的味道在浴室中弥漫夏天将皇子专用的猪苓拿了出来,与众人共用!何为猪苓?是一种中药材,有利尿治水肿之功效…

小说:被追杀的我,被敌人推上了皇位小说免费阅读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夏天

角色:卢树司马兰

桃花坞堡,临时浴室中。一桶桶清澈的热水送进房中,冲洗过众人的身体后,变成了污水。大雪天能洗一个热水澡,真是美的很!伤兵们感觉身子都轻了几分。这时。一些香精的味道在浴室中弥漫

评论专区

从大学教师开始:为什么这么多油腻又恶心的社会人主角。

马踏天下:烂书一本,第一个女人清风就写废了,情报机构有了自己的意志,这样的情报机构,留之何用

两界搬运工:各种狗血桥段层出不绝,人物、背景、剧情方方面面都写得不行,每章主角都要撇撇嘴,我也只好撇撇嘴给个毒草了。

被追杀的我,被敌人推上了皇位小说免费阅读

被追杀的我,被敌人推上了皇位小说免费阅读第13章  

桃花坞堡,临时浴室中。
一桶桶清澈的热水送进房中,冲洗过众人的身体后,变成了污水。
大雪天能洗一个热水澡,真是美的很!
伤兵们感觉身子都轻了几分。
这时。
一些香精的味道在浴室中弥漫。
夏天将皇子专用的猪苓拿了出来,与众人共用!
何为猪苓?
是一种中药材,有利尿治水肿之功效。
但用于洗澡,功用就相当于香皂和肥皂。
在大夏朝,猪苓是有钱人、贵族、官员的洗澡之物!
夏天所用的猪苓,更是皇室专供,只有宫中才有。
有钱也买不到,是身份的象征。
对于普通人来说,这无比珍贵。
卢树、高飞和战士们都有些惶恐!
不敢伸手拿!
更不敢往身上抹!
夏天早料到众人会拘束,温和一笑:“你们不敢用?”
“嘿嘿嘿……”猥琐老兵的笑声很干:“王爷,我们都是一些粗鲁汉,用皂角抹抹身子就好!”
“用您的猪苓就是浪费!”
“对!”
“对!”
“对!”
众老兵忙点头,如同几只小鸡吃米:“老鬼说得对!”
夏天摇摇头:“老鬼说得不对!”
“战友是不是应该同甘共苦,生死与共?”
“**……”“那当然!”
众将士将胸脯拍得震天响:“我们定会与王爷同甘共苦!”
夏天嘴角勾起一丝神秘微笑,如同逮到鸡的狐狸:“很好!”
“既然要与我同甘共苦、生死与共,为何我的东西,你们却不用?”
“这是何道理?”
他脸色一肃:“难道你们想让天下人以为本王是那种过河拆桥,只能共苦,不能同甘之人?”
卢树也神色一肃:“不敢!”
“王爷,在所有将士心中,您身份尊贵,与我们的身份有天壤之别,判若云泥!
“能追随一个有封地的亲王,已经是我们祖坟冒青烟,三生修来的福气!
“就算是为王爷而死,也是不枉来了人间一趟。”
夏天打断他的话:“不!”
“在这里,我们是患难与共的兄弟,是生死相托的战友!”
“我们没有高低贵贱之分。”
“猪苓,只是用来洗澡的凡俗之物,不用多想!”
“等到了大荒州,本王制造出的洗澡之物,会比这个精美、实用百倍!”
“到时候,这种低级的猪苓就不用了!”
老鬼脸上猥琐之意消失,好奇问:“王爷,真能做出比皇室猪苓更好的洗澡之物?”
“当然!”
“给我们用!”
“当然!”
“那我们的身子……岂不是比宫中那些娘娘更珍贵?”
说完。
猥琐老鬼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
他连忙捂住大嘴,乌溜溜的黑眼珠乱转,一脸心虚的请罪:“王爷,我老鬼失言,犯了大不敬之罪,请责罚!”
夏天毫不在意:“没错,到时候,你用上那些东西,身子就比那些后宫娘娘更珍贵!”
“你没有说错,何罪之有?”
“不过,在外面,可要管住你的大嘴,不能乱说!”
“是!”
老鬼这才松了口气!
夏天脸色一松:“其实,之所以让你们用我的猪苓来洗身,是因为这东西能最大程度的将你们身子洗干净……”说到这里,夏天停顿了一下,目光变得有些古怪,一一扫过众人。
“哈哈哈……”众人不仅没有多想,还放松的大笑出声。
“嘿嘿嘿……”猥琐老鬼第一个拿起猪苓,抹上身:“王爷,你不是好男色之人,就不要恐吓我们了!”
夏天摇摇头:“无趣!”
“哈哈哈……”众人又是一阵大笑,看着夏天:“王爷,你说话不能只说半句……最重要的是什么?”
夏天继续说道:“更重要的是……要将你们的伤口洗干净,减少感染的风险,让你们的伤口不恶化,减少你们的痛楚!”
众人不懂“感染”是什么意思?
但他们没有问!
因为。
传说中的大夏人,是龙的传人。
王爷是龙子,这听不懂的词语……很有可能就是龙语。
所以,无须问。
不懂就不懂。
王爷懂就好。
反正“感染”这两个字很厉害就对了!
是为他们好就对了!
一种被关爱的感动,在众人心中酝酿,渗透入全身每个细胞。
很温暖!
也很舒服!
这时。
夏天穿上衣衫,安排道:“浴室门口,白总管已经拿来了烈酒,等一下,他就会端酒进来,你们将身体洗干净,擦干后,他会为你们的伤口消毒!”
“吃完午饭后,我会为你们疗伤!”
“是!”
这时。
小白抱着酒罐进入浴室:“伤口擦干者过来抹酒消毒!”
“谢白总管!”
不久后。
卢树和高飞穿着新发的军服走出浴室,一路交谈:“高飞,王爷的行事作风,不像是从小生长在皇宫中的皇子!”
高飞笑着反问:“那像什么?”
卢树想了想:“更像皇宫中那些有大智慧的供奉!”
“一言一行,都让人愿意亲近他。”
“愿意跟随他!”
高飞笑意更浓:“这样不好吗?”
“卢大统领,你知道苟富贵,勿相忘是什么意思吗?”
卢树虎眼一瞪:“高副统领,我虽然读书不多,但知道这句话的意思是说……如果将来你有享受荣华富贵的一天,不要忘记曾和你一起共患难的人!”
高飞认真的问:“这世间,能够共患难的人多吗?”
卢树点头:“应该不少。”
“但能共富贵的极少!”
“特别是皇族之人!”
高飞点头赞同:“但,我觉得……我们王爷是可以共富贵的主子!”
“卢树,不管你怎么想……我的心已经被王爷收买,已经决定追随他一生,虽死无憾!”
“呵呵呵……”卢树笑着伸出手掌:“我追随王爷的心坚如磐石!”
“来,我们约定……一起尽心辅佐王爷,拼一个未来!”
“啪……”高飞重重的握住卢树之手:“好!”
“拼一个未来!”
两个将门子弟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大厅前。
“滋滋滋……”金黄的肉在树架上冒着油花,香味在空气中传播。
“咕噜噜……”穿戴一新的老鬼看着烤肉双眼冒绿光,如同一头饿极了的狼。
不!
是一群!
一群穿着暖和新军服的“饿狼”,正在围观食物。
此时的锅中,煮着面。
夏天站在锅前,抡起大勺,盛了大半碗面,放入粗粗的盐粒。
然后。
他又从另一口锅中舀起一勺滚烫的牛油,泼在面上,让碗中面随油沸腾了起来。
紧接着。
第二勺油!
第三勺油!
最后。
夏天从烤架上割了几块半肥半瘦之肉,放在面上。
就这样,油泼面在这个时代横空出世。

夏天递给猥琐老鬼:“饿坏了吧!
快吃!”
猥琐老鬼伸手接过,深深看了夏天一眼,没有道谢,走到旁边蹲下,也顾不得油泼面之烫,稀里呼噜的吃起来!
并没有说惶恐或者感谢之话。
香得很!
美得很!
老鬼眼神大亮:“王爷,这面有名字吗?”
夏天笑答:“有,叫油泼面!”
“好名字!”
老鬼大喊道:“兄弟们,王爷做的面真好吃呢!”
“可不能错过!”
已经洗漱完,穿上暖和新军服的伤兵们排成了长队,有序的从夏天手中接过油泼面!
也没有客气。
夏天笑得很灿烂……老兵们从潜意识里接受他是自己人了!
最后。
卢树和高飞坐在门槛上,吃得酣畅淋漓。
夏天端坐一碗油泼面,蹲在老鬼旁边,也是狼吞虎咽,模样与众将士并无差别。
但,将士们看夏天的眼神却更加崇敬!
夏天一边吃,含糊不清的问:“老鬼,还吃吗?”
老鬼喝完最后一口汤:“心中还想吃,但肚子塞满了!”
然后。
老鬼瘫倒在雪地上,望着天上的乌云:“王爷,我已经好久不曾吃饱了!”
“现在有新衣穿,有面有肉,真是神仙一般的日子啊!”
“说来你可能不信……我现在竟然有心思想女人了!”
“嘿嘿嘿……”“王爷,你说我这人是不是天生不正经啊?”
“啊哈哈哈……”众人闻言,齐声爆笑:“老鬼,你终于醒悟了啊!”
夏天也笑:“正所谓孤阴不长,孤阳不生,其实,男人想女人是很正常的!”
“老鬼,如果我们能活着在大荒州扎根,我们就将大荒州建设成为一个能吃饱穿暖,人人都能娶上媳妇的世外桃源!”
“怎么样?”
老鬼眼神大亮:“王爷,那我们就这么干吧!”
“我们将大荒州打造成一片乐土!”
夏天认真的答应:“好!”
“我们就这么干!”
老鬼兴奋起来,一个鲤鱼打挺起身:“王爷,今晚之战,怎么打?”

                       

小说:被追杀的我,被敌人推上了皇位小说免费阅读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夏天

角色:卢树司马兰

桃花坞堡,临时浴室中。一桶桶清澈的热水送进房中,冲洗过众人的身体后,变成了污水。大雪天能洗一个热水澡,真是美的很!伤兵们感觉身子都轻了几分。这时。一些香精的味道在浴室中弥漫

评论专区

从大学教师开始:为什么这么多油腻又恶心的社会人主角。

马踏天下:烂书一本,第一个女人清风就写废了,情报机构有了自己的意志,这样的情报机构,留之何用

两界搬运工:各种狗血桥段层出不绝,人物、背景、剧情方方面面都写得不行,每章主角都要撇撇嘴,我也只好撇撇嘴给个毒草了。

被追杀的我,被敌人推上了皇位小说免费阅读

被追杀的我,被敌人推上了皇位小说免费阅读第13章  

桃花坞堡,临时浴室中。
一桶桶清澈的热水送进房中,冲洗过众人的身体后,变成了污水。
大雪天能洗一个热水澡,真是美的很!
伤兵们感觉身子都轻了几分。
这时。
一些香精的味道在浴室中弥漫。
夏天将皇子专用的猪苓拿了出来,与众人共用!
何为猪苓?
是一种中药材,有利尿治水肿之功效。
但用于洗澡,功用就相当于香皂和肥皂。
在大夏朝,猪苓是有钱人、贵族、官员的洗澡之物!
夏天所用的猪苓,更是皇室专供,只有宫中才有。
有钱也买不到,是身份的象征。
对于普通人来说,这无比珍贵。
卢树、高飞和战士们都有些惶恐!
不敢伸手拿!
更不敢往身上抹!
夏天早料到众人会拘束,温和一笑:“你们不敢用?”
“嘿嘿嘿……”猥琐老兵的笑声很干:“王爷,我们都是一些粗鲁汉,用皂角抹抹身子就好!”
“用您的猪苓就是浪费!”
“对!”
“对!”
“对!”
众老兵忙点头,如同几只小鸡吃米:“老鬼说得对!”
夏天摇摇头:“老鬼说得不对!”
“战友是不是应该同甘共苦,生死与共?”
“**……”“那当然!”
众将士将胸脯拍得震天响:“我们定会与王爷同甘共苦!”
夏天嘴角勾起一丝神秘微笑,如同逮到鸡的狐狸:“很好!”
“既然要与我同甘共苦、生死与共,为何我的东西,你们却不用?”
“这是何道理?”
他脸色一肃:“难道你们想让天下人以为本王是那种过河拆桥,只能共苦,不能同甘之人?”
卢树也神色一肃:“不敢!”
“王爷,在所有将士心中,您身份尊贵,与我们的身份有天壤之别,判若云泥!
“能追随一个有封地的亲王,已经是我们祖坟冒青烟,三生修来的福气!
“就算是为王爷而死,也是不枉来了人间一趟。”
夏天打断他的话:“不!”
“在这里,我们是患难与共的兄弟,是生死相托的战友!”
“我们没有高低贵贱之分。”
“猪苓,只是用来洗澡的凡俗之物,不用多想!”
“等到了大荒州,本王制造出的洗澡之物,会比这个精美、实用百倍!”
“到时候,这种低级的猪苓就不用了!”
老鬼脸上猥琐之意消失,好奇问:“王爷,真能做出比皇室猪苓更好的洗澡之物?”
“当然!”
“给我们用!”
“当然!”
“那我们的身子……岂不是比宫中那些娘娘更珍贵?”
说完。
猥琐老鬼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
他连忙捂住大嘴,乌溜溜的黑眼珠乱转,一脸心虚的请罪:“王爷,我老鬼失言,犯了大不敬之罪,请责罚!”
夏天毫不在意:“没错,到时候,你用上那些东西,身子就比那些后宫娘娘更珍贵!”
“你没有说错,何罪之有?”
“不过,在外面,可要管住你的大嘴,不能乱说!”
“是!”
老鬼这才松了口气!
夏天脸色一松:“其实,之所以让你们用我的猪苓来洗身,是因为这东西能最大程度的将你们身子洗干净……”说到这里,夏天停顿了一下,目光变得有些古怪,一一扫过众人。
“哈哈哈……”众人不仅没有多想,还放松的大笑出声。
“嘿嘿嘿……”猥琐老鬼第一个拿起猪苓,抹上身:“王爷,你不是好男色之人,就不要恐吓我们了!”
夏天摇摇头:“无趣!”
“哈哈哈……”众人又是一阵大笑,看着夏天:“王爷,你说话不能只说半句……最重要的是什么?”
夏天继续说道:“更重要的是……要将你们的伤口洗干净,减少感染的风险,让你们的伤口不恶化,减少你们的痛楚!”
众人不懂“感染”是什么意思?
但他们没有问!
因为。
传说中的大夏人,是龙的传人。
王爷是龙子,这听不懂的词语……很有可能就是龙语。
所以,无须问。
不懂就不懂。
王爷懂就好。
反正“感染”这两个字很厉害就对了!
是为他们好就对了!
一种被关爱的感动,在众人心中酝酿,渗透入全身每个细胞。
很温暖!
也很舒服!
这时。
夏天穿上衣衫,安排道:“浴室门口,白总管已经拿来了烈酒,等一下,他就会端酒进来,你们将身体洗干净,擦干后,他会为你们的伤口消毒!”
“吃完午饭后,我会为你们疗伤!”
“是!”
这时。
小白抱着酒罐进入浴室:“伤口擦干者过来抹酒消毒!”
“谢白总管!”
不久后。
卢树和高飞穿着新发的军服走出浴室,一路交谈:“高飞,王爷的行事作风,不像是从小生长在皇宫中的皇子!”
高飞笑着反问:“那像什么?”
卢树想了想:“更像皇宫中那些有大智慧的供奉!”
“一言一行,都让人愿意亲近他。”
“愿意跟随他!”
高飞笑意更浓:“这样不好吗?”
“卢大统领,你知道苟富贵,勿相忘是什么意思吗?”
卢树虎眼一瞪:“高副统领,我虽然读书不多,但知道这句话的意思是说……如果将来你有享受荣华富贵的一天,不要忘记曾和你一起共患难的人!”
高飞认真的问:“这世间,能够共患难的人多吗?”
卢树点头:“应该不少。”
“但能共富贵的极少!”
“特别是皇族之人!”
高飞点头赞同:“但,我觉得……我们王爷是可以共富贵的主子!”
“卢树,不管你怎么想……我的心已经被王爷收买,已经决定追随他一生,虽死无憾!”
“呵呵呵……”卢树笑着伸出手掌:“我追随王爷的心坚如磐石!”
“来,我们约定……一起尽心辅佐王爷,拼一个未来!”
“啪……”高飞重重的握住卢树之手:“好!”
“拼一个未来!”
两个将门子弟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大厅前。
“滋滋滋……”金黄的肉在树架上冒着油花,香味在空气中传播。
“咕噜噜……”穿戴一新的老鬼看着烤肉双眼冒绿光,如同一头饿极了的狼。
不!
是一群!
一群穿着暖和新军服的“饿狼”,正在围观食物。
此时的锅中,煮着面。
夏天站在锅前,抡起大勺,盛了大半碗面,放入粗粗的盐粒。
然后。
他又从另一口锅中舀起一勺滚烫的牛油,泼在面上,让碗中面随油沸腾了起来。
紧接着。
第二勺油!
第三勺油!
最后。
夏天从烤架上割了几块半肥半瘦之肉,放在面上。
就这样,油泼面在这个时代横空出世。

夏天递给猥琐老鬼:“饿坏了吧!
快吃!”
猥琐老鬼伸手接过,深深看了夏天一眼,没有道谢,走到旁边蹲下,也顾不得油泼面之烫,稀里呼噜的吃起来!
并没有说惶恐或者感谢之话。
香得很!
美得很!
老鬼眼神大亮:“王爷,这面有名字吗?”
夏天笑答:“有,叫油泼面!”
“好名字!”
老鬼大喊道:“兄弟们,王爷做的面真好吃呢!”
“可不能错过!”
已经洗漱完,穿上暖和新军服的伤兵们排成了长队,有序的从夏天手中接过油泼面!
也没有客气。
夏天笑得很灿烂……老兵们从潜意识里接受他是自己人了!
最后。
卢树和高飞坐在门槛上,吃得酣畅淋漓。
夏天端坐一碗油泼面,蹲在老鬼旁边,也是狼吞虎咽,模样与众将士并无差别。
但,将士们看夏天的眼神却更加崇敬!
夏天一边吃,含糊不清的问:“老鬼,还吃吗?”
老鬼喝完最后一口汤:“心中还想吃,但肚子塞满了!”
然后。
老鬼瘫倒在雪地上,望着天上的乌云:“王爷,我已经好久不曾吃饱了!”
“现在有新衣穿,有面有肉,真是神仙一般的日子啊!”
“说来你可能不信……我现在竟然有心思想女人了!”
“嘿嘿嘿……”“王爷,你说我这人是不是天生不正经啊?”
“啊哈哈哈……”众人闻言,齐声爆笑:“老鬼,你终于醒悟了啊!”
夏天也笑:“正所谓孤阴不长,孤阳不生,其实,男人想女人是很正常的!”
“老鬼,如果我们能活着在大荒州扎根,我们就将大荒州建设成为一个能吃饱穿暖,人人都能娶上媳妇的世外桃源!”
“怎么样?”
老鬼眼神大亮:“王爷,那我们就这么干吧!”
“我们将大荒州打造成一片乐土!”
夏天认真的答应:“好!”
“我们就这么干!”
老鬼兴奋起来,一个鲤鱼打挺起身:“王爷,今晚之战,怎么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