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舒陆北琛小说)陆北琛宋南舒_陆北琛宋南舒完结版免费在线阅读

《南舒陆北琛小说》主角陆北琛宋南舒,是小说写手“宋南舒”所写。精彩内容:她不禁去想,如果唐倩没有回来,现在的一切是不是都不会发生,是不是能如愿和陆北琛结婚了,是不是能一直做他的南舒?…

小说:南舒陆北琛小说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宋南舒

角色:陆北琛宋南舒

这一夜,宋南舒又做了噩梦。梦里的陆北琛转身离开,她无论怎么喊怎么追,对方的脚步始终没有停下。等他的身影彻底消失,无数的嘲笑席卷而来。嘲笑她无名无分了这么多年,最后还是被抛弃……天刚亮,宋南舒就被惊醒。她喘着气,眼底满是未褪的恐慌

评论专区

这是有点难:还不错的一个苗子,很少有这种花精力去构架世界的书,只可惜快腰斩了。

无限单机漫游记:一本在游走在各个世界修道的小说,作者写的不错,没有太大的毒点,就是作者更新不稳定,配角也不NC,无女主。

我的身体有bug:挺过开头,这是一本合格的爽文。曾经执行任务的主角退役后进入游戏调查秘密,发现自己成了这个神秘游戏BUG般的存在。

南舒陆北琛小说

南舒陆北琛小说第12章  

这一夜,宋南舒又做了噩梦。
梦里的陆北琛转身离开,她无论怎么喊怎么追,对方的脚步始终没有停下。
等他的身影彻底消失,无数的嘲笑席卷而来。
嘲笑她无名无分了这么多年,最后还是被抛弃……天刚亮,宋南舒就被惊醒。
她喘着气,眼底满是未褪的恐慌。
良久,宋南舒缓和过来,下意识拿起手机,却发现多了条行程提醒。
是去美国芝加哥的飞机。
她还没反应过来,陆北琛突然发来条短信。
“这段时间你先在芝加哥休息,等比赛完我就接你回来。”
宋南舒看了短信许久,什么也没回。
有那么一瞬间,她觉得自己并没有从噩梦中醒来。
但不同的是,陆北琛没有走,而是推开了她。
宋南舒抹去眼角的泪水,洗漱好后戴上陆北琛送的红色围巾,去了律师事务所。
她没有找温晓棠,因为怕她伤心。
“您好,我想立份遗嘱。”
接待宋南舒的许律师看她年纪轻轻,可又满脸平静,有些诧异。
但他也没多问,按照流程帮她立好遗嘱。
一个小时后,简短的遗嘱已经写完:她死后,房子和钱归还给陆北琛,剩下私人财产全部由温晓棠继承。
宋南舒回去后收拾了一个行礼箱,径直去了机场。
芝加哥是个旅游圣地,来往人流量多。
加上临近圣诞节,街上比以往更要繁华。
抵达芝加哥后,宋南舒按照陆北琛给的地址,在机场附近的一家酒店下。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听他的话。
也许是想在这段关系彻底结束前,不要留下太多矛盾吧。
宋南舒拍了张房间照片发给陆北琛,而后又发了条消息。
然而消息如石沉大海,没有音讯。
宋南舒坐在窗边,凝望着远处的高楼,忍不住摩挲起脖间的钻戒。
她不禁去想,如果唐倩没有回来,现在的一切是不是都不会发生,是不是能如愿和陆北琛结婚了,是不是能一直做他的南舒?
想着想着,宋南舒睡了过去。
梦里,她穿着洁宋的婚纱,挽着陆北琛的手,踩着铺满玫瑰花的红毯走进了教堂。
四周也都是亲朋好友的祝福,一切都是那么美好。
以至于醒来的时候,宋南舒更加落寞。
异国他乡的日子并不好过,除了病痛,孤独才难熬的。
宋南舒一个人度过了平安夜,一个人度过了圣诞节,还度过了元旦……但陆北琛没有来接她,甚至没有一条回信。
而她却从电视上看到了CPL冬季电竞赛。
战队没有她,但依旧赢了。

                       

小说:南舒陆北琛小说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宋南舒

角色:陆北琛宋南舒

这一夜,宋南舒又做了噩梦。梦里的陆北琛转身离开,她无论怎么喊怎么追,对方的脚步始终没有停下。等他的身影彻底消失,无数的嘲笑席卷而来。嘲笑她无名无分了这么多年,最后还是被抛弃……天刚亮,宋南舒就被惊醒。她喘着气,眼底满是未褪的恐慌

评论专区

这是有点难:还不错的一个苗子,很少有这种花精力去构架世界的书,只可惜快腰斩了。

无限单机漫游记:一本在游走在各个世界修道的小说,作者写的不错,没有太大的毒点,就是作者更新不稳定,配角也不NC,无女主。

我的身体有bug:挺过开头,这是一本合格的爽文。曾经执行任务的主角退役后进入游戏调查秘密,发现自己成了这个神秘游戏BUG般的存在。

南舒陆北琛小说

南舒陆北琛小说第12章  

这一夜,宋南舒又做了噩梦。
梦里的陆北琛转身离开,她无论怎么喊怎么追,对方的脚步始终没有停下。
等他的身影彻底消失,无数的嘲笑席卷而来。
嘲笑她无名无分了这么多年,最后还是被抛弃……天刚亮,宋南舒就被惊醒。
她喘着气,眼底满是未褪的恐慌。
良久,宋南舒缓和过来,下意识拿起手机,却发现多了条行程提醒。
是去美国芝加哥的飞机。
她还没反应过来,陆北琛突然发来条短信。
“这段时间你先在芝加哥休息,等比赛完我就接你回来。”
宋南舒看了短信许久,什么也没回。
有那么一瞬间,她觉得自己并没有从噩梦中醒来。
但不同的是,陆北琛没有走,而是推开了她。
宋南舒抹去眼角的泪水,洗漱好后戴上陆北琛送的红色围巾,去了律师事务所。
她没有找温晓棠,因为怕她伤心。
“您好,我想立份遗嘱。”
接待宋南舒的许律师看她年纪轻轻,可又满脸平静,有些诧异。
但他也没多问,按照流程帮她立好遗嘱。
一个小时后,简短的遗嘱已经写完:她死后,房子和钱归还给陆北琛,剩下私人财产全部由温晓棠继承。
宋南舒回去后收拾了一个行礼箱,径直去了机场。
芝加哥是个旅游圣地,来往人流量多。
加上临近圣诞节,街上比以往更要繁华。
抵达芝加哥后,宋南舒按照陆北琛给的地址,在机场附近的一家酒店下。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听他的话。
也许是想在这段关系彻底结束前,不要留下太多矛盾吧。
宋南舒拍了张房间照片发给陆北琛,而后又发了条消息。
然而消息如石沉大海,没有音讯。
宋南舒坐在窗边,凝望着远处的高楼,忍不住摩挲起脖间的钻戒。
她不禁去想,如果唐倩没有回来,现在的一切是不是都不会发生,是不是能如愿和陆北琛结婚了,是不是能一直做他的南舒?
想着想着,宋南舒睡了过去。
梦里,她穿着洁宋的婚纱,挽着陆北琛的手,踩着铺满玫瑰花的红毯走进了教堂。
四周也都是亲朋好友的祝福,一切都是那么美好。
以至于醒来的时候,宋南舒更加落寞。
异国他乡的日子并不好过,除了病痛,孤独才难熬的。
宋南舒一个人度过了平安夜,一个人度过了圣诞节,还度过了元旦……但陆北琛没有来接她,甚至没有一条回信。
而她却从电视上看到了CPL冬季电竞赛。
战队没有她,但依旧赢了。